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0章 只身杀入木族总部

第两百三十章 只身杀入木族总部

木族.荒域人族中的大部族.在地位上是仅次于古国的存在.人口上百万.其部族总部坐落在巍峨的群山中.四周都被高大的山脉环绕.中央地势平坦.有城池数座.村镇数百.

这一日.木族领地的外围地域來了一人一骑.四蹄缭绕炎火的神异骏马.手持龙纹黑矛的少年.吸引了无数木族人的目光.但慑于其冰冷的气息.木族人远远看着.谁都不敢多言.

一人一骑速度非常快.一路穿过木族的村镇.很快便抵达了最外围的城池前.城门守卫还沒來得及拦截.便发现那一人一骑已经消失在了城门口.进入了城内.一眨眼的时间便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楚枫并沒有大开杀戒.來木族的目的.一是为了了结恩怨.二是为将來的黎山部族扫除障碍.他的目标是木族的众位掌权者.与无辜的人沒有关系.

“來人.给我追上那一人一骑.同时通知下座城池的守卫.让他们务必拦截.”

守城的统领脸色铁青.竟然有人就这么从眼前冲了进去.这是他的失职.倘若族长怪罪下來.说不定连脑袋都保不住.

顿时.城池的守卫哗啦啦集结.向着楚枫与踏炎乌骓消失的方向疾追而去.同时有飞鸟划破长空.飞向了下一座城池.将事情告知给下座城池的守卫.

守城统领带着大批人追去.可是楚枫与踏炎乌骓早已沒有了踪影.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他们便已经离开此地.前往下一座城池了.

靠近木族领地前.楚枫与踏炎乌骓在远方山脉上观察过.想要进入木族总部.须经过两座城池方可.也就是说穿过了下座城池后便能直通其总部.寻找到木族族长等人.

“大胆.竟然擅闯我木族城池.”

“你是何人.如此肆无忌惮.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來到第二座城池的城门前.楚枫与踏炎乌骓遇到了阻挡.这里早已有大批的守卫汇集.将城门彻底堵住.并且埋伏在四方.将他们围了起來.

“不想死的立刻让开.”

楚枫骑着踏炎乌骓持矛而立.龙纹黑矛上雕刻的龙纹刻痕中有暗红色光芒流转.如鲜血在流淌.森然的杀意与浓烈的煞气让城池的守卫不由得心颤.

“大言不惭.你究竟是何人.來此有何目的.竟然孤身单骑前來我木族的领地中撒野.这是沒将我木族放在眼中吗.”这座城池的守卫统领冷着脸喝问.对面前这一人一骑表现出來的强势与嚣狂感到非常愤怒.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们只需要知道我是來杀人的便足够了.”楚枫冷漠地看着挡在城门前的守卫统领.龙纹黑矛遥指其鼻尖.道:“倘若我数到三你还沒有让开.你将会被钉死在这柄古矛上.”

“黄口小儿.你真是狂妄无知.”木族的守城统领闻言怒极反笑.手中长枪高抬.遥指楚枫.道:“小儿.就算你是古国天才.今日也得给我盘着.”

“一.”

“二.”

楚枫沒有回应.只是缓慢而有节奏地数着数.

“三.”

第三声刚落下.四周的守卫直接冲杀了上來.与此同时.踏炎乌骓也动了.如疾电般冲向城门口.一路上带着猛烈的狂风.将前方的守卫全都掀飞出去.

“噗.”

楚枫手中的长矛瞬息而至.一下子洞穿了那个统领的咽喉.将其挑在矛尖上.鲜血顺着矛锋嗒嗒滴落.四周鸦雀无声.那些冲來的守卫全都停止了脚步.被这样的画面惊呆了.

“轰.”

踏炎乌骓身躯一震.旺盛的血气如山洪暴发般涌向四方.十几米内的人全都被震飞了出去.撞在城墙上.当场四分五裂.满地都是鲜血.

当其余的守卫与城内的人们回过神來的时候.楚枫与踏炎乌骓的身影早已远去.那柄漆黑如墨的龙纹黑矛上依旧挑着统领的尸体.一路滴落鲜血.

这座城池的守卫当即发觉大事不好.部族遇到了强敌.那个身骑黑马的少年太恐怖了.立马以飞鸟传讯总部.

另一边.伴随飞鸟落下.原本安静的木族总部瞬时喧闹起來.空气里飘荡着不安.身骑四蹄缭绕炎火的黑马.手持雕刻龙纹的黑色长矛.这样的一人一骑.让木族的许多的强者都明白是谁找上门來了.

“族长.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你们怕了吗.”木族族长阴沉着脸.双眼布满了血丝.表情非常狰狞.道:“楚枫小儿杀我子.血仇似海.今日他敢找上门來.本族长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

“闭嘴.沒有什么可是.立刻将最强劲的弩车推出來.分别布置在主殿广场的四方.只要楚枫小儿踏入广场半步.立刻将其射杀.本族长倒想看看他究竟有多么逆天.”

“是.”

木族中的许多长老都亲自监督族中的高手布置弩车.设下天罗地网.力求将楚枫射杀于此.对他们來说.此举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整个部族必将万劫不复.

通往部族总部大殿广场的途中.踏炎乌骓警惕地看向四周.道:“好像有些不对劲啊.木族的人肯定已经知道我们來了.他们必定布下了埋伏.可是这一路上却如此平静.甚至连个高手的影子都沒见到.”

“任何计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不起作用.”楚枫回应得平静而自信.远远望向木族大殿广场.骑着踏炎乌骓不断逼近.

终于.木族大殿前方的广场边沿近在眼前.广场中央空旷无比.只有大殿前站着密密麻麻的人.为首的老者正是满脸杀意.表情狰狞的木族族长.

“楚枫小儿.你是來送死的吗.”

楚枫闻言.抬头看向木族族长.嘴角噙着一缕冷笑:“我是來让你死的.”

“哈哈哈.”木族族长仰天狂笑.猛然抬手指向楚枫沉喝道:“小子.你以为我木族是什么地方.岂容你撒野.曾经的血仇.今日与你一并清算.”

“既然如此.我楚枫若不成全你.岂不是很过意不去.”楚枫笑了.若无其事的骑着踏炎乌骓走进广场.

直至他不急不徐的行至广场正中央.一阵哗啦啦的声响中广场四周眨眼间便推出上百辆弩车.一根根粗大而锋利的弩箭瞬间将其锁定.同时周围出现了大量强者.将这个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小子.今天你死定了.”大殿前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轻修者.大约二十岁.五官轮廓与木族族长有些相似.

“嗒、嗒、嗒……”

楚枫沒有多言.直接骑着踏炎乌骓走向大殿前的众人.显得非常随意.好似压根就沒有看到广场边沿那些早已瞄准他的弩箭.

“哼.今日本族长要拧下你的头颅以慰我儿在天之灵.”木族族长笑得非常森冷.那双眸子血红一片.似愤怒更似兴奋.话落便向广场周围那些操控弩车的人下令:“放弩箭.射杀他.”

“咻……”

上百弩箭齐发.尖锐的破空声让人头皮都发麻.一支支数米长的精铁重弩贯穿长空.带着恐怖的穿透力铺天盖地射杀而來.

即便是这样的情况.楚枫的神色依旧平静而冷漠.座下的踏炎乌骓也一如既往的缓慢而行.直到那些弩箭即将临身.他们身上瞬间同时爆发出滔天的血气.犹如山洪暴发.

楚枫的肌体金光灿灿.完全以血气与灵术护体.并未施展《霸体金身诀》.而踏炎乌骓的肌体上神纹密布.同样坚如金铁.

“锵”、“锵”、“锵”……

百余支弩箭如同撞在了金铁上.响起一连串的金属颤音.随即便被反弹而回.叮叮叮坠落在地上.数米长的精铁重弩.竟连楚枫与踏炎乌骓的肌肤都破不开.这样的画面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呆滞了.简直想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看看它是不是还在正常状态.

“射.给我射死他们.”木族族长满头花发蓬飞.疯狂厉吼.道:“本族长不信他们能金刚不坏.”

弩箭贯穿长空.咻咻破空声刺耳.然而让木族众人惊骇的是.足以将一米厚的坚石都穿透的弩箭依旧无法伤害楚枫与踏炎乌骓的身体.连肌肤都刺不破.每次都被反弹了回來.

“你们木族的弩箭穿透力太弱.还不足以破开我的防御.”

楚枫骑着踏炎乌骓逼近.距离木族族长等人已不足百米了.炎火腾腾的四蹄踏在青石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沉重声响.整个广场的地面都跟着四蹄踏动的节奏颤动.

“你……”

木族的强者们全都被吓到了.只觉得遍体生寒.双股战战.部族内最强的攻城劲弩都破不开对方的肌肤.这样的肉身还是人类能拥有的吗.

前段时间在渊龙古村外的时候.虽然木族有许多的强者都亲眼目睹了楚枫的强大.知道其肉身防御变态.可那时候至少还能贯穿其身体.而今却连肌肤都破不开了.

“楚枫.你想怎样……”木族族长颤抖着声音问道.此刻的他已经沒有了先前的狰狞表情.面对金身不朽的楚枫.他深深感觉到了无力.再也沒有要杀楚枫报仇的心思了.现在只想着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与嫡系血脉的性命.

楚枫与踏炎乌骓不断逼近.冷漠的眸光.让木族的人闻到了浓烈的死亡气息.四蹄踏在青石上发出的声音.宛如踏在了他们的心脏上.

踏炎乌骓每一步落下.木族强者们的身体都会跟着一颤.脸色也越來越苍白.他们在这种威势下竟然连反抗的心思都沒有了.所有的战意与杀意在瞬间崩溃.吓得几乎站立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