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章 小镇遇晴雪之母

第二章 小镇遇晴雪之母

两位老者说的话与楚枫的母亲曾经说的话相似,都是让他尽量不要与楚家的人接触。同时楚枫也得知了一些信息,那就是楚家的某些皇叔与当代的皇主之间似乎有争斗。

“以后我能去看我娘亲吗?”

“不能!”精瘦老者断然摇头,道:“楚家是什么地方,可是万古神朝,强者如云。你倘若来到神朝族地,说不定就会被人看穿身份与血脉,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而且你这样的体质,本身就神秘而邪异,笼罩着不祥,长时间与公主接触,说不定也会给她带来不祥。”

见楚枫的神色有些痛苦,面容清壑的老者叹了叹,道:“少主不必为身缠诅咒而感到绝望,历代真龙体都是这样过来的,必须要承受得住寂寞与孤独。有朝一日,倘若少主能取得如古时的八大真龙体那般的成就,多半就能压制那诡异的诅咒力量,届时自可与公主相处,所以少主要努力啊。”

“娘……”楚枫走到楚芸汐的身边,看着因两个老者的神通封印而陷入沉睡的娘亲,眼眶微微有些湿润,道:“枫儿将来一定会去楚家看你的,你也不要为枫儿担心……”

“少主,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不要在此久留。前方那片山脉中央发生了变故,东方神州各大势力的修者都在此汇集,这几日多半会发生激斗,以你们现在的实力,就算一点余波也承受不住。”

“我们现在就带着公主赶回家族了,少主你多保重,切记不要在此久留!”

两个老者说完,带着楚芸汐飞上天空,化为两道虹芒破空而去,片刻就消失在视线中。

“楚枫,你不要难过了,将来我们强大了,管他什么万古神朝,何处都可去得。到时候你想见你娘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尖耳朵牲口言之有理,小子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目前我们最紧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然后找个宗派修炼,至少每月还可以领取到些许修炼资源。”熊孩子说到这里顿了顿,而后将头凑到楚枫的面前,满脸希冀,道:“对了,你小子刚才有没有留下点生命石源液?”

“没有。”

“不是吧?你真的全部拿出来了?”熊孩子顿时气得跳脚,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像是被割了好几斤肉似的,叫道:“你小子真是败家子啊,近十万斤生命石源液,就算是留下几百斤也没有关系吧,可是你竟然全都拿出来了……”

楚枫转身看着熊孩子,眼神有些冷,道:“倘若你娘生命垂危,需要生命石源液续命,你会不会私藏一部分?”

“嘿!可惜大爷没有娘,哇哈哈哈,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

“不错,你没有娘,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那是,大爷乃天地精华孕育出的血肉……”

熊孩子一脸嘚瑟,话刚说了一半,总觉得那里不对劲儿,仔细思考了半,都没有想出所以然来。

两人一马出了峡谷,远远遥望那些延绵的山脉,最后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既然楚家的两个老者叮嘱不要在此久留,楚枫也就放下了心中的好奇,准备远离此地。

大半日后,楚枫他们来到了荒古森林的边沿地带,距离那片山脉得有数千里左右了。刚走出荒古森林不久,一个古旧的小镇便出现在视线中。

“这里竟然还有小镇?”

楚枫颇感意外,毕竟这里可是临近荒古森林,若说有什么宗派建立在周围倒还说得过去,但出现一座小镇就有些奇怪了,难道生活在这里的人就不怕有猛兽凶禽从荒林中走出来肆虐吗?

“这小镇可不是普通的小镇,周围应该隐藏着阵纹,而且里面绝对有修者。”熊孩子见识多广,一眼就看出了小镇的不同寻常之处。

他们向着小镇走去,靠近镇口的时候,看到几个趾高气扬的年轻修者从镇中出来,对前方路中央的一个脚步蹒跚的老人喝吼。

“老不死的,走都走不动了,还出来溜达什么,滚开点,别挡了我们的道!”

“诶,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懂得尊老爱幼了,真是世风日下啊……”

“妈的,你说什么?活得不耐烦了是吧?”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上前两步,怒目凶光,一把就将老人给推开,老人踉跄退步,差点摔倒在地,而那几个年轻人则冷笑着扬长而去。

“老家人,你没事吧?”楚枫赶紧上前将老人扶住,对于先前那个几个修者的行为感到很愤怒,奈何才回到这个世界,实力有限,没有能力去教训那些人。

老人转过头来,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这样的事情,老朽这些年来都习惯了,总算是还有你这样的怜悯弱者的年轻人。”

“老人家,你住在这个小镇吗,我扶你回去吧。”

“那老朽多谢你了,好人会有好报的。”老人笑着说道,而后又仿佛自语般道:“万丈红尘,茫茫众生,真是形色各异,或骄纵、或谦逊、或蛮横、或善良……”

“除了那些真正有坚实靠山的人,过于骄纵蛮横,不过是断送自己的性命罢了。这些年来,老朽所见芸芸,这类人一般不会有太大的成就,最终难逃悲惨的命运……”

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听着老人的话,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隐约中觉得这不像个普通的老人,可是在其身上又感受不到半点修者的气息。

到了小镇的街道转角处,老人表示自己的家就在旁边,不需要楚枫他们相送了,转身独自离去。楚枫看着老人的背影消失在小巷中,不由得沉思了起来。

“小子,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老人有些不一般,特别是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不太像是凡俗界中的普通老人。”

“或许是我们想多了吧。”楚枫摇了摇头,道:“若老人是个历练红尘的高手,那么也不至于在那些家伙的面前受气吧,那些话或许只是老人一时的感慨罢了。”

“吼!”

突然镇外传来惊天动地的兽吼,惊得镇内许多人都转头望去,可是由于兽吼是从镇外传来,众人什么都没有看到,但紧接着便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

不多时,镇外不远处的山峰上空出现一只狮头牛身的蛮兽,拉着一辆青铜古战车碾压过长空,发出雷鸣般的声音,有滔天的杀伐与战意在天地中激荡。

“蛮兽!竟然有人用蛮兽拉车!”熊孩子惊叫,差点跳了起来,眼珠子睁得很大。

旁边的踏炎乌骓也充满了震惊,但很快就摇了摇头,道:“的确是蛮兽,不过却是幼兽,最重要的是体内的蛮兽血脉缺失得厉害,以它的潜力或许连古兽都不比不上,否则断不可能沦为拉车的苦力。”

此时,楚枫却是呆呆地看着那辆由蛮兽拉动的青铜古战车,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心中的某些记忆被触动,他想起了当年的那一幕。

“小子你怎么了?难道你认得那辆青铜古战车?”熊孩子发现了楚枫的异常,对于他的反应感到非常不解,而踏炎乌骓也以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认得。”楚枫握着胸前的白玉坠,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心中的剧烈波动,道:“那是沐家的青铜古战车,战车上应该是沐家的大人物。”

“沐家是不是你曾说过的那个青梅竹马的小女孩的家族?”

楚枫点了点头,眸光中有着抹不去的柔情与忧伤,是那么的矛盾,轻声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沐家是不是已经找到晴雪了……”

“小子,大爷劝你不要儿女情长,那可是会英雄气短的。”

“轰隆隆!”

狮头牛身的蛮兽拉着青铜古战车在镇子外面降落了下来,战车上走下一个三十许的美丽妇人与三名老者,正是沐晴雪的母亲上官婉。

整整十年了,楚枫又看到了上官婉,她还是如以往那般高贵美丽,依旧那么年轻,可是其双鬓间却夹杂着丝丝白发,其眉宇间也有化不开的忧伤,这让他的心中狠狠一颤,隐约中已经猜到了结果。

上官婉摊开手掌,对着青铜古战车轻轻一抹,整辆战车快速缩小,“唰”的没入手掌心,随后她便带着三个老者与狮头牛身的蛮兽走进了小镇中。

看着他们走在街道上,楚枫很想冲上去找上官婉询问关于晴雪的消息,可他生生控制住了自己,他知道自己不可以这样做,否则身份暴露,必将万劫不复,倒时候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看着上官婉等人从视线中过走,楚枫却只能远远看着,这种感觉如同野兽在啃噬着他的心,让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能,关于晴雪的消息都不能去打听!

此时,本在街道上静静走着的上官婉似乎感受到有人在注视自己,不禁转头望来,当她的目光落在楚枫的脸上时,眼眸深处闪过一缕惊色,但很快又消失了,只是多看了楚枫几眼便回过了头去。

“我们今晚在这个镇上先住下,接下来要去哪里,我们必须好好思考。”楚枫拉着熊孩子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客栈,他的心中有些忐忑,上官婉回头的那几眼让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已经引起她的怀疑了。

当年的上官婉对楚枫是很好的,因为沐晴雪的缘故,自然会爱屋及乌。可是现在已经过去十年了,难以说清上官婉会不会因为晴雪的缘故而恨上楚枫,倘若真是那样,那么便有可能暴露身份。

楚枫等人刚走进客栈便听到了有人在议论最近的发生的事情。

“我们这小镇这段时间可真是热闹,已经有几千年没有来这么多的人了……”

“可不是吗,要不是因为虚天域有陵墓即将出土,我们这里也不可能如此热闹。”

“不是吧,我听说那可不是什么陵墓而是寝宫,似乎与太虚圣地的某位先辈强者有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