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4章 两大禁术对拼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两大禁术对拼

熊孩子的确是觉醒了一种血脉传承神通,尤其是他这种第一代天地精华孕育出来的血脉,觉醒神通并不困难,只是这种神通手段实在是有些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楚枫想想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以后看的也得提防这不靠谱的货,尤其是因为宝物与资源分配而让其心中不痛快的时候更得警惕。

扰乱心智的目的最终失败了,楚枫也再多言,不经意地看了熊孩子所在的地方一眼,天上沉浮的血色阵图便轰隆隆声响,如血海般搅动的漩涡内雷鸣电闪,无尽的血色雷光垂落而下,刹那间仿佛迎来了世界末日!

“我们尽全力压制阵图,为荒鹤公子他们争取击杀人族少年的时间!”年老的大妖沉喝,其余的大妖闻言,全都运转精血,滚滚血气沸腾,妖气冲霄,淹没了这片地域,宝术光芒与纹痕万千缕,绚烂一片。

“人族少年楚枫,我来亲自取你头颅!”荒鹤公子一步迈出,竟然能凌空不坠,如履平地,他单手一伸,火色宝扇出现在手中,隔着数十米远凌空扫来。

楚枫瞳孔微缩,他知道荒鹤公子的内心彻底因为熊孩子羞辱与谩骂而暴走,此刻出手绝对是巅峰战斗力,就凭刚才在短时间凌空踏步就能看得出来。毕竟这里可是第四区域,能飞行的强者来到这里也要被压制,根本不能御空而行,除非变成飞禽。

“唰!”

火色宝扇光华炽盛,这一扫顿时形成一股龙卷风席卷前方一切,其扫出的火光宛如咆哮翻腾的火海巨狼翻打而至,一下子将楚枫立身的山峦给淹没了。

“踏炎,这家伙喜欢玩火,正合你的胃口,就交给你了!”楚枫施展《霸体金身诀》,肌体上闪耀着金色的古篆,让他看起来充满了难以言说的神性,如天界神王降临人间!

楚枫自山峦上冲天而起,如金霞飞天,带起一片璀璨的金光,道:“你已是我的手下败将,此刻已无兴致与你动手,还是留给踏炎做陪练更好。”

“你……”

荒火公子只觉得心口一窒,气得差点喷血,纵横数百年,同代中都没有谁敢如此不将他放在眼中,今日遇到这人族少年,屡屡轻蔑与奚落,让他忍无可忍!

“呔!扁毛野鹤,你的对手是本座——至高无上的踏炎乌骓!”荒鹤公子想要挡住楚枫的去路,但刚有所行动便被踏炎乌骓给挡住了,道:“不知道为什么,本座看到你就兴奋得想尿,来陪本座好好玩玩吧,小乖乖别走,嘿嘿嘿……”

“我xx!”

看着那张笑得既猥琐又**…荡的马脸,荒鹤公子莫名觉得心中瘆的慌,忍不住再爆粗口,挥手就是一扇子抽了过去。

“妈的,说好了不打脸呢,本座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竟敢抽本座的脸,我踩你个肺呀!”踏炎乌骓跟着猴子似的蹦跶起来,根本不像一匹马,更没有神兽血脉的威严与气质,活脱脱一个痞子的化身,这不但让荒鹤公子气得浑身发抖,更是也楚枫也感到无语。

刚认识踏炎乌骓的时候,这家伙还不是这样的,虽然也很奇葩与混账,但还未到现在这个程度,与熊孩子在一起待久了,都被潜移默化了。

“人族少年,你去死吧!”

就在楚枫转头看向踏炎乌骓的时候,接连四名大妖相继扑杀而至,来势凶猛,其中一柄三米长刀似天刃般,差点将空间都给斩破了,斩出数十米的刺目刀芒,直劈楚枫而来。

楚枫祭出龙纹黑矛随手挥出,“锵”的一声挡住了刀芒,金属颤音刺耳,火星四溅。与此同时,其余的三个大妖也杀到了近前,宝术的光芒照亮大片的天地,缕缕宝纹沉浮,皆有凌厉的杀力,全都锁定楚枫,要将其绝杀。

“嗡!”

空间急速震颤,刺目金芒盖压了一切宝术光芒,一柄金色的斧头自楚枫的头顶冲出,刹那间放大百倍,斩出惊人的斧芒,以霸绝猛烈之势横扫八方。

“轰!”

四个大妖的宝术被楚枫的开山术硬生生震溃,并非他们的宝术不如楚枫的灵术,而是他们体内的精血不够旺盛。他们虽然是妖族之体,但肉身却远远无法与楚枫相比。如此一来,即便他们在宝术上占据优势,但在催动宝术的精血上不及,发挥出的威力也不不及楚枫。

四射的光芒璀璨而刺目,金色的斧芒斩灭所有,崩裂宝纹,如天神的裁决之刃斩杀而去,惊得四个大妖脸色骤变,急忙飞退,以避过这一击。

“轰!”

就在这时候,天上的血色阵图猛烈一震,爆发出惊天巨响,像是有两股恐怖的能量在那漩涡内对撞。紧接着,数百道血色的光芒垂落了下来,即便是四个大妖早有准备,依旧是鲜血飞溅,差点被洞穿。

“你们抓紧时间,激发血涂之阵的能量充足,而我们却在不断消耗,如此下去坚持不了多久!”稳住阵眼的那些大妖中,一名老者传来焦急的声音。他们的情况显然不好,这让荒鹤公子和与楚枫激战的四个大妖心中猛地一沉,脸色骤变。

“无论如何,你们都要坚持住,为我等争取时间!”

荒鹤公子在远处大吼,他与踏炎乌骓战得非常激烈,但是明显可以看出来,在有着神兽血脉传承的踏炎乌骓面前占不到多少便宜。

踏炎乌骓的身上某些地方有些焦糊,被火色的宝扇所伤,好在他防御惊人,并不严重。而荒鹤公子的脸上与胸口都有些变形,能看到非常明显的马蹄印,特别是有脸,其上的蹄印很明显,将脸庞都踩得塌陷下去了。

“踏炎乌骓又如何,神兽血脉也不是绝对强大的,至少在你还未成长起来之前,杀你并不太难!”

荒鹤公子的脸上充满了冷酷与疯狂,如今在这血涂之阵中时间越长就越危险,他没有时间激战下去了,唯有以最快的速度斩杀对手,而后再与其余四个大妖汇合,联手围杀楚枫,这样才有希望破阵而出。

“扁毛野鹤,口气倒是很狂,本座的蹄印还在你那脸上印着呢,嘚瑟个什么劲,有种你来咬我啊?”踏炎乌骓一副痞子的模样,气得荒鹤公子身体一颤。

“锵!”

刺耳的金属颤鸣自荒鹤公子的体内传出,刹那间一股凌厉的杀伐激荡开来,其身上浮现出无数的符篆,散发出灭绝的气息,让踏炎乌骓心中一惊,立时警惕了起来,体表的神纹快速向着前蹄汇集,闪电般踏了出去,意图阻止其施展这种宝术。

“禁·鹤羽化剑,十方灭绝,杀!杀!杀!”

如禁咒般的声音自荒鹤公子的口中发出,与此同时其双手刹那间化为了翅膀,其上的羽毛全都脱离了下来,在刺目的光芒中变成如火金浇铸的剑。

“铮铮铮!”

羽化之剑铮铮而鸣,浓烈的杀伐之气激荡天地间,让远处的楚枫与四名大妖都心惊。

“唰唰唰!”

剑气交织纵横,羽化之剑凌厉惊人,如道道火色的光似的将方圆千米全都围困,同时锁定踏炎乌骓,瞬间穿杀而来,每一柄羽化之剑都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任凭踏炎乌骓如何闪躲,其始终如影随形,不见血!不杀绝!不罢休!

“噗!”

踏炎乌骓的身上有暗紫色的血液飞溅出来,羽化之剑太多了,简直难以数计,且穿杀速度快如流光,即便它以最快的速度闪躲都不行。

“噗!”

一道剑气洞穿了踏炎乌骓的后腿,血液飞射了出来,痛得它叫了起来,同时也激发出了真怒,希律律仰天长嘶。其肌体上的神纹快速密布,四蹄上的火焰刹那间炽烈了数倍以上。

“妈的,你让本座怒了,以为只有你才有禁忌秘术吗?”踏炎乌骓的双眸中血色火焰腾腾,显示出此刻的它真的是怒火冲天:“不过就是真鹤族的禁忌秘术罢了,也敢在本座面前逞威,以为本座境界低,不能觉醒血脉禁忌秘术?”

“踏炎威·马踏星河乾坤动!”

踏炎乌骓的身躯瞬间变大了十倍,体内的精血轰隆隆如神海翻腾,旺盛的血气澎湃,冲击得四周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恐怖异常。

“嗡——”

羽化之剑围困的方圆千米空间不断颤鸣,点点星辰日月浮现了出来,快速交织成星河,这里似乎在刹那间变成了独立的宇宙。

“轰!”

一只炎火腾腾的蹄子踏在了星河上,方圆千米的空间顿时巨震,并且快速扭曲了起来。身在此间的荒鹤公子顿时色变,其禁忌秘术施展出的羽化之剑铮铮颤鸣,“嘣嘣嘣”开始断裂。崩裂的剑片中有光点溢出,散于空中,而那些断片眨眼间就化为了羽毛,满天飘落。

“扁毛野鹤,本座今天要让你变成无毛野鸡!”

踏炎乌骓那巨大的身躯踏在演化的星河间,像是这个小宇宙的主宰,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藐视荒鹤公子,可自己的嘴角也有血液溢出,显然施展这种禁术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