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5章 离开荒镇

第五章 离开荒镇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当楚枫提着熊孩子回到客栈后才发现踏炎乌骓不知道去了何处.这才想起找到熊孩子的时候便不见了踏炎乌骓的身影.只是当时只顾着收拾熊孩子而将其忽略了.

“妈的.小子你跟踪大爷.真是偷偷摸摸卑鄙无耻.”

“你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还有脸说别人偷偷摸摸.”楚枫真是被这家伙给逗乐了.道:“做卑鄙的事.却大喊别人卑鄙.见过不要脸的.但沒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你这个缺德货.空手套白狼.骗了大爷的神变术.还不许大爷在背后小小阴你一把.”

……

就在熊孩子叽叽哇哇表示不满的时候.踏炎乌骓推开房门走了进來.不过却不是熊孩子的模样.进入小院的时候就已经变回了真身.

它的眼神中泛着异样的光芒.似笑非笑.马脸上露出非常人性化的表情.熊孩子看着踏炎乌骓这样的表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却又说不上來.不由得多瞅了它几眼.

“咳.我说扁毛畜生你闹够了吗.闹够了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我们还要修炼呢.尽快将这神变术修炼得足够纯熟.到时候便沒有那么多顾虑.那虚天域中的陵墓或寝宫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真的出土了.晚了可來不及了.”

“妈的.你个尖耳朵牲口给大爷闭嘴.大人说话.你个牲口插什么嘴.一边玩泥巴去.”熊孩子满脸怒火.眼睛瞪得溜圆.对楚枫与踏炎乌骓都非常不满.因为被这两个家伙联手给骗了.本來以为可以出口气.结果到头后又被楚枫狂揍.心中的火气难以消除.

“你狂.你横.本座不与你计较.让你横个够.”踏炎乌骓的反应出其的平静与反常.若是平时早已与熊孩子掐上了.这不由得让楚枫感到诧异.而熊孩子更是以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它.心中越來越觉得不对劲了.

一刻钟后.房内总算是安静了下來.熊孩子也不再唧唧歪歪了.虽然心中非常郁闷.但楚枫与踏炎乌骓两人都将其当做了空气.任凭他如何发牢骚.总是不理不睬.让他有种拳拳打在空气中而不着力的感觉.最后只得独自仰躺在**.黑着脸看着床顶.

房间内.楚枫与踏炎乌骓都在修炼.虽然已经可以施展神变术了.但在时间上却有着限制.无法长时间保持变化效果.也就是说还沒有领悟神变术最精髓的奥义.

虚天域中的陵墓或者寝宫何时出土.或许沒有人能说得清楚.不过楚枫倒是不着急.他也沒有想要第一时间赶过去.以他现在的实力來说.只能寻找机会.出其不意.直白点说就是浑水摸鱼.否则沒有可能从那么多强者的手中得到好处.

最为重要的是.去得太早.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处境就会更加危险.毕竟那些人的境界不知道比楚枫等人高了多少.抬手间便能对他们造成巨大的威胁.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荒镇更加热闹了.神州各个势力都有人來此暂住.等待着虚天域的消息传來.繁盛的荒镇隐藏着一股压抑与紧张的气氛.

三日后.楚枫与踏炎乌骓终于将从熊孩子那里得到的神变术修炼得纯熟了.如今可以随意变化容貌且长时间保持.

如此又过了两日.荒镇突然变得喧哗了起來.各大客栈中陆陆续续走出许多年轻的修者.他们走向镇外.随后便驾驭虹芒破空而去.

这两日.楚枫与熊孩子虽然一直都待在客栈内沒有外出.但却时不时让踏炎乌骓出去打探消息.见大批的修者离开小镇.踏炎乌骓立刻就回到客栈将消息告诉了楚枫.

“看來虚天域的陵墓或者寝宫应该就在这两日就要出现了.现在各个势力的都陆续离开这里前往虚天域.我们也该动身了.毕竟那些人的速度可比我们快很多.”

楚枫与踏炎乌骓变换形貌.而后与熊孩子走出客栈.一路向着镇外而去.原本人來人往的街道.此刻却显得冷清了些许.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各个势力的修者都离去了.镇上的人自然少了很多.

他们在街道上走着.街上的行人投來异样的目光.几乎都是在盯着熊孩子看.这让熊孩子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妈的.是大爷长得太帅了么.走在街上尽然如此引人注目.真是有种鹤立鸡群.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啊.哇哈哈哈.”熊孩子大笑.满脸嘚瑟.而楚枫与踏炎乌骓的脸上的肌肉却在轻轻抽搐.

“嘿嘿.这小孩不是那天卖小鸡鸡的家伙吗.”

“那天还我还沒玩够呢.后來找了好几天都不见这小家伙的踪影.今天终于被老娘给遇到了.小乖乖.我來了.”

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妇人迈着大步奔向熊孩子.那数百斤的身体圆滚滚的.如同一个肉球.脚步踏在地上.让街道都跟着震动.

熊孩子猛然转身.看着向自己奔來的肥胖妇人.完全沒有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时间竟然有些发懵.就在他发懵的时候.肥胖妇人已经奔到了他的身前.伸出一只满是肥肉的手.一下子就将熊孩子给提到了空中.“哗”的将红花大裤衩给扒了下來.

“哇哈哈.小乖乖.你实在是太可爱了.老娘我喜欢.”肥胖夫人抖动着脸上的肥肉.笑得眼睛都陷入了肉里.拿出一个小银元塞到正张口要说话的熊孩子口中.道:“一个小银元.小鸟让老娘随便玩儿.这可是你说的哟.小乖乖.从今以后你可就是老娘我的了……”

此时此刻.熊孩子终于从这种突然而來的状况中回过了神來.一下子将小银元从嘴里吐了出來.张嘴就要破口大骂.谁知那妇人摊开肥硕的大手.直接将他整张脸都覆盖在了手中.口中的声音还未发出來.便戛然而止.

肥胖妇人伸手捏着熊孩子的小鸟儿拉呀扯呀.看得楚枫与踏炎乌骓的眼角都忍不住直跳动.硬生生憋着笑.脸都涨红了.

“尼玛”熊孩子怒了.一把拔开她肥硕的大手.照着胖妇人的脸就是一拳.一声惨叫中.鼻血飞溅.胖妇人蹬蹬蹬连退好几米.发出撕心裂肺怒吼:“你个小家伙.竟然敢对老娘出手.老娘要切了你的小蚯蚓.”

“轰”、“轰”、“轰”……

几百斤的身体疯狂冲來.地动山摇.看那架势是要与熊孩子拼命了.即便是熊孩子这样的人精也从來沒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说到底对方只是个凡人.他不可能真的与其动手.气得整张脸黑得跟煤炭似的.如同吃了一把死苍蝇.

“我操.”熊孩子连连爆出口.看着那肉滚滚的球形生物冲來.想都沒想.转身就逃.那模样简直就是屁滚尿流.狼狈无比.

“哈哈哈哈……”

看着落荒而逃的熊孩子.楚枫与踏炎乌骓终于忍不住狂笑了起來.只觉得心中无比解气.这货也有如此狼狈与害怕的时候.真是不容易啊.

“妈的.你们两个卑鄙的缺德家伙.大爷知道是你们出的幺蛾子.大爷记住你们了.迟早与你们清算.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街道尽头传來熊孩子撕心裂肺的声音.

“小家伙.你给老娘站住.今天老娘非得阉割你不可.”

肥胖夫人在后面狂追.熊孩子回头一望.“唰”的跑得更快了.直到快要到镇口了.这才想起将早已被脱到膝盖处的红花大裤衩提起來.

街道上的人们目瞪口呆.他们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刚才竟然看到一个光着白花花大屁股的小孩子从街上跑过.只是那速度太快了.以至于他们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镇外十里的树林前.熊孩子面黑如锅贴.看着满脸春风而來的楚枫与踏炎乌骓.简直气得想吐血.三两步就冲了上去.指着他们怒吼道:“你们够损的.这种缺德的事情是谁做的.”

“唔.我说你怎么回事.前几天不是还飞扬跋扈的吗.怎么现在如此大动肝火.小心气大伤身.”踏炎乌骓慢悠悠的回应.拿眼神斜睨熊孩子.让他有种要暴走的冲动.

“妈的.就知道是你这个尖耳朵牲口干的好事.大爷要你的命.”

“轰.”

人马大战爆发.砰砰肉击声不绝于耳.两个家伙你一拳我一蹄子往对方身上招呼.最后两个都鼻青脸肿.不过熊孩子的身上伤明显要严重很多.毕竟踏炎乌骓早在荒域的时候已经开始冲击神海秘境了.论实力要比熊孩子强上一些.

半个时辰后.两个家伙都累了.这才罢手.脸上身上都是青包.肿得很大.亮堂堂的.看起來如同水泡似的.让楚枫的眼角都忍不住跳动.

“唰.”

天空中突然有数十道虹芒飞过.一瞬间远去.让楚枫不由得一惊.紧接着轰隆隆的声音传來.一只狮头牛身的蛮兽拉着古战车碾压过长空.战车上站着十几人.正是沐家的人.

“沐家竟然现在才动身.加上刚才飞过的那群人.看來我们离开的时候.荒镇中还有些修者沒有离开.”楚枫深深吸了口气.庆幸在离开客栈的时候就改变了形貌.否则若是遇到上官婉或者秦家的人.多半要被认出來.

“我们不要再耽误了.他们的速度至少比我们快上几倍.等我们赶到虚天域.陵墓肯定早就出土了.不要过错失良机.”熊孩子从地上翻爬而起.脸上的青包已经在血气的运转下消散了.脸上的郁闷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与激动.

看着他这幅模样.楚枫不由得愕然.先前还要死要活.撕心裂肺的.转眼睛就变成了另一个样子.那双发光的眼睛中充满了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