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29章 杀绝

第两百二十九章 杀绝

楚枫也沒有想到大长老竟然会突然让黎渭动手.在刀锋斩向黎峰的刹那.他一夹马腹.踏炎乌骓立时扬蹄长嘶.

“踏炎威·马踏星河乾坤动.”

踏炎乌骓的身躯瞬间变大了十倍.体内的精血轰隆隆如神海翻腾.旺盛的血气澎湃间.四周的空间都扭曲了起來.恐怖异常.

“嗡”

方圆百米的时空一下就凝滞了.万物都在踏炎乌骓的禁忌神术下被定住.空间内所有人都被禁锢.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一动不能动.

“唰.”

楚枫身骑踏炎乌骓瞬间冲到三长老的身边.探手抓了出去.“噗”的一声将其撕得四分五裂.与此同时.手中的龙纹黑矛疾刺而出.将身边十几米内的所有人全部洞穿.而后提着黎歆与黎峰抛向黎山所在的方向.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三长老黎渭及数十名强者全都血溅当场.紧接着.踏炎乌骓双蹄蹬动.猛然踏在了虚空中.被禁锢的空间顿时猛烈震动.无尽的神纹浮现出來.瞬间崩塌了.

“轰”

神纹崩碎间产生的冲击力如浩海波涛般涌向四方.不计其数的人被冲击.一片片倒飞出去.在空中爆碎开來.血雾漫天.

“以为人多势众就可以了吗.”

楚枫驾驭着踏炎乌骓冲入上万修者中.龙纹黑矛扫、刺、挑.甚至将其当做刀使.斩出一道道璀璨的紫金刃芒.

“噗”、“噗”、“噗”……

大片大片的修者倒下.空中到处都是血雾.凄惨与惊恐的叫声不绝于耳.不过片刻.广场上已是伏尸满地.鲜血如雨水般冲刷着青石地面.让黎山都感到遍体生寒.心生不忍.毕竟这些都是部族的人.

“拼了.跟他拼了.”

虽然大部分的人都感到恐惧.但也有部分人显露出了疯狂.不要命地冲向楚枫.结果是沒有悬念的.踏炎乌骓速度奇快.在人群中不断穿梭.它的蹄子与楚枫的龙纹黑矛大片大片的收割着生命.

血在飞.生命在凋零.惨叫在回荡.这里完全变成了修罗地狱.满地都是残碎的肢体.入目是猩红的血肉与散落的内脏.触目心惊.让人发悚.

“魔鬼……他是魔鬼……”

终于有人忍受不了这种场面.吓得崩溃了.直接哭喊起來.有的更是直接瘫软在地上.连站立的力气都沒有了.

“孩子.放过他们吧.罪魁祸首是大长老等人.他们不过是被逼的.”

黎山看不下去了.这些人曾经都是部族的中坚力量.如今却不断倒在血泊中.身为族长他觉得心痛异常.

“山叔.这些人今日会背叛你.他日同样可能背叛你.留着他们又有何用.今日我楚枫就做一次万人屠.将这些毒瘤全都清除个干净.”

楚枫回答得非常冷血与干脆.这样的话语让黎山等人浑身巨颤.心有不忍却又无可反驳.

“噗.”

“啊”

……

飙血声与惨叫声此起彼伏.在主峰的山巅不断回荡.久久不绝.这片广场上尸横遍地.血腥到极致.让赶來支持黎山的各大分部的人心惊胆颤.遍体冰寒.

楚枫骑着踏炎乌骓如风般奔走.长矛所向.必有鲜血飞溅.此刻的他已然杀到了疯狂.双目赤红.身上衣衫更是被染成了暗红.长身而立活脱脱就一修罗地狱出來的惊世杀神.

一个时辰后.广场上已沒几个活人.满目都是残碎的肉体.血液汇聚漫向山峰.将山体染成一片妖艳的红.

万余人.活着的只有少数一开始就趁乱逃走的.留下的即使后來想逃.也由于吓得崩溃.连逃走的力气都沒有了.全部给镇杀在这里.

看着满目的血红.冷静下來的楚枫不禁有瞬息心颤.但是很快又变得冰冷起來.并非他嗜杀.而是这些人不能留.想要黎山部族将來成为古国般的存在.那么就必须培养最忠诚的人.

最重要的是.不久的将來楚枫就要离开了.那么他便再护不了黎山部族.所以这些毒瘤须尽数拔出.否则日后恐怕会生出变故.

“嗒、嗒、嗒……”

楚枫骑着踏炎乌骓走向早已面如死灰.几近崩溃的大长老.滴血的龙纹黑矛遥指鼻尖.让大长老的身躯颤抖得更加厉害.连嘴唇都在哆嗦.

“老货.你先前不是很拽吗.”踏炎乌骓伸出蹄子踹了踹了大长老.而后踩在那张脸上.低头俯视着他.道:“啧啧.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和先前那张嘴脸区别怎么就那么大呢.你不是要族长之位吗.你不是势在必得吗.你不是人多吗.你的人呢.”

“啧啧.你说的人是他们吗.”踏炎乌骓扬起马蹄指向遍体的尸体.道:“可惜.他们好像都死了.无法帮你完成大业了.怎么办.怎么办.”

大长老本來就被吓得几乎崩溃.一直呆愣着.经踏炎乌骓这么一说.好似才回过神來.顿时彻底崩溃了.只见他大叫一声.竟不要脸面的哭喊了起來.旁边浑身是血的黎青颤抖着爬向远处.想要逃离.直接被踏炎乌骓一蹄子踩翻在地.

“小瘪三.你想逃.”踏炎乌骓将长长的马脸凑向黎青.道:“想活命吗.”

黎青早已吓得肝胆俱裂.听到这话还以为真有活命的机会.当即又哭又笑.不断点头.

“想活命很简单.你现在过去将那个老瘪三阉割了.本座保证不杀你.”

“不……”

“不愿意.那本座就只能让你的脑袋开花了.”踏炎乌骓扬起蹄子就要踩下來.吓得黎青浑身巨颤.差点大小便失禁.赶紧点头.道:“愿意.我愿意.”

那边正在大哭的大长老已像是失去了神志似的.根本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就连黎青到了他身边都还未察觉.但很快他便如杀猪般惨叫起來.

黎青双手捧着血糊糊的东西爬到踏炎乌骓面前.满脸希冀地看向它.然而抬头却看到一柄鲜血淋淋的长矛直刺下來.他惊恐得想要大叫.却惊觉喉头蠕动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有鲜血不断从口中涌出.

“脑残的蠢货.你这种垃圾还想活命.真是无知.”踏炎乌骓嗤笑.而后一蹄子将大长老裤裆间那血糊糊的东西踩入了黎青嘴里.道:“让你做个饱死鬼.记得在黄泉多多念叨本座的好.”

对于踏炎乌骓的行为.楚枫感到相当无语.而黎山等人更是脸部抽搐.却也不好说什么.

现在就只剩下大长老了.楚枫看着像个神经病一般又嚎又哭的老人微微沉思.最终沒有杀他.而是将其修为废掉.扒光其衣衫.用镣铐锁起來.让人丢入了城池中.

对于这种做法.众人都很赞同.大长老实在是罪大恶极.直接就这么杀了太便宜他了.把他变成一个废人扔到城池内.供部族子民唾骂与殴打.让他在无尽的后悔与痛苦中死去才是最好的方式.

“族长.我们对不起您.”

广场外面早已围满了各个分部的人.此刻他们才总算是从刚才的修罗场面中缓过了神.看向楚枫的时候.眼中依旧有着深深的恐惧.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在大长老控制部族所有力量的情况下.你们尚能保持中立.说來也算难能可贵了.本族长便也不再追究.你们派人将这些清理了吧.”

部族子民听闻黎山不责罚他们.全都感动得直直跪在地上.齐齐表态:将來将誓死忠于部族.忠于黎山.见到这个场面.楚枫心里踏实了许多.

将來黎山可以重新从这些人中挑选出心腹.以无尽的资源培养出海量绝对忠诚的强者.况且.经此一战.估摸着日后也不会有人再敢动夺权的念头.他楚枫便可以安心的回到外面的世界了.

大批的人在清理广场上的尸体与血迹.黎山则带着儿女与楚枫离开了这里.他们在楚枫的要求下直接到了部族的宝库.楚枫拿出海量的宝血与真血.以及古兽和荒兽的血肉.甚至还留下了不少妖王的血肉.之后他在黎山部族小待了几日便起身离开.下一个目标是木族.

途中.楚枫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离开时.黎歆满眼含泪的画面.她知道楚枫或许很快就要永远离开这片荒域了.将來能否再相见谁也说不清楚.

黎歆曾要求楚枫要带着她一起去外面的世界.可是自楚枫从格里布老人那里得知通道或许与龙渊禁地有关后.想要带其他人走的打算就落空了.此刻回想起來.心里略微的感到惆怅和更多的无奈.

龙渊禁地非常神秘.自古以來进入过其中的大都会暴毙而亡.以楚枫推测.或许只有他自己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和娘亲才能进入而不至于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其他的人若冒然进入多半会遭遇不幸.

熊孩子是天地精华蕴生出的血肉.与他就是在龙渊禁地相识的.自然是不成问題.踏炎乌骓是神兽血脉后裔.身具大气运.多半也沒有什么问題.而母亲楚芸汐是神灵的嫡系后代.并且也是他这个太初真龙体的母亲.更加也不会有问題.其余的人就不同了.

“你舍不得他们是不是.”踏炎乌骓似乎能感受到了楚枫的心思.道:“其实他们不跟着出去也是好事.外面的世界毕竟太危险了.以我对封印力量的了解.这片天地若真的会在这个时代自动解除.那么在这个过程中.随着封印力量的减弱.规则秩序的压制也会减弱.说不定将來他们可以修炼到更高的境界.以后去到外面的大世界也会更加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