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0章 埋下大坑等你踩

第一百九十章 埋下大坑等你踩

齿獾王族嫡系獾埙嚣狂的说着豪言壮语,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楚枫,随即终身跃向对面的悬崖,初始时期速度快如闪电,让楚枫眼花缭乱,但很快就在第四区域的规则压制下失去了神力,速度瞬间慢了十倍以上,但依旧非常快速,

“轰,”

獾埙单手背负,稳稳落在悬崖对岸,脚步踏在地面轰然声响,大地猛烈震动,他那青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居高临下俯视过來,姿态摆得相当的高,丑陋的脸上泛起森冷的笑容,两颗露出唇间的尖牙很是狰狞,

“人族少年,念你境界低微,我不想主动出手,引颈自戮吧,或许我心情好了,还可以留下的尸体,不将你当做血食,否则当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獾埙背负左手,缓步逼向楚枫,身上的獾铁战甲在行走间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其脚步迈动时带着一种特别的节奏,隐约间让四方的空间都跟着其脚步而律动,一股强大的气势蔓延开來,快速笼罩四方,

“高境界的古兽王族血脉果真不一般,在压制下竟然能有如此强大的气势,”楚枫心中不免有些吃惊,他目光微凝,立身在原地静静看着缓缓逼近的獾埙,开始的轻视之心消减了很多,同时也决定了心中的计划,今日要尽最大的努力得到最好的收获,

“人族少年你可想好了,倘若等我出手,你将沒有任何留下全尸的机会,被当做血食,或许是这世上最痛苦与残忍的死法,”

獾埙声音冷漠,目光森然,两颗露出來的尖牙更是让他多了几分的凶残与狰狞,脚步有节奏地逼向楚枫,大地与空间都跟着其脚步的节奏而律动,这种与自然相融的本事,是真实境界只相当于先天秘境三重天的古兽与荒兽都无法做到的,

“我考虑好了,”

“哦,那我等着你引颈自戮,”

“你还真是幼稚,也不知道如你这种智商是如何活到这么大的,难道是温室里培养出來的花朵,”楚枫淡淡地看着獾埙,满脸灿烂的笑容,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看起來人畜无害的模样,可说出的话却能让獾埙吐血,道:“我考虑再三,最终决定要尝尝齿獾肉是什么味道,应该不会比野猪的味道差到哪里去,分解后洗干净了,架在火上烤得流油,然后洒上些调料,应该算是美味吧,”

说完还咽了咽口水,仿佛真的将獾埙当做了美食,那模样跟熊孩子嘴馋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事实上楚枫也的确是从熊孩子那里学來的,也就在这时候,他的心中微微一惊,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喜色,

“好,好,好,”

獾埙被激怒了,胸膛剧烈起伏,其面容越加狰狞了,配上两颗尖牙,简直如同地狱走出來的厉鬼,他极力平复着心中的怒火,并未立刻动手,虽然先前说了许多豪言壮语,但也知道面前的人族少年不是寻常之辈,而且相距近了,也感受到了丝丝危险的气息,于是打算平复心绪,以最好的状态将楚枫击杀,

悬崖对岸,所有的凶兽与许多的妖族都表现出了惊愕的神色,虽然都能看得出來对面的人类少年很强,但是对面神通宝术都占尽优势的古兽王族血脉,竟然还如此狂言,实在是让他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正亲眼目睹楚枫成长的几名大妖与凶兽却对此觉得并不奇怪,尤其是虎狼大妖与古老青石战车上的虬髯汉子以及轿子上半卧的荒鹤公子,他们都非常明白,獾埙绝非那人族少年的对手,不惜代价将其击伤有可能,但是想将其击杀绝对不可能,久战下或许还会血溅第四区域,

荒鹤公子惬意地仰躺在轿子中,八个清丽的少女抬着轿子立身于空中,奏起轻柔动人的弦乐,有很多的大妖都非常讨厌他这种附庸风雅的骚包姿态,但是却不敢明目张胆去得罪,

此刻,虽然很多的大妖都不相信獾埙能击杀楚枫,认为荒鹤公子最终还是得出手,届时他们便可鼓动众凶兽冲过悬崖,趁乱出手解决这个竞争对手,

可是沒有人知道,荒鹤公子的心中却是另有打算,他不了解楚枫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所以让流着古兽王族血脉的獾埙去试手,只要能伤到楚枫,那么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在不受伤的情况下将楚枫擒住,第一时间冲回第五区域,以真鹤一脉见长的速度快速回到族中,掏出楚枫身上所有的宝物与秘密,抽取其精血,

可以说,在场的人中,不管是荒鹤公子,还是众大妖,亦或是獾埙与楚枫都各有目的,彼此间相互利用与算计,但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尚未可知,

“你说好,”楚枫淡然拂了拂衣衫,道:“既然你都说好了,不如引颈自戮,我或许还会考虑不食用你的血肉,留你全尸,”

楚枫这般原话奉还,气得獾埙刚刚要平复的怒气骤然间暴涨了起來,差点七窍生烟,沒有想到面前这个人族少年竟是如此的嘴利,在他看來简直是可恶至极,

“唔…獾埙小妖,你是否患有心脏疾病,若是如此何必出來争强斗狠,不如回家好好休养,否则还未动手便先咽气,岂不是这世间最悲催的死法,”

楚枫一句接着一句,都是以獾埙先前的说话方式还击回去,甚至更绝更狠,常年与熊孩子待在一起的他,岂会是易于之辈,气得獾埙简直要吐血,直接暴走,哪还能保持冷静,也不管是不是最好的状态直接出手了,

“我活撕了你这个人族蝼蚁,”

獾埙简直狂暴了,满头青色的长发蓬飞,露在唇外的尖牙瞬间伸长数倍,简直可称之为獠牙,其额头青筋暴跳,五官都扭曲了起來,狰狞而可怖,

“嗡,”

獾埙的拳头贯穿长空,打出一道强盛的拳光,震得空间都动荡了起來,拳如山倾,威猛异常,楚枫眸光微凝,纵身跃上天空,避开了这一拳,抬脚就踏了下來,紫金血气澎湃,如一汪浓缩的浩海在身周翻腾,旺盛的生命血气让所有人都震撼,

“嘭,”

獾埙收拳暴退,浑身宝纹闪烁,快速向着拳头汇集,举拳逆击天穹,与楚枫的踩踏下來的脚狠狠対击在一起,顿时便有青色的血气与紫金色的血气波纹以两者対击为中心点,一下子席卷开來,方圆二十余米内所有的山石与树木全都被冲击,沙石满天,断木横飞,

楚枫借力飞退十余米,飘然落在地上,浑身不沾半点灰尘,而獾埙则蹬蹬蹬连退数步,只觉得体内气血翻腾,手臂更是酸痛不已,心中非常震惊,

“來时便听说你乃是人族中的古血体质,血气旺盛,肉身强悍异常,果不其然,还真有些本事,可是单凭肉身强大,你难逃必死的命运,在我的獾铁战甲面前,再强悍的肉身都无用,”

獾埙并未因此而失去镇杀楚枫的信心,他对自己的獾铁战甲拥有绝对的自信,刚才初初交手,并未激发战甲的防御力,

“小爷斩妖除魔十余年,如你这般小妖,别说什么如破铜烂铁的獾铁战甲,就是穿上神衣都无用,同样要被斩于剑下,不信你尽可试试你的龟壳是否真的能保你无伤,”

楚枫立于十余米外,白色的衣角在风中飘动,黑发轻扬,让他看起來有种出尘的气质,配上清秀的脸庞与灿烂的笑容,真的是人畜无害,可是其话语却是能气得獾埙吐血,当真是受了熊孩子的影响,学到了很多,

“啊,,混账,,”

獾埙那张铁青的脸刹那间变得通红如血,两只凶狠的眸子都快要凸出來了,他不再言语,因为知道在语言上永远不是楚枫的对手,只有以行动才能出心中的恶气,

“咻,”

獾埙手臂一抖,数道青光自体内飞出,化为五道雪亮的刻满了符文的环,环刃上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于空中微微停顿后瞬间杀向楚枫,

“唰”、“唰”、“唰”……

锋利的环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打造,锋利异常,将空间都割裂出淡淡的黑线,以惊人的速度飞杀而來,同时锁定楚枫的头、脖子、心脏以及双腿,

悬崖对面所有的凶兽与妖族都在默默注视这场战斗,除却那些大妖之外,其余的妖族与凶兽都非常紧张,心跟着楚枫与獾埙的每一招而剧烈跳动,

“嗡,”

楚枫身周的气流突然狂涌,一柄通体墨黑,刻着血色龙纹的古矛出现其右手中,震得四周的空气顿时炸开,紧接着,楚枫闪电般挥动手臂,长矛挥动如龙,刺出满天的矛影,其上的龙纹图案仿佛活了过來,发出隐隐龙吟,如条条真龙穿空而出,发出怒吼,顿时风云色变,

这样的画面让凶兽与众妖族都满脸震惊,目光“唰”的锁定龙纹黑矛,震惊之色快速化为炽热而贪婪的目光,恨不得立刻将其据为己有,

“嘣”、“嘣”、“锵”……

如真龙般的长矛刺出,每一击都击在了环刃上,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火星迸溅,甚至还有崩裂的宝纹在乱射,环被击飞了回去,獾埙的宝术被这般简直而直接的强势击溃,让所有人都震撼,

“小爷说过,斩妖除魔是能手,你不行,”楚枫伸出食指左右摇动,面露轻蔑与不屑,而后手持龙纹黑矛迈步逼近,他的脚步移动间,同样带着特别的节奏,让这片大地与空间都跟着律动,

“你……以为我獾埙就这点手段吗,不过是热热身而已,”獾埙真实地感受到了楚枫的强大,最开始的击杀心思已经沒有了,只希望能够尽力伤到楚枫便冲回第五区域,届时能得到千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

楚枫冷笑,表现出很狂很霸气的姿态,并非真的狂妄,而是故意如此,这是他的计划中的第一环,只为后面引蛇出洞打下基础,才能钓大鱼,得到更多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