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1章 一人一骑风云乱

第两百三十一章 一人一骑风云乱

楚枫不想在木族浪费时间,接下来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要去的地方还有虎族与蛟族以及三大古国。

面对已经因为死亡的恐惧而几近崩溃的木族强者们,楚枫一矛就穿透了木族族长的胸膛,一股血液当即就射了出来。紧接着,他将龙纹黑矛拔出,“唰”的扫出一道紫金刃芒。

“噗!”

木族众强者根本反应不过来,莫说在这种心神崩溃的情况下,就算是早就防备也改变不了结局。紫金色的刃芒锋锐异常,一瞬间划过数十名强者的脖子,喷洒满天的血雾。

“你……”

木族的众强者以手捂住咽喉,可是却止不住喷射而出的血液,他们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手持滴血古矛的楚枫,张合着嘴,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只有喉咙深处发出的咕哝声。

楚枫转头看向先前说话的那个年轻修者,此人正是木族族长的长子,当今木族的少族长。见楚枫的目光扫来,他顿时吓得蹬蹬蹬连退数步。

“不要杀我……不要……”

木族年轻的少族长已经是肝胆俱裂,族中数十名最强的人都被一矛斩杀了,这样的画面让他惊骇到了极致,绝望淹没了他。被楚枫的目光盯上,他觉得自己瞬间被死亡笼罩,无法挣扎与摆脱。

“既然动手,自然要把你这一脉斩尽杀绝!”

楚枫没有手软,仇恨的种子种得太深,此人若是不死,将来便有可能成为黎山部族的后患,明里虽然不必担心,但暗中却也难防。

“噗!”

滴血的矛锋划过,少族长的头颅顿时斜飞了出去,惊恐凝固在他那圆瞪的双目中,颈部喷出的血液溅的满地都是。

“族长!少主!”

“族长!”

木族的高手们总算是回过了神来,见到这样的画面,放声悲喊。但是当楚枫的目光扫来时,他们顿时吓得身躯颤抖,全都噤若寒蝉。

“你们记住,将来不管是谁接任木族族长之位,但凡敢对黎山部族不敬,我楚枫必将让此处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楚枫的声音在空旷的广场上回荡,身影却已经远去,很快一人一骑便消失在木族众人的视线中。

“木族之难!这是我们木族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啊!”

“下一个恐怕该轮到虎族了吧,惹上这个煞星,注定是噩梦缠身,无法摆脱……”

木族众高手的声音悲痛而无奈,一日间强者死亡殆尽,族长与少族长也死了,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打击真的是太大了。

……

两日后,虎族的部族总部也上演着与木族相似的一幕,虎族的族长被雕刻龙纹的黑色古矛挑死在矛尖上,一众强者被尽数镇杀,倒在血泊中。

第四日,蛟龙也步了木族与虎族的后尘,族长与众强者倒在了滴血的龙纹黑矛下,偌大的部族,万千的高手被一人一骑所震慑。

这些消息很快便传开了,短短几日间传遍了人族各个村镇和部族以及古国,让那些部族与古国的掌权者心中笼罩上了一层死亡的阴影,他们担忧而害怕,惴惴不安的在忐忑中度日。

荒域中的人们深深记住了这段日子,各大部族传承漫长的岁月,很少遭逢如此大难。在以往的岁月中,仅有的几次灾祸也是由古兽带来的,可是这次却是因为一个人族少年。

接下来的日子,人族非常不平静,尤其是距离三大部族最近的一些小部族,他们不敢肯定楚枫是不是也会对自己动手。

十日后,因楚枫并没有在他们的部族出现,而且根据最新的消息,他出现在了南风古国所在的地域,各个小部族终于放下了担忧。

几家欢乐几家愁,小部族的人算是放心了,可是三大古国却越发在忐忑与焦急中受尽煎熬。尤其是楚枫目前出现的地方——南风古国。

早在三大部族消息传出的时候,南风吟便已经开始着手布置,将最精锐的军队都调集到了王城,同时派出使者前往北霄与古离两个古国,想请他们的强者一同来此,联手合杀楚枫。

古离国主带着大批的强者在前日便已经赶到了南风古国王城,可是北霄古国的人却迟迟没有到来,这让南风吟的心不断往下沉。

想要对付楚枫,自然是强者越多把握越大,三大古国的强者汇集在一起足有数百,可是少了一个北霄古国的话,综合实力便会大打折扣。

南风古国的皇宫内,南风吟与古离国主古河的脸色都非常难看,他们紧紧咬着牙,脸部鼓出一道棱,每每提到北狂云的时候就咬牙切齿,似乎恨不得立刻将他斩于掌下。

“北狂云那个该死的老家伙,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退缩,他以为这样就能保住性命保住北霄古国了吗?”南风吟缓缓握紧拳头,“嘭”的一声打在玉石桌上,将整张玉石桌子都击得裂痕遍布,差点崩开。

古离国主古河深深吸了口气,阴沉着脸,道:“看来北狂云是绝对不会来了,眼下只能靠我们两大古国来解决这次的危机。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楚枫只是一人一骑,那个会变化之术的小犊子并没有跟来,也就说是他若陷入包围中,便不可能从空中离去!”

“你的意思是我们凭借人数的优势活活累死他?”南风吟看着古河,眼神逐渐变得冷冽,怒道:“你这次带来的不过两百余人,到时候死的都是我南风古国的将士,你打的倒是如意算盘!”

古河闻言神色颇为尴尬,道:“南风国主先不要激动,倘若我率领大军来此,你会让我进入王城吗?况且楚枫的第一个目标是你们南风古国,倘若你不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后果或许会更加严重!”

南风吟沉默了,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着,最终深深吸了口气,道:“那么以你看来,要活活累死楚枫需要多少将士拿命去填?”

“有攻城劲弩辅助的话,十万人应该完全够了。”古河计算了一番,道:“当初在渊龙古村外牺牲了数万人,但楚枫依旧还有强大的战斗力。南风国主若是能准备相当于当初那次数倍的人数来牺牲,应该可以万无一失。”

南风吟不语,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着,古国虽然号称百万军队,但真正能动用的却连五十万都不到,其余的都是各个小镇与城池的下等军士,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这几年来,前前后后,南风古国已经折损了不少的将士,其中不乏精锐。这次倘若以十万精锐为代价,即便是杀了楚枫,南风古国的整体实力也将远远不如其他两大古国。

“南风国主请放心,你我两大古国乃盟国,我古河绝对不会做出落井下石的事情来。而且即便是精锐损失惨重,但要守住城池却也不是难事,完全不用担心其他古国会趁机来攻打。”

“话虽如此,可只让我南风古国做出如此大的牺牲绝对不可能!”南风吟冷笑一声,道:“我可以牺牲十万精锐,但你古离国的强者必须全部参与到战斗中,除非十万精锐全部死光了,否则你的人不可后退!”

南风吟与古河最终同意了彼此的建议,在这种情况下谁都想保留自己的实力,但却保留不了。想要自己付出极少的代价而让对方做出巨大的牺牲根本不可能,同为国主,哪个不是人精,不可能会愚蠢到那个地步。

与南风吟和古河做出不同选择的北霄国主北狂云,此刻正在前往渊龙古村的途中。他带着几名古国重要的王侯,目的是寻找楚芸汐求情,争取获得其谅解,从而化解即将到来的灾难。

北狂云了解楚枫的行事作风,这样的事情倘若直接向他示弱,或许也能有些许希望,但却远远没有求得楚芸汐的原谅来的稳妥。

在整个荒域人族都心有惴惴的此刻,始作俑者却正一片安然的在南风古国王城外的山脉中打坐调息。

楚枫来到了南风古国已经许多天了,他没有急着进入王城是因为踏炎乌骓。

由于在村内食用了妖圣血肉,踏炎乌骓的修为在不断增长着。楚枫准备让它利用这些时间修炼到肉身极境,只有达到肉身极境,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才能更加安全。

毕竟古国不是大部族,其使用的攻击器械的威力要强大得多,以踏炎乌骓现在的实力恐怕还挡不住铺天盖地的攻城劲弩的连续射杀。

几日以来,踏炎乌骓快速炼化着封印在体内的妖圣血肉中蕴含的精气,在昨日便已经达到了肉身极境巅峰。本来楚枫准备带着它进入王城,却发现它的境界还在不断增长,竟然有突破肉身极境的趋势,这让楚枫感到吃惊,于是便改变了决定,想看看它是不是真的能化开丹田,凝炼出神力海!

踏炎乌骓的精血在澎湃,每一个毛孔都封闭了,所有的精气都被封在了体内。它的血肉在蠕动,源源不断产生生命精气,通过经脉涌向丹田,在那里逐渐凝聚出一个暗红色的泉眼。

“轰!”

忽然,踏炎乌骓的身体巨震,一口浓血喷了出来,沸腾的生命精气一下子就溃散了,健壮的身躯轰然倒地,吓得楚枫赶紧奔了过去,确定它只是太过虚弱方才重重松了口气。

“楚枫,本座是不是不行了?”

“是的,你就要死了。”楚枫点了点头,然后指向远处,道:“我看这里风景不错,不如我现在挖个坑将你埋了吧。”

踏炎乌骓“噌”的翻爬起来,道:“你好恶毒!看本座如此虚弱,不给一枚元灵果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将本座活埋了,本座真是遇人不淑啊……”

“行了,谁让你急着冲关神海秘境,赶紧恢复消耗的精气,我们好杀入南风古国王城。解决了这些事情,早日寻找到通道离开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