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3章 离开荒域

第两百四十三章 离开荒域

楚枫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微亮,他快速返回渊龙古村,将在龙渊禁地中找到祭台的事情告诉了娘亲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

“终于可以离开荒域了吗?”熊孩子满脸激动,站在床前看向窗外,骚包地摸了摸头顶的冲天辫,道:“外面的世界,我来了,准备好在大爷的脚下战栗吧!”

楚芸汐的脸上也带着笑容,离开荒域,楚枫便有了更为广阔的天空,但同时,她眼底深处也有深深的不舍与眷念。离开荒域后,回到外面的大世界,她体内的本源伤就压制不住了,生命机能将会快速消散,到那时候就是永别。

楚枫与熊孩子等都没有发现楚芸汐的眼中的不舍与眷念,他们的心情还处于激动与期待的状态中,踏炎乌骓趴在地上,那张马脸也快要笑烂了,做梦都想离开这片封印的天地,现在终于要如偿所愿了。

“楚枫,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本座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去楚国皇宫与故人道别?”

“不用了。”楚枫摇头叹息,道:“道别又能怎样,始终是要离开的,若在临走前相见,只会徒增伤感罢了,何必让大家的心情都变得沉重呢,况且我也不愿看到歆姐流泪。”

“小子你不是吧?竟然要不辞而别?要是黎歆知道后,不知道会多么难过,你小子也太无情了点吧?”

“道别只会让她更加难过,歆姐的性子我最了解,她不是熙雅姐姐与神曦姐姐,到时候我会留下一封书信给她的,我们这几天就离开,就这么定了。”

不久后,楚枫找到了西熙雅,带着她离开了村子,来到森林中的一条小河边,看着缓缓流淌的河水,许久都没有说话。

西熙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往楚枫身边靠了靠,伸手抱着他的手臂,幽幽说道:“你是不是已经找到通往外界的办法,就要离开了?”

“是的……”楚枫点头,心情有些沉重,道:“我从外面的世界而来,终究是要回到外面的世界中去。我这样的血脉,身上肩负着许多的责任,即便这里有再多的不舍,也必须要离开。”

“姐姐明白,如今没有别的奢望,只希望将来在我红颜老去之前能再次与你相见便足矣,或许也就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了。”

“会的,只要将来你按照我传授的方法去修炼,三四百年的寿命应该不是问题,加上生命石源液,应该能极大地保持青春容颜。在这段漫长的时间中,相信荒域的封印能彻底解开,到时候我们便能相见了。”

西熙雅不再说话,只是静静陪在楚枫身边看流淌的小河,看河边在风中摇曳的树木。风轻轻吹来,拂乱了她的青丝,吹起了她的罗衫,惆怅弥漫的美眸变得有些迷离。

他们就这么默默地站在小河边,不知不觉已经是日落西山,如血的残阳洒落余晖,将大片的天地都染成金红色,霞光照射在西熙雅那张冷艳的美丽脸庞上,映着她的容颜。

“回到外面的世界,凡事都需小心警慎,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保重自己,你要记得在这片荒域中有许多的人在牵挂着你,不要让我们担心……”

幽幽的声音萦绕在风中,与微风一起在楚枫的耳畔回响,让他的心越加沉重,为离别的惆怅所困。

“我会保重自己的。”楚枫点头,而后说道:“有件事情希望熙雅姐姐答应我,十年内希望姐姐能多多帮助楚国,但凡他们遇到任何危机,我希望姐姐都能出手相助。”

“放心吧,楚国虽然是黎山一脉掌权,但这个王朝却是因你才会存在,姐姐不会让它出现任何的危机,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西熙雅看穿了楚枫的心思,说到这里顿了顿,神色变得异常严肃,道:“关于我父皇将来会如何,你大可以放心。以我父皇的为人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忘恩负义的事情来。倘若将来他真的那么做了,姐姐也有足够的能力阻止他,所以无论如何请你放心。”

……

第二日清晨,熊孩子变成金翅大鹏鸟载着楚枫离开了村子,一路前往洪荒神岳。此去楚枫不是为了与神曦相见,因为神曦在闭关苦修,就算是去了也见不到。

这是楚枫与熊孩子第三次深入荒脉了,以前来此的时候到处都充满了危机,一不小心就会成为高境界凶兽与古兽的血食,但是现在他们却不用为此而担忧。

上次与格里布老人以及神曦一起离开洪荒神岳,荒脉中不知多少凶兽与古兽亲眼所见,所以楚枫与洪荒神岳有特殊关系的消息早已在荒脉中传开。现在,别说是凶兽与古兽,就算是荒兽也不敢轻易动它,否则必定要承受洪荒神岳的怒火,那将是非常可怕的后果。

到来洪荒神岳的山门前,楚枫往古阵内传音,山门守卫听到后快速打开了古阵领着他们进入其中。

而今楚枫在洪荒神岳中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明白他与岳主以及神女之间的特殊关系,谁也不敢怠慢。

“孩子,你到洪荒神岳是来看望小姐的吗?”

楚枫见到了格里布老人,据说神岳之主也闭关了,现下整个洪荒神岳都没有见到多少修者,这让他不禁有些诧异。

“神曦姐姐在闭关,我就不扰她修炼了,如今这洪荒神岳似乎变得冷清了许多,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格里布老人摇了摇头,道:“只是因为封印越来越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与外界相通了。岳主为了将来能更好地面对外界的势力,便让大家勤加修炼,现在大部分人都在闭关,看起来自然是冷清了不少。”

“格老您为何没有闭关修炼?”

“老朽这千年来都在修炼《枯禅道》,这种玄功较为特殊,不需要刻意闭关修炼,只要心中有禅,无时无刻不在修炼。”格里布老人拿出茶叶开始以道火煮茶,道:“孩子,你此次前来应该是有事吧,寻找出路的事情可有眉目了?”

“不瞒格老,晚辈前来的确是有事情拜托你们。离开荒域的办法已经找到了,就在龙渊禁地中,那里有七色祭台,只要踏上祭台便可离开荒域回到外面的世界。”

“竟然这么快就找到离开的办法了?”正以道火煮茶的格里布老人有些吃惊,但脸上的惊色很快就变成了期待,道:“能离开就好,你早就该回到外面的世界了,那里才是能任你翱翔的天地。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能办到的,我们洪荒神岳绝对不会推辞。”

“格老您也知道,这荒域的封印在不断消减,但什么时候能真正与外界相通却难以断定。或许是十年,也或许是百年乃至数百年。随着荒域封印的减弱,我想人族将来应该可以打破桎梏而修炼神海秘境,我也已经将神海秘境的修炼方法以及功法传授给了一些故人。”

说到这里,楚枫微微顿了顿,继续道:“我这样做是想让他们将来拥有更悠长的生命,但神海秘境增加的寿命始终有限,我担心将来还是难以见到这些故人,所以想请洪荒神岳能在适当的时机出手为他们延命,或者是封印生命精气。”

“延命太难,十年二十年倒是容易,但这短短的岁月没有丝毫意义。不过封印生命精气倒是没有问题,可以让他们多活百载岁月,这件事就交给老朽了,你尽管放心离开便是。”

楚枫诚声道谢,借花献佛将格老煮好的茶水端起,为他斟上,而后再为自己与熊孩子也斟了一杯。

茶水入口,唇齿留香,有股柔和的气流遍布全身,肌体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让熊孩子舒爽得大叫了起来。

楚枫与熊孩子在洪荒神岳待了小半日,然后便离开了,他们回到村子中,感受到众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尤其是鼻涕娃等几个孩子,眼眶早已是通红。

“楚枫哥哥,你什么时候走呀?”鼻涕娃拉着楚枫的衣袖,可怜兮兮的问道。

“明日就得离开了。”

“楚枫哥哥不要走好不好?”

鼻涕娃的眼泪流了下来,见他这样,二愣子与二虎子也跟着泪流。这么多年的玩伴要离开了,将来还不知道能否相见,他们的心中充满难过与不舍。

“鼻涕娃、二愣子、二虎子,你们不要哭,好好修炼,将来我们一定能再见面的!”楚枫安慰着玩伴们,随后看向暗自抹泪的老村长与眼眶通红的虎易等人,道:“虎易叔、村长,你们也不要难过,说不定过不了多少年这荒域的封印就彻底消失了,倒时候我们就能再相见了。我离开后,你们都要保重自己……”

说到最后,楚枫感觉自己都快说不下去了,喉咙发哽。他深深吸了口气,从踏炎乌骓那里要来几个拥有空间的储物器具,拿出大量的宝血与真血以及一些生命石原液,将其交给虎易和老村长,最后还有一封给黎歆的信。并告诉他们,将来黎歆等人来到这里,记得将信交给她,同时给了他们一部分生命石源液。

第二日楚枫等人在村中所有人的送别下离开了,直到进入了后山峡谷,众人方才止步,几个孩子已经泪流满面,西熙雅也忍不住暗自垂泪,这一别或许就意味着再也见不到了。

三人一马很快就来了龙渊禁地的光幕结界前,在楚枫的帮助下顺利进入了禁地内部。石墙上的阴阳八卦图演化的门户依旧开着,后面是流转着岁月气息的古殿,发光的五色祭坛非常显眼,只是那具五爪金龙的尸体却不见了。

楚枫虽然心中诧异,但想想也不觉得奇怪,古殿中本来就隐藏着古阵纹,见不到龙尸或许是因为阵纹变化的缘故。

“这就是你说的那座可以让我们回到外界的祭台吗?”熊孩子指着古殿中央的七色祭台,脸色逐渐变得惊讶,道:“不对啊,大爷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熟悉是正常的,还记得灵境中那座山峰道场内的虚影吗,这座祭台就是她修复的。”楚枫解释道,而后拉着楚芸汐走向祭台,脸上充满了兴奋与激动:“我们终于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