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19章 圣宝

第两百一十九章 圣宝

三大妖圣來势汹汹.威势惊人.却不想交手几个回合便被身体佝偻血气枯败的格里布老人斩杀其二.三大国主的人在远处山巅亲眼目睹了这样的画面.吓得脸色惨白.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

“图腾妖圣殒落了……”

“那个老妖圣怎么会那么恐怖.同为妖圣.一对战竟在片刻之间镇杀二圣.是我们眼花了还是在做梦……”

南风吟与古河这两位国主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对于他们來说这个结局实在是太残酷了.请图腾离开族地.得下多么大的决心.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一切都只为《真凰不死神诀》.

本來信心十足.认为《神凰不死神诀》已是囊中之物.然而事实却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将他们全都给抽懵了.

“本国主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北狂云惨白着脸.双拳紧紧捏在一起.亲眼看到黄河古象被斩杀的时候.他就知道传承无尽岁月的北霄古国或许将要走到尽头了.届时他便会成为北霄古国历代以來最大的罪人.即便是下了黄泉也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贪婪.都是贪婪害了我们.是贪婪让我们失去了理智.如今后悔已经沒有用了……”北狂云那雄健的身躯刹间变得有些佝偻.仿佛苍老的十岁.

“事已至此.有什么好后悔的.”古离国主古河紧紧咬着牙.眸光狠辣而冷冽.道:“既然我们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便不可能回头了.已经付出了这么多.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真凰不死神诀》.”

“古离国主所言甚是.我们倘若就此放弃才是什么都完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镇杀楚枫.擒住楚芸汐.得到《真凰不死神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强大起來.在将來沒有图腾的岁月中依旧让我们的传承永盛不衰.”

南风古国的国主与古离国主一样.眼中皆透露出疯狂之色.而今他们也沒有别的选择了.让他们去与楚枫讲条件求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身为古国国主.优越强势惯了.定然不愿意摆出那种低姿态.而且他们觉得即便是那样做了.楚枫也不会善罢甘休.

“如今已是这样的局面.希望渺茫.说不定真会给我们带來灭顶之灾.此事本国主得三思而后行.是一错再错.还是就此止步.必须要慎重考虑了.”北狂云的心中笼罩着巨大的阴影.充满了不安.但他却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來.只有冷静.才能为古国的未來做出更好的选择.

“北霄国主.你此话何意.一开始我们就说好了.三大古国共进退.如今事情演变到了这个地步.难道你就想要中途退出不成.”古离国主脸色黑沉.以冷冽的眸光瞪着北狂云.

南风吟也微眯着眼睛盯着北狂云.道:“你要知道.我们早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谁也别想置身事外.身为北霄国主.难道你北狂云真要摆出低姿态去给那个楚枫与其母亲赔礼道歉不成.从楚枫这些年展现出來的手段.以其强势与杀伐果断的性格.你认为这样做会有用吗.到时候他依然会与你不死不休.”

“对于我來说自己的命运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北狂云摇了摇头深深叹息.似乎已经将自身的生死看开.道:“我只希望能保留住北霄皇室的血脉.不至于让北霄古国从此消失在荒域中……”

“北狂云.你真的决定了吗.”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我只是为古国的将來考虑而已.不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还是难以做出决定.此事须容我回去深思熟虑.”北狂云看着南风吟与古河.从他们二位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意.

北狂云很清楚.南风吟与古河对自己的摇摆不定已经生出了杀意.但是他并不惧怕.就算是南风吟与古河的杀意再强烈.在目前的情况下也绝对不敢动手.否则就更加削弱他们自身的实力了.将來对付楚枫便更加沒有把握.

“北狂云.你好自为之.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楚枫成长的速度太快.你也心知肚明.希望你回去后早些做出明智的选择.届时我们三大古国的最强者联手设下天罗地网.就不信还杀了他.倘若你想要妥协.到时候莫说你自己的命.估计就是整个北霄皇室都将面临灭亡.”

南风吟与古河相继出言.说完也不待北狂云回应.便带着手下的强者与军队各自返回自己的古国.北狂云静伫片刻.也随后离去.

……

渊龙古村中.许多人都还处于被震憾到呆滞的状态中.三大妖王与两大妖圣的尸体横躺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妖王血液与圣血缓缓溢出.染红了地面.磅礴精纯的生命精气溢出.使得被环龙古阵笼罩的村子中流光溢彩.精气滚滚沸腾.每个人的毛孔都舒张开來.仿佛要举霞飞升了似的.

“大爷不是在做梦吧.”熊孩子提了提红花大裤衩.而后在踏炎乌骓的屁股上使劲拧了一把.痛得踏炎乌骓龇牙咧嘴.骤然转身盯着他.怒道:“妈的.你拧本座干嘛.”

熊孩子满脸兴奋与激动.看着踏炎乌骓颤声道:“痛吗.”

“你说痛吗”

“痛.那就说明我们不是在做梦.”

“尼玛的.扁毛畜生.你怎么不拧自己”踏炎乌骓听到这样的话.那张马脸顿时拉了下來.扬起蹄子直接对着熊孩子踏了下去.

处于极度兴奋与激动状态中的熊孩子眼中只有妖王与妖圣的尸体.此刻正满脑子想着吃其血肉的感觉.根本沒有想到踏炎乌骓会突然发难.当场就被两只炎火腾腾的蹄子给踏中.整个人都飞了出去.一下子就变了形.脸都快被踏成大饼了.

两个家伙这么一闹.立时将众人惊醒过來.看着妖王与妖圣的尸体.他们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在场的人即便再傻也知道面前的几具尸体意味着什么.那是不可估量的宝藏.

“孩子.我们真是托你的福了.这些妖王与妖圣的真身庞大无比.血肉起码上亿斤.其中蕴含的生命精气难以想象.随便一小块也足以培养出肉身极境的强者來了.”

黎山的声音都颤抖得厉害.实在是太激动了.从未想过哪天能吃到妖王与妖圣的肉.西陇古国的表情也与黎山相同.眼神炽热地盯着妖王与妖圣的尸体.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妖王与妖圣到底是怎样的境界.毕竟在这荒域中.人族的修炼体系到了肉身极境就是终点了.对于往后的境界完全沒有概念.也不曾了解过.

但是从妖王与妖圣动手时展现出來的实力便也能想象到他们有多么强大.那滔天的妖气.滚滚沸腾的生命精气.压得乾坤摇动.天宇崩裂.这样的存在.他们的血肉有多么珍贵可想而知.

“嘿嘿.大家不要激动.不然小心脏可受不了.”熊孩子笑得脸蛋开花.道:“等格里布老头回來.到时候他手中肯定提着青风鸟.我们便能吃烤小鸟了.那味道肯定鲜美.啧啧……”

“你怎么说话的.竟然敢对格老不敬”祭台上三个加持环龙古阵的雪狼妖眼眸都立了起來.眼中迸射出犀利的光芒.“哧”的将前方的空间都给洞穿了.

熊孩子一个激灵.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竖.像是有几柄锋利的屠刀架在了脖子上.他一下子就躲在了楚枫的背后.抱着其大腿.探出头來.满脸嚣张的表情.道:“怎么.难道你们还想对大爷出手不成.格里布本來就是老头.不服气的來咬我啊.”

三个年轻的雪狼妖见他躲到楚枫身后叫嚣.脸上的肌肉顿时抽搐了起來.三张脸都黑得跟煤炭似的.他们深深明白.这个身穿红花大裤衩的混账是惹不起的.想要动他.楚枫肯定不愿意.面对其欠抽的挑衅.他们只得闷不做声.咬着牙忍了下去.

“哈哈哈.刚才那么凶.怎么不敢动手.來咬我啊.”熊孩子从三个雪狼妖的脸上看到了忌惮与无奈.当即更加嚣张了.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简直让人不能忍.

“嘭.”

楚枫黑着脸.一把将他拎了起來直接就扔向了祭台.重重落自三个雪狼妖的面前.道:“这家伙太混账.平时缺乏管教.你们想怎么样就怎样吧.留口气就行.”

“我XX”

嚣张得不得了熊孩子顿时懵了.翻爬起來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脸色变得比哭还要难看.不过这家伙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表情瞬息变化.当即涎着脸贱笑道:“嘿嘿……误会.绝对是误会.一看就知道你们高手.拥有大气度.大爷对你们的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又如那长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三个雪狼妖看着这无耻的家伙.很想一巴掌抽在那张贱笑的脸上.然而他们却沒有动手.毕竟是楚枫的一路的.虽然楚枫说让他么随便处置.但这话岂能当真.

熊孩子见三个雪狼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但明显沒有动手的打算.当即笑得更贱了.道:“就知道你们拥有大气度.果然不出大爷所料.看三位好像很忙的样子.大爷就不打搅了.”说完.一溜烟儿就跑了.回到楚枫的身边呲牙咧嘴.那种眼神像是要将楚枫生吞活剥了似的.

“妈的.这个混账扁毛畜生.要是我早就将他踏出翔來了.”踏炎乌骓对于熊孩子的嚣张感到非常不满.他讨厌这家伙比自己还要嚣张.让他感到愤怒.

神曦见状不禁摇了摇头.对于这两个家伙也表示很无语.笑道:“好了.别闹了.现在什么事情都沒有了.青风鸟妖圣绝对逃不过格老的手掌心.大家从此可以放心了.三大古国威胁虽然尚在.但相信楚枫弟弟凭借自己的实力可以完美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