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1章 引入坑中

第一百九十一章 引入坑中

楚枫以手中的龙纹黑矛对抗獾埙,将其宝术一一击溃,当场震住了许多的凶兽与妖族,他们都感到吃惊。毕竟这片天地中的人类修炼的最强攻击术只有灵术,而灵术则是从宝术中演变而来,可以说根本没有得到宝术的精髓。

可是楚枫的龙纹黑矛刺出,却威猛与凌厉,每一矛都能抵挡住宝术的攻击,甚至将其击溃,这实在是有些超乎常理。

第五区域的大妖们眯着眼睛打量楚枫,仿佛要将他的灵魂都看穿。他们浮现楚枫出手的时候,体内不断有旺盛的血气冲出,肌体上更是有灵纹在闪烁,但是这些大妖却不敢肯定他先前的反击是不是以肉身力量与灵术力量叠加起来的效果,尤其是生性谨慎多疑的荒鹤公子。

獾埙见自己的宝术被击溃,满头青色长发倒竖,其身上浮现出密集的宝纹,光芒闪耀,璀璨刺目。与此同时,所有的宝纹交织成一个兽篆,一方青木印飞了出来,初始只有巴掌大小,一眨眼便化为桌子那么大,如同山岳般沉重,只轻轻一颤,便让空间震鸣,气浪涌动。

“轰!”

獾埙以宝术催动青木印“嗡”的一声砸向楚枫,恐怖的能量如潮水般席卷开来,那从天而降压迫力能让人肌体崩裂!

可是,这样的攻击对于楚枫来说并不放在眼中。他冷笑一声,眸光若电,体内精气滚滚沸腾,旺盛的紫金血气如倒卷九天的瀑布般自天灵盖中冲出。与此同时,他冲天而起,抡起手中的龙纹黑矛,将其当做棒使,重重击向青木印。

这样的画面着实让所有的凶兽与妖族都心惊胆跳,竟然还有人以这样的方式对抗宝术与通灵宝器的,这得需要多强的肉身力量才能硬撼?

“嘣——”

随着一道巨大的嘣响声,无数的目光落在了龙纹黑矛与青木印交击的地方,两件兵器双双震颤,同尽的余波如惊涛般刹那间冲击开来,席卷十方。

青木印与龙纹黑矛都反震了回去,獾埙双手捏动宝术,刚将青木印召回头顶,脸上骤然涌上潮红,喉头一甜,喷出一口血来。反观楚枫则气定神闲地站在十余米外,单手持矛,斜指地面,刚才那一击似乎对于他来说显得非常轻松与随意。

“这青木印还不错,就是重量不够,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今日注定要成为篝火上翻烤的肉了。”楚枫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完全是一种狩猎的态度。

獾埙气得想吐血,他的眸子逐渐化为纯青色,身上的獾铁战甲也开始闪烁符纹,交织成符篆,密密麻麻,不断闪耀光华。

一瞬间,楚枫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气息,来自那獾铁战甲,其上的符文组合在一起,有些类似防御阵纹,他总算知道獾埙为何会对这战甲如此自信了。

“唰——”

悬浮在獾埙头顶上的青木印突然爆发炽盛的青芒,耀得人眼花,与此同时它“嗡”的飞上了高天,一下子变大了数倍,如一方天宇镇压下来,且速度奇快。

楚枫心中微凛,青木印乃是妖族炼制的灵兵,也称为通灵宝器,这种兵器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战斗力。况且獾埙能化为人形,可见其必定也是修炼了好几个大秘境的强者,只是无法与那些大妖相比罢了。

这种修炼了数个大秘境的人物打造与祭炼出来的通灵宝器,其威能还要更上一筹。楚枫身上虽然怀有重宝,奈何那些强大的器物都无法驾驭,而且也没有修炼出神海。

面对威势突然暴增的青木印,楚枫双眼微凝,体内精血奔腾,密集的金色古篆显化,烙印在肌肤上,闪耀刺目的金霞。于此同时,他一脚踏在地上,逆冲天宇,举拳轰杀镇压下来的青木印。

这一次,楚枫没有使用龙纹黑矛,而是以肉拳硬撼通灵宝器青木印,《霸体金身诀》加持下,他的拳头坚如金铁,如一轮浓缩的太阳贯穿了长空。

“轰!!”

金色的拳头古篆闪耀,澎湃的紫金血气如浩海般汹涌,拳头重重击在镇压下来的青木印上,当即爆发出一片刺目的金芒与青光,方圆四五十米内都被席卷,如猛烈的狂风扫过,烟尘满天。

硬撼青木印之后,楚枫快速从空中落下,双脚陷入大面两尺余,四周的大地裂痕斑斑。而那青木印也被击得飞上了高天,随即化为一道青光“唰”的飞回了獾埙的头顶。

“噗!”

獾埙再次喷血,青木印乃是他以生命精气滋养在神海内的通灵宝器,被楚枫的拳头硬生生砸飞,当场便让他受到了连带的反震,血液冲喉而出,直接喷了出来。

虽有獾铁战甲护体,但是性命相修的通灵宝器受到反震,却没有办法去抵消这种伤害,毕竟那是与元神相通的器物。

“我说过,你不行!”

楚枫强势逼近,龙纹黑矛上血色龙纹流转,如真龙盘绕其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难言的威势。可是当他没有走出几步,身子突然一颤,喉结微微蠕动,一缕紫金血液自嘴角溢出。

楚枫赶紧伸手嘴角的血液抹去,并且快速冲杀向獾埙,发动猛烈的攻击。

“你有暗伤?看来是天要绝你!”獾埙疯狂狞笑,见楚枫杀来他根本不就躲避,招招硬撼,使得方圆数十米内血气滚滚,光芒冲霄。

楚枫与獾埙激烈搏杀,每一招每一式都在硬撼。獾埙借着獾铁战甲的超强防御力,虽然依旧处于绝对的下风,但还能出手还击。

第五区域悬崖边,无数的目光汇集而来,很多大妖都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发现楚枫攻势虽然很猛烈,但身躯却时而轻颤,嘴角有紫金血液溢出,即便是以最快的速度抹去了,但还是未能逃过大妖们的眼睛。

“这个人族少年是真的有伤在身,还是假意受伤另有目的?”

许多的大妖心中都存在着疑惑,毕竟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楚枫占尽了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会受伤呢?

此刻也只有最先追杀而来的大妖与凶兽才明白,楚枫的肯定是有伤,在冲向第四区域的时候被荒鹤公子的道宝火扇所伤,当时若非刚好遇到第四区域的压制,恐怕楚枫早已被震成肉泥了。

荒鹤公子半躺在轿子内,微眯着眼睛看着獾埙与楚枫之间的激烈战斗。每当楚枫与獾埙硬撼时,嘴角溢出一缕紫金血液,荒鹤公子的眼中便闪过一缕冷光。

他很相信自己的道宝火扇那一击,虽然只用了一成都不到的力量,但对于楚枫这种还不算正式踏上修炼路的人族少年来说,那是绝对恐怖的。

看到楚枫的嘴角不断有紫金血液溢出,虽然其气势一直强盛不衰,但是荒鹤公子觉得或许自己该出手了,不然的话到时候被别人抢了先机将后悔莫及。

荒鹤公子转头望向别的大妖,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蠢蠢欲动的表情,他知道自己不能等下去了,一下子就自轿子上冲天而起,随即凌空一滞,直接冲向第四区域。

“看来还是得本公子亲自出手了!”

荒鹤公子冲向楚枫与獾埙的战场,声起间人已经越过了悬崖。就在这时候,对獾埙发动狂风骤雨般攻击的楚枫突然暴退,而后迈开脚步,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远方。

第五区域的凶兽与妖族愣了愣,好几息时间才反应过来。之前的时候,楚枫曾言要与荒鹤公子同阶一战,现在荒鹤公子真的去了第四区域,他却不出一招,直接转身就逃了。

“人族少年只会狂妄叫嚣,先前大言不惭,而今却逃之夭夭,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哼!自古以来许多的人族不都是这样的吗,这个人族少年先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现在却如此的可笑!”

有许多的妖族都在议论,充满了讥讽与嘲笑。也难怪他们会这样,之前楚枫的姿态的确摆的很高,要镇杀荒鹤公子,现在却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直接逃走。

“荒鹤公子,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将这人族少年留个我族如何?”

大妖们见荒鹤公子径直追向逃走的楚枫时,他们几乎在同时间冲向了第四区域,别说知道青灯的大妖,就算是后来只看到龙纹黑矛的大妖都无比眼红,对楚枫的精血也极为渴望。

楚枫在第四区域快速奔跑,后方一群大妖追了下来,追得最近的赫然就是荒鹤公子。其余的妖族以及凶兽都留在了对岸,他们很清楚,有大妖在根本没有任何便宜可占,而且第四区域存在压制,去了或许还有陨落的危险。

“人族少年,你之前被我击伤,经过战斗又消耗了大量的血气,此刻怕是没有多余的精气来疗伤了。虽然你的速度很快,但你以伤体长时间奔跑,最终也会被本公子追上,难逃被擒杀的命运。”

荒鹤公子在楚枫身后数十米左右,一直保持着这个距离,但在短时间内却没有办法拉近,便以言语刺激,意图扰乱楚枫的心神,使得他无法发挥出最快的速度。

“你荒鹤公子还真是给真鹤一脉长了脸!”楚枫边跑边嗤笑,道:“还敢妄称什么数百年同阶无敌手,结果却也只能在确定我有内伤的情况下才敢跨区一战,如你这般人,也就只能终身止步于此了!”

“事到如今逞口舌之利有何用,要怪只能怪你太狂妄!”荒鹤公子满脸自信而从容的样子,冷幽幽地说道:“你若一开始便离去,相信我们还不会出手,但你却非要做井底之蛙,我荒鹤公子若不让你知道天河有多大,我们荒兽血脉何以立足?”

“你想要杀我,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身在这片地域,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修炼了数个大秘境,体内神力源源不竭的大妖吗?”

楚枫快速奔逃,看起来有些狼狈,脸上也带着丝丝忐忑。虽然口中说着这样的话,但是当荒鹤公子看到他的表情后,心中最后的一丝疑虑也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