无上神道

第189章 风水轮流转

第一百八十九章 风水轮流转

第五区域的大妖与凶兽都被楚枫的挑衅给激怒了,这也正是他所要的效果,就是要激怒那些凶兽与大妖,最好让他们跨越悬崖来到第四区域,这样才能有机会发泄心中的郁闷与恶气。

楚枫在废墟中被围困了近乎一年的时间,心中有多郁闷,可想而知。现在终于回到第四区域了,所谓风水轮流转,在这里他几乎屹立绝巅,谁也不惧,包括大妖在内!

“荒鹤公子是吧,倘若我所料不差,你的真身当是一只鹤,为荒兽血脉后裔。你们荒兽得天独厚,不管是传承宝术还是肉身都远远强于人类,可是荒鹤公子为何只是在第五区域有着境界上的绝对压制时才显得淡定从容呢,现在我身在第四区域,你却不敢来了,这荒兽史上的笑话!”

“住口,小小人族少年也敢小看我荒兽血脉!”

荒鹤公子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可是他却没有傻到真的冲过去与楚枫战斗,身为荒兽血脉后裔,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与地位,身后那么多的凶兽可以指使,还用不着亲自动手。

当然荒鹤公子也有顾虑,虽然对自己的血脉与实力都极度自信,可是第四区域那可是存在规则压制的地方,一旦到了那个地方便只能处于和楚枫相同的境界。届时对上楚枫这种古老而神秘的古血体质,就算是对宝术与神通领悟深刻,运用得炉火纯青,加上有着充足的战斗经验,也没有绝对把握能压制对手。

若是败了,那将是永远都洗刷不掉的耻辱,也将成为荒鹤公子生平最大的笑话,一生都糟受别的妖族病垢,甚至会血溅悬崖对岸。

“不错,我只是个小小人族少年,你是高高在上的荒鹤公子,修炼数个大秘境的强者。”楚枫立身在悬崖对岸,灵境中近两年的历练让他的身体更加强健,十五岁的他已经像个小大人了,只是从脸部轮廓上依旧能看到些许稚嫩。

说到这里,楚枫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露出雪白而整齐的牙齿,抬手点指荒鹤公子,道:“现在我这个小小的人族少年指名道姓挑战你荒鹤公子,若你还算只雄鹤,便来这悬崖对岸与我一决生死!”

荒鹤公子的脸“唰”的从阴沉变为铁青,楚枫的言辞字字如钢针,极尽挑衅甚至是羞辱,气得他胸膛猛烈起伏,鼻孔都快冒烟了。

可是荒鹤公子本就心机深沉,虽然怒气冲霄,可心中却是十分清楚,深知楚枫不过就是想要引他过去而已。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他只能硬生生憋着这口气,绝不第一个出手。毕竟单打独斗,纵观这里所有的大妖,还没有谁敢说有把握能奈何得了楚枫。

大妖之间本就是彼此暗斗,不同族脉的大妖即便貌合但神也不想合。其余的大妖听到楚枫如此挑衅与羞辱荒鹤公子,心中不由大快,尤其是虎狼大妖。

此时的虎狼大妖已经化成人身,为一名体型魁梧,面貌凶狠,双目透着厉芒的中年汉子,浑身长满了长毛,泛动着青幽幽的光芒。

虎狼大妖似笑非笑地看了悬崖对岸的楚枫一眼,而后将目光投向荒鹤公子,一脸愤怒的表情,咬牙切齿道:“那人族少年不过一蝼蚁尔,竟如此小看你真鹤一脉,更是小看真鹤一脉当今最出色的荒鹤公子,是可忍孰不可忍。荒鹤公子何不当着大家的面出手强势击杀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族少年,以振真鹤一脉之威势!”

荒鹤公子闻言,脸色阴晴不定,眸子绽放的神光变得异常森冷,闪烁不停,使得周围流动的空气都逐渐凝固了。许多的凶兽都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迫感,似乎要在这种气息下窒息了,尽皆惊恐不安地看着他。

一旁站在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仔细地观察着荒鹤公子的表情,此刻见其有如此反应,当即附和道:“虎狼兄所言甚是,小小人族少年,即便血脉强大又如何,在这个境界还不算正式踏上修炼路,即便是再有天赋也尚未开启几分。以你荒鹤公子的手段,同阶一战足可轻易将其击杀,相信在场的许多道友都与我的看法是一致的!”

“唔,铁甲道友所言正是我等心中的看法,荒鹤公子数百年来纵横方圆十万里,同阶中几乎未尝一败,多少自诩同阶无敌的强者都败于你的手下,如今岂会在人族少年的面前退缩?”

“同阶无敌荒鹤公子,绝对不会在人族少年的面前退缩,我觉得他是认为对方的实力太低不值得出手而已。不过前往第四区域,双方境界持平,也算是可以一战了。再说荒鹤公子修炼多个大秘境,宝术神通惊人强大,岂是那人族少年可以比拟的!”

后面赶来的大妖们接过话题,你一言我一语,无不是在夸赞荒鹤公子,贬低楚枫的话语。可是楚枫却没有半点愤怒,而荒鹤公子也没有半点笑容,脸色反而越来越黑,都快赶得上从煤窑中爬出来的矿工了。

众大妖表面上是在夸赞荒鹤公子,实际上是在逼他去第四区域与楚枫一战,若是不去,真鹤一脉的颜面就更挂不住了。

然而大妖们还是低估荒鹤公子了,虽然众大妖都在用言语刺激,荒鹤公子气得想吐血,可就是没有行动,他强行压制心中的怒火,以微笑面对众大妖,道:“那人族少年也并非只针对我荒鹤一族,他的言论根本是在针对我们所有的荒兽血脉,如此也算是在贬低与看低诸位道友。”

“诸位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多少年来谁敢在虎口拔须,对面今日之事,诸位又岂能忍受?我荒鹤公子已决定,愿做顺水人情,将镇杀人族少年的机会留给诸位了。”

此话一出,所有大妖的脸部肌肉都僵了僵,但很快就露出友好的笑容,道:“那人族少年更针对真鹤一族,这个机会还是给你荒鹤公子较好,我们怎么夺人之好,同为荒兽,自当要有成人之美。”

有些大妖不甘心,依旧想要撺掇荒鹤公子与楚枫厮杀,而虎狼大妖和虬髯汉子却不再多言,毕竟他们对其更加了解,知道说什么都是没用了。

“诸位就不用多言了,既然你们不愿意出手诛杀人族少年,担心一世英名葬送于此。我荒鹤公子数百年来同代难逢敌手,今日便勉为其难吧,只不知道这人族少年能否接下本公子一击!”荒鹤公子见众大妖中也没有人愿意出手,他知道事不可为,于是一边说着一边以元神传音。

“前辈,这人族少年不过蝼蚁罢了,即便是仗着第四区域的压制又能如何,同阶一战何须前辈出手,晚辈愿前去对面击杀那小子!”

荒鹤公子话语刚落,立时就有一名二十余岁,身穿黑色金属战甲,口中露出两颗尖长牙齿的少年走了出来,乃是受到荒鹤公子暗中传音,同意给报仇,并认为这是一个结识他的好机会。

“你是齿獾王族?”荒鹤公子装作不认识,故意这般问道。

那少年点头,道:“回荒鹤前辈,晚辈乃齿獾王族一千八百代嫡系血脉,如今是齿獾王的第五玄孙——獾埙(xun)。”

“唔,齿獾王族嫡系血脉,当今齿獾王的玄孙,体内流着古兽王族的血脉,加上祭炼出的獾铁战甲,当有能力压制那人族少年。既然你主动请缨,我荒鹤公子岂能不给你这样的优秀后辈一个机会。你若能击伤那人族少年,我荒鹤公子在此承诺,以千斤无暇的生命石源液为赏赐!”

说罢,荒鹤公子缓缓摊开了手掌,其手心中浮现一块鸡蛋大小的椭圆形生命石,其中透射出翠绿的光芒,如一颗大宝石般,散发出纯净的生命精气,顿时引起万千凶兽的低吼声,以至于许多化形的古兽都红了眼,不断咽着口水,痛恨自己先前怎么就没有如獾埙那般自告奋勇呢。

此刻,即便是众大妖不禁都动容了,无暇品质的生命石源液,其中蕴含纯净的生命精气,那可是经过百万年以上的时间,满足许多条件才形成的。

荒鹤公子手中的生命源石看似只有鸡蛋大小,实则不然,因为在手掌上有神纹闪现,那是一种类似掌中世界的神通,可以纳须弥为芥子。

荒兽族群中的真鹤一脉底蕴深厚,今日见到荒鹤公子霸气出手,众大妖可算是见识到了,不禁拿自己这一脉与其对比,都忍不住暗自摇头,在资源方面多半有些差距,至少还做不到这般阔卓。最重要的是,众人都觉得荒鹤公子完全没有必要打肿脸冲胖子,若不是底蕴身后根本不用许下如此承诺。

然而荒鹤公子的心中却是在滴血,族中虽然有大量的生命石源液,但如此浪费还是非常心痛的。可惜先前指使獾埙的时候,担心其不答应,主动开口许下了承诺,见獾埙答应的爽快时就已经后悔了,但却无法收回承诺。

悬崖对面,楚枫眼睛闪烁丝丝金芒,一瞬不瞬地盯着荒鹤公子手中的生命石源液。这种东西他虽然不了解,但是在秦家的时候也偶尔听说过,乃是修炼到后面几个秘境时需要的主要资源,极为难得,一般的小门派根本拿不出,连秦家都只能少量拥有,非常珍贵!

楚枫的心思飞快转动,荒鹤公子的头颅对于他的诱惑力更加的大了,更直接的说是其身上的生命石源液的诱惑大,这是楚枫非常想要得到的,为将来回到外面世界的修炼做更好的准备。

“多谢荒鹤前辈恩赐,晚辈定不负前辈所望,将那人族少年力斩于手下,让他知道人族是最弱的,在那遥远的年代,弱小得只能做我们的血食,以往是如此,现在亦是如此!”齿獾王族嫡系獾埙非常自信与嚣狂,虽然知道对面的人族少年非同一般,但其身穿的獾铁战甲却给了他绝对的自信,坚信防御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