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7章 完美女子

第七章 完美女子

深渊血海中的怨念血人在对着古殿咆哮,浓烈的恨意激荡四野,让远在五千米外的楚枫都感受得清清楚楚,他似乎也猜测到了什么,血海很有可能是古殿的主人曾经屠杀的人流出的血液汇集而成的。

“尼玛,古殿主人真的是太虚圣地的先辈强者吗?”熊孩子倒吸冷气,道:“大爷觉得这古殿主人分明是个嗜杀的主儿,就这片血海,不知道得杀多少人!”

“轰隆隆!”

血海中浪涛万重,古殿沉浮,缓缓上升,逐渐露出了小半截,古殿大门上半截显露在了众人的视线内,其上铁画银钩刻着四个古字——太虚剑道。

古字有道韵在流转,凝目望去恍然间似乎看到了道道剑气,充满了凌厉的杀伐之气。

“是我圣地的先贤强者,肯定是他!”太虚圣地的两个老者顿时激动得胡须抖动了起来,双眼中神光烁烁,紧紧盯着古殿大门上方刻着的四个古字,道:“残缺的半篇经卷很有可能就在古殿内,数万年了,终于可以找回经卷的残缺篇了!”

其余势力的修者微微变色,仅凭古殿大门上方刻着的四个古字就足以证明这古殿是太虚圣地的先辈强者所留,他们想要强抢便有些站不住理了,但是古殿既然是数万年前的强者所留,那么其中必定有其它的宝物遗留下来,要就这么放弃,谁都不甘心。

“诸位,还是那句话,除了经卷外其余的东西我们不会与你们争抢。”太虚圣地一名老者看向众人,而后又道:“不过,倘若里面有与我太虚圣地密切相关的其它东西,我们也必须要收回,绝对不能将其流落在外。”

“哼!”秦家的人当即冷笑,道:“照你这样说,倘若在古殿内发现了至宝,你们也一口咬定是与太虚圣地密切相关的东西,难道我们也要拱手相让不成?”

“轰隆隆!”

这时候,古殿震动得越来越厉害,使得周围的群山都跟着摇动不止,山体上山石滚落,烟尘冲天,像是要崩塌了似的,而整个古殿大半都从血海中浮现了出来,整个古殿大门几乎彻底呈现在众人的眼中,在大门的左右两边有两行流转凌厉剑道的古字。

右:三千大道皆下乘!

左:惟我剑道凌太虚!

这像是刻下的一副对联:上联:三千大道皆下乘,下联:惟我剑道凌太虚,横批:太虚剑道。

众人的目光落在这副对联上,越是将心神投入,越能感受到那些古字的不凡,像是能将整个人都吸入充满凌厉剑道的世界中,有种元神都要被剑气穿透的感觉。刹那间,在场所有人的衣衫都被冷汗湿透了,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铮——”

突然,远方传来琴弦铮鸣的声音,紧接着便有天籁般的琴声奏响,这种琴非常动听,一瞬间便能让人的元神都沉沦其中而无法自拔,同时又隐含着恐怖杀伐,让人有种看到了天堂美好世界的同时又看到了无边血海的矛盾感。

“一颗仙心万古尘,一曲天音九幽门,一朝梦灭千古恨……”

天籁般的歌声自远空传来,带着无尽的哀叹与深深的愤恨,如仙乐般的歌声中蕴含着冲天的杀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尤其是秦家的人,几乎在瞬间变色。

五千米外的山峰上,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也同时向着歌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白衣赤足的女子怀抱莹光流转的白玉古琴踏空而来。仙肌玉骨,如冰雪中绽放的莲花般圣洁无暇,清冷绝丽的气质,似九天谪尘的仙子下界而来,一头柔顺的白发如垂落的瀑布般悬在身后,缕缕发丝在风中轻轻飞扬。

可惜的是,这个白衣白发如谪尘仙子般的女子带着白色的白纱,其上有道韵在流转,使人无法看到其容貌,但露出的光洁平滑的额头,与黑宝石般的清冷眸子却美得让人惊艳。只是,她眸光太冷,仿佛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

白发女子的歌声如仙乐,同时又如魔音,能让人的元神不由自主进入美好与血腥共存的意境中。各大势力的年轻弟子脸色苍白,似乎难以抵挡这种歌声,许多人的身体都在颤抖,双鬓间冷汗如雨。

远处的山峰上,踏炎乌骓的眸子中也露出惊恐,楚枫同样有种诡异的感觉,脸色接连数变,只有熊孩子的元神足够强大,能抵挡得了这种似仙似魔的声音。

“你们两个赶紧封住心神!”熊孩子满脸骇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充满了忌惮,在楚枫与踏炎乌骓的耳边喝吼,让他们从那种诡异的意境中退出来。

楚枫胸前的白玉坠子轻轻颤了颤,发出丝丝毫光,一缕缕清凉的气息溢出来,流向他的心田与脑海,一瞬间便让他回过了神来,再看向那个女子的时候,眼中不由得露出震惊之色。

“这白衣白发的女子是谁,看起来非常年轻,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修为,仅凭歌声就让各大势力的弟子们几乎要崩溃!”楚枫实在是震惊,倘若这个女子的真实年龄与表面看上去的相差无几,那么便算得上是同代的修者,将来若是成为敌人,必将是恐怖异常的对手。

这时候,深渊血海前的秦家老者们满脸怒色,眼中冷光迸射,道:“居然是你!”

众人惊讶,这些年来从未听说过白发白衣怀抱白玉古琴的天骄女修者,可是秦家的人居然认得。就在他们感到疑惑的时候,白衣女子在空中突然停了下来,纤纤玉指“唰”的拂向琴弦。

“铮……”

一缕天音奏响,紧接着瞬间变成铮铮杀伐魔音,琴音化为神力波涛席卷而至,瞬间就涌到了秦家众人所在的山峦前。

“你还敢逞凶,上次被你有机可趁,这次老夫要了你的命!”

秦家有三名老者同时出手,浑身神纹绽放,后背突然浮现出一头头凶兽的身影,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声。

“轰——”

三个老者打出神通术,数头凶兽奔腾而去,与涌来的琴音神力发生猛烈大碰撞,滚滚余波涌向四方,空间颤鸣不止,明显的扭曲了起来,方圆百米都被淹没了,狂暴的劲风让远在其它山峦上的众人都衣衫猎猎作响。

“一群卑劣的人,秦家在不久的将来必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白衣女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幽幽仙音似从万古传来,飘渺不定,但却冷得让人浑身冰寒。

白衣女子说话的时候,晶莹赤足迈动,瞬间幻化成满天的仙影,让人难以分辨哪个才是她的真身,所有的仙影都在刹那间跨越长空,一下来就来到了秦家众人所在的山峦上空。

“嗡——”

晶莹赤足,温润如玉,完美无瑕,美得让人炫目,但却蕴含恐怖的威能,杀伐动霄汉,踩下来的时候,大片的空间如玻璃般破碎开来,如同一座座浓缩的玉山镇压下来。

“给我定!”

秦家的老者全都出手了,双手不断捏着神通法诀,打出一个又一个的神通符篆烙印在头顶上方的虚空中,想要定住这片破碎的空间,同时定住头顶上那股无形的恐怖压力。

“轰!”

满天都是白衣女子的仙影,满天都是晶莹如玉,精致无暇的赤足,如万座大岳齐压而下,许多的神通符篆直接从虚空中被震落了出来,接连崩碎,下方山峦上那些秦家的弟子当即巨震,身体直接横飞出去,鲜血狂喷,落地后已经是内脏破碎,骨断筋折,难以爬起。

秦家的众多老辈强者联手抵挡头顶上空踩下来的晶莹赤足,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他们体内的神海在沸腾,将密密麻麻的神通符篆打入虚空中,可是却根本顶不住空间,只觉得头顶压落的无形力量越来越强,身躯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你究竟是谁,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断然不是无名之辈!我秦家自问从未得罪过你,为何屡次对我秦家的人出手!”

“秦家行事卑劣,不择手段,你们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最清楚!”白衣白发女子的声音冷得如万年玄冰,可是却又那么动听,幻化的满天仙影“唰唰”没入了她的真身内,紧接着那双晶莹赤足轻轻一震。

“轰——”

晶莹赤足下的空间顿时发出雷鸣般的轰响声,万千符篆瞬间被震飞了出来,接连崩碎,秦家的老者们身躯猛震,齐齐喷血,脸色苍白。

“你……”秦家的老者们惊骇欲绝,距离上次的事件不过才两年而已,这个白衣女子竟然强大了这么多,让他们感到震惊莫名,心中虽然惊恐,但嘴上却色内厉荏,怒道:“你想怎样?若杀了他们,将来必被整个秦家乃是秦族追杀,就算这天地再辽阔,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聒噪!”白衣女子口中吐出冷冷的两个字,一只如玉的纤手仿佛突然穿透了虚空,出现在说话的那个老者面前,“啪”的一巴掌抽在那张老脸上,当场将其牙齿都碎了,整个人横飞十几米,鲜血狂喷。

“我不会杀你们,留着你们的命,将来会有一个人亲自来取!”

白衣女子收回了晶莹赤足,怀抱白玉古琴,凭空倒飞上百米,而后静静立身在远空中,白发如瀑悬,白衣在风中轻轻舞动,如九天仙女下界凡尘。

在场的众人心中充满了震撼,他们想起了两年前的一则消息,有人曾闯入秦家,强势镇杀了秦家数百人,而后在秦家闭关的强者未出之前飘然而去。

看着眼前的白衣白发女子,再联想到秦家众人先前说的话,便能想到两年前在秦家大开杀戒的人就是这个女子。

只是众人无法推测出她的身份,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年轻的女修者,但是其手段的确是强悍得惊人,只身战秦家众老辈强者,竟然还占尽了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