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6章 虚天域

第六章 虚天域

虚天域位于群山之间.四周都被大山脉围绕.中央更是奇峰异岭.峰峦层叠.一座座山峰延绵无际.地上与山体都被古木覆盖.老藤如虬龙盘绕.一片蛮荒景象.

虽然名为虚天域.但并不是特殊的空间.只是一个地域的名称罢了.平日.这里根本沒有人影.但是近段时间却有大量的修者汇集于此.

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整整用了两日的时间方才登上外围的山脉.进入虚天域这片蛮荒地域中.森林中弥漫的荒古气息让人感到压抑.甚至偶尔还能感受到凶兽残留的惨烈煞气.

只是这片地域现在已经沒有凶兽了.由于神州各个势力的修者前后赶來此地.早已惊动了原本栖息在此的飞禽与走兽.它们远离了这片地域.使得这片地域变得安全了很多.

“轰隆隆”

楚枫等人來到虚天域.不过深入了百余里.便听到了隆隆巨响自深处传來.并且感觉到整片大地都在轻微震动.不由得感到心惊.

“这是什么声音.大地也在震动.莫非是陵墓或者寝宫出土时闹出的动静吗.”熊孩子双眼泛着绿光.望向虚天域深处时.就像是看到了一座宝山.哈喇子都快要流出來了.

“等靠近那个地方了.一切自然也就清楚了.”楚枫也看向虚天域深处.声音有些凝重:“虽然这片地域中的走兽与飞禽看似都已经暂时离开了.但我们还是得小心些.难保沒有特别强大的生物隐藏在洞穴内并未离去.”

“轰隆隆”

隆隆巨响再次传來.并且大地也跟着震了几震.

楚枫等人继续深入.一路上收敛气息.小心警惕.身在这样的地方.即便是走兽与飞禽看似都离开了也不能有丝毫的大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半日后.他们已经深入了千里左右.时而传來的隆隆之声清晰了许多.大地的震动也比之前强烈了许多.而且他们还在虚天域的深处看到了绽放的光芒.仿佛有一轮太阳即将在深处升起似的.

“应该不远了.目测也就数百里左右.我们得更加小心.不要被各个势力的修者发现.否则随便一招就足以要了我们的命.”楚枫叮嘱踏炎乌骓与熊孩子.而后才继续往前深入.

下午的时候.楚枫他们來到了一片相对來说还算平坦的地域.这里只有些长满古木的小山.远远沒有先前看到的那些山峰那么高大.

他们登上一座小山峰.视野也随之开阔了起來.看到数十里外的震撼人心的场景.不由得全都变色.满脸震惊.

前方一片巨大的平地.古木相对稀少.平地中央有个巨大的深渊.深渊内有血色的**在汹涌.如地狱血海在翻腾.血浪滚滚.

深渊血海中波涛万顷.有一座巨大的宫殿在血海中沉浮.不过却只露出了顶端.难以看清整座宫殿的全貌.虽然只能窥其一角.但也可以看出宫殿非常巨大.如同一座山峦似的.

血海中的宫殿不断沉浮着.每次沉浮便会往上露出一些.它绽放着青色的光芒.万道神华直冲天际.将那片地域方圆几十里都映照成了青色的世界.

楚枫等人所在的山峰正前方.距离深渊大约数千米处有几座小山峦.其上站满了身穿各色服饰的修者.天空中还有几辆由不同材质打造的古战车.除了沐家的战车外.其余的古战车全都是由体型巨大的凶兽拉车.

远远望去.楚枫发现这些人足有二十几批.每一批的人数差距巨大.少的只有十几人.多的则有上百人.

二十几批人中有三批引起了楚枫的注视.其中一批是秦家的人.由八名老者带领.其余的都是中年或者青少年弟子.

第二批只有十余人.由两名老者带领.左右站着一男一女.男的身穿金红色的短袍.脑后浮现出一道淡淡的光圈.如同一轮太阳当空横照.显得神异不凡;女的身穿淡蓝色的长衫.青丝如瀑.仙肌玉骨.脑后同样有淡淡的光圈.如一轮皎洁的明月当空照耀.

第三批只有寥寥三人.全都是须发花白的老者.他们站立在一个山峦上.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相距数十里.楚枫都能感觉到他们拥有的强大气势.

“轰隆隆.”

深渊血海中沉浮的宫殿轻轻颤了颤.巨响声惊天动地.整个大地都猛烈摇动了几下.而血海中更是浪涛万重.高达百米的血浪.如一堵血色的墙似的.

“小子.看來这宫殿就要彻底从深渊血海中升起了.我们现在相聚太远.应该适当靠近些.”熊孩子的激动全都写在了脸上.声音都有些颤抖.

别说他这样曾经见多识广的人.即便是楚枫此刻也过能感受到即将从血海中升起的宫殿有多么的不凡.当即点了点头.而后便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悄悄下了山峰.向着血海深渊靠近.

最后他们在距离深渊血海大约五千的山峰上隐藏了下來.这个距离已经与各大势力的修者们相距不足两千米了.虽然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人的心思都在深渊血海中沉浮的宫殿上.但靠得太近还是很容易被发现.

“轰隆隆.”

宫殿再次震了震.血海浪涛汹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來.刺得呛鼻.血腥味中有股凶煞的气息.异常的惨烈.一瞬间让许多的修者冷汗直下.衣衫都被浸透了.

“好重的煞气.好惨烈的气息.”一名身穿黑色战甲.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惊呼.而后转头看向站在脑后浮现出光圈的男女之间的两个老者.道:“你们现在可以死心了.如此浓烈的煞气与惨烈的气息.足以说明这即将出土的古殿与你们太虚圣地的先辈强者沒有任何关系.”

中年男子身边一名老者闻言.双眼中神光闪烁.接口道:“不错.以老夫來看.它倒是有可能与我们妖族的前辈强者有关联.单从这种气息上就有几分相似.”

“诸位.你们都想将即将出现的古殿与自己扯上关系.难道这样就能在众人的眼皮下独吞了吗.”秦家一名老者冷笑.眉宇间带着些许阴鸷.道:“这座古殿不知道在地下埋藏了多少万年.即便是真与你们的先祖有什么关系又如何.况且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有些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如今既然各个势力的道友都在.那便都是有缘人.机缘是属于大家的.”

“小小秦家.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小辈说话了.”楚枫注意的第三批中.有个老者冷眼看着秦家的人.道:“若不是看在秦族的份上.老夫现在就出手将你们全都击杀了.”

秦家的年轻修者脸上浮现出惊惧之色.那些老者的眼中也有着些许惊恐.不过脸上却沒有表现出來.只是看着那三个须发花白的老者.道:“你们楚家虽然为万古神朝.但也不能如此不将天下人放在眼中吧.我秦家是不能与你们相比.但我们秦家自问从未得罪过你们.不知道你们为何出口就说要打杀我们.”

“你们自己做过什么.心中最清楚.老夫不想都说.将來自然会有人找你们清算.”楚家那个老者的眼神越來越冷.说完之后便转过头去.不再理睬秦家的人.

这时候.太虚圣地的一名老者看着深渊血海中沉浮的宫殿.道:“诸位.我们太虚圣地万年來与世无争.今日來这虚天域也不是要与诸位道友争夺前贤强者的遗宝.只是我太虚圣地曾经有位先辈强者在晚年时离开圣地出了意外.从此音讯全无.而他恰好带走了我们太虚圣地的半篇经卷.所以我们今日來此的目的.只是为了找回半篇经卷.其余的东西绝不与诸位争抢.”

“经卷.”秦家的几个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惊色.当中有人冷笑道:“即便是古殿内真藏有经卷.多半也与你们太虚圣地无关.还是那句话.见者有份.”

太虚圣地的两个老者闻言.脸上皆浮现出怒色.秦家的人这种态度.皆是因为有秦族在背后撑腰.否则绝对不敢如此嚣张.

“诸位还是不要再争了.古殿尚未从深渊血海中彻底浮现出來.是不是真的与太虚圣地有关还是两说之事.倘若真是太虚圣地前贤所留.里面有恰好有太虚圣地的经卷.那么他们要找回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楚家的一名老者淡淡地说道.他对于那所谓的经卷并未在意.毕竟身为万古神朝的人.修炼的是凰神留下的《真凰不死神诀》.对于一个圣地的经卷根本沒有兴趣.

“轰隆隆.”

深渊中的血海翻腾得越加厉害了.古殿也上升了许多.将整个顶部全都露了出來.隐隐可以看到古殿顶部刻着的几个古字的顶端的笔画.可是大半还淹沒在血海中.难以辨认出其上刻着的到底是什么古字.

“吼”

深渊血海中突然传來凄厉的咆哮声.如厉鬼在哭嚎.让人心悸.与此同时.血海中竟然有一个个由血液凝聚而成的身影出现.疯狂挣扎着.似乎想要从血海中爬出來.

“好重的怨念.”楚家的老者忍不住惊呼.双目中神纹闪烁.凝视着血海中的身影.道:“这些都是死去后不散的怨念凝聚而成.这血海或许真的是强者的血液汇集而成.否则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全都变色.如此大的一片血海.倘若全都是由强者的血液汇集而成.那得需要多少强者的血液才能办到.

“吼”

那些血人般的怨念挣扎着.对着古殿咆哮.充满了浓烈的恨意.这样的画面更是让人们心惊.隐约间似乎猜测到了什么.神色阴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