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3章 盖世神勇

第两百三十三章 盖世神勇

青云门中.楚枫被彻底困死了.五百人一队的方阵.足足两百余个;五千辆攻城劲弩.精铁弩箭在阳光下泛动冰冷的金属光泽;城墙上数百肉身极境的强者催动攻击古符.灵纹闪烁.凌厉的杀伐之光随时都有可能射杀下來.

“楚枫小儿.青云门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与我两大古国作对.结局只有死路一条.”古离国主古河与南风吟并排而立.眼中充满了森冷的杀意.脸部五官有些扭曲.想到曾经在荒脉外围的时候就有种要吐血的冲动.堂堂国主.怎能忍下这口气.

“我还以为你们有什么特别的手段.终究还是沒有能超出荒域人族能力的范畴.”楚枫立马横矛.龙纹黑矛遥指城墙上的南风吟与古河.而后移动矛锋指过那些催动古符的高手与攻城劲弩以及两百余个方阵.道:“你真的以为就凭这些能要了我的命吗.身为国主.你们竟天真到这个程度.真是悲哀得可以.”

“狂妄小儿.”南风吟身边一名王侯骤然沉喝:“死到临头还要大言不惭.所有人给我上.”

“咻……”

弩箭齐发.洞穿长空.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带着恐怖的穿透力而來.铺天盖地.

“锵……”

楚枫与踏炎乌骓同时爆发出滔天的血气.体表古篆与神纹闪烁.将那些未能闪开的弩箭硬生生抵挡.根本就破不开肉身防御.

尤其是楚枫.《霸体金身诀》运转.通体璀璨如神金浇铸.密集的古篆在肌体上闪耀.防御力变态到逆天.而踏炎乌骓的肉身防御虽然不及楚枫.但这些精铁弩箭射杀在它的肌体上也只是感到隐隐生痛罢了.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给我继续射.肉身防御再强也是需要旺盛的血气來加持.只要血气消耗过大.防御能力就会极大减弱.到时候他们就会变成刺猬.”

城墙上有统领在指挥发射攻城劲弩的军士们.对于楚枫与踏炎乌骓的变态肉身虽然感到惊惧与震撼.但是却沒有因此而失神.依旧在冷静地指挥着.

“咻.咻.咻.”

城墙上每一辆弩车旁边都有十人.他们联手拉开弩弦.快速装上弩箭.满天的精铁箭矢射杀向下方的楚枫与踏炎乌骓.如同一道道黑色的光.尖锐的破空声刺得人的耳膜都生痛.

“妈的.你们这些蝼蚁也想伤到本座.”

踏炎乌骓浑身神纹璀璨.四蹄上炎火缭绕.在宽阔的青云门中不断穿梭闪躲.大半的弩箭都射空了.只有少部分射中了它与楚枫.与此同时它开始冲向那些列队的方阵.一旦与那些方阵厮杀起來.便能干扰城墙上的弩箭手.让他们难以瞄准.

“古符攻击.”

就在踏炎乌骓载着楚枫冲杀向那些军阵的时候.南风吟与古河同时下达了命令.城墙上那些催动古符的高手立刻便行动了起來.天上沉浮的数百丈攻击古符爆发出璀璨的灵光.一缕缕灵纹交织成剑气.垂落下满天的剑雨.杀伐之气激荡十方.恐怖异常.

“铮铮铮.”

楚枫单手一划.数十道金色的剑气从体内冲了出來.于头顶上空穿梭.将那些垂落下來的古符剑气击溃.与此同时继续冲向方阵.

“城墙上的攻城劲弩停下.速将下面的攻城劲弩推出來.所有人瞄准楚枫的上半身.不要射杀到了自己人.”南风吟的微眯着眼睛.一缕缕冷厉的光芒在闪烁.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下方那些低矮的墙体后响起了弩车推动的声音.又有上千辆攻城劲弩被推了出來.瞄准楚枫的上半身.千弩齐发.满天都是精铁箭矢.穿透长空时在阳光下泛动冰冷的金属光泽.

“轰.”

踏炎乌骓载着楚枫冲入了前方的军阵中.激荡的血气如巨浪涌向前方.军阵立时溃散.与此同时.马上的楚枫骤然俯下了身躯.避开了疾电般射杀而來的弩箭.手中的龙纹黑矛横扫八方.凌厉的紫金刃芒“唰”的几乎割裂了空间.将方圆十米几内的军士全都斩杀.血肉与碎骨齐飞.四周一下子变得空旷了起來.

四周出现了短崭的空旷.这给了城墙上与城墙下那些弩箭手机会.他们快速装上弩箭.铺天盖地射杀向楚枫与踏炎乌骓.

“咻……”

弩箭太多了.踏炎乌骓疾风般冲向远方.但依旧还是无法躲过所有的弩箭.一瞬间起码有数百的弩箭射中了他们.其中大半的弩箭都射在了楚枫的身上.

楚枫眼眸微冷.如神金浇铸的身躯猛然一震.血肉快速鼓动起來.肌体上的古篆爆发出璀璨刺目的金芒.

“嘣”、“嘣”、“嘣”……

数百支精铁弩箭接连不断射杀在楚枫的金身上.可是在其血肉鼓动与古篆闪耀的力量下全都被震得寸寸断裂.并且乱射向四面八方.

“噗噗噗噗.”

四周的大片军士当即被断裂的弩箭穿透.一股股鲜血激射而出來.如同血色的泉眼齐喷.空中到处都是血雾.鲜血染红了大地.

“踏炎.你自己小心点.不要长时间被过多的弩箭射中.”

楚枫纵身跳下了马背.在这种情况下骑着踏炎乌骓不是明智的选择.只会让自己在千军万马中显得突出.从而被数千的弩箭手锁定.

“轰.”

澎湃的紫金血气如一汪浓缩的海洋在翻腾.楚枫满头黑发乱舞.肉身力量彻底暴发出來.他一挥手中的龙纹黑矛.周围的空间嗡嗡颤动.直接扭曲了起來.龙纹黑矛所过.空间几乎要崩塌.

“莫说这区区十万人.就算你南风吟调集百万精锐也奈何我不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人多有何用.只能让他们白白送死而已.

楚枫杀出了怒火.眼眸逐渐变得有些嗜血.身体周围沸腾的紫金血气如海啸般翻腾.将那些射來的精铁弩箭全都震得乱飞向十方.而头顶上空穿梭的金色剑气将攻击古符垂落下的所有剑气都抵挡住了.连他的身体都沾不到.

“哼.我就不信这些人累不死你.除非你的血气能生生不息.永不枯竭.”

“那就看看能否累死我.让你见识太初真龙体的威势.”

楚枫骤然盯向城墙上的南风吟与古河.紧接着他便冲天而起.左手快速握拳.恐怖的血气自拳头上爆发出來.“嗡”的一声.虚空都像是要崩塌了似的.

“轰.”

璀璨的拳光霸道惊世.一拳轰杀而出.瞬间将数张攻击古符生生打爆.其上的灵纹顿时溃散.乱射向四方.与此同时.无尽的弩箭射杀而來.楚枫双手划动.紫金血气如长河般随着他的双手而奔涌.“嗡嗡”声中.一下子将上百支弩箭裹带到了怀中.而后直接扔向四方.

四方城墙上的那些弩箭手惊骇欲绝.看到楚枫将弩箭反杀而來.第一反应就是离开现在的位置.可是他们的身体还未來得及闪开.弩箭便已经穿空而至.

“噗”、“噗”、“噗”……

上百个弓弩手被楚枫反掷而回的弩箭洞穿.且带着他们的身体足足飞了数千米方才坠落在地.而这个时候.楚枫从空中一步迈向最近的那个五百人军阵.携着滔天的紫金血气踏在了地面上.

“轰”

方圆数百米的大地猛烈摇动.被楚枫的脚踏中的周围数十米的青石直接崩裂.冲天而起.整个地面都像是被震飞了起來.而那队五百人的方阵也跟着被震飞了数十米那么高.如下饺子般坠落下來.噼里啪啦摔了一地.骨骼内脏尽碎.

这样的画面惊到了所有人.四周的那些军士都忍不住双股战战.心中充满了惧意.这样的人要如何才能战胜.攻城劲弩破不开其肉身.一脚踏下地面都飞了起來.数百人直接摔死了.这还是人吗.简直是人形蛮兽.

“不想死的.立刻放下兵器卸下战甲滚出去.为了南风吟那个老梆子送死.值得吗.”楚枫骤然沉喝.滚滚声波传遍整个青云门.在空中回响不绝.

惊恐的军士们面面相视.都有些动摇了.不由自主后退.这样的画面让城墙上的王侯以及南风吟等人的脸色“唰”的铁青.当即怒吼:“你们谁敢退缩.只要你们杀了楚枫小儿.全部官升五等.即便是战死了也追封忠勇侍郎.你们的亲人将世世代代成为烈将之后.受国家庇护.衣食无忧.”

“哗.”

十万军士沸腾了.如此优厚的条件.即便是死也值了.至少家里的人世代无忧.顿时让他们从拾战意.军心又凝聚了起來.战意高昂.挥动手中的长枪前赴后继冲杀了上去.

见到这样的画面.楚枫摇头叹息.这些军士依旧为南风吟卖命.本來他是打算镇杀殆尽的.可是他们为亲人的将來而不顾性命的举动深深触动了他.

“我就饶你们性命.希望将來你们能为黎山部族尽忠.”楚枫轻声自语.收起了龙纹黑矛.冲入千军万马中.运转柔字诀以血气将一群群军士全都震晕过去.并沒有取他们的性命.

但是这样一來.无异于加重了楚枫的压力.使得他不能在原本预测的时间内解决战斗.一边要不伤及这些军士的性命.一边还要抵挡密集的弩箭与攻击古符的垂落的剑雨.

这场战斗持续了很久.到了最后踏炎乌骓浑身都是血.长时间的战斗下被太多的弩箭射中.肉身终究是被破开了.不过伤口不算太深.而楚枫却如战神临世.金身依旧璀璨.不灭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