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2章 龙尸与离开的路

第两百四十二章 龙尸与离开的路

楚枫愣在原地,脑海中千种万种可能闪过,但最后都被他一一否定,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推测都显得太过牵强.

白玉石道台就在眼前,楚枫看着它,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灵境的那座山峰道场中,其上的一行古字让他印象深刻,不由得伸手轻轻抚摸.

道台温润光滑,抚摸时有种奇异的感觉自心底深处腾升而起.就在这时候,道台突然亮了起来,表面浮现出一缕缕玄奥的符纹,一道淡淡的虚影在符纹闪烁的光华中显化了出来.

";你来了……";

幽幽的声音,带着些许清冷,如天籁般动听.

";前辈……";

楚枫呆滞了,张了张嘴,看着白玉石台上显化的仙姿玉骨的身影,心如同被大锤狠狠敲击了一下,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前辈,您的道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楚枫压制心中的疑惑与惊讶,不解地问道.可是面前的女子虚影却没有回答,只是背对着他静静地站立在白玉石台上,一身白衣胜雪,青丝飞扬,如欲乘风而去的仙子,不带半点凡尘气息.

虽然只能看到背影,但她的仙姿与气质却完美到让楚枫感觉不真实,这样的女子似乎生来就不属于人间,即便无法看到她的脸,却也觉得她应该是美到了极致.

";万古以后了吗?";女子幽幽自语,带着些许惆怅,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前辈……";

楚枫呼唤,刚要说什么,石壁上的阴阳八卦图突然转动起来,八卦方位轮转,发出咔咔的声音,紧接着代表八卦方位的八个字便亮了起来.

八卦方位绽放仙光,一瞬间让整个大殿中充满了浓厚的仙性气息,与此同时八卦图案中央的阴阳鱼也转动了起来,阴阳相接的地方逐渐裂开一道缝隙,一道门户出现在楚枫的眼前.

";轰隆隆!";

阴阳八卦图不断变大,阴阳鱼中央裂开的缝隙也不断变大,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门户,在这个门户后,楚枫看到了一个古老而巨大的古殿,万古沧桑的气息弥漫出来,一瞬间让他有种跨越时空长河,回到了无尽久远的洪荒年间的错觉.

";这里是……";

楚枫惊疑不定,阴阳鱼门户后面的古老大殿中光线很暗淡,而且透过门户只能看到正对的场景,无法看到其它的地方.犹豫了片刻,楚枫最终迈动了脚步,穿过阴阳鱼门户,来到了古老大殿中.

一进入古老的大殿中,万古沧桑的岁月气息立时将楚枫淹没了,他觉得在经历着未来的漫长岁月,在不断老去,同时又觉得自己在逆着时空长河而行,不断变得年轻……

这是一种十分矛盾的感觉,开始的时候仿佛在跨时空走向未来,感觉自己在加快衰老,但很快又感觉自己从未来逆着时空回到过去.

古老的大殿中非常昏暗,楚枫只能看到附近的几根青石柱子,其上雕刻着一幅幅模糊的图刻,沾染着暗红色的血迹.

楚枫回头看向阴阳八卦图的门户,见它依旧敞开着,并没有关闭的迹象,这才放心向古殿深处走去.他刚走没多远,大殿中的场景突然巨变,尤其是大殿顶部,竟然变成了空旷的天穹,一轮血色的残月斜挂,洒落下月华,使得整个古殿都变得一片血红.

";吭——";

头顶上空传来龙吟声,楚枫抬头仰望,看到一条条龙影在血色的残月下穿梭,发出悲愤与凄绝的吟叫,一片片血色的云朵在天宇中漂浮着,星空深处更有血色的星辰在闪烁,如同凝聚成晶体的血色泪珠在泛动光芒.

乾坤皆伤,天地同悲的大悲恸弥漫开来,一瞬间渗透到楚枫的灵魂深处,他的眼中不知不觉有了点点晶莹,那种悲愤与莫名的伤痛疯狂啃噬着灵魂,让他有种想要仰天悲啸的冲动.

";哗啦啦……";

天空突然下起血雨,倾盆而下,疯狂冲刷着大地.古殿早已不是先前的古殿了,大殿四方没有了尽头,也看不到古老的石柱,整个世界一片血色.

楚枫不由自主往前行走,渐渐的看到了一个古老残破的祭台,祭台由七种颜色的古玉砌成,其上刻满了密集的符纹,交织成古老的字篆,其中央有一个个蝌蚪般的坐标闪耀.

祭台后方大约千米处,一条横亘的金色山岭阻断了视线,左右延伸看不到尽头.

楚枫的目光落在金色的山岭上,整个人顿时就呆住了,他的脸色骤变,如同疯了似的绕过祭台冲了过去.来到近前,楚枫终于看清楚了,这根本不是金色的山岭,而是一条金色的龙尸!

";五爪金龙……";

楚枫的声音带着难以压制的颤抖,他伸手去触摸了巨大的金色龙鳞,坚硬而冰冷,如同纯金浇铸.即便眼前的五爪金龙不知殒落了多少万年,但其身躯依旧不朽,没有生命机能的血肉中依旧蕴含着滔天的神能.

龙尸巨大无比,如同黄金山岭般横亘在大地上,龙躯上有许多的伤口,由于龙躯巨大,那些伤口有的如大裂缝,有的如深渊,看起来非常可怖.

";为什么龙族最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楚枫的心中有股大悲恸,身为真龙神血传承者,虽然不是龙身,但却流着龙血,也算是龙族的人.如今看到这具遍体鳞伤的龙尸,他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眼眶逐渐变得湿润.

楚枫伸手轻轻抚摸着金色的龙躯,体内的真龙神血也自动奔涌沸腾起来,发出长河奔腾般的隆隆之音,旺盛的紫金血气冲出

体外,接触到金色的龙鳞时,整条龙躯内竟然也传出了血液奔涌的声音,仿佛是在回应他.

";唰!";

五爪金龙的体内溢出纯金色的血气,如同黄金海洋淹没天地,巨大的龙躯在金色的血气中逐渐变小,最后变得只有数米长,整个龙躯彻底呈现在了楚枫的视线中.

先前由于龙躯太过巨大,楚枫根本无法看清楚五爪金龙的整个身躯,此刻五爪金龙的身躯缩小到几米长,楚枫便能看得清楚楚.

金色的龙躯虽然远远没有先前那么巨大,在视觉是没有那么让人震撼,但是那如神金浇铸的躯体依旧有股难言的威势,蕴含无穷的神能.

可是楚枫没有心思去想别的,这具龙尸没有让他感到震撼,反而让他充满了悲愤与难过.这具金色的龙躯上太多的伤口了,有大片的龙鳞都不见了,血肉裂开,露出森森龙骨,血液凝固在伤口上触目心惊……

";是谁!到底是是谁?!";

楚枫在心中狂喊怒啸,双拳缓缓握紧,在那久远的岁月,到底是谁主导了这一切,是谁让龙族惨遭灭族!

他走到龙首的位置,看着那双圆瞪的龙眼,瞳孔中凝固的悲愤与不甘深深触动着他的心,就如同尖刀刺入了心脏,这毕竟算是他的族人!

可以想到,曾经的五爪金龙是么多的盖世神勇,叱咤风云,然而到头来却这般落幕,临死都不能瞑目,可见心中的悲愤与不甘有么多的浓烈.

楚枫蹲下身来,伸手抱住龙头,将脸轻轻贴在龙角上,他缓缓闭上眼睛,眼泪不由自主滑落了下来……

";湮灭在万古前的那段岁月,作为龙族的后世传承者,我楚枫一定竭尽所能将它挖掘出来,让那些曾经屠戮我族的人付出血的代价!龙族前辈,您安息吧!";

楚枫在五爪金龙的尸身前许下承诺,伸手欲合上它的眼睛,然而手还未触碰到,那双龙眼竟然自动闭合了,眼中滚出两滴血色的泪水,顺着眼角滚落,凝结成两颗血色的晶体.

";前辈……";楚枫的心狠狠一颤,紧紧咬着嘴唇,声音哽咽.他将两滴血色的泪晶收起,而后对着五爪金龙的尸身拜了拜,原地伫立良久,最后方才转身离去,来到了七色的祭台前.

";你来了……不要难过……";

七色祭台中央再次显化出了女子的虚影,她依旧是背对着楚枫,永远都是那么飘渺与神秘,口中说着断断续续的话.

";我来了……可是无法不难过……";

对于神秘的女子虚影,楚枫已经不觉得惊讶了,他深深吸了几口气,声音沉重.女子的虚影并没有回应她,只是背对着他看向血色的天际,白衣青丝轻轻飞扬.

";这座古老破旧的祭台,我已经将它修复,其上刻着外界的空间坐标,你可以通过他离开荒域……";

";前辈,您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荒域,又为什么知道这里有祭台,并将它修复,难道您早就知道在万古后会有我这样的真龙体困于荒域中吗?";

";没有人能伤害你,只要有我在,我会用我的生命护着你,还你当年的浇灌之情.只是万古岁月匆匆过,我或许也抵不住无情的岁月,到那时候你是否会记得我,是否还记得曾有那么一个人默默地伴着你,任沧海桑田,岁月变迁……";

";前辈您在说什么?";楚枫不禁愕然,突然意识到女子的虚影或许根本不是残留的元神,而是烙印在这里的画面,她根本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

当楚枫回过神来,女子的虚影已经从祭台上消失了,她的声音依旧萦绕在耳边.看着七色祭台中央跳动沉浮的虚空坐标,楚枫的心思终于回到了现实中,虽然依旧沉重与悲恸,但却多了几分难以压制的激动.

总算是找到了离开荒域的办法了,只是这种方式是楚枫完全没有想到的,不单与龙渊泽禁地有关,竟然还与很可能是女神灵的虚影有关.

";别的事情暂时不要想了,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资格去思量那些事情,目前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荒域,然后在修炼路上不断强大自我!";

楚枫的眸光变得异常坚定,深深看了一眼五爪金龙的尸体与七色的祭台,随即走向阴阳八卦图构建的门户,快速离开了龙渊泽禁地,返回渊龙古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