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5章 古村之难

第两百零五章 古村之难

渊龙古村,这里原本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村民们世代以打猎为生,周围猎物丰富,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这么多年以來,除了与柴村之间的恩恩怨怨,渊龙古村几乎沒有与别人有过矛盾和仇怨。然而现在的渊龙古村却面临着从未有过的危机,这片土地再也不平静了,村民们的宁静生活彻底被打破。

渊龙古村周围长满了参天古树,也有些林荫小道,林中与小道上到处都站满了手持铁戈身穿战甲的军队,一个个铁衣照寒光,散发出肃杀之气,将村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三大古国主与各大族长亲自带领大批的军队与强者于昨日來到这里,两日里发动多次攻击,但却沒有能将渊龙古村攻破,一切皆因古村内有着神秘的阵纹守护。

村子边沿到处都是血迹,还有些破损的战甲与铁戈散落在地,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在这两日里有不小的伤亡,为了攻破古村,他们付出了代价,但却沒有就此放弃。

村外的林中有着许多的帐篷,里面住在国主与族长以及众强者,此刻正汇集一堂,悠闲地饮酒谈笑,完全沒有因为古村有阵纹守护而着急。

“北霄国主,你说那楚芸汐还能坚持多久?”古离国主端着青铜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北霄国主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道:“她早已是强弩之末,这些年來在规则的压制下,身体早已超了负荷,现在不过是负隅顽抗而已,即便是燃烧精血也沒用。”

“嗯,灵境试炼的期限快到了,想必各族的人都已经在归來的途中了,也不知道那楚枫是否能活着出來。此子天赋极强,倘若活着离开灵境,将來必定会成为我们的后患。”南风古国的国主看了众国主与族长一眼,沉吟道:“我们还是尽快解决楚芸汐的事情,以免夜长梦多,只要得到神诀经文,以后加以研习,等荒域的封印解开,将來在外界必定能快速崛起,那里的天地广阔无垠,才是我们真正的舞台。”

“想要强行攻破渊龙古村擒住楚芸汐得到神诀经文,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反而会导致我们的人大量损伤。”北霄国主皱了皱眉头,目光往帐篷外看去,道:“楚芸汐虽然是以生命之火在强行催动那些古阵纹,发挥不出古阵纹的多少威力,但是对于我们來说也是难以攻破的,最薄弱的地方也只有一处,而在那个地方有西暝那个老家伙与黎山等人把守,我们还得另想办法才行…”

“既然我们的目的是神诀经文,那便不在乎使用什么手段。”木族族长目光森然,冷幽幽地说道:“我们手上不是有几个渊龙古村的村民吗,何不以他们的性命逼迫楚芸汐,即便是达不到目的,至少也能扰乱楚芸汐的心志,让她为此而感到内疚,届时古阵纹或许就会出现强烈的波动,我们便有机会冲杀进去…”

听到木族族长的话,在座的国主与族长等人都沉默了起來,彼此将目光投向对方,最后点了点头。

“也唯有如此了,既然已经对渊龙古村动手,那么也管不到什么声誉了,只要能得到神诀经文,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只值得的…”

“言之有理,神诀经文乃首要,将來荒域封印解开,若能修炼此经文,我们必定能如最古老的手札上记载的那些先辈般飞天遁地,拥有不可想象的神通手段。”

“无尽岁月來,我们一代一代传承,终于熬到了这个时代,荒域封印有望在这个时代解开,这也是我们能变强的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

三大国主与各大部族的族长个个眼神炽热,一想到神诀经文,他们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來,那是因为激动所致。

“來人,将那些村民带上來…”木族族长一声令下,顿时便有几个村民被绑着带了过來,他冷幽幽地扫视了几个村民一眼,而后迈步走出帐篷。

几个村民也被押到了帐篷外,于木族族长等人的身边停了下來,当中一名壮汉双目怒瞪,对着木族族长吐了口唾沫,道:“呸…你娘的老贼…要杀要剐尽管來,我龙魁要是皱下一眉头便不是好汉…”

“山野贱民,你也敢自称好汉?”木族族长微眯着眼睛看着中年汉子,目光非常森冷,而后转头过去看向渊龙古村,大声喊道:“楚芸汐,本族长劝你还是不要负隅顽抗了,你也知道渊龙古村有几个村民在我等的手上,你若继续顽抗,他们便会因你而死…”

“楚仙子,放弃抵抗吧,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还能坚持多久?无论你做什么,最终结果都是注定的。你若愿意主动将神诀经文交出來,我北狂云可以保证不伤你性命,亦可保证整个渊龙古村无恙,否则不单是你要失去性命,就连整个村子都将因此而覆灭…”

南风吟往前走出几步,遥望渊龙古村中央盘坐的楚芸汐,道:“楚仙子,眼下的情势你应该非常清楚,即便你以生命精血为代价來催动那些古阵纹又能改变什么?以你的状态,恐怕连今晚都坚持不过去,明日这古阵纹便会自动沉寂,届时等待你与整个村子的将是难以想象的噩梦…”

渊龙古村中央的祭台石碑下,盘坐的楚芸汐缓缓睁开了眸子,她的脸色异常苍白,完全沒有丝毫血色,整个人看起來虚弱到了极致,可是却强行以生命精血燃烧出生命之火來催动阵纹。

她知道自己坚持不了不久,也知道西暝与黎山根本挡不住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那么多的人,但是她心中有着坚定的信念,那就是相信自己的孩子……楚枫。

楚芸汐相信楚枫一定会出现,她对自己的孩子拥有绝对的信心,所以她要尽所有的力量坚持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主动放弃,否则便再也不能见到楚枫了。

她平静的看着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以及所有的强者与军队,眼眸平静得让人吃惊,根本看不出把半点波动。其实她的心中却充满了感慨,想她这等天之骄女,当年在整个东方神州的同代中都是翘楚,光环笼身,同阶中难逢抗手。

而今在这封印的荒域中竟然被连蝼蚁都不如的一群人逼到这个地步,楚芸汐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枫儿,娘亲快要坚持不住了,或许永远都见不到你,也不能陪着你了,但你一定要坚强……”

楚芸汐的心中充满不舍,眸光却依旧平静无波,像是一汪深潭。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再坚持大半日的话,生命之火将会彻底燃烧殆尽,届时肉身的生机便会快速流逝与消散,也就等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楚芸汐的心中也只有对楚枫的不舍与放不下,而沒有对于三大国主与各大族长的愤怒。如她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因为那些国主与族长而动怒,就如同一尊天神在临死前面对一群蚂蚁的挑衅会愤怒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从未将其放在眼中。

“楚仙子你要坚持住…我的人在灵境出口守着,一旦楚枫出來就会将此事告知,他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來的…”西暝沉声说道,面露担忧之色,他也不能确定在灵境中历练两年的楚枫如今是否有能力扭转局势,更不能肯定楚枫能否赶得上。

“我相信枫儿会回來,但就是不知道我能否坚持到那个时候。”楚芸汐虚弱地摇了摇头,整个人都被火焰笼罩,那是生命之火在燃烧,火焰中有缕缕符纹闪耀,不断沒入其身后的石碑中,维持着村中的古阵纹。

“仙子你一定要坚持住,倘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楚枫那孩子肯定会疯的…”黎山满头都是汗水,焦急无比,自从境界达到肉身极境,还沒有遇到过如此束手无策的事情。

“若能活,我又怎会轻言放弃,这一生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枫儿那孩子……”楚芸汐叹息,想到或许将要与永远与自己的孩子分离,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揪着。

“你们听我说,若是在明日天亮之前枫儿还沒有回來,亦或是枫儿回來后依旧改变不了局势,届时你们就强行带着枫儿离开这里,突围出去,让他活下來…你们若肯帮我,我定然也会给你们送上一份厚礼。”

“楚仙子……”

西暝与黎山还想说什么,但是楚芸汐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们只好把想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村外的树林中,几大国主与族长冷冷地看着村内,再次问道:“楚仙子,你考虑清楚了吗?希望给我们一个答复,也好让我们知道接下來该怎么做。”

楚芸汐已经闭上了眼睛,对于几位国主与族长的话不做任何回应,而西陇国主西暝则怒视他们,道:“你们的所作所为必将让你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后悔近日以來的行为…”

“哈哈哈…后悔?后悔的应该是你西暝…”北霄国主北狂云冷笑连连,道:“你想以此讨好楚芸汐,目的与我们也一样,只是手段不同罢了,少在这里假惺惺故作虚伪之态…”

“好了,北霄国主就不要与他们多费唇舌了。既然还要继续顽抗,那么便让他们看看与我们作对的下场…”古离国主阴沉着脸,向身边的人示意,立时便有两人走向其中一位被捆绑的村民,眼中闪烁残忍的光芒。

“不要答应他们任何条件,这群土匪强盗,仗势欺人,以为老子就会怕你们吗,艹尼玛的,我呸…有种立刻杀了老子,你奶奶的,一群狗卵子…”

叫做龙魁的汉子狂笑,显得非常的彪悍,根本沒有半分畏惧,血性十足,口中骂出的话语气得几大国主与族长脸上的肌肉直跳,牙齿都快咬碎了。r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