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2章 全部入坑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全部入坑

“我荒鹤公子从出生开始,一路走到今天这一步,几乎在同阶中未尝一败。如今身在第四区域同样可以轻易镇杀你这个人族少年!”

荒鹤公子紧紧追着楚枫,在其身后数千米,一群大妖也在快速追来。谁都知道楚枫是香饽饽,其身上携带着特殊的兵器,体内的精血也可用来入药,浑身上下可都是宝,这等机会,没有谁想错过!

“轰!”

前方是一片小山峦,楚枫纵身跃上其中一座,一脚踏在山峦之巅,顿时山摇地动,烟尘冲天。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不再逃走了,转身冷漠地看着荒鹤公子,道:“同阶中未尝一败么,那是因为你遇到的都是些普通对手罢了,今日我这个人族修者便能让你饱尝败亡的滋味。”

“不跑了?”荒鹤公子在距离楚枫不足二十米的山峦上停了下来,回头望了身后追来的那些大妖一眼,道:“我说过,你的伤体在这种速度的奔跑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跑与不跑结果都一样,何必浪费气力。”

“我倒是与你的看法不同,跑与不跑的结果肯定不一样。”

楚枫的声音很平静,神情间有着一副大局在握之势,不由得让生性警慎的荒鹤公子突然生疑。但很快他又抛却了这个想法,如今楚枫有伤在身,又是独身一人,根本没有扭转局势的可能。

“我不信你能玩出什么花样,后面的大妖也都快到了,本公子没有时间与你废话,擒下你直接带回部族慢慢处理。”荒鹤公子淡淡地说道,冷幽幽的眸光让人莫名心寒。

“唰!”

话落,荒鹤公子直接探手抓了过来,宝术绽放,宝纹交织成片,凝聚出一只金色的大手,闪电般穿过二十米的距离,对着楚枫的肩膀抓去。

荒鹤公子并非轻视楚枫,毕竟在这受到压制的地域,他的境界也最多只能发挥出相当于先天秘境三重天巅峰的实力。只是觉得楚枫本就有伤在身,加上之前与獾埙激战,而后又带伤奔逃上百里。

在荒鹤公子看来,面前这个人族少年早已不再巅峰状态,甚至可以说非常虚弱,不过是在强行以生命精气支撑而已。于是他才如此随意出手,但也动用上了宝术,以防吃爆亏。

“轰!”

楚枫没有施展灵术,单以肉身力量挥动手中的龙纹黑矛疾刺而出,一下子就洞穿了那只抓来金色手掌,使其崩溃在空中。于此同时,他迈步疾冲,身形如风般欺身向荒鹤公子。

论宝术,荒鹤公子这种修炼许多大秘境的人早已是炉火纯青,且修炼了许多的传承宝术。而楚枫的术就那么几种,虽然威力强大,但变化不足,很容易就会捉襟见肘。

楚枫最大的长处便是肉身强大,生命精气旺盛如龙,简直可以说是人形蛮兽。在与流着荒兽血脉的荒鹤公子战斗时,自然不会以短击长,何况后面还有那么多的大妖很快就要来到这里了。

“想要近身,岂能让你如意,还是宝术比拼比较好!”荒鹤公子为人谨慎,初初动手的时候就在防备,此刻见楚枫直接冲来,当即暴退,身形一闪就避开了。

楚枫未能成功近身,手中的龙纹黑矛横扫而出,一道炽盛紫金刃芒“哧”的一声,仿佛要将空间都给割裂,凌厉异常,带着浓烈的杀伐之气。

“锵!”

荒鹤公子瞳孔微缩,伸手祭出宝扇于身前一摇,铿锵声中挡住了紫金刃芒,宝扇上火星四溅。饶是如此,那通过宝扇传入手臂中的震击力也让他震撼,整只手臂都微微发麻。

此刻,那些大妖最多十息时间就要赶到这里了,届时就算是擒住了楚枫,想要吞吐宝物与精血以及其身上的秘密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荒鹤公子的眼神顿时冷冽了数百,他将宝扇抛向空中,双手快速结印,眉心浮现出符纹图,密密麻麻的符篆自其之间飞旋而出,源源不断没入宝扇内。

“唰!”

宝扇摇动,顿时火光滔天,如火海倾泻而下,几乎一瞬间就将楚枫给淹没在了火海中。

“神秘的古血体质又如何,天赋始终未曾激发,不过是肉身出众而已,在强大的宝术面前,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荒鹤公子的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开始的时候他没有想到楚枫会在这种宝术下没有反抗的余地,见其被淹没后没有半点动静,甚至还愣了愣。可是此刻他清楚的感受到楚枫的气息变得虚弱了许多,于是大笑着走进火海中,欲将其禁锢后立刻带回族中。

宝扇依旧在天空中沉浮,倾泻下熊熊火焰。荒鹤公子迈动着潇洒而从容的步伐进入了火海中,准备将奄奄一息的楚枫带走。

“你……”

火海中突然传来荒鹤公子的惊叫声,紧接着便暴退了出来,跟着他一起出现的还有浑身古篆闪耀,手持龙纹黑矛刺向其咽喉的楚枫。

“噗!”

龙纹黑矛看似锁定荒鹤公子的咽喉,实则枪锋陡转,鲜血飞溅中洞穿其胸膛,差点将心脏都给刺破。

“本公子竟然在大意之下上了你的当!”荒鹤公子飞退数十米,单手捂着胸口,运转血气修复伤势,眼神变得无比寒冷,像是要将楚枫生撕活剥似的。

“就凭这些活火焰也想伤到我,是你太天真!”楚枫平静地看着荒鹤公子,声音冷漠:“你没有机会了,其他的大妖也都到了,今日你们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听到这样的话,荒鹤公子原本寒冷的眸子中突然浮现出惊色,他猛然转头看向四方,只间方圆十里内符纹闪烁,血光冲霄而上,于天空中交织成一张血色的阵图,浓烈的血煞气息笼罩了这片天地,让他与所有赶来的大妖全都心惊,齐齐望向天上。

“血涂之阵!”

大妖们尽皆惊呼,原本炽热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不安,脸色也逐渐阴沉了下来。

“担心什么,这只是残缺的血涂之阵,并不是完整的,再说我们有道宝在手,难道还破不开它吗?”

“人族少年,你的心机果然深沉,本公子还真是小看你了!”荒鹤公子气得想吐血,算计这么久,结果反而被引入了血涂之阵中,想想就有种抓狂的感觉。

楚枫立身于不远处的山峦之巅,满脸灿烂的笑容,露出雪白与整齐的牙齿,十足的人畜无害阳光小少年的模样。他看向已经被困在血涂之阵中的大妖们以及不死心跟到这里来的獾埙,不由得伸手摸了摸下巴,道:“欢迎你们入坑,今日必定会让你们终身难忘,回味无穷……”

“口出狂言,你一个先天秘境的人族修者,竟然如此嚣狂,真是好胆!”一名年老的大妖以冰冷的目光瞪着楚枫,道:“你以为这血涂之阵能困住我们多久?即便是我们不破阵,也最多不过对我们的行动有些限制罢了。在这阵中,我们联手杀你,简直就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妖是不是真的有通天彻地的手段,最好不要让我失败望才是。”楚枫笑了,而后向四方传音道:“将荒兽真血全部灌入阵基内,熊孩子主阵眼,不要让这些大妖聚集在一起,我们逐个击破!”

此话一出,血涂之阵的边沿顿时便来滚滚沸腾的精气,炽盛的精气光芒如霞光漫天,绚烂无比。与此同时,阵基上透射的血光一下子浓烈了数倍,天上的那张血色阵图也增大了数倍,如同血色的天穹在缓缓旋转,让大妖们感觉到了危机。

“这人族少年竟然有同伙藏在附近,他们以我们荒兽的真血来催动血涂阵基,恐怕会有些麻烦!”虎狼大妖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一向自以为是的他也深知境界被压制后的可怕。

“哇哈哈,大爷几个左等右等,等到花儿都谢了,要不是你的这个好姐姐非得等到最后一刻,今日怕是就错过这个发财的机会了,哈哈哈!”远处传来的熊孩子那欠扁的声音,跟个大喇叭似的,嗓子不是一般的大,如雷鸣般在所有人的耳畔回响。

“唔……本座就知道楚枫命大,身怀大气运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血溅第五区域呢,现在不但平安无事,还引来了一群大妖,嘿嘿,本座仿佛已经看到一大堆的宝贝摆放在眼前了。”

声音刚落,一匹健壮而神骏的马自远处踏地而来,其毛发黑亮光华,四蹄缭绕血色火焰,漆黑的眼睛中有着一双血红的瞳孔。

“这……这是……”

踏炎乌骓的出现,一下子让所有的大妖都震撼住了,甚至能听到他们那急促的呼吸声。

“若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便是传说的踏炎乌骓,神灵的专属坐骑,想不到这种血脉竟然还有后裔,不是早已灭绝了吗?”

大妖们先是震撼,而后彻底眼红了,踏炎乌骓可是神兽后裔,他们都是荒兽血脉与古兽血脉,但与神兽血脉不是一个层次的。若是能得到其神血精华,便能帮助自己蜕变,可谓一步登天!

“诸位道友,在这血涂之阵中,我们不能分化了,不如我们分为三批,分别擒杀人族少年与踏炎乌骓,第三批则全力抵挡血涂之阵的力量,尽量让我们受到的影响减少到最小,事成之后,我们平分成果如何?”

荒鹤公子说出自己的看法,知道想要独吞是不可能了,若是不团结起来,或许什么都得不到,只有这样才能在抵挡血涂之阵的同时又可以擒杀楚枫人踏炎乌骓。

众大妖闻言相继点头,他们也知道目前的情势,除此之外没有更明智的选择。

“嘿,就凭你们几个小瘪三,还想擒杀楚小子与大蠢驴,口气还真是不小,大爷先让你体会体会血涂之阵的滋味!”

主阵眼的熊孩子开始催动血涂之阵,顿时轰隆隆声响,密集的符文飞了出来,一分部在空中沉浮,一部分没入血色阵图中,霎时便有无尽的血光垂落,还未临身便让众大妖感受到了那股子凌厉的气息,绝对可以洞穿他们的肉身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