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9章 金属片上的神文

第九章 金属片上的神文

古殿前早已经没有了人影,其余赶来凑热闹想捡便宜的修者都在远处的山林中,并没有人注意到隐藏在山峰上的楚枫等人。

他们悄悄靠近古殿,尽量寻找遮掩物挡住身体,在即将靠近古殿大门的时候,深渊血海中弥漫的惨烈气息让他们感觉到呼吸都不通畅。

楚枫等人“唰”的冲上古殿,就在他们刚到殿门口的时候,一道白影闪现,瞬间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惊得他们心中一跳。

“是你……”

楚枫惊愕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竟然是那个白衣白发的女子,赤着晶莹的玉足,离地三寸悬浮在空中,白纱遮掩下看不到容颜,只有两只清冷绝丽的眸子露在外面,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们。

“你不是早已经进去了吗,这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楚枫看着白衣女子,隐约觉得她的突然出现好像是在阻止自己等人进入古殿,心中不由得感到惊讶,她是如何知道自己要进入古殿的,亦或是她本就在古殿入口不远处,只是巧合碰到了?

白衣白发女子还是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楚枫等人,清冷的眸子中枯井无波,整个人充满了脱俗的仙气,却又有一股子冰冷,就像是一尊玄冰雕像伫立矗立在面前,让熊孩子与踏炎乌骓有种心中发毛的感觉。

楚枫不禁微愣,见白衣女子始终不说话,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拉着熊孩子从旁边绕过,走向古殿内。

白衣女子“唰”的移动娇躯,再次挡住了楚枫等人的路,柔唇轻启,终于说话了:“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

“危险。”

“……”楚枫感到无语,他当然知道危险,可这次是前来寻找机缘的,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没有理由因为危险就放弃。

白衣女子似乎看穿了楚枫的心思,道:“以你们的修为,进入古殿必死无疑,去先前藏身的地方等待,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都愣了愣,诧异地看着白衣白发女子,不明白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到那座山峰等待会有什么收获?

“我不太明白,你能否说得详细些?”

楚枫试探性的问道,回应的他的是白衣女子如玉的纤手,轻轻一挥,他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顿觉身体失重,直接飞了起来,如抛物线般落到了原本藏身的山峰上,只是并没有摔落在地,因为有股柔劲包裹了他们,带着他们轻轻落到了地上。

“这……到底到底是什么情况?”熊孩子到此刻都没有反应过来,白衣女子的做法让他感到不解,道:“我们与她素不相识,她根本没有必要帮我们才对,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你别问我。”楚枫也是一头雾水,白衣女子的所作所为让他无法理解,他可以感受得到,白衣女子是不想他们丢掉性命。可是彼此素不相识,为何会浪费古殿寻宝的时间而特意到殿口来阻止与告诫他们?

“本座觉得她这种看起来清冷且心如止水的女子,这样做的确是有些让人不理解,难道有别的目的不成?还是说正如楚枫所说,曾经便是熟识?”

“先前我也觉得是不是认识她,只是因为封存的记忆有些未能彻底记起来,所以才不记得了,可是转而一想,这几乎不可能。”

“轰!!”

古殿内再次传出闷响声,紧接着便有一道道宝光“唰唰唰”冲了出来,向着四面八方破空而去,竟然又是一件件通灵宝器,顿时让森林四周修者沸腾了,一个个驾驭虹芒在空中不断追逐,有的甚至的大打出手。

“唰!”

三道炽烈的神芒自古殿内飞了出来,有道韵弥漫而出,三件兵器在古殿门前的空中沉浮,道纹流转间,竟然将空间都给崩裂了。

“道兵!”熊孩子的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一瞬间就要冲上去,但却被楚枫一把给按在了地上。他疯狂挣扎,怒吼道:“小子你干什么,没看到三件道兵在古殿前吗,快放开大爷!”

“别出声,已经有人抢先一步了!”楚枫捂住熊孩子的嘴,真怕这大嗓门将自己等人给暴露了,熊孩子抬眼看去,只见三道身影几乎同时飞向了古殿前,目标正是三件沉浮的道兵。

“竟然是他们,还真是深藏不漏,本座看走眼了!”

“妈的,竟然这三个家伙!”

踏炎乌骓与熊孩子认出了冲向三件道兵的人,正是他们在荒镇的街道上见过的要为失足妇女开光的大和尚,卖滋补药膏的道士,以及身背两把杀猪刀的结巴青年。

“阿弥陀佛,贫僧今日与道兵有缘,不枉此行。”

“无量天尊,小乖乖别跑,道爷来了……”留着山羊胡须的道士宣了声道号,本来看起来还挺正经的,但后面一句话差点没有山峰上的楚枫等人一个趔趄。

“道道道...道兵在...在手,天天...天下我有,我、我金元宝运......运...气不错,哈哈哈!”

大和尚、道士、结巴青年各自探手抓向一件道兵,就在他们的手即将碰到道兵的时候,道兵“唰”的破空而去,如三道虹光洞穿长空,速度奇快。

然而三个家伙的速度也快得让楚枫等人心惊,脚下生风,瞬间就疾追而去,眨眼消失在视线中。

另一边,古殿内正在发生激烈的争执。

“这就是你们缺失的半卷经文吗?”

“竟然是整个太虚圣地立六脉传承功法总纲奥秘篇!”

“听说太虚圣地的总纲奥秘篇中记载着几种威力强绝的秘术,若是能修炼成功,必能提高许多的战斗力!”

“你们什么意思,在古殿外已经说好,属于我们太虚圣地的半卷经文由我们带走,难道现在要反悔不成?”

“谁答应了?楚家答应了,还有几个势力答应了,可是我们却没有答应。古殿数万年才现世,里面的所有遗宝自然是能者得之,你们想要得到总纲奥秘篇,那就得拿出实力来!”

古殿中传出各个强者的声音,竟然连远在五千米外的楚枫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似乎那座古殿有神秘的力量将声音放大了似的。

“你们秦家太过分了!不过小小三流家族,竟然如此嚣张,就算你们背后的秦族来了,也休想从我们手中拿走总纲奥秘篇!”

“你们太虚圣地还真是大言不惭,要是有这样的能耐,万年来怕是也不会隐世不出了,缺失了总纲奥秘篇的你们,应该早就不如数万年前的辉煌了吧,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太虚圣地早已经没落,这万年来不问事实,只是不想让修炼界的人知道你们已经没落了而已!”

“轰!!”

古殿内大战爆发,太虚圣地的人与秦家的动起手了来了。

就在这时候,另一道充满惊讶的声音传了出来:“古殿墙壁上嵌着的半块金属片上竟然有古篆!”

“好强的仙性!”

“只有几个古篆,但每一个都仿佛隐含着天地大势,实在是太惊人了!”

“将它拔下来看清楚!”

古殿内传出一道又一道声音,很快再次爆发了战斗,轰响声与通灵宝器交碰的铿锵声不绝于耳,时而还夹杂着怒吼声。

“铮铮铮……”

“你敢偷袭我们!”

“月仙幽,你到底是哪个势力的传人,竟敢对我们所有人出手,简直不知死活!”

……

外面的山峰上,楚枫等人震惊不已,从里面传出的琴声与怒吼声音中可以推测出众人所指的是那个白衣白发的女子,她竟然对所有势力的人出手?一人面对神州各势力的强者,这需要何等的自信与战力才能做到?

“铮铮……”

“轰!”

“锵……”

古殿内不断传来充满杀伐的琴声与神力对碰的轰响以及铿锵刺耳的金属颤音,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一刻钟,随即便响起许多的怒吼:“你竟然将它扔出了古殿,该死!”

就在这时候,古殿大门内“唰”的飞出一张仙光流转的金属片,一瞬间割裂了虚空,叮的一声落在楚枫的面前,深深嵌入了青石中。

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给惊住了,骤然看向仙光流转的金属片,只见其上烙印着五个古篆,如同蝌蚪般,根本无法辨认,如同天书。

“我感受到了神文隐含的‘大势’,这五个古篆有可能是神灵的文字!最不济也是半神留下的古字!”

踏炎乌骓惊得叫喊了起来,这让楚枫与熊孩子都震撼莫名。熊孩子双眼放光,流着哈喇子,伸手抓向金属片。然而,金属片上突然闪过一缕缕神纹,轰然声中将他震飞十几米,痛得哇哇大叫。

这样的情况让楚枫与踏炎乌骓都吃惊,若是留下古篆的人故意布下了手段在金属片上,那么熊孩子此刻不应该是哇哇大叫,应该是灰飞烟灭了,所以金属片上留下的神纹多半不是烙印古篆的强者所留。

“拿着金属片立刻远离!”

就在楚枫惊疑不定的时候,耳中突然传来了白衣女子那清冷动听的声音,这让他心中大惊,但却不敢多想,一下子就抓住了金属片,果然没有感受到任何反震的力量。

楚枫“锵”的一声将金属片从青石中拔出来,而后收入伴生青铜钟内,拉着踏炎乌骓还有熊孩子转身狂奔,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子,我们跑什么,不是要在山峰上等待机缘吗?”

“对啊,这到底什么情况?”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被楚枫强行拉着狂奔,心中充满疑惑,尤其是熊孩子,一路骂咧咧,非常不满。

“金属片呢?这里明明有它留下的气息,为何不见了!”

十余里外,楚枫他们正在狂奔,突然听到了先前藏身的地方传来愤怒与不甘的咆哮声,踏炎乌骓与熊孩子顿时浑身一颤,这才明白楚枫为何要突然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