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章 太虚圣地

第三章 太虚圣地

楚枫刚到客栈就听到了有人在议论.这让他心中很吃惊.因为那虚天域发生的变故竟然与太虚圣地有关.

十年前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楚枫虽然只有六岁.对于修炼界中的很多势力都不了解.但是太虚圣地却是听说过的.因为他就在神州大陆的南域.

太虚圣地不是超级势力.也不是一线势力.这是一个万年來都与世无争的门派.虽然常有弟子在外行走.但也只是默默历练.非常低调.几乎不会与别的势力的人发生冲突.

人们眼中的太虚圣地类似于隐世的宗派.说起其实力却难有人了解.毕竟万年來都沒有见到其强者出过手.更沒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传出來.

这样一个笼罩着神秘的圣地.实在让人充满遐想.但可以肯定的是.太虚圣地绝对不弱.即便不能与那些半神传承的千古世家相比.但想來也不会弱太多.否则这样一个偌大的圣地.就算是本身想要与世无争.怕也难以做到.沒有强大的实力.就会麻烦找上门來.

楚枫要了一间比较幽静的小院.里面只有两间独立的房屋.院中种满了花草.正中央是一条细碎鹅卵石铺就的路.蜿蜒通向小院正中那间最大的屋子前.

“我们终于回到这个世界了……”楚枫坐在屋内的八仙桌边.右手端着一杯茶水.左手轻轻敲打着桌面.一时间有些感慨.

“是啊.本座觉得自己就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踏炎乌骓爬在桌子前.将蹄子伸到桌子上.神纹缭绕的蹄子上幻化出一只爪子來.学着楚枫端起茶杯啄了一口.幽幽说道:“一梦万古逝.本座刚醒的那段时间还真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回到这个世界.这天地.这万物依旧亘古如一.但那些熟悉的人却都不在了……”

“你们两个少要为赋新词强说愁.小小年纪.搞得像个老头似的.大爷鄙视你们.不装你们会死啊.”熊孩子靠在八仙桌旁的座椅上.满脸鄙视的神情.他翘着个二郎腿.脚丫子一晃一晃的.瞥了楚枫一眼.道:“小子.大爷刚才看到你的眼中有惊色.你是不是听说过那什么太虚圣地.”

楚枫脸上的感慨逐渐消失.放下手中的茶杯.神色也变得凝重起來.道:“不错.太虚圣地就在神州南域.我自然听说过.却并不了解.不过这太虚圣地非常神秘.圣地中的强者万余年都未曾在世间行走.也沒有与任何势力发生争斗.下面的门人亦是如此.都很低调.很少有人知道圣地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熊孩子露出深思.想了想然后问道:“除了这些.你对那太虚圣地还了解多少.”

“不多.都是小时候听秦家的人偶尔提起过罢了.”楚枫摇了摇头.随即说道:“我只知道太虚圣地六脉传承:三峰两院一谷.”

“三峰两院一谷.什么意思.”

“三峰两院一谷指的是六脉传承.神日峰、冷月峰、太虚峰、乾阳院、坤阴院、药王谷.据说太虚圣地当年有六大祖师.六脉便是他们传承下來的.其中以太虚一脉的祖师为首.在后來的漫长岁月中.太虚一脉沒落了.弟子日渐减少.最后竟然到了门可罗雀的地步.圣主的人选便一直出自神日峰与冷月峰.”

“照你这么说.这太虚圣地可不简单.”熊孩子的眼中泛着光芒.眼珠子不断转动着.道:“日月乾坤凌太虚.这五大传承合在一起几近完美.加上药王谷这个辅助传承一脉.说來应该可保太虚圣地长盛不衰.”

“现在想來.这太虚圣地的确不简单.至少应该比秦家与沐家这样的存在要强大不少.否则也不能安然隐世.现在那虚天域中有陵墓或者寝宫即将现世.引來了神州各大势力.我们遇到的两个楚家老者也绝对不是巧合.他们多半也是为此事而來.而这件事情.还有可能与太虚圣地的某位先辈强者有关.由此不难想到.太虚圣地曾经出过强人.否则不至于让这么势力都觊觎.”

听到楚枫这么说.熊孩子的表情与眼神越來越兴奋.道:“嘿.不管那个留下陵墓或者寝宫的太虚圣地先辈强者当年是什么境界的强人.能引來这么多的势力.连楚家的人都來了.足以说明有着巨大的诱惑力.我们不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说不定可以浑水摸鱼.捞到不少的好处.”

“我们的实力太弱了.根本沒有希望从各大势力强者的面前得到好处.”楚枫摇了摇头.言语间并不同意熊孩子的提议.叹息道:“先前在大街上遇到晴雪的母亲.她转头望來的时候.其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惊色.很有可能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当年婉姨对我还算不错.可是后來晴雪因我而跳崖.恐怕至今都生死不明.难说婉姨会不会因此而对我生出恨意.若是如此.我的身份就有可能暴露.我们都会很危险.”

说到这里.楚枫的表情越來越凝重.道:“这次各大势力都有人前來.秦家的人自然也会來.到时候如果连他们也认出了我.那我们多半会万劫不复.”

“小子.你这前怕狼后怕虎的.大爷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这好像不是你的性格吧.况且机缘与危险并存.以往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你都不会选择退缩.这次却要做缩头乌龟了.”

听到熊孩子最后一句话.楚枫脸上的肌肉不经意地抽了一下.道:“这叫有自知自明.太过自大与莽撞只会白白送死.在沒有一定把握的情况下不能贸然行事.你的元神都快成老妖精了.难道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妹的.你才是老妖精.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熊孩子的眼眉顿时就立了起來.似乎完全不记得是他自己先沒有好好说话.

“唔.本座觉得楚枫言之有理.这些顾虑都是正确的.在沒有把握的情况下.若不能控制心中的贪恋.抵挡不住诱惑.多半会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本座还沒有活够呢.这世界多姿多彩.未來充满无尽的希望.将來还要马踏乾坤威震大宇宙……”

“哟哟哟.马踏乾坤威震大宇宙……”熊孩子撇着嘴阴阳怪气地学着踏炎乌骓的话.讥笑道:“大爷看你是马踏粪坑震塌大茅厕还差不多……”

“妈的.你个扁毛畜生说什么.满嘴喷粪的家伙.信不信本座将你踩出翔來.”

“啧啧啧.好一身王八之气.动不动就将翔挂在嘴边.你想吃吗.”熊孩子满脸贱笑.从座椅上站了起來.转身将红花大裤衩包裹的屁股撅起來对着踏炎乌骓.道:“你要想吃的话.不用你踩.大爷自己拉出來.算是可怜你.让你尝尝热翔的味道.你肯定会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尼玛……”踏炎乌骓的脸那个黑.心中顿时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看着那撅起的大屁股.恨不得一蹄子将其踩成十八瓣.但考虑到这里是客栈.要是动手來.这房子都得塌陷.只能强行将怒火压制下去.鼻孔中不断喘着粗气.

楚枫则满头黑线.眼角都忍不住猛烈跳动.“啪”的一巴掌拍在熊孩子的屁股上.当场将他拍得飞出去几米.如青蛙般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吃翔.

“妈的.小子我记住你了.你给大爷小心点.迟早有天会收拾你.”熊孩子翻爬起來.对着楚枫使劲翻白眼.虽然如此但还是屁颠屁颠走到了桌子边.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很快就一脸贱笑:“嘿嘿.小子.我们再商量商量行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试试行不.”

“其实你说得也有些道理.要是真能得到点什么.对于我们说不定有巨大的帮助.可惜的是.有婉姨和秦家的人在.我很容易暴露身份.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不但是我就连你们都会受到牵连.”

“这还不简单吗.大爷去给你找个专业的易容师.改变下容貌就行了.”

楚枫摇了摇头:“你觉得那些肤浅的易容术能骗过高手的眼睛吗.恐怕一眼就被看穿了.”

“那你想怎样.”熊孩子微眯着眼睛打量楚枫.脸上逐渐浮现出鄙视的表情.一脸我看穿你的样子.嗤笑道:“嘿嘿.大爷算是看出來了.你小子想什么都不付出就从大爷这里得到神变术.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低劣伎俩.岂能瞒过大爷的法眼.就知道你沒憋好屁.”

楚枫感到很无语.这个家伙太精明了.这么快就被他给看穿了.自从进客栈时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声.楚枫就有决定暂时留下來.并前往虚天域一探究竟的想法.

可是又想到上官婉与秦家的人可能认出自己的真是身份.所以便有些犹豫不决.最后才想到熊孩子的神变术.若是直接让他交出神变术.肯定是不容易的.于是才故意让其对虚天域产生兴趣.以即将出土的陵墓或者寝宫來诱惑.却不想这家伙很快就看穿了.

“妈的.就是想要你的神变术怎么了.”踏炎乌骓火气还未消.立着暗红色的眼眸.凶光毕露道:“今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由不得你选择.”

“你妹.威胁大爷是吧.”熊孩子横眉怒眼.挽了挽衣袖.抬手指向踏炎乌骓的鼻子.道:“是不是想干架.大爷揍得你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嘿.你的嘴倒是挺硬的.不过你说错了.不是打架.而是虐你.”踏炎乌骓阴笑.道:“我和楚枫两个足以将你浑身都骨头都拆了.不怕你不给.”

“轰.”

踏炎乌骓突然动手.一蹄子就将熊孩子踏到了地上.楚枫见状立刻冲了上去.将熊孩子按在地上狂揍.每一拳的力量凝而不散.全都贯入了熊孩子的体内.并沒有波动开來.否则这房屋非得塌陷不可.

熊孩子很快就哇哇惨叫起來.但宁死也不屈服.说什么都不愿意交出神变术.最后楚枫只得答应了他许多的条件.并且以《无上霸体真经》的修炼口诀为交换条件.熊孩子方才松口.答应交给他与踏炎乌骓一种只能变幻人族模样的神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