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18章 妖圣落

第两百一十八章 妖圣落

三大部族的人全都离开了,返回各自的部族。对此楚枫等人并不知晓,因为三大部族与古国早已从村外撤离,距离渊龙古村近两百里。

南风吟、北狂云、古河三人见三大部族的人离开了此地,他们的心也莫名变得沉重了起來,有着些许忐忑。虽然退到了百百多里外,但是三大妖王与格里布老人的战斗他们却清晰的看到了。

三大妖王的真身太过巨大,且妖气滔天,神光璀璨,相距百里能清晰看到是很正常的事情。格里布老人抬手便将它们杀掉,这让南风吟等人的心中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图腾沒有动手,莫非真的对那个老妖圣心有忌惮不成?”南风吟看向北狂云与古河,脸色有些难看,本來是自信满满,胸有成竹,此刻却觉得事情完全超乎了意料。

“想不到楚枫竟然请來了那什么洪荒神岳的妖族來相助,虽然不知道洪荒神岳是什么样的势力,但想來必定是荒脉大泽中中的一股大势力,以现在的情况來看恐怕不是很乐观。”北狂云沉声说道,神色非常凝重。

听到他的话,古河眼睛微眯,眸子中闪烁着疯狂之色,道:“那个老妖圣再强能敌得过三大图腾联手吗?别忘了他们同是妖圣,谁会比谁弱多少?三人联起手來,必定能镇杀那个老妖圣…”

“话虽如此,但是你们别忘了,那个老妖圣是來自叫做洪荒神岳的势力。就算我们的图腾将他杀了,你们觉得洪荒神岳会善罢甘休吗,毕竟损失的是妖圣…到时候图腾走了,洪荒神岳的强者找不到它们,说不定便会将怒火转移到我们的身上……”

“放心吧,这完全不可能…自古以來对人族出手的都是凶兽与古兽,史上有记载的荒兽出手只有一次,而且目标是图腾而非人族。但凡是属于某个势力的古兽血脉以上的妖族,都是要遵循规则的,不能对人族出手,也只有那些散乱独行的凶兽与古兽才会不受规则的约束…”

三大国主彼此谈论着自己的看法,南风吟与古河两人似乎并沒有意识到危机。但北狂云却不同,他觉得古国久远的传承似乎真的要遭遇一场大难了,同时也明白南风吟与古河不是真的沒有意识到危机,而是不愿意往那方面想从而自我安慰罢了。

……

渊龙古村的外面,格里布老人始终静静凌空在村外的空中,浑浊无神的双眼看着远处的三大妖圣,很长的时间中他都沒有说一句话。

三大妖圣也沒有出声,于远方的空中并排而立,半晌的时间谁都沒有出手。在这种情况下,它们都不愿意先出手,担心会被其他的两个妖圣利用,彼此间心有猜忌。

双方看起來像是在无声对峙,虽然沒有谁说一句话,但正是这种气氛更加让众人的心中感到压抑,呼吸都越來越急促,心越來越紧张。

“还不要浪费时间了…”虬蛇妖圣终于是不愿意在这么耗下去了,看向黄河古象与青风鸟,道:“你们心中在想什么,我很清楚,彼此都心知肚明。那老妖圣的状态非常奇特,眼下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血气绝对沒有枯败,只是因为特殊的原因被压制在体内。”

黄河古象闻言轻轻甩动着象鼻,道:“虬蛇道友所言甚是,现在我们面对的不是血气枯败的妖圣。而我们被封印无尽岁月,早已不在巅峰状态,单打独斗根本不是其对手,须得三人联手方才能将其镇杀…”

“既然如此,那我们都不要挫藏了,有什么手段都使出來…”青风鸟以犀利的眼神看向黄河古象与虬蛇,道:“现在这种情况下,谁也别想利用谁,倘若不尽全力,到时候恐怕会为自己带來危险…”

“你们商量好了吗?以老朽看來还是不用商量了,一起上吧。”格里布老人表情平静,语言轻缓,像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可是却让三大妖圣齐齐大怒,眼眸中厉芒爆射。

“老东西,你太狂妄…同为妖圣,若非我等被封印时间过长早已跌落下了巅峰状态,单打独斗便能将你镇杀到尸骨无存…”

虬蛇妖圣很暴戾,本身就为圣,曾经在某段岁月中叱咤风云,威风八面,震慑十方,何曾这般被同境界的人物轻视过,实在让它难以忍受。

“狂妄吗?”格里布老人的表情始终枯井无波,他以浑浊无神的双眼看向三大妖圣,道:“老朽已经有近千年都未曾出手了,修炼到了这个境界,早已厌倦了杀戮,都快要忘记鲜血的滋味,也快忘记老朽本身就是一只嗜血的狼族了。莫说你们早已不在巅峰,就算是巅峰时期,也不是老朽的对手。”

虬蛇、青风鸟、黄河古象的眼中皆透射出暴戾的光芒,杀意森森动九霄,三番两次被轻视,这让它们忍无可忍,咆哮声中齐齐杀了过來。

虬蛇张开血盆大口,喷出毒雾精气,其中有无尽的大道神纹沉浮,瞬间将大片的空间都腐蚀成了黑洞,滔天的毒气如翻腾的海洋般汹涌而來。

黄河古象甩动粗大的象鼻,崩塌百里长空,整条象鼻上神纹密布,大道流转,如神龙在摆尾,有崩天裂地的威势。而青风鸟双翅展动,其速度快如闪电,其爪子探來,一下子覆盖了天地,如天宇笼罩而下。

三大妖圣出手,威势惊天,让众人全都心惊,恐怖的妖气席卷十方天地,乾坤都为之颤抖,方圆百里都被笼罩,眼看就要化为灰飞。

就在这时候,格里布老人打入虚空的的神纹与符篆亮了起來,绽放万千光芒,无尽的符篆沉浮,大道流转,护住了方圆百余里的大地,抵消了那些余波,使得这片地域不至于在余波中变成废墟。

在众人忐忑而紧张的注视下,格里布老人依旧如先前对战三大妖王般连脚步都未曾移动。面对三大妖圣的攻伐,他只是简单的伸出了右手。

“嗡……”

格里布老人的右手枯瘦而苍老,皱纹密布,皮肤松弛。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只手,刹那间挤满了天空,对着三大妖圣直接抽了过去。

“轰……”

巨响声中,耀眼的光芒绽放,刺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來,大道神纹不断对碰,惊天巨响不绝于耳,足足持续了数息时间。

当人们重新睁开眼时,看到的画面无比震撼。那只枯瘦如柴的苍老手掌如上苍之手,所向披靡,一巴掌而已,将三大妖圣全都抽飞,飞洒的鲜血染红了长空,将大地染得鲜红。

“你……”

三大妖圣心惊胆跳,他们快速稳住身形,肌体崩开许多的口子,连骨头都断了不知道多少根,身上的大道神纹都被这一巴掌给拍散了。

“妖圣领域,血屠乾坤…”

虬蛇疯狂而暴戾,即便是知道对手强大到深不可测,但是为了《真凰不死神诀》也不愿意轻易放弃,快速修复伤体,施展出了领域神通。

“轰隆隆…”

这片天地刹那间变成了血色的世界,一条条虬蛇的虚影自虬蛇妖圣的体内冲出,而后化为一柄柄血色的屠刀,每一柄都长达千丈,散发出浓烈的血煞气息。

“黄河怒啸…”

黄河古象施展出一种强大的神通,鼻子喷出一条浑浊的河流,奔涌而來。这条河流中凝聚着万千神纹与符篆,完全是由大道交织而成。

“极风瞬影,杀杀杀…”

青风鸟也不再保留实力,将最强的神通之一施展了出來,无数的青风鸟虚影自其体内冲出,每一道虚影都是由其大道精髓所化,拥有恐怖的杀伐之力与极速。

“嗡……”

血色的屠刀斩杀而來,大道河流也奔涌而至,青风鸟的道道虚影如疾电般扑杀过來,这样的攻击狂暴异常,铺天盖地,无尽的大道神纹瞬息而至,其中更有三大妖圣修炼的大道圣图浮现,垂落如剑气般的杀芒。

村中大部分都战栗了起來,这种攻伐手段太恐怖了,那种气息压得人双腿发软,几乎要匍匐在地。事实上若不是有环龙古阵相护,他们根本就承受不住,因为百多里外的三大古国所有人早就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面对这样的神通手段与狂暴的攻伐,格里布老人双手自然垂落在腰间,佝偻的身体突然往前踏出一步。

“嗡……”

这一步踏出,亿万神芒绽放,在其前方瞬间出现一汪神海,万重波涛汹涌,一下子席卷出去。顿时,斩杀而來的血色屠刀,奔涌來而的大道长河,扑杀而來的青风鸟虚影,全都被汹涌的神海淹沒了。

“轰……”

三大妖圣的神通崩碎了,被汹涌的神海生生击溃,连带着他们的身体也倒飞了出去,肌体崩裂,血流如注,虬蛇的神通领域刹那间崩塌,天地又恢复原本的模样。

“怎么可能……”

三大妖圣简直不敢相信,无论他们使用什么神通手段,对方都能一击破解,而且每一次都那么随意,这得拥有怎样的战斗力才能做到?

此时此刻,他们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那时就是对手的境界远远高于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即便是联手也是以卵击石,根本沒有任何战胜的希望。

虬蛇、黄河古象、青风鸟这三大妖圣,曾经叱咤风云,从來都沒有联手对敌过,然而今日联起手來竟然还败得如此彻底,这让他们感到恐惧,对于面前的这个身体佝偻的老人充满了深深的忌惮。

“两位道友,本圣先走一步,待恢复到巅峰状态再來取《真凰不死神诀》…”青风鸟突然说道,转身就走,其速度快得惊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虬蛇与黄河古象齐齐变色,几乎在同时向着不同的方向遁去。

“噗…”

一根枯瘦的手指瞬息而至,一下子就将黄河古象的头颅洞穿了,它还未逃出多远,庞大的身躯轰然声中坠落了下來,将下方的一座山岳都砸成了平地。

与此同时,格里布老人的眉心裂开,一柄天刀浮现,“噗”的一声将斩破空间,将已经进入虚空中的虬蛇的脑袋都斩了下來,元神破碎,生命之火快速熄灭。

眨眼时间,两大妖圣伏诛,这样的画面让所有人都震撼到忘记了呼吸。而格里布老人则踏空而去,挥手间将虬蛇与黄河古象的尸体卷飞到古村中,他自己则瞬间消失在天际,追杀青风鸟去了。

ps:本來说好今日补更的,但是要食言了,明天再补吧,实在抱歉。r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