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6章 卑鄙无耻

第两百零六章 卑鄙无耻

三位国主与几大族长的脸色非常难看,被龙魁如此辱骂,如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还是头一遭,怎能忍受得了。

“噗…”

木族族长亲自动手,一下子就将龙魁的手臂给折碎了,差点给撕了下來,鲜血飞溅,痛得龙魁满脸汗水,五官都扭曲了起來。可是他依旧沒有半点屈服,狂笑道:“老东西,你个卵蛋,來啊,再來…你爷爷我还沒过瘾呢,來啊…”

“魁哥…”

“孩子他爹…”

渊龙古村内,所有的村民都目睹了这一幕,一个个睚眦欲裂,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将外面的人全都杀了…

“爹……”

村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泪流满脸,双拳紧紧拽着,眼中透射出无穷的恨意。

“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流什么猫尿,妈的给老子擦干净了…”龙魁的性格相当彪悍,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铁骨铮铮,他咧着大嘴看向木族族长等人,冷笑道:“老孙子,动手啊,再來…你大爷我正等着享受呢,我呸…”

木族族长等人脸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以残忍的目光看了龙魁一眼,而后又将目光投向渊龙古村内,道:“楚芸汐,你若再不表态,这个人可就要彻底的废了,难道你真的想看到他们全都因你而血溅此地吗?”

“千万不要因为我们而妥协…这群老畜生丧心病狂,就算是妥协了也不会放过我们的,更不会放过我们村子,宁死也不屈,让他们做白日梦去…”

“你给我闭嘴…”

龙魁的话语刚落,木族族族伸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顿时将龙魁的脸都给抽烂了,血肉飞溅。

“楚芸汐,你要是再不说话,这个人另一只手臂可就要废了…”

“木族的老儿,你最好祈祷以后不要在外面遇到我,否则就是你的死期…”黎山非常愤怒,这些人身为古国的国主与大部族的族长,行事竟然如此卑鄙无耻,实在是让他愤怒。

“嘿…黎山,你还当真以为我们都怕了你吗?不错,单打独斗除了几位国主,其他的人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可惜的是如今你也在这渊龙古村内,难道你还想活着离开不成,真是痴人说梦…”

“木族老儿,你不要得意忘形,有本事直接攻进來,以无辜的村民为要挟算什么?亏你还是大部族的族长,真是丢尽了颜面,为人所不齿…”

“骂吧,尽情的骂吧,我倒想看看你黎山还能得意多久。最多明日楚芸汐便坚持不住了,届时古阵纹沉寂,你们所有人都会被数万军队与我们各大部族上万高手碾杀成肉泥,连渣都不剩下…”

话落,木族族长转身将龙魁的另一只手臂捏爆,肩胛骨全都碎了,“将他拖下去,其余人准备攻城器械,给我轰击阵纹…”

“大军听令,准备攻城劲弩与攻城车,给我连续不断轰击阵纹结界,我倒想看看楚芸汐能坚持多久…”三大国主也下令了,终于失去了耐心,不想再等待下去了,担心夜长梦多会生出变故。

这时候,其余的大部族族长也开始命令自己的人,或以器械或以灵术强行轰击阵纹结界,同时向着阵纹最薄弱的地方猛攻;与西陇古国以及黎山部族的强者们展开激烈厮杀,一朵朵血花不断绽放,红得妖异。

“咻……”

粗大的箭矢贯穿长空,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密密麻麻射击在村子边沿的阵纹结界上,道道符纹闪烁,结界如水纹般荡漾,那些铁箭在“嘣嘣”声中全都断裂了。

“轰……”

上万人推着攻城器械疯狂撞击阵纹结界,碰撞时爆发出巨大的闷响声,反震的力量让推车的人口中溢血。但是在国主的命令下,沒有人敢放弃,明知最后会被震碎内脏而死,依旧前赴后继,推着攻城车猛烈撞击阵纹结界。

古村内的祭台上,楚芸汐的身躯在微微颤动,脸色越加的苍白了。阵纹结界遭受猛烈轰击,催动古阵的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情况越來越不妙了。

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的攻势虽然异常猛烈,但是在短时间内依旧无法攻破古村。阵纹结界一直都在动荡,但是却始终不破,将他们死死挡在外面。

在这个过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通过阵纹最为薄弱的地方攻入村中,但是都被西暝与黎山带领的数百强者强行拦住,那里已经是伏尸成山血流成河。

在村子边沿的其他地方,同样躺着一具具尸体,他们都是在攻击阵纹结界的过程中被反震力量活活震死的,有人的身体崩裂,几乎都要碎掉了。

几个时辰的连续攻击,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加起來起码死伤了数千人,其中一半都是被西暝与黎山带领的数百人所击杀,其余的则是死在阵纹结界的反震之下。

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虽然伤亡不小,但是这点人对于他们來说还损失得起。最重要的是他们明显感觉到阵纹结界的力量变得薄弱了些许,这样下去最多再过几个时辰,楚芸汐的便不能坚持了,届时阵纹结界必破,神诀经文便能到手了。

距离渊龙古村大约三十余里的天空中,熊孩子载着楚枫与踏炎乌骓出现了,由于身处高空中,一眼就看到渊龙古村以及其周围的情况。

“妈的…古国与大部族好大的阵势,这哪里是在攻一个小小的村子,就算是攻打一个古国王城也不过不过此吧,什么攻城器械都涌上了,军队近十万,各种境界的高手上万人…”

熊孩子的视力最强,眸光一扫便大致确定了古国与大部族有多少人,不由得抽了口冷气,尤其是看到那些巨大的攻城劲弩时提醒道:“小子,待会儿你得小心些,那些攻城劲弩需要数十人才能超控,其穿透力怕是得有几十万斤,就算以你的霸体金身也绝对扛不住…”

“我们暂时可以不用去硬拼,你看我娘是不是在催动村中的阵纹,她肯定在消耗生命潜能,我们要尽快阻止她,试试以荒兽真血能否催动。若是在不行就用生命石源液來催动,首先确保我娘亲与整个村子的安全,其他的事情慢慢找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算账…”

楚枫看到娘亲盘坐在村中的祭台中央时,心中重重松了口气,所幸事情还沒有发展到他无法接受的地步:“熊孩子,直接飞到村子后面,我们从那里进去,以免古国与大部族的人趁机冲杀进來…”

“唰…”

熊孩子双翅展动,如金色的流光般划破长空,瞬息便來到了渊龙古村上空,而后于村子后面落了下來。他们刚落下便被村内的人发现了,立时响起一片惊呼。

“楚枫哥哥…”

“孩子…”

“是楚枫回來了…”

……

鼻涕娃、二愣子、虎子等等都激动得跳了起來,村中的其他人也都欣喜若狂。

祭台中央的楚芸汐骤然睁开了眸子,眼神不再平静无波,泛起点点的泪光,她本來以为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却不想楚枫突然就出现了。

阵纹结界分开一条通道,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快速进入村子,极界通道立时就合拢了。

“娘,枫儿回來了…”楚枫奔到楚芸汐的面前,一下子跪了下來,泪流满面,像是个脆弱的孩子,看着娘亲那苍白的脸,感受到她体内那微弱的生命之火,楚枫心如刀割,同时又无比恐慌。

“枫儿,不许哭…你是我楚芸汐的孩子,娘不许你掉眼泪…”楚芸汐的声音虽然很虚弱,但却很严肃,楚枫赶紧抹去了眼泪,不敢再惹娘亲不高兴。

“熊孩子,快來看看这个阵眼能不能用荒兽真血來催动…”楚枫急声喊道,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另一种催动阵纹的办法,那么娘亲便不用燃烧生命之火來催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楚芸汐摇了摇头,道:“沒用的,真血无法催动这里的古阵纹。”

“生命石源液呢?”楚枫心急,赶紧取出一块生命石源液來,这让楚芸汐相当吃惊,怔怔看了好几秒方才回过神來,道:“生命石源液虽然拥有精纯的能量,但还是无法激活这里的环龙古阵。”

“这……那怎么办?娘你绝对不能再继续催动了,这样下去你的生命之火将会彻底燃烧殆尽的…”

“枫儿,现在沒有办法了,倘若沒有阵纹结界,根本不可能挡住十万人的进攻。娘知道你的现在修为突飞猛进,体内精气旺盛如海,但也不可能与那么多的人硬拼。想要娘停止下來,除非有办法为阵眼灌入龙脉之气,否则娘一旦离开,这结界立刻就会消失。”

“龙脉之气……枫儿正好有龙脉之气…”楚枫满脸激动,赶紧从伴生青铜钟内拘出一缕龙脉之气,炽热的温度很快就将他的手给烤得通红。

“快将它打入阵眼中…”楚芸汐充满了惊喜,也很意外,沒想到楚枫不但得到龙脉之气突破了境界,还存留着龙脉之气:“以龙脉之气作为激活阵眼的钥匙,然后再也荒兽精血为维持的能量。只要荒兽真血不断,此阵结界便可长时间显化,几乎不可能被攻破…”

“吭……”

龙脉之气被打入了祭台下的龙骨内,顿时传出隐隐龙吟声。楚枫紧接着便取出大量的荒兽真血灌入其中,村子周围的阵纹结界刹那间凝实了数倍,光华闪耀,无尽的符文流转。

“好孩子,你真让娘感到意外,这次灵境历练,你不但带回了荒兽真血与龙脉之气,甚至有生命石源液,这种东西珍贵异常,在外界也很难见到纯净度高的。”

“娘,这种生命石源液枫儿有很多,其中蕴含的精气应该可以帮你恢复身体,你现在什么都不用管了,吸收源液中的能量好好调息吧,其他的交给枫儿就好了。从现在开始,让枫儿來保护你…”

最后一句话直接让楚芸汐的眼眶红了起來,回想起这些年來的点点滴滴,她觉得楚枫真的长大了,已经不再需要她的保护,而可以反过來保护她了。R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