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27章 嚣狂的大长老

第两百二十七章 嚣狂的大长老

城外有许多的人向着城池内涌来,看着身骑踏炎乌骓,手持龙纹黑矛震慑全场的楚枫,觉得这个少年的背影如山般高大,实力如深渊般不可测,听到他说出话更是震撼异常,实在是霸道强势到了极致。

矛锋所向便是大势的主宰,矛锋指向哪里,哪里的大势便注定要凋零,这样的话语真的是太过惊人!

有些人觉得以楚枫表现出来的手段或许真的有这个能耐,但也有部分人觉得楚枫太过自大,这种话未免太狂妄了些。

此刻载着楚枫的踏炎乌骓感到热血沸腾,不是因为楚枫的展现出的手段,而是他表现出的那种有我无敌的气势与无以伦比的信心,这让它想起了父母当年跟着其主人征战星空,血战宇宙边荒,踏各族天骄尸骨浴血前行的峥嵘岁月。

回想父母跟着其主人征战的岁月,踏炎乌骓无比的向往,憧憬着自己自某天也能跟着这么一个强大的存在驰骋宇宙八荒,雄视各族天骄人杰,那是多么的热血沸腾。

现在他居然有了这种感觉,似乎已经看到了将来的峥嵘岁月,这更加坚定了要跟着楚枫的决心,它从未如此刻般的坚定过!

“滚开!”

踏炎乌骓背上的楚枫陡然沉喝,并未回应副统领的话,他的声音以血气鼓动而出,顿时如雷鸣轰响,震得四周的空气如潮浪般汹涌开来。瞬间席卷十方。

“嗡——”

这一声沉喝让空间都颤鸣了起来,声波冲击气流产生的力量冲击得前方的修者“蹬蹬蹬”退步,大脑嗡鸣,双耳溢血。特别是那个副统领,身体猛然一震,一口浓血狂喷而出,摇摇晃晃差点栽倒在地。

“哗啦啦!”

上千的黎山部族战士吓得已经快要崩溃了,在楚枫的声音刚落的时候快速退向街道两边,让出一条宽阔的大道来,不敢再阻挡他前行。

“希律律!”

踏炎乌骓扬起前蹄长嘶,而后嗒嗒嗒快速奔过街道,带起一股强烈的罡风,吹得许多的战士身形踉跄,站立不稳,心中更是惊骇。

“呼——”

楚枫与踏炎乌骓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街道两边的修者们才重重松了口气,像是耗费了所有的心神,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一个个都跟虚脱了似的。

城池深处绵延起伏的山脉,那里便是黎山部族的总部所在地。楚枫来到了山脉前的山脚下,他抬头看向山脉上方,冷漠的眸子中带着些许担忧,害怕黎歆与黎峰会有什么闪失,到时候会让他难以接受。

“通往山脉的通道口也有人把守,从那些人的表情来看,多半也是大长老的人,看来整个黎山部族都被掌控了!”

“有再多的人把守都没用!”楚枫的双眸中透射出凌厉的芒,体内散发出冰冷的寒意,道:“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歆姐和黎峰大哥,希望他们没有闪失,不然我必将那个大长老凌迟千刀!”

“什么人?!”

“你是……楚枫?!”

楚枫与踏炎乌骓靠近通往部族总部的山道时被守在这里的人给发现了,很快就认出了他了,当中有名三十余岁的精瘦男子冷笑连连。

“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你还敢回到部族来送死,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三十余岁的精瘦男子充满了杀意,向着身边的人挥了挥手,道:“来人,将他给我拿下!”

“一群小瘪三也敢大言不谗,本座将你们的肺都踩出来!”

楚枫未曾动手,踏炎乌骓载着他突然冲了上去,前蹄高高仰起,“噗噗噗”将冲来的十余人全都踏成了血泥,鲜血与骨渣遍地都是,吓得那个精瘦的男子肝胆欲裂,转身就要逃走。

“噗!”

一柄黑色的长矛瞬息而至,自精瘦男子的后脑洞穿而过,矛锋拔出来的时候带出一抹鲜血与白色的浆液。

“你……”

精瘦男子转身,瞳孔中的惊恐与不甘逐渐凝固,而后轰然声中倒在地上,其余的修者早已吓得屁滚尿流,惊叫声中一哄而散,向着城外亡命飞逃。

山道上,踏炎乌骓快速奔行,并且以敏锐的耳力聆听黎山部族内部的动静,最后判断黎山等人应该在主峰,这正如楚枫所意料的那般,于是他们快速向着主峰而去。

黎山部族的主峰位于所有山峰环绕的中央,也是最为高大雄伟的山峰,在其上有着一座建筑样式古老的青石大殿,殿前有片宽阔的广场。

“黎山,你大势已去,没有什么好挣扎的了,还是尽快交出族长令牌,并且通告整个部族将族长之位让于本长老,念在多年的情分上,本长老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女儿和儿子,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

广场上有着上万人,有部族的各大长老与护法等高手,全都站在大长老的身后,而大长老的身边则是被控制起来的黎歆与黎峰二人。

“大长老,你身为众长老之首,当以身作则,凡事以部族的利益为重。可你却趁本族长不在控制住公主与少族长,现在又来威胁本族长,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黎山的声音充满了怒气,说出这话的时候眸光不断扫向大长老身边的几个陌生老者。

“够了!到现在你还跟本长老摆族长的架子吗?”大长老笑了起来,神色有些狰狞,充满了得意,道:“你也不看看我的背后都站着些什么人,他们可都是部族的中坚力量以及掌权者。而你的身边又站着些什么人,所有的长老中也只有黎渭那个蠢货才会支持你!现在让你主动让出族长的位置是给你活命的机会,否则我们杀了你与你的儿女,本长老同样能坐上族长的位置,你当真不识时务吗?”

“你不要惺惺作态!”二长老黎渭从黎山的身边走出来,怒视大长老等人,道:“虚伪!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吗?没有族长令牌,即便是你能坐稳这个位置,你的后代也不可能继承这个位置,你不过就是想要得到族长令牌罢了,休要在这里装模作样。黎山部族传承漫长的岁月,岂能落入你这种勾结外人的卑鄙老儿之手!”

“黎渭,你的嘴可是真硬啊。”黎青的爷爷黎冉迈步从大长老的身后走了出来,他招了招手,立时便有人着两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修者走了出来,道:“你看看他们是谁?二十多岁的年轻,可是正值青春年少,要是就这么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黎冉你卑鄙无耻!!”黎渭看到那两个年轻人顿时暴怒,气得浑身都在颤抖,老眼中忍不住浮现出了泪光。

“祖父,不要屈服于他们!”

“爷爷,孙儿不怕死,为了部族死又有何惧!”

两个年轻人相继大喊,而后齐齐盯向黎冉与大长老等人,狠狠吐了口唾沫:“我呸!黎冉老儿,你们这群叛逆,最终不得好死!”

“沦为阶下囚还敢如此嚣张!”黎青冷笑笑着走出人群,抬手就是两巴掌分别抽在两个年轻人的脸上,顿时抽得他们嘴角溢血。他满脸狞笑,冷森森的说道:“你们以前不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不是老是训斥我吗,现在就让你们知道年轻一辈中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黎山,你要是再不做出决定,他们当中可就有人要人头落地了!”大长老微眯着眼睛扫了黎渭的孙子与外孙一眼,而后又看向黎歆与黎峰,眼神冷漠而无情。

“父亲,不要管我们,杀了这个些吃里扒外的老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妥协!”

“父亲,女儿不怕死,以后楚枫弟弟会为我们报仇的!”

“当真是不怕死吗?”大长老冷笑一声,抬手示意,“噗”的一声,黎渭长老的外孙血溅当场,整颗头颅都被斩了下来,鲜血喷射很高。

“孩子!!”

黎渭睚眦欲裂,撕心撕肺,身躯摇摇晃晃,嘴角都溢出了血液。他老泪纵横,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悲愤。

“你们……”

黎山气得浑身都在颤抖,此刻的他是那么的无力,曾经面对各大古国与部族的高手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如今的情况却让他这个铁血的汉子心中堵得慌,眼睁睁看着黎渭的外孙人头落地,却什么都做不了。

“黎山族长,还请你通告全族让出族长之位,如今的你已经不配做部族的领导者!”

……

广场上无数的部族弟子大声高喊了起来,要黎山退位,这完全就是在合力逼宫。

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黎山感觉阵阵心寒。这些年来为部族付出这么多,在没有登上族长之位的时候便为部族立下赫赫功劳,做出了许多的大贡献。可是这些人最终为了自己的私欲,不顾部族的兴衰,强行逼他让位。

“真是一群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忘恩负义的禽兽,连畜生都知道感恩,可是你们却连最基本的人性与底限都没有,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冷漠的声音突然自远处传来,响彻整个山巅,在广场上空萦绕不绝,顿时惊得所有人都将目光投了过去,看到一个少年手持刻着龙纹的黑色古矛,身骑四蹄缭绕炎火的黑色骏马踏着树梢而来。

黎青的表情最为惊讶,而且那双眸子中迸射出深深的怨毒光芒,咬牙切齿道:“楚枫!你竟然还敢来这里,今日本少爷会让你尝遍这世间最痛苦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没想到你竟然能解决那些守卫一路来到主峰之巅,看来还有几分本事!”大长老微眯着眼睛,冷冽的目光直视身骑踏炎乌骓而来的楚枫,冷笑道:“本来认为你是后患,却不想你自己送上门来,今日一并决绝,也算是后患无忧了!”

“楚枫弟弟,你快走啊,快离开这里!”黎歆见到楚枫到来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激动与期待,反而目露惊恐,大声喊了起来。

“楚兄弟你快离开这里,将来杀掉这些畜生为我们报仇,拯救黎山部族!”黎峰也急声大喊。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今日一并留下吧!”黎冉冷笑不已,神色越来越得意了,他与大长老都认为楚枫是个危险人物,若不尽早除去,将来必成后患。现在楚枫主动送上门来,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在场的人中,表情最为淡定的就数黎山了,他知道楚枫的能耐,既然来了,那么事情就有了很大的转机。

ps:昨日的补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