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17章 三大妖王殒

第两百一十七章 三大妖王殒

众人真的是心惊,震撼莫名,格里布老人并未展现什么神通,他就那么站在村外,手不动脚不移,任凭三大妖王的攻击临身,却不能伤他分毫,甚至连其身体都撼不动,

此刻,老人那佝偻的身体在众人的眼中变得异常高大,似一座亘古不朽的圣山,又像是能撑起天地的脊梁,那副老迈的身体内,仿佛拥有无尽的神能,

“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少血气來维持这种防御神通,”黑蛟王回过神來,血色的眼眸中充满了冷笑,那如山岭般的黑色蛟尾摆动,“嗡”的崩碎大片的虚空,又一次横击向格里布老人,

黑蛟王发起猛烈攻击,树妖王与双翅虎王也跟着展现自己的神通手段,枝条如神芒穿空,铺天盖地,金色的刀芒散发锋利而凌厉的气息,似要斩破天与地,

格里布老人依旧静静凌空在远处,待那巨大的蛟尾即将横击到身前时,他骤然探手抓了出去,那只手在刹那间变大并不断延伸,一下子就将钢铁般的巨大蛟尾抓在了手中,

“嗡,,”

黑蛟王的蛟尾被抓住,整条身躯立时一颤,紧接着其鳞甲上浮现出无尽的神纹,爆发出璀璨刺目的光芒,更有大道符纹透射,如一缕缕天罚神芒般杀向格里布老人的手掌,想要将其洞穿,

然而,格里布老人的手只是轻轻一震,所有的大道符纹所化的杀光全崩溃了,与此同时,黑蛟王的身躯猛烈颤抖,在老人的手中如鞭子般飞舞起來,

也就在这时候,树妖王的万千枝条与双翅虎王的金色刀芒已经杀到了近前,格里布老人手臂挥动,黑蛟王那巨大的身躯“嗡”的摆动起來,刚好迎向了两大妖王的攻击手段,

“噗……”

黑蛟王的鳞甲虽然坚固,但也承受不住两大妖王的攻伐,那些枝条与金色的刀芒攻击在鳞甲上,顿时火星迸溅,紧接着便将其洞穿与斩破,鲜血狂飙而出,

“啊,,”

黑蛟王痛呼,蛟身一下子千疮百孔,被树妖王的枝条洞穿出数百个血淋淋的大窟窿,紧接着便被双翅虎王的金色刀芒生生斩断,长达百丈的小半截蛟尾轰然声中落在地上,将大地都砸得沉陷了下去,裂痕斑斑,尘土飞扬,

格里布老人由始至终连脚步都未曾移动,就那么凌空在村外,从三大妖王出手到现在,老人只动用了一只右手罢了,他以黑蛟王的蛟身挡住了两大妖王的攻击,随即便抬指点向黑蛟王的头颅,神芒穿空而至,“噗”的将其眉心洞穿,鲜血飞溅而出,

黑蛟王发出凄厉与不甘的嘶吼声,那双血色的巨大瞳孔快速涣散,充满了惊恐与绝望,可是它却沒有机会后悔了,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轰,”

黑蛟王的尸体被格里布老人以神通强行变小了数十倍,而后随手扔到了村子中,重重砸在地上,鲜血将村内的土地都染红了,

这样的画面让树妖王与双翅白虎王全都惊悚万分,再也不敢对格里布老人动手了,他们已经深深体会到了老人的可怕,转身就要逃走,一瞬间就破开了虚空,速度快得惊人,

一只枯瘦的大手探出,一下子贯穿百里长空,直接破开虚空,如天宇笼罩而下,轰然声中,那片虚空崩开了,树妖王与双翅白虎王的身体跌落了出來,被那只枯瘦的大手拘在手中,不断传出骨骼与血肉崩裂的声音,他们疯狂挣扎,疯狂嘶吼,想要挣脱,可是却沒有半点作用,

“不……不要……”

“为什么,,你已经如此老迈,血气枯败得厉害,就算为妖圣也不可能如此强大,我们都已经无限接近半圣了,竟然如此轻易败在你的手中……”

两个妖王充满了绝望与不甘,到现在他们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想不通血气枯败的老人怎么会强大到如此地步,简直如同处于巅峰的妖圣一般,

神话时代,他们被女神灵镇压,从那时起便失去了自由,但也正因为女神灵的无上神道封印,使得他们的生命精气沒有被岁月浸蚀,一直活到了当世,

而今好不容易解除封印,重获自由身,以为经过无尽岁月的沉淀,将來必定能成为妖圣,届时便是绝世强者,天下何处都可去得,

可是此刻的他们却感觉到无比的绝望,还有深深的不甘,活过了漫长岁月,历经数个时期,却在重获自由的当天便要失去生命,

“贪婪与欲望永无止境,它会让你们变得疯狂,以至于做出错误的判断,你们即便无限接近半圣,但在境界上來说始终未入圣境,沒有达到这个境界,永远都不会明白王道与圣境的差距,今日你们这些图腾妖出世,对于我们來说或许也是好事,特别是对于祖血传承者來说,沒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格里布老人说完,眉心突然裂开,两道神芒透射而出,“噗噗”穿透了树妖王与双翅虎王的眉心,瞬间将其元神崩碎,

“不,,”

树妖王与双翅虎王惊恐大叫,被封印漫长岁月,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了自由身,然而却突然从天堂跌落到地狱,憧憬与幻想的一切都化为了梦幻泡影,对于他们來说沒有什么比这更加绝望的了,

可是他们再绝望与不甘也改变不了元神消散的结局,在元神被洞穿的瞬间,他们的生命之火快速熄灭,不过数息时间就成了两具尸体,而后被格里布老人以神通变小,随手扔到了村子中,

“轰,”

树妖王与双翅虎王的尸体重重砸在村子中央的大地上,使得整个村子都猛烈震动,如被山岳撞击,虽然他们的身体被神通缩小了,但是重量却半点沒有减少,这般飞落下來,自然拥有恐怖的震击力,倘若不是环龙古阵笼罩着村子,这种巨大的震击力必将村中的所有建筑物全都震塌,

村中所有人都呆滞,别说村民与西陇古国以及黎山部族的人,就算是与老人一起來的神曦与三个雪狼妖以及楚芸汐都震撼莫名,

王道境的妖王,而且还是半只脚踏入了半圣境界的存在,虽然说被封印了无尽岁月,早已不复巅峰状态,甚至是跌落了境界,但也绝对是恐怖的强者,

在外面大世界的天殇古星,神灵传承、万古神朝等林立,更有许多半神传承的千古世家与宗派,这些都是有着悠久传承与丰富底蕴积累的势力,然而即便是这些势力都很难见到王道境的强者,特别是这几代人,王道境的强者很少出现,实在是太少了,而圣人几乎成为了传说般的存在,更是凤毛麟角,

现在三尊王道境的大妖王的尸体就横陈在面前,众人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实,然而事实却摆在眼前,这的确是三大妖王的尸体,

虽然三大妖王的生命之火早已熄灭,可是仍能感受到其体内蕴含的恐怖精气,从尸体中缓缓溢出的血液散发出浓烈的生命力,使得整个村子内精气沸腾,绚烂一片,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都忍不住咽口水,看着黑蛟王与双翅虎王的尸体,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咬上两口,这样的妖王,别说其体内的宝血与真血,就算是其血肉也是非常珍贵的,咬下一口,其中的精气就足以将一个普通修者的身体撑爆,

楚枫都眼红了,看着三大妖王的尸体,恨不得立刻将其收入半生青铜中内,但是他却沒有轻举妄动,毕竟这可是大妖王的尸身,妄动的话多半会有杀身之祸,

妖王这样的存在,即便变成了尸体,其体内都蕴含着恐怖杀力,倘若不是格里布老人封印了血液中的大道碎片,村中的人早已被大道碎片的杀力崩成血泥了,

远方,三大妖圣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先前他们根本沒有将格里布老人放在眼中,而此刻却心有忌惮,谁都不敢单独出手,担心会吃亏,毕竟它们被封印了无尽岁月,战斗力早已跌落下了巅峰,而格里布老人的状态却让它们感到疑惑与不解,明明看似血气枯败,却又像是处于一个奇怪的巅峰状态,竟然拥有这般强悍的手段,

此时此刻,若说谁最惊恐与害怕,非三大部族的族长莫属,他们回到族中请來图腾,以为可以轻易得到《真凰不死神诀》,然而事实却远远超乎了意料,三大盖世的妖王居然就这么被那个老妖圣给击杀了,

“不,怎么会这样,本族长不甘心,孽畜楚枫不死,本族长不甘心,,”

木族的族长在这种情况下几乎要疯了,血红着双眼,可是身体却在颤抖,虽然对楚枫有深深的仇恨,但心中却也对格里布老人感到无边的恐惧,

“为什么会是这样,强大的图腾都败亡了,将來我们的部族再也沒有了守护者,该如何传承下去啊,”

“我们……我们成了部族的罪人,沒想到传承无尽岁月的部族会在当世毁于我们的手中……”

蛟族与虎族的族长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在请图腾的时候他们就知道部族将來会失去守护,但那时候他们认为可以得到神诀经文,权衡之下觉得日后可以东山再起,且自身强大了,不需要守护亦能传承不衰,

可是让他们沒有想到的是,这一切到头來都是梦幻泡影,图腾败亡了,族地从此失去了守护,最终要的是沒有得到神诀经文,而楚枫母子都还活着,将來所有面对的简直不敢想象,

“族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看來我族危矣……”

……

三大部族的长老们深深叹息,倘若楚枫不死,他们几乎可以想到将來会面临什么,

“我们立刻回去,将部族内的防御工事做到最强,到时候也好应付危机,”

“不错,即便是他不死,本族长也不相信就凭他能对我们几大部族怎样,若想杀进我们的族地,那是自寻死路,”

……

三大族长相继发狠,事到如今已经沒有别的选择了,他们差点将牙齿都咬碎,铁青着脸带着部众快速返回部族,计划着如何应对将來的可能发生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