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4章 徒手擒国主

第两百三十四章 徒手擒国主

青云门四周的城墙上,弩箭手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皆被楚枫反震回的弩箭所射杀。虽然南风吟源源不断补充着兵员,但是在战斗中,却也有许多的弩车受到了严重的损坏,情况对他来说是越来越不利了。

如今青云门中剩下的军士已经不足三万人,地上横七竖八躺着都是人,大都在昏迷中,也有些人受了轻伤,但并不算严重。

“来人!给本国主打开城门,将外面的十几万精兵全都调集进来,本国主就不信累不死他!”南风吟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本以为十万精锐加上数千辆攻城劲弩与数百的强者催动的攻击古符,足以让楚枫与踏炎乌骓血溅青云门,可是没有想到楚枫竟然神勇倒了如此程度。

“轰!”

楚枫如炮弹般冲上天空,双手捏动灵诀,绚烂的金光绽放,数十道剑气冲体而出,“唰”的斩杀向那些攻击古符,暴发出璀璨刺目的光芒,许多的攻击古符都在剑气中寸寸崩开,灵纹乱射。

“嗡!”

楚枫的身体落下,携滔天的血气而降,如紫金色的浩海般淹没了十方,血气汹涌,席卷而出,一下子就将数百名军士掀飞了出去,落地后全都陷入了昏迷状态。

战斗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楚枫的消耗非常巨大,即便是以他的肉身与旺盛的生命精气也无法如此长时间的消耗。好在他拥有太多的宝血与真血,一旦出现精气大幅度亏损的情况,他便会直接沟通伴生青铜钟,吸汲宝血的精气来补充自身精气的耗损,所以在外人看来,他的精气生生不息,永不枯竭。

青云门内,方圆几千米的大地上到处都躺满了军士,很多的军士堆积在一起,几乎都快成为人肉山峦了。

楚枫的神勇已经让那些军士心寒,但他们并不是太恐惧,因为楚枫没有下杀手,只是将他们阵晕了过去,对此军士们心中非常复杂。

南风吟是他们的国主,他们为其尽忠,可是南风吟却不顾他们的死活,要他们以生命去活活累死楚枫。然而楚枫明明是敌人,却能做到手不沾血,护了他们的性命,两两对比,军士的心中异常不是滋味,都觉得自己太愚忠了。奈何亲人在这个国度中,若是不服从命令,多半会遭受牵连,他们实在是被逼无奈!

“妈的,累死本座了!”踏炎乌骓左冲右突,以蹄子踏飞一片又一片的军士,虽然他也如楚枫那般没有下杀手,只是将军士震晕过去,但被他的蹄子踩到可不轻松。这家伙已经累得伸出舌头喘大气:“楚枫,你动作快点,本座骨头都要累散架了……”

楚枫在战斗中看向踏炎乌骓一眼,它虽然被许多的弩箭射中,浑身都是血,但并无大碍,没有伤到筋骨。而且有宝血与真血补充精气,也不会真的累到没有战斗力,只是这样长时间作战,心神的消耗是巨大的,这方面的消耗是无法得到补充的。

“轰隆隆!”

青云门的城门传来隆隆之声,正在缓缓开启,外面的军队立时开始往里面冲。

楚枫见状,舍弃周围的军士,几个纵跃便落到了青云门的城门前,一掌将开启的城门给击得关闭了起来,而后他背靠城门,生生将其抵住,向着踏炎乌骓大喊:“快去杀掉那些弩箭手,将弩车毁去!”

“杀!”

见楚枫堵住了城门,无尽的军士手持长枪冲杀上来。可是楚枫的身周血气激荡,那些军士根本无法靠近,全都被血气给震飞回去。

“咻咻咻!”

城墙上的指挥官见楚枫挡住了城门不让外面的军队进来,当即指挥所有的弩箭瞄准了他,数千黑色的精铁弩箭如一道道穿透长空的黑光射杀而来。

这是非常恐怖的画面,因为城门所在的地方只有那么大的空间,楚枫要抵住城门便不能移动,数千精铁弩箭破空而至,密密麻麻,太过惊人了,杀伐之气令人心悸,惊得冲杀上去的军士全都快速躲向两边,害怕被误杀。

面对疯狂的射杀而来的精铁弩箭,楚枫运转《霸体金身诀》,肌体上古篆密布,不断闪耀,与此同时双手快速在身前划动,澎湃的血气随着双手的轨迹而奔涌,形成一个巨大的血气旋涡。

“咻咻咻!”

弩箭射杀到了近前,接触到血气旋涡的时候,大部分都被崩飞,击打在城门两边的石墙上嘣嘣声响,碎石飞射。但还是有许多的弩箭穿过了旋涡,射杀在了楚枫的肌体上。

顿时,铿锵声不绝于耳,楚枫的身体如纯金浇铸,金色的古篆闪耀间,赋予了他逆天的防御力,弩箭如同射杀在了金铁上,除了刺耳的金属颤音与不断迸溅的火花,什么效果都没有。

“妈的!你们这群狗卵蛋!要不是楚枫心存仁慈,不想让你们被南风吟老狗当作炮灰,凭他的本事,你们早已被镇杀殆尽成为了一堆尸骨!”

踏炎乌骓非常愤怒,他知道楚枫因为这些将士为了亲人能活得更好甘愿付出生命而感动,所以才会心存仁慈,但这无疑加重了他们的压力,导致这场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

“本座踏你个肺呀!”

通体纯黑的踏炎乌骓,体表缭绕血色的神纹,四蹄炎火腾腾,瞬间冲上了城墙,在那数百位强者来不及催动攻击古符锁定它的时候便逼到了弩箭手指挥官的面前,惊得那个指挥官双目圆瞪,转身就逃。

“噗!”

一只炎火腾腾的蹄子踏了下来,快得让指挥官根本来不及反应,当蹄子踏在他的头上时,整颗头颅都爆碎了。炎火缭绕的蹄子力道不减,从头颅一直踏了下来,将其整个人都踏爆,血肉与碎骨齐飞,溅了旁边的弩箭手们一身一脸都是,下得当场惊叫起来。

“嘭!”

踏炎乌骓的蹄子不断落下,将附近的弩车全部踏碎,血气与神纹的余波席卷开来,片刻就将附近的数百个弩箭手给震得骨断筋折,内脏爆碎。

“所有强者听令,围杀那匹马,不要让他影响弩箭手射杀楚枫小儿!”南风吟满头黑发蓬飞,双眸早已经通红,脸色更是阴沉无比,这张战斗远远超乎了他的意料。

“唰!”

数百个强者向着踏炎乌骓冲去,同时催动攻击古符,垂落满天的剑气杀来。踏炎乌骓以极速闪躲,体表的神纹交织成了图纹,如疾风般在城墙上冲来冲去,一辆辆攻城劲弩不断在它的蹄子下损坏,那些弩箭手更是被震成了肉泥,此刻的它已经杀出了浓烈的怒火。

青云门城门下,楚枫双手划动,以血气裹带着那些被崩飞了精铁弩箭,“锵锵”声中将卷飞了起来,而后“叮叮叮”全部深**入了城门前的地面中,四米长的精铁弩箭,露在地面的只有一米。

不过片刻时间,城门前已经插满了精铁弩箭,数量足有上千,如此一来外面的人就无法推开城门,而里面的人想要打开城门,必需要将这些精铁弩箭全都拔出来才行。

可是精铁弩箭被插入地下足足三米深,且地面全都是石头,想要将其拔出来,一般的人根本做不到。

城墙上的南风吟看到这样的画面,疯狂厉吼了起来:“快,将那些弩箭给我本国主拔掉,无论如何也要让外面的精锐大军进入青云门,将楚枫小儿绝杀于此,他身上拥有海量的宝血与真血资源,到时候本国主将这些资源全部赏赐给你们!”

“无耻老贼!这些军士为你出生入死,你现在竟然用这等卑劣的伎俩来诱骗他们!你会将宝血与真血给他们?真是笑话!

”城墙上正一边抵挡数百高手的古符攻击,一边破坏攻城劲弩的踏炎乌骓破口大骂。

此刻,南风吟虽然疯狂,但古河却是早已变了颜色,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真的有些后悔了,因为他觉得已经看不到希望。大军已经只剩两万余,可是楚枫衣不沾血,金身无暇,依旧生龙活虎,血气旺盛如龙,真的能如计划中的那样让其血溅青云门吗?

“南风吟,我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了,现在就来取你狗命!”

楚枫携滔天的血气强行迈步,一路上震飞无数的军士,直接冲向了对面城墙。他的速度奇快,如裹带着紫金海洋而行的龙卷风,几息时间就冲到了对面城墙下,接着冲天而起,吓得南风吟等人脸色大变,疯狂叫喊:“快来人,给我拦住他!”

然而,这一切都晚了,远处的强者根本来不及救援,即便是赶到了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在楚枫的实力面前,这些人族强者不过就是强壮的蚂蚁罢了,实在是太弱,抬手就能镇杀。

楚枫探手抓了过去,同时身体疾冲向前,使得四周的空间都在震动,霸道的劲风直接将冲上来的强者卷飞出去,而他的手一下子就抓住了南风吟的脖子,生生将其提了起来。

旁边的古河见状,吓得是肝胆俱裂,转身就要逃跑。

“你想去哪儿?”

冷漠的声音在古河的耳边响起,刚奔跑几步的他立时一顿,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同样被楚枫提在了空中,任凭其双脚如何蹬动都无济于事。

刹那间,整个青云门寂静无声,嘶喊的军士们沉默了,长枪定在了手中。城墙上的弓弩手也懵了,睁大着眼睛看着被楚枫举在空中的南风吟与古河,数百名强者也全都停止催动攻击古符。

楚枫趁着踏炎乌骓破坏劲弩,引得城墙上的劲弩手大乱之际,成功冲到了城墙上生擒了两大国主,整个青云门都出现了短暂的寂静,所有人都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全都惊骇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