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8章 古殿门开

第八章 古殿门开

楚枫在远处的山峰上静静遥望着白衣白发的女子,不知道为何,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让他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反复思忖,却又想不出所以然来。

“小子,你怎么老是盯着人家看?”熊孩子发现了楚枫的反常,他连古殿都没有去关注,目光竟然一直定格在远空那个如谪仙般的女子身上,不由得嗤笑道:“大爷算是看出来了,你小子内心躁动了是吧,原来你喜欢这种清冷绝丽类型的,难道忘记你的神曦姐姐了?”

楚枫闻言,额头上浮现出几条黑线,道:“这跟神曦姐姐有什么关系,况且我只是觉得那个女子有些奇怪,总是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我觉得曾经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

“得了吧,看来你小子已经深深沦陷,无法自拔了。”熊孩子鄙视楚枫,但自己却贱笑了起来:“不过说实话,这个女子是大爷见过的最完美的女人,虽然无法窥其容貌,但想来也是世间绝色,只是太冷了点,感受不到半点情感波动,就跟冰块似的。”

楚枫感到十分无语,又气又好笑,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心中只有晴雪,就算是别的女子再美,也不可能让我心动。”

“话可不要说得这么绝对,在经历过某些事情后,人的心是会发生变化的,不管有多么坚定。”熊孩子老神在在,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楚枫不想与他讨论这个话题,抬手指向远空中的女子,微微露出思索之色,道:“你说她的真实年龄到底有多大,与表面看上去的相差无几吗?”

熊孩子见楚枫的表情很严肃,不像是被那个白衣白发的女子所迷,当即回应道:“真实年龄无法断定,表面上看起来二十岁左右,但实际年龄绝对不会比表面看起来更年轻,说不定已经修炼百年了。你也知道,修炼出几个秘境的人,就算几百岁也能保持青春容颜,不会有丝毫的变化。”

“的确如此,这么说来我是真的没有见过她了,可是为何却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楚枫摇了摇头,眉头微皱。本以为被封存的记忆中还有没完全想起来的事情,说不定曾经真的见过这个女子,只是自己记不起来了。但从年龄上来推断,这似乎却没有可能。

“你的熟悉感,或许是错觉,大爷只是觉得她让人看不透,浑身都像是笼罩着迷雾,异常神秘。有可能是因为她修炼了什么特殊的神通,加上先前你和尖耳朵牲口都受到了歌声的影响,从而产生了不真实的感觉。”

楚枫闻言点了点头,不再深究。

……

深渊血海前的各个小山峦上,各个势力的人都在紧张地注视着即将完全从血海中腾升上来的古殿,同时也在注视白衣白发的女子,心里不约而同的将其当做了强劲的对手。

对于白衣白发的女子,老辈的强者们心中充满了震撼,而当代的年轻修者却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压力,尤其是楚家的年轻弟子与太虚圣地后脑浮现光圈的一男一女。

他们都是当代修者中的天之骄子,同代中名列前茅的人,未来的前途一片光明,拥有强大的自信。可是今日所见却让他们的道心受到了影响,不如以往那么坚定了。

白衣白发女子的手段之强,远远超乎了年轻天骄们的意料,若是真与他们年纪相仿,彼此间的差距可想而知,这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沉重的打击,让他们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压力。

秦家众人那边,大批的弟子盘坐在山峦上调息疗伤,个个脸色苍白,当目光落在远空中的白衣白发女子身上时,他们依旧心有余悸,忍不住感到惊惧与忐忑。

秦家的众老辈修者虽然没有盘坐下来,但也在运转生命精气与神力恢复伤体,为等会儿古殿彻底出现后,争夺里面的遗宝而做充足的准备。

他们的脸色非常难看,尤其是其他修者投来目光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就会变得十分阴沉,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抽了好几个耳光。

他们是秦家老一辈的修者,修炼数百年,今日却在神州各势力面前,被一个后辈女修者击伤,不单是他们面上无光,就连整个秦家也跟着丢人,这是奇耻大辱。

“轰隆隆——”

深渊血海中的浪涛突然冲起千丈高,淹没了整个天宇,随即倾泻而下,如同九天上有血色的海洋决堤似的,方圆数千米都被血光映得通红,惨烈的气息铺天盖地。

当冲天的血浪全都回落到深渊血海中,一座雄伟的古殿彻底出现在众人眼中,整个古殿都由青色的金属炼化而成,殿外的墙壁上布满了刀痕箭孔,有岁月的气息在流转,古意沧桑。

古殿在血海上空沉浮,顶部有青色的光芒绽放,殿门的缝隙内更是透射出宝光,立时让众人眼红,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轰开古殿大门,里面的遗宝我们各凭手段,当然半卷经文由太虚圣地带走,我们不会出手阻拦!”有人大声说道,目光充满了炽热,话音刚落,其头顶便飞出一把天罗伞,“唰”的迸射出一道炽盛的光,直击古殿大门。

“锵!”

古殿大门上方与两边刻着的古字上传出铿锵剑鸣,凝聚成一道青色的剑气,“嘣”的一声将击向殿门的那道光给崩碎了。

“有希望!”楚家的老者眼中神光烁烁,道:“看来古殿的主人并非要将其封印万古,那些古字上的剑气不算太强,显然是有意让后世的修者能破门而入,得到其遗留的东西,我们联手合击,定能轰开殿门!”

“唰!”

顿时,万丈光芒照亮了这方天地,各个势力老辈修者相继出手,各自祭出自己的兵器,塔、钟、刀、剑、炉,镜等等层出不穷,全都飞到了空中,绽放璀璨的神华,一个个神通符篆在跳动,神纹密布。

“轰!”

众老辈修者联手催动自己的兵器,疯狂轰击古殿大门,青色的剑气根本无法挡住这么多的兵器的攻击,很多都轰击在了古殿大门之上,巨响声震耳欲溃,崩碎的神纹乱射,滚滚余波席卷十方,如海洋般汹涌开来。

“轰!”

各种兵器迸射出炽盛的光束,不断轰古殿大门,使得古殿大门彻底被神光淹没了,那里有无尽的符篆在闪耀,万缕神纹在沉浮,巨响声不绝于耳,震得方圆万米内的山川都隆隆摇动。

楚枫隐藏在远处的山峰上看着这一幕画面,心中非常震撼,这才是真正的修者拥有的手段,单单是余波就恐怖惊人,若是被那些兵器中的神通光芒击中,瞬间就得灰飞烟灭。

“小子,待会儿等他们轰开大门全都进去了,我们悄悄跟在后面,就算只能捡些别人不要的东西,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恐怕也有大用!”熊孩子非常激动,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被疯狂轰击的古殿大门,看都没有看楚枫一眼。

“本座怎么觉得特别不靠谱,古殿浸泡在血海中数万年,里面不知道孕生出了什么样的东西,以我们现在的能力,若真的进入其中,多半会悲剧。”

“嘿,前怕狼后怕虎,一辈子都没出息,什么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懂吗?”

“别吵了,我们待会儿看情况行事,不能莽撞,虽说古殿中多半有大机缘,但是也得留着命才能把握住,要是死在里面,留下的只能是一堆白骨,即便是一件神道仙兵摆放在眼前也没有任何意义。”

楚枫伸手按住两个很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掐架的家伙,双眼紧紧盯着已经被轰开了一道缝隙的古殿大门,心情也随之紧张了起来。

“轰!!”

半个时辰后,古殿的大门终于被众人联手轰开了,一道道璀璨的宝光自大殿内透射出来,但随即就敛去了。大门之后变得幽深而昏暗,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场景,但这并不能打消众人进入其中寻宝的决心,当即便有人“唰”的驾驭虹芒冲向了古殿。

一人动,众人全都动了,没有谁会让别人抢先一步取得先机,顿时一个个修者全都化为虹芒,瞬间就冲入了古殿内,里面很快就传来打斗与怒吼声。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深渊血海周围几乎没有人了,只有白衣白发的女子还在远空中,但此刻也迈着晶莹玉足向着古殿踏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楚枫的视线中。

“唰”、“唰”、“唰”……

古殿中发出传出惊天动地的打斗声,偶尔有一道道神虹自殿中飞了出来,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同时凝目望去,发现那些竟然都是通灵宝器,那些宝器有了自己的意识,冲出古殿,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通灵宝器,快抢通灵宝器!”

身后的远方有许多激动的声音传来,这不由得让楚枫吃惊,看来已经有很多人来到这里了,只是不敢过于靠近而在远处隐藏了起来,此刻见到飞出来的通灵宝器,个个都红了眼睛,驾驭虹芒在空中不断追逐着些宝器。

“妈的,这么多的通灵宝器,可惜却没有一件落到我们这里,你小子不是身具大气运吗,怎么今天运气这么背?”熊孩子眼巴巴的看着通灵宝器从眼前飞过而无法得到,心都在滴血,并将矛头指向了楚枫,让楚枫有种想拍死他的冲动。

想要通灵宝器自动落到面前来,根本是在做梦,这样都能怪到自己的头上,如此混账的话也只有熊孩子才能说的出来。

“看来我们只能进入古殿了,我们现在没有修炼出神海,无法飞行,即便是熊孩子可以变身,但也绝对抢不过那些可以驾驭虹芒御空飞行的人。”

楚枫觉得想要有收获,必须要进入古殿中,现在那些修者已经进入有片刻了,即便是有危险多半也被他们清除了,跟在后面或许能捡到些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