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26章 矛锋所向大势凋零

第两百二十六章 矛锋所向大势凋零

楚枫从这些人的神态中看出來了.他们虽然不支持大长老.可是却慑服于大长老的**威.不敢表明自己的态度.

虽然这些人的实力低微.在战斗上來说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族长的拥戴与支持者越多.对于族长的威势也有着很大影响.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还是能起到些许作用的.

“不敢.我们岂敢忘本.一直以來都记得族长的好.我们必定世世代代铭记族长为我们这些子民做出的贡献.希望楚枫少侠能帮助族长镇杀野心勃勃的大长老.还我们黎山部族的安宁与太平.”

亲眼见到楚枫的恐怖手段.众人明白了他的强大.于是便不是那么担忧了.立时便有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如此甚好.你们清楚自己的立场就行.接下來你们各自前往其他的村落.让他们团结起來支持族长.大长老勾结古国欲将部族拱手让人.你们的族长为保部族与他争斗.在这个时候你们如何能让他寒心.”

“什么.大长老竟然勾结古国.难怪前几日有批身份不明的强者在大长老的心腹的带领下前往部族总部.原來是古国的人.真是可恶.”

“少侠您放心.我们立刻奔走各个村子与小镇.将大长老的阴谋告诉大家.”

众人义愤填膺.一个个咬牙切齿.部族传承漫长的岁月.从來都是独立的.即便是自古以來部族内部时而会出现权力争斗.但却都是部族内部的事情.从來沒有牵扯到别的部族或者是古国.大长老所作所为引起了公愤.

楚枫点了点头.骑着踏炎乌骓快速远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他这么做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让部族内的更多人在关键时刻支持黎山.让黎山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不至于心寒.

前往黎山部族总部族地的途中.楚枫骑着踏炎乌骓经过了许多的小镇.不过这些镇子上大部分平时驻扎在此的部族战斗力都不在了.留下的只有小部分人.

有留守的人远远认出了楚枫.脸色当时就变了.但却不敢现身阻拦.快速以飞鸟传讯给部族总部城门的守卫.让他们准备埋伏阻拦.

对于这些事情楚枫自然是不知道的.而他也不需要去关注与警惕.以他如今的实力莫说这些小部族.就是那些大部族也可以随意进出.还有什么可以阻拦或者是对他产生威胁的.

一路上.楚枫身骑神异的踏炎乌骓深入部族内部族地.自然引起來无数人的关注与惊讶.有认出他的人立时便与身边的人议论开來.

“那个身骑黑马的好像是前几年刚來部族就闹得沸沸扬扬的楚枫.两年多过去了.不知道现在的他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他若沒有修炼到肉身极境.在这个时候來部族不是自寻死路吗.大长老等人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是啊.现在连族长都因为公主和少族长而受制于大长老.楚枫选择这个时候前來.恐怕沒有人能保得住他啊.”

“不对.你们看他满脸杀气.多半早已知晓部族内部的事情.说不定就是來帮助族长对付大长老的……”

“希望他真的能帮助族长打击大长老等人的嚣张气焰.只是不知道他有沒有那个实力.现在部族中的大部分势力都被大长老掌控.很快就会有惊天之变了.谁也沒有想到.族长早已修炼到肉身极境.最终却会被人逼到这种地步……”

楚枫目不斜视.骑着踏炎乌骓不快不慢地前往部族内部的城池.以他的耳力自然是将众人的议论声都听在了耳中.心中不由得冷笑了起來.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不作死的人基本就会死.可是那个大长老却是嫌命太长了.

终于來到了黎山部族总部的城池前.城门口两边都有重兵把守.见楚枫一人一骑靠近.那些守在城门口的修者立时将目光投來.异常冷冽.充满了杀意.

“让开.”

楚枫骑着踏炎乌骓于城门口十米左右站定.敏锐的听觉让他听到了街道两边的房屋内以及周边的建筑遮掩的后面有低缓的呼吸声以及弩弦拉动的声音.

“你是在呵斥我等吗.”一个三十多岁.面色阴沉的人分开城门口的修者走了出來.他手持雪亮的长刀遥指楚枫.道:“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也敢呵斥我等.两年多以前.你自恃有黎山撑腰.在部族内做尽了恶事.今日本统领将你就地正法.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看來大长老果真将部族大部分的势力都掌握在手中.连部族内部的城池都被他给封住了.是不打算放走族长一脉任何人吗.”

“当然.也包括不知死活的你.”三十多岁的那个统领狞笑.根本沒有将楚枫放在眼中.道:“黎山已经穷途末路.就凭你也想前來相助.真是不自量力.识相的赶紧下來引颈自戮.或许还能留下全尸.否则定让你尸骨无存.”

“部族的口粮与俸禄就养了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叛逆.真是让人心寒……”楚枫摇头叹息.而后骑着踏炎乌骓缓缓往前靠近.

“唰”

街道两边的房屋中与周边顿时涌出大群的修者.更有人推着攻城劲弩出來.所有的弩都上好了弩箭.全部锁定楚枫.包括前方的城墙上也全是弓弩手.一下子就楚枫也包围在了其中.

“哈哈哈.小子.你真是不知死活.”守城的统领仰天狂笑.而后以狰狞的表情看着楚枫.戏谑道:“惨了.要死了要死.完了完了.怎么办啊怎么办……”

“这么办.”“锵”的一声金属颤音突然响起.其音尖锐如金石裂空.楚枫与踏炎乌骓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拉起一条笔直的残影.瞬间冲过十几米的距离.

“噗.”

鲜艳的血液飞溅出來.溅了城门口的那些修者一脸都是.所有人都被如此突然的一幕惊呆了.等待他们反应过來时惊骇莫名地看到统领已经被楚枫手中的黑色长矛洞穿了脖子.挑在了矛尖上.鲜血自锋利的矛尖上嗒嗒滴落.

“杀了他.”

守城的副将反应过來.顿时睚眦欲裂.嘶声狂吼.顿时满天的弩箭发出尖锐的破空声.铺天盖地向着楚枫射杀而來.

弩箭还未射到楚枫的身前.他与踏炎乌骓再次消失了.一下子冲到了那个副将的面前.途中不知道有少人的修者被撞飞.在空中四分五裂.鲜血洒了一地.

“噗.”

钉着守城统领的龙纹黑矛追魂夺命.瞬间洞穿了那个副将的咽喉.其声音与脸上的疯狂顿时便凝固了.睁大着惊恐的眸子看着眼神冷漠的楚枫.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喉咙中却只能发出汩汩的声音.鲜血不断从口中涌出.

“锵”、“锵”、“锵”……

击杀守城副将的同时.楚枫鼓动血肉.紫金血气密布周身.铺天盖地的弩箭射杀在肌体上.响起一连串的金属颤音.火星四溅.如同射杀在了金铁之上.

“叮、叮、叮.”

精铁打造的弩箭被弹飞.相继坠落在地.密密麻麻一层.发出清脆的声响.目睹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些发射弩箭的修者更是惊骇得遍体冰寒.这样的画面真的是吓得他们肝胆欲裂.

那一人一骑立身在城门口.紫金血气流转.如神金浇铸的身躯不朽不灭.连攻城劲弩都穿不透.完全超乎了人们的想象.简直如同看神话般看着那个黑发浓密.眸光冷漠的少年.

“连你们背后的主子都不是我一合之敌.更逞论是你们.”楚枫的声音缓缓响起.冷漠而无情.声音刚传入众修者的耳中.他们看便到楚枫挥动了手中的龙纹黑矛.

“唰”

龙纹黑矛怒扫八方.自矛尖迸射出的紫金刃芒锋锐到让人的灵魂都战栗.瞬间划过方圆数十米.上百手持弓弩与推着攻城劲弩的修者全都呆滞在了原地.脖子上出现一抹细小的血痕.他们张了张嘴.可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口中开始涌出鲜血.极度惊恐的表情凝固在了瞳孔中.

“嗒、嗒、嗒……”

踏炎乌骓载着楚枫往城池内走去.炎火腾腾的四蹄踏在地面上传來富有节奏的声音.而身后那些手持弓弩与推着攻城劲弩的修者在马蹄声中身体震颤.脖子上的血痕鲜血喷薄.在空中形成一蓬蓬血雾.凄艳的血红让远处看到这一幕画面的人们牙齿都在打颤.

“哗啦啦.”

城池内的街道两边涌出大量身穿战甲的修者.手持长枪拦住了楚枫与踏炎乌骓的去路.然而他们的身体却在颤抖.眼眸中充满了恐惧与忌惮.

“嗒、嗒、嗒……”

踏炎乌骓有节奏地迈动着脚步.前方的修者随着其脚步的移动而不断后退.握着兵器的手颤抖个不停.

街道上.身穿战甲的修者越來越多.很快就达到了上千人.可是全都不敢动手.他们随着楚枫与踏炎乌骓的逼近不由之主地后退着.

一人一骑.万里独行.一步杀百人.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修者.谁都不愿意上去送死.那龙纹黑矛扫出的杀芒惊人的恐怖.此刻还深深烙印在这些人的脑海中.

“楚枫……你……你可知道现在黎山大势已去.整个部族都沒有支持他的声音.而大长老成为族长是众望所归.仅凭你一人也无法改变什么.”

前方的人群中有位手持盾牌与长刀.身穿副统领服饰的中年人.年约四五十岁.看着楚枫不断逼近.他强行压制心中的恐惧.以颤抖着的声音提醒着.

“大势.什么是你们所谓的大势.大势是什么.”楚枫表情冷漠.眸光相当无情.一边骑着踏炎乌骓往前走去.一边举起手中的龙纹黑矛.道:“我楚枫的矛锋便是主导大势的利刃.矛锋指哪里.那里的大势必须凋零.”

“你……”那个副统领看着霸道冷漠.话语强势到惊人的楚枫.嘴张了半天才说出几个字來:“你……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