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4章 全都是奇葩

第四章 全都是奇葩

楚枫总算是从熊孩子的口中得到了神变术,踏炎乌骓也跟着得到了这种神通.虽然不管怎样变化都只能变成人的模样,但对于楚枫来说却完全足矣,不过踏炎乌骓就有些郁闷了.

楚枫与熊孩子彼此交换修炼秘法,两人各自心满意得,脸上都充满了笑容.而后各自在屋子中盘坐下来,开始参悟秘法进行修炼.

";尼玛!!";

房间内响起熊孩子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这个夜晚时分,传得格外的远,将客栈中许多的住客都从梦中惊醒了,忍不住狂骂了起来.

";妈的,谁家小屁孩,这么缺德,父母怎么管教的,深更半夜的鬼哭狼嚎个什么劲!";

";哪个小犊子,**了吗,叫个卵蛋……";

……

屋子内,熊孩子简直欲哭无泪,他死死盯住闭目修炼,表情波澜不惊的楚枫,双目几乎都要喷火了,咬牙切齿道:";大爷一生打雁,却不想被雁啄了眼睛,这次栽在你小子的手中,算大爷倒霉,以后别他妈的想从大爷这里得到好处,我艹!";

";嘿嘿嘿……";

踏炎乌骓在旁边幸灾乐祸,笑得马脸都快烂了,很少见到熊孩子如此吃瘪的表情,实在是让它中心大快,先前的郁闷与怒火也消散了许多.

";妈的!大爷算是彻底看清你小子了,就是阴险卑鄙无耻的家伙,这招空手套白狼用得可真高明,大爷记住你了……记住你了……";

熊孩子气得浑身发抖,红花大裤衩都快要掉下来了,白花花的屁股蛋子露出一小半,连股沟都看得见.头上的冲天辫都气得要炸开了.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淡定,一定要淡定……";闭着眼睛参悟神变术的楚枫脸上还是平静得没有任何表情,口中缓缓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顿时让熊孩子跳了起来.

";淡定!我淡定个毛,淡定个屁,淡定个卵蛋……";熊孩子提了提快要掉落到地上的红花大裤衩,破口大骂,唾沫星子乱飞:";妈的,你个缺德的货,明明知道《无上霸体真经》别人修炼不了,只能你这样的体质修炼,为什么不告诉大爷,还用它来骗大爷神变术,大爷真是瞎眼了,你怎么不去死!";

";唔……扁毛畜生,本座劝你还是听楚枫的,要学会淡定知道吗?";踏炎乌骓睁开眸子,抬起蹄子直向熊孩子的屁股,道:";你看你,没事激动个什么劲儿,连屁股蛋子都露出来了.嘿嘿,不过你的屁股蛋子还真白,哈哈哈";

";我……";熊孩子脸上的表情僵硬了,整脸张憋得通红,好半晌才从牙缝里迸出来一个字来:";擦!";

这个夜晚注定不是个平静的夜晚,楚枫与踏炎乌骓倒是心中爽得没话说,终于得到神变术了,等于多了一种自保的手段.可是熊孩子却整夜都黑着脸,仰躺在八仙桌旁的座椅上呼呼喘着粗气,一双眼珠子不断转悠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早上天亮的时候,熊孩子的表情有些了好转,看起来没有那么郁闷了,他滴溜溜转着眼珠子,贼兮兮地瞅了楚枫与踏炎乌骓一眼,而后起身离开了.

熊孩子刚走,楚枫便睁开了眼睛,对着旁边修炼的踏炎乌骓,道:";你跟上去看看那家伙出去做什么,以这家伙的性子,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容易就风平浪静了,说不定正憋着一肚子坏水儿.";

";好,本座这就去盯着他,看看这扁毛畜生到底想做什么坏事.";踏炎乌骓奸笑,既然是悄悄跟踪,自然不能太过引人注目,以现在这马身单独走出去,肯定会召来许多的目光,于是摇身一变,";熊孩子";出现了,不过却是踏炎乌骓所变.

楚枫见他竟然变成了熊孩子的模样,不由得怔了怔,但很快就笑了.他对这两个家伙太了解,这下踏炎乌骓学会了神变术,可有得玩了.

……

清晨,小镇的大街上早已是人来人往,非常的热闹.平日,这座小镇虽然没有如今这么热闹,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口却也有好几万,也算得上比较繁盛,街道两边各种店铺林立,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祖传秘方,滋补药膏,滋阴壮阳的最佳补品,只需连服半月,保准男人重振雄风,威猛异常,女人从此告别性冷淡,体验巅峰快感!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贫道特为失意男女指引曙光大道……";

一个肩头上栖着五色鹦鹉,身穿月白道袍的青年道士对着街道上的行人大声吆喝,在其身前摆放着许多的小瓶罐,上面贴着小字条,赫然写着";滋补药膏";.

";阿弥陀佛!";一个满脸慈悲憨厚的大和尚端坐在街道的对面,身前摆放着经桌,与道士正好相对,一脸庄严神圣:";贫僧自东土古地而来,红尘历练,见世间疾苦,心生不忍.近日路过此地,特设法堂,展经卷,志为失足妇女开光解惑,不论凡尘妇人亦或修炼界的女修,但凡有失足的过往,贫僧皆可开光点化,洗净道心中的瑕疵,从此让你们一路登临大道巅峰.";

";我我擦,今今天怎怎么这么多多江湖湖神棍?!";

一个神材中等,身背两把尖长杀猪刀,其貌不扬,说话结巴的青年男子在道士与和尚之间的街道上停下了脚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打量着卖滋补药膏与要帮失足妇女开光的大和尚,满脸都是笑容.

";大大大和尚,你你没生生意啊!";结巴青年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大和尚,而后抬手直向街道对面的道士,道:";你你要要想生意好,先得得得去那江湖道士那里买买点滋滋补药膏,不不不壮阳,怎怎么开开光光光……";

大和尚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结巴,听他说话只觉得心脏都跟着紧了起来,他双手

合十,一脸慈悲庄严,道:";阿弥陀佛,贫僧阳气鼎盛,无需壮阳,这位施主,你还有事吗?倘若没事,请不要妨碍贫僧普渡众生.";

结巴青年";咣当";将背后的两把杀猪刀扔到经桌上,道:";大大大湿,慈慈悲心心肠,精精渡众生,能能能否否否为在下渡渡化这两把杀杀猪刀呢?";

";阿弥陀佛!";大和尚宣了佛号,眼角微微跳动,道:";施主杀气太重,此兵凶煞异常,还是快些收起来吧,贫僧只渡有缘的失足妇女,不渡兵器,还望施主见谅.";

";******僧!";

结巴青年";唰";的将两把杀猪刀收起,结结巴巴吐出几个字,而后转身就走.他刚走没多远,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突然冲了过来,身上挂着一个木牌,其上赫然写着——卖身.

";卖身了,在下为生活所迫,特此卖身,摸一摸百个铜板不算多,陪喝酒一两纹银谁都有,陪过夜包你爽到想包月,诸位婶婶阿姨,独居寡妇,你们还在等什么……";

";哗!";

人群顿时炸开了,路过的所有人都停止了脚步,全都看向眉目清秀的少年,有些人露出鄙夷,也有些妇人挤眉弄眼,面泛桃花,要不是这里人太多,估计早已扑上去了.

";嘿,这这这年年头,还还他么有有卖身的?";结巴青年顿觉有趣,再次停下了脚步.

这时候,远处一个身穿红花大裤衩的小家伙后走了过来,透过人群的缝隙远远看到了这一幕,整张脸顿时就黑了下来,";唰";的消失在原地,让结巴青年的眼中露出惊色.

踏炎乌骓回到小院";嘭";的一声推开了房门,道:";楚枫,我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什么消息?";

本在修炼神变术的楚枫突然睁开了眼睛,心中隐隐觉得肯定与熊孩子有关.

";妈的,那个扁毛畜生正变成你的模样在大街上公然卖身呢,专挑什么婶婶阿姨,独居寡妇,你的形象已经毁于一旦了.";

";尼玛!";楚枫";噌";的跳了起来,忍不住爆粗口,唰的冲出了房间,直奔大街而去.当他来到事发的地点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此刻,正有好几个三十多岁的";丰满";妇女围在";自己";的身边,那一双双满是肥肉的手在手臂上捏啊捏,甚至还摸到脸上去了,不由得让楚枫有种浑身恶寒的感觉,直接拔开人群冲了过去,一把就将熊孩子变身的";自己";给提到了空中.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同时出现在这里,人们全都呆滞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时间竟然懵了,搞不清楚状况.

";大家不要被骗了,这个卖身的家伙是我的仇人,故意找了个易容师装扮成我的模样,目的就是想要坏我名声!";楚枫大声说道,而后抡起拳头";嘭";的一声砸在熊孩子的脸上,眼泪与鼻血同时飞溅,惨叫声响彻整个大街.

";尼玛!你是怎么知道大爷在这里卖身的?";熊孩子非常郁闷,早上的时候突然想到这招,认为总算可以出口气了,正玩得不亦乐乎,结果楚枫突然出现了.

";就知道你没憋好屁,想算计我,你还嫩了点.";楚枫学着熊孩子以前说话的语气,沙包大的拳头不断往他的脸上招呼,打得熊孩子哭爹叫娘.

与此同时,在街道的另一头,踏炎乌骓变身的熊孩子身穿红花大裤衩,站在街道中央大声吆喝,一边吆喝还一边将红花大裤衩给脱了下来,彻底的赤条条.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大家来欣赏大爷的小鸟了,摸一摸一文铜钱不算多,弹一弹不过只要两文钱,要是能给个小银元,小鸟让你们随便玩……";

街道上的行人齐齐止步,以诧异的目光看着这个不过两岁多,一边叫喊着,一边抓着小鸟向众人展示的的奇葩小孩.不过还是有些恶趣味的人真的走上前去,掏出几文钱玩弄了起来,用手指弹过来弹过去,还发出哈哈哈的笑声,周围众人不禁轰然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