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0章 亡命千里

第十章 亡命千里

楚枫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全速远离古殿,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先前藏身的山峰上传来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与杀意,显然是为那块金属片而来。

“月仙幽,你这么做到底目的何在?金属片上记载的很有可能是盖代半神强者留下的古篆,你抢夺也就罢了,可却将其掷出古殿,现在不知被何人夺去,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对你有什么意义?”

“我月仙幽做事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事已至此,你们若想杀我,尽管出手便是!”

“见过狂妄的后辈修者,如你这般狂妄的还是生平仅见,今日我们就成全你!”

“轰!”

楚枫先前藏身的那座山峰上爆发了激烈的战斗,数十人将白衣白发的女子围在当中,各种神通绽放,将那片空间都打得几乎崩碎了,整座山峰都被削平了一半,烟尘冲天,乱石穿云。

“她会不会有危险?”楚枫停止了脚步,快速登上一座山峰遥望古殿的方向,可看到的只有满天乱射的神纹与绚烂刺目的光芒,根本无法看清楚战斗状况。

“她应该不会有事,既然敢这么做,肯定是有把握的!”踏炎乌骓看着远方的战斗场景,催促道:“我们必须赶紧远离,她再强也不可能牵制住所有人,此刻恐怕已经有许多人避开她的视线在四方寻找你体内的那块金属片了,要是被他们感应到金属片就在我们这里,后果不堪设想!”

“在我伴生青铜钟内,凭他们应该无法感应,不过的确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金属片上的古篆如此重要,想来这附近出现的修者都会被他们给控制起来一一盘查!”

“既然如此,还废什么话,赶紧走!”熊孩子脚底跟抹了油似的,声起间“唰”冲下了山峰。

楚枫与踏炎乌骓没有在逗留,顺着熊孩子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他们在这片荒古森林内奔跑了大半日,已经远去数千里,最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觉得应该安全了,在这茫茫无际的森林内,那些人多半无法发现他们。

然而,就在他们刚休息不到一刻钟,远空便有虹芒破空而来,并且有强大的神念在扫视,这让楚枫等人心中异常吃惊,赶紧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并且极力收敛自身的气息。

“妈的,这不是进入古殿的那些修者中的人吗?都几千里了,竟然还能追到这里来,是巧合还是已经锁定了我们?”熊孩子感到非常不解,偷偷注视着那个驾驭虹芒而来的人。

他的话语刚落,那个修者已经到了前方千米处的高空中,并且于此停了下来,一双神光湛湛的眸子不断扫视下方的大地,并且以神念感应,让楚枫感觉到极度的危险。

远空中的那个老年修者微微皱着眉,嘴角很快就浮现出了冷笑,他翻手拿出一块玉质的东西,其上刻满了符篆。只见他并指一点,刻满符篆的玉块上便闪烁璀璨的光芒,老者嘴唇颤动,似乎在轻声说着什么。

楚枫心中充满了疑惑,转头看向熊孩子,低声道:“他在做什么?”

“他在使用传讯玉符!”熊孩子脸色非常难看,道:“看来我们真的被锁定了,好在那老货无法锁定我们的具体位置,只能感应大概的范围,我想多是你的身上沾染了那金属片的气息!”

楚枫脸色微变,熊孩子的话倒是提醒了他,虽然金属片早已收入伴生青铜钟内,无法被人感应到,可是在收取金属片的时候,身上却沾染了其气息,对于某些有着特殊手段的修者来说,很容易就能感应到,并且锁定他们的大致范围。

“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想不到大爷会死在这里……”熊孩子满脸晦气,而后突然双眼放光,瞅着楚枫道:“小子,那老货只能感应到你的气息,我们同生死共患难那么多次,这次还是算了吧,你出去引开他们,我和尖耳朵牲口可以借此逃走,你一个人死就够,这样我们可以活下来,来年还能给你烧纸钱……”

楚枫闻言,真想拍他一巴掌,道:“你别忘了是谁在我之前就触碰过金属片的?”

“哪有怎样?你出去引开他们,我们也有机会逃命,不至于都死在这里。放心吧,将来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将那老货的人头提到坟前来祭奠你!”

“你怎么不去将他们引开,让本座和楚枫逃走,将来同样可以为你报仇。”

楚枫对熊孩子这货感到无语,看了看远空中的那个老者一眼,道:“我们现在赶紧离开这里,他已经传出消息,很快就会有人前来,到时候我们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怎么逃,那老货的神念已经锁定了这片地域,我们只要稍有异动,立刻就会被他发现!”熊孩子的脸色难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楚枫身边转来转去,不时露出沉思,显然是在想办法。

楚枫静静地看着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他甚至都有些后悔当初就不该选择来此冒险,如今虽然得到疑是刻着半神古篆的金属片,收获巨大,然而却也身陷绝境,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没有可能逃过那个老者的神念感应。

“要是我不能活下来,你们答应我,以后一定要找到晴雪的消息,告诉她我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与他相见,相信来生一朵相似的花,这或许将成为她活下去的唯一的信念!”

“小子你在说什么?”

“楚枫,你这是要做什么?”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都有些发懵,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说这些,现在他们都在一起,楚枫若死了,他们多半也活不下来,谈何将来找晴雪。

“目前没有别的办法了,那个老者通知的人相信很快就会来到这里,到时候真的没有一点希望,所以现在只能我去引开他,你们趁机以最快的速度逃走,而且必须得往不同的方向逃!”

“不行!本座不同意你这样做!”

“妈的,小子能不能不要让大爷这么感动!”熊孩子眼眶都红了,拉着楚枫的手,道:“你放心吧,明年的今天大爷会给你烧纸的。”

“……”楚枫一阵无语,一巴掌将熊孩子抽飞,而后将踏炎乌骓也推了出去,道:“记住我说的话,要是我死了,帮我找晴雪,将我的话带给她,还有不能让我娘亲知道……”

“唰!”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从隐藏的地方被推了出来,撞到了树干,让大树哗啦啦摇动,远空中的老者顿时望了过来,双目中透射出两道夺人的光芒。

“老货,你要的东西在小爷这里,有本事就拿吧!”

楚枫冲出向茂密的森林中,对着远空中的老者大喊,老者目光闪烁,看了看奔逃的熊孩子又看了看楚枫,在楚枫的身上感应到的气息最强烈,当即便踏空追来,抬手一掌拍落。

“轰!”

神力凝聚的大手印遮掩方圆了百米,轰然声中压落下来,将下方的大片森林全都击成粉碎,化为了废墟,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手印深坑。

楚枫惊骇,这种手段真的太强悍了,而且还是随意出手就能有如此威势,好在他的速度够快,远离了那片区域,不然怕是已经被拍成血泥了。

“老梆子!你要是敢杀他,本座将来必将你祖宗十八代的尸体全都从坟墓地刨出来挂在烈日下暴晒!”踏炎乌骓的声音在森林中回荡,充满了愤怒与暴戾,但是它的速度却没有慢下来,如今只有尽可能的逃走才能保住性命。

“一匹杂血野马罢了,也敢大言不惭,老夫解决这个小子后再来镇杀你!”天空中的老者冷冷地说道,而后不断迈步,不缓不急地跟在楚枫的身后,脸上带着猫捉老鼠的戏谑,道:“小子,你逃不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楚枫回头一望,只见老者伸手拂来,一股猛烈的劲风席卷十方,满天都是神力在汹涌,轰然声中,大片的古树爆碎,山石崩裂,大地崩开条条裂缝。

楚枫身形趔趄,虽然没有被击中,但是那余波却也让他内腹剧痛,都裂开了一些裂痕,若非肉身极度强悍,这点余波足以要了他的命。

“轰……”

老者在空中不断出手,山林中的古树不断爆碎,楚枫在前方疯狂奔跑,可是却无法摆脱身后的老者。好几次的余波冲击,已经让他的内腹裂开了,若非以旺盛的生命精气强行包裹内脏,早已伤重而无法行走了。

“老夫说过,你逃不过我的手掌心,乖乖交出金属片,老夫可以大发慈悲,留你全尸。”老者在空中缓缓踏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在前方奔逃的楚枫,仿佛是看着一只蝼蚁在自己的脚下挣扎。

前方是更加密集的古木狼林,楚枫冲了进去,而后在古木狼林中绕着弯奔行,最后在两块大石间的缝隙内隐藏了起来,他极力隐藏自己的气息,单手捂住腹部,紫金色的血液不断淌出,将衣衫都湿透了。

老者先前不断出手,虽然没有正面击中楚枫,但是余波震伤了他的内脏,带着神力的断木割裂了他的小腹,伤口足有半尺长。

楚枫咬牙忍住内伤与外伤带来的剧痛,撕下衣衫将腹部的伤口紧紧缠着,而后开始运转精气疗伤。可是才十几息的时间,一只巨大的手印便压落了下来,惊得他不得不快速离开原地,疯狂冲向远方。

“轰!”

楚枫先前藏身的方圆两百米都被大手印给覆盖了,这里的一切都化为齑粉,烟尘冲天而起,地上出现巨大的深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