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1章 万世血咒

第两百四十一章 万世血咒

时隔数年,楚枫再次来到了龙渊泽禁地,当年在这里得到了“龙源草”,后来又遇到了身穿红花大裤衩的熊孩子,更是发现了深处的结界光门。

早在许多年前,楚枫还未曾踏入这片禁地时便听说这里充满了未知与神秘,几乎被人们视为生命禁区。

古时曾有不少的人进入过这里,想要一探究竟,最终不是莫名其妙消失了,就是出来后诡异暴毙了,后来的漫长岁月中便无人敢涉足。

龙渊泽禁地依旧是迷雾缭绕,这里像是一片水泽,脚踩在水里,淹没到了脚踝,水下是细小的鹅卵石。

水泽四周迷雾缭绕,楚枫往前行走,渐渐的透过沉浮的迷雾,隐约能看到中央的那片废墟。

“吭——”

突然,龙吟声传入耳中,惊得楚枫快速看向四周,却无法确定声音是从何处传来。

“唰!”

前方的迷雾突然散开了,有光芒绽放,抬眼望去璀璨刺目,使得楚枫不得不闭上眼睛,而后再缓缓睁开以适应这种强烈的光。

璀璨的光芒透射十方,将这里的迷雾彻底驱散,楚枫看到了一副虚幻的场景,如同被记录下的画面在空中回放。

“吭——”

画面中,一条浑身长满银色甲片的神龙在愤怒咆哮,它的脖子与身体都被几条粗大的黑铁链困锁,身后一辆古老的黑色战车与黑铁链相连,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暴发出滔天的杀伐气息。

“吭——”

银色神龙疯狂挣扎,似乎不愿意沦为拉车的苦力。

“嗡!”

一条大道神纹闪烁的鞭子自黑色的战车上抽来,“锵”的一声将银龙身上的甲片都抽飞了,顿时鲜血飞溅。银龙愤怒咆哮,摆动钢铁般的龙尾抽向黑色战车,顿时天地共振,在龙尾的摆动下如同要崩塌了似的。

黑色的战车上伸出一只修长的大手,直接按了下来,一下子就将银龙的身体从空中给压落到了地面,如同十万大山镇压下来,竟然让那蕴含无穷神力的龙躯无法挣动,只能摆动着龙首发出愤怒与凄绝的咆哮声。

“龙族,不过如此!什么功德,什么光环,都该统统褪去了,想要永远立身在神坛上,那是痴心妄想!”黑色的股战车弥漫着大道迷雾,其中传出这样的声音,充满了冷漠与无情。

“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生!想要灭我龙族,永远都不可能!”

“不可能么?你这种银龙在龙族中也算不弱了,现在却只是为我拉车的苦力,龙族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你……”银龙双目通红,转头怒视黑色的古战车,道:“除非你能净化自身的血脉,否则永远无法摆脱与我们龙族的渊源,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畜生,践踏龙族的尊严就是在践踏你们的祖先!”

“我的血脉与你们龙族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将龙族说得那么伟大,亘古以来优胜劣汰,如今的你们已经不行了……”

“轰——”

黑色古战车上的声音还未落下,天穹上突然有只金色的爪子压落了下来,覆盖八荒六?合,大片的星河直接崩碎。那只金色的爪子太过震撼了,看得楚枫心惊肉跳,同时血液澎湃,隆隆奔涌。

“嘭!”

黑色铁链寸寸崩断,黑色的古战车四分五裂,其中缭绕的大道迷雾轰然溃散,一条身影被震飞出来,肌体崩裂,血流如注,可是楚枫却看不清其面容。

“五爪金龙!”

那道身影发出惊骇的声音,再也没有了先前面对银龙时的自信与威势,撕裂虚空就逃遁走。可是那只金色的爪子“呲啦”一声洞穿层层虚空,“噗”的将其头颅给拧了下来。

“唰!”

就在这时候,星空深处有数道炽盛的光芒扫来,蕴含恐怖的杀伐,将无尽的星河都洞穿了。紧接着,星河深处爆发出滔天的黄金血气,一条横断星河的金色龙躯显化了出来,与几道头顶天地脚踩九幽的身影展开激烈大战。

“你们合谋弑祖,就算是真的成功了,将来也必定会付出血的代价!”

“哈哈哈!代价?你们龙族最强者都已经不行了,还能让我们付出什么代价!”

“只要纯正的龙血传承断绝,一切便没有了后顾之忧,后世人传唱与供奉的雕像也会随之改变,龙族从此将成为湮灭在时间长河中的过去……”

“世间人性太丑恶!”五爪金龙发出悲愤的怒啸,道:“凝炼天地玄黄,化太初、破混沌、开洪荒……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到头来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轰——”

画面中的星河爆开了,无尽的大道神则在闪耀,各种秩序神链乱射,炽烈的光耀得楚枫完全不敢直视,只觉得双眼剧痛,都快要滴血了。

他赶紧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来,可是画面中的场景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五爪金龙与那几道巨大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哗啦啦……”

画面中的宇宙星空下起了血色的暴雨,有股贯穿古今未来的悲恸与苍凉弥漫出来,这种气息仿佛无孔不入,它浸入了楚枫的心间,让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大的悲恸。

血雨倾盆,乾坤殇、天地悲,隐约间楚枫听到了亿万苍生悲恸的哭喊声,听到了他们绝望的呼喊。

画面中显化的宇宙深处,有璀璨的紫金光芒绽放,不过只是昙花一现,异常的短暂,很快连倾盆血雨都止住了。

“末世殇、祖血锁万古!他朝九龙显,世间万道哀,九天神灵殒……”

充满苍凉与悲愤的声音自画面中的宇宙深处传来,仿佛跨越了万古的时空长河而来,在楚枫的耳边与脑海中不断回荡,如黄钟大吕敲响,震动他的心,震动他的灵魂。

楚枫呆呆地看着前方虚空中的画面,心中的震撼与莫名的悲恸久久不能消退,那苍凉与悲愤的声音如同一道困锁古今未来的绝世血咒,让人灵魂都忍不住悸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枫的心方才逐渐平静下来,而前方虚空中的画面也早已消失了,四周依旧是迷雾沉浮,绚烂璀璨的光芒不知在何时已敛去。

“血咒般的声音是谁发出的,九龙显,指的是我这样的太初真龙体吗?可是我这样的血脉早已出现许多次,似乎并没有出现万道哀鸣,神灵殒落的事情……”

楚枫感到不解,心中的迷雾越来越厚重。他觉得自己的血脉真的有十分特殊的意义,或许从生来那一刻便注定了以后要走什么样的路,肩负着怎样的责任。

楚枫不愿意自己背负着命运的枷锁,他想活得随性自由,但是看到虚空中的那些画面后,内心深处莫名有股大悲恸,也有难以言喻的愤怒。

虽然不是龙族躯,但是身怀纯正的真龙神血,楚枫不能否认自身是龙的传人的事实,反之还以此为骄傲。在那些画面中看到龙族被强行镇压,用来做拉车的苦力,被那个看不清面孔的强者用大道神鞭抽打,真龙神血不由自主奔涌沸腾,心中有滔天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为什么?那段埋葬在时间长河中的岁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盖世强者要联合针对龙族,难道这就是龙族传承断绝的原因吗?”

“在那段岁月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枫伫立原地足足一个时辰,将这些年来所了解的秘辛结合起来,但最终还是一头雾水,难以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他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些事情,迈步走向龙渊泽禁地深处。

禁地深处的光门的结界还是如往常一般,光华如水纹般流转着,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但是当楚枫来到光幕前,心中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冥冥中似乎有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他,让他不由自主想要穿过光幕。

楚枫没有犹豫,举步穿过了光门,来到了立满残破石碑的古旧大殿中,他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大殿深处的石壁上的阴阳八卦图上。

熊孩子曾说过,阴阳八卦图代表了时间与空间,拥有无穷变化,可衍生无尽可能。第一次看到石壁上的阴阳八卦图时,楚枫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此刻却有了另一番感受。

阴阳八卦图上竟然有点点光华在流转,石墙前方多出了一个白玉道台,以前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样的道台,楚枫心中不免感到惊讶。

他凝视着白玉道台,只觉得越看越熟悉,神色也越来越震惊。他可以肯定,这白玉道台绝对不是第一次见到,因为它是那么的熟悉,几乎与在灵境内的山峰道场中见到的白玉道台一模一样。

“不可能……白玉道台怎么会在这里,是巧合还是我眼花了?”楚枫回过神来,使劲揉了揉眼睛,而后走到白玉道台前一看,一行熟悉的古字引入眼帘:“洪荒难天地殇,血乱悲歌万古长,神话一曲贯空来,君临绝巅难相望,勿心伤!”

楚枫目瞪口呆,刚才还觉得有可能是两个看起来相似的道台,但是其上刻着的古字却证明了这个白玉道台就是曾经在灵境内的山峰上的道场中见到的道台。

“怎么会这样?白玉道台明明在灵境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在这段时间中有人将其带了出来并放到了这里?”

念头刚在脑海中闪过,楚枫很快就摇了摇头,那个道场别人根本就进不去,想要拿走道台更是不可能。因为这道台很有可能是神灵留下的,谁能将其从灵境中带到这里来?况且这龙渊泽禁地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来的,想要穿过光幕结界来到这大殿中更不可能了。

楚枫呆呆地看着白与道台良久,心中惊疑不定,眼前所见实在是太诡异了些,让他有些发懵,感觉很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