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3章 切了小丁丁喂血鹰

第一百九十三章 切了小丁丁喂血鹰

(??)

众大妖都吃惊,没想到暗中操控阵眼的人话音刚落,血涂之阵的的力量便射杀而下,如万道血色的箭矢自天穹上洞穿下来,那股凌厉与充满血煞的杀伐之气让他们的心都跟着一颤,脸色顿时就变了。

并非众大妖抵挡不住血涂之阵的杀伐力,而是在短时间内根本就难以破阵,如此便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根本不可能有太多的余力去对付楚枫与踏炎乌骓。

反观楚枫与踏炎乌骓却与众大妖的处境恰恰相反,若在那种情况下出手,众大妖的处境将会非常不妙,一想到这里,即便是荒鹤公子与虬髯汉子这般自诩强大的高手都不由得心中一沉,隐约中竟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荒鹤公子与虬髯汉子在他们所盘踞的那一方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同辈中威名甚大,从他们出场时的排场便能窥其一二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身处有规则压制的第四区域,任你神通宝术通天彻地,任你天骄飞扬临天下,只要不具备对抗这片区域的规则的能力,便只能如生活这里的亿万生灵般臣服在规则之下,千年的道行,数个大秘境的威势都无法发挥出来。

“主要击杀楚枫那个人族少年,其余的都来对抗血涂之阵,力求减少他们的压力!”一名年老的大妖骤然一喝,双掌拍向天宇,宝纹凝聚成了两道长河,直冲血涂阵图的中心漩涡,澎湃的宝术能量自其双掌中奔涌而出,源源不断没入阵图中。

可任年老的大妖精血沸腾,不顾消耗精气疯狂将宝术能量打入阵图漩涡内,满天穿杀下来的血芒依旧来势不减,凌厉异常,如九天杀神怒杀射出的箭羽似的。

“快,都如玄甲老熊一样将宝术能量打入阵图的漩涡中,抵消其运转的力量,为荒鹤公子他们减轻负担!”虬髯汉子的额头都浸出了汗渍,说来面对这样残缺不全的血涂之阵,诸多大妖在此,轻易便可破开。

然而他们却没有料到与楚枫暗中合谋,于此布下血阵的人族修者居然会有大量的真血,以精血中的精气来激发血阵的威能。

血涂之阵乃是远古时候的一位荒兽族的强者所创,威力惊人。而今楚枫他们利用荒兽族强者创下的阵纹,更是以荒兽的精血来最大限度激活血阵煞气,这让众大妖几乎要抓狂,想想都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轰隆隆!”

大阵中凶煞气息激荡,血色缭绕,各种宝术光芒绽放,到处都是缕缕宝纹在沉浮与飞舞,虽然是与阵图对碰后震出的余波,但也非常恐怖,有强大的杀伤力。

所幸踏炎乌骓乃神兽血脉后裔,肉身与神术都足够强悍,运转神纹密布肌体,硬生生抗了下来,毕竟满天的神纹,即便速度再快也再不可能一一躲避。

可对于楚枫来说,宝术与阵图对碰后产生的余波根本就没有威胁,他的肉身实在是太强了,加上又修炼了《霸体金身诀》,秘术微微运转,肌体上便有一个个古老的金色符篆在闪耀。

符篆闪烁的金光并不是多么强烈,这种强度的余波,楚枫仅凭肉身几乎就能完全扛着,自然不需要消耗太多的生命精气去施展秘术,这么做不过是以防万一,不想挂彩而已。

“叫楚枫的人族少年,你的心机与你的年龄的差距还真是让人吃惊啊!我荒鹤公子纵横数百年,还没有看走眼的时候,想不到今日却被你所蒙蔽,布下这么大的陷阱让本公子等人来钻!”

荒鹤公子的眼睛有些发红,眼白上甚至浮现出了血丝,以他这般性子都如此模样了,可见其心中的怒火有么多炽盛。他这些年来纵横一域十万年,几乎难逢抗手,论智慧、手段、心性,同样未曾败在谁的上手。

可是,荒鹤公子却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一脚踩到了阴沟里,栽在十五岁的人族少年手上,真是难以洗刷的奇耻大辱!

“哦?纵横数百年都没有遇到对手?这样的话我已经听到想吐了,却并不能代表你出色到了无人能敌的程度,只是真正有本事的人不屑与你争这些虚名而已!”楚枫立身在远处的山峦上,阵图的血光垂落下来,如浓缩的血色瀑布将他笼罩于其中。

对于荒鹤公子的自以为是,楚枫说到一半便叹息着摇了摇头,颇有些语重心长:“如你这种修炼了数个大秘境的人,经历万千浮华,不说看透了所有,但至少应该明白什么是修炼之道,明白‘道’中饱含的一些真意才是。可是你贪婪、虚荣、欲望难填,所追求的不过都是华而不实的过眼云烟,即便是流着荒兽血脉,将来的路怕是也走不远……”

顿时,整个血涂之中变得安静异常,不管是众大妖还是控制阵眼的熊孩子与阵外的西熙雅兄妹,亦或是就在楚枫左边不远处的那座山峦上的踏炎乌骓,全都神情呆滞,瞪大了眼睛。

大妖们面面相觑,老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抽搐了几下,源源不断打出的抵挡阵图的宝术能量都为之一滞。但偏偏熊孩子也傻愣了愣,没有能抓主这个难得的机会给予众大妖重创,气得楚枫很想冲过去给他两个打耳光。

楚枫故意装出老气横秋的样子训斥荒鹤公子,目的就是想要气他,同时让那些大妖也分心,给熊孩子创造机会,结果那货竟没有明白楚他的用意,真是让他有些无语。相识这么久,他们总算是配合失误了一次。

“妹的!小子你脸黑的时候其实比脸白的时候更有味道,别怪大爷与你没默契,你一副老子教训儿子似的训斥那荒鹤公子,我怎么知道你的重点都放在其他的大妖身上?”

“……”

楚枫向着熊孩子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最终什么都没说。听到那家伙说出这种话来,楚枫就知道他已经因为没有把握机会而心虚了。

相处这么长时间,楚枫实在是太了解这货了,有理没理的时候都是那种嘴软的主,但是口气却有差异,心虚的时候,底气明显有些不足,却硬要嗷唠着大嗓子。

“你妈的给本公子滚出来!!!”荒鹤公子一下子癫狂了,直接爆粗口,满头黑发炸开,根根如针芒,两道目光如利箭般盯向熊孩子所在的方位,怒吼道:“你他妈才是他儿子!”

“我是你大爷!”熊孩子几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但随即就远远看到楚枫的脸黑了下来,有些郁闷地纠正道:“妈的,这人老了,上年纪就是容易搞错辈分,大爷是你叔叔!侄儿你要乖,听叔叔的话,不然割了你的小丁丁拿回去会我们养的那头血鹰,它可是最喜欢吃那种柔柔小蚯蚓了,嘿嘿嘿……”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忍不住单手扶额,挡住了那浮现出来的条条黑线,才知道自己与熊孩子的差距还很远啊,这根本是个没有底限的家伙,纯粹的大嘴巴,肆无忌惮,什么都能说出来。

旁边的山峦上,踏炎乌骓伸着舌头,那张马脸都快笑烂了,乐得前蹄不断刨着地面,耳朵也都笑抽了。再看那些大妖,一个个的表情精彩至极,尤其是荒鹤公子,那张脸最开始如猪肝,而后变成茄子,最后直接变得一坨煤炭,黑得只能看到两只眼珠子与不断冒烟的鼻孔了,估计要不是血液蕴含些许精华太过珍贵,怕是得吐上好几升才能缓过来。

“你……”荒鹤公子的胸膛剧烈起伏,抬手指向熊孩子所在的方向,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一声厉吼冲了过去,那股疯狂与不要命的劲儿,就跟饥.渴的汉子见到了荒芜的婊.子的似的,什么都不顾了,管它什么血涂之阵,几乎是彻底失去了理智。

“哎哟妈呀,这家伙太狂野了,简直是下能入海擒泥鳅,上可登天捕飞蛾,人挡杀人,佛挡诛佛,叔叔我好怕怕呀……”

熊孩子嗷唠一嗓子,让那些大妖们都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而疯狂冲过去的荒鹤公子也轰然声中被一道血芒击中,鲜血顿时就飞溅了出来,将其震飞回去上百米远。

“荒鹤公子,你冷静,越是这样,我们就危险,千万不要中了他们的计!”有年老的大妖发出喝吼,舌绽春雷,隆隆作响,凝声道:“你修炼几百年,经历了那么多,这些话虽然说得极不入耳,使人怒火中烧,但也不至于如此吧,你都差点失去本心了!”

荒鹤公子陡然巨震,直直打了个激灵,眼中浮现出了一缕清明,暴戾的眸光逐渐变得阴冷而残酷,剧烈起伏的胸膛也慢慢平息了下去,总算是稳住了本心。

“你们人族的卑鄙数万百年了都改不掉,以为这样就能让我迷失吗?!”荒鹤公子又恢复了平时的那种状态,悟通了,一下子就平静了,冷幽幽地说道:“躲在暗处那个人族,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本事,相距如此之遥,趁我不备时竟能以声音改变我的神念波动频率,使得本公子在怒火下险些丧失心志。若被我抓到,必将要你尝尽这世间最痛苦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其实楚枫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试想荒鹤公子何等修为,虽然境界与战斗力被规则压制,可是没有被压制。元神强大那么其心志绝对不会弱,在熊孩子的话语下就算是怒火冲天,也不至于如此失态,险些迷失自我。

开始的时候,楚枫也被熊孩子的那些奇葩的语言弄得险些忍俊不禁,第一时间并未发现异常。当那个老年大妖说话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不由得往熊孩子那里看一眼,在想这家伙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手段?以前肯定是没有的,否则早就将黎山部族闹翻天了,应该是分开这一年觉醒的血脉神通。

PS:今天一更,明天会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