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1章 好人真的有好报

第十一章 好人真的有好报

荒林上空.老年修者面带戏谑.不急不缓的跟在楚枫身后.以他的修为若全力出手.楚枫早就被擒住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觉得楚枫只是个蝼蚁罢了.根本未在意.想多看看他在自己面前垂死挣扎的画面.

这样一追一逃.不知不知觉已经上千里了.这一路上每过数十里.老年修者便会出手一次.树木山石全都遭了秧.但凡被他的大手印覆盖.皆化为废墟.

此刻的楚枫已经快要筋疲力竭了.一路的亡命奔逃.内外严重的伤势加上心神高度紧绷.消耗非常巨大.即便是他那肉身的旺盛精气也难以支撑下去.

“难道我今日注定要命绝于此吗.”

楚枫的心中充满了不甘.才回到这个世界十來天.竟然就已经身陷绝境.所有的一切或许就会在今日画上句号.太初真龙血脉也有可能就此断绝传承.

想到娘亲.想到晴雪.想到神曦与黎歆以及渊龙古村所有的人.楚枫的心中就变得异常难过与沉重.若是这就这么死去了.当他们知道这个消息.不知该多么的伤心.

紫金色的血液染透了楚枫的身体.将他身上大片的衣衫都凝固了.背部与腹部以及四肢上到处都是血肉翻飞的伤口.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沒有时间也沒有机会运转精气疗伤.况且巨量消耗的精气也不足以支撑他去修复伤体.

不知不觉.楚枫发现自己竟然逃到了绝路.前方不远处是一片悬崖.其下云雾沉浮.深不见底.悬崖边上有许多的乱石与古树.山风吹來.冰寒而刺骨.

“继续跑吧.可惜你前面已经沒有路了.蝼蚁就是蝼蚁.就你这样的小辈还敢觊觎我们争夺的宝物.根本就是不知死活.”老年修者踏空而來.向着楚枫逼近.看着他浑身凝固的血迹以及嘴角溢出的紫金血液.眼中带上了些许惊色.道:“你这样的血液倒也特殊.看來还是个古血体质.倘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老夫或许会惜才.将來收到门下.可惜因为那刻着半神古篆的金属片.你必须要死.”

楚枫在悬崖边止步.微微往下望了一眼.悬崖千丈.实在是太高了.以现在的身体状况.倘若就这么跳下去.那是必死无疑.生命精气巨量消耗.血气根本不足以让他御空.

“老梆子.你一路追杀我千里.玩着猫捉老鼠的把戏.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很满足.”楚枫冷着眸子盯着老年修者.右手捂住腹部伤口.鲜血不断从指缝中溢出.开口间.更是有大股的血液从口中淌出.他伤得非常重.可即便是这样.真龙传承血脉依旧铮铮傲骨.绝不屈服与害怕.

“成就.”老年修者距离楚枫大约三十米左右停了下來.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在你这样的后辈面前谈何成就感.只是想欣赏蝼蚁在脚下挣扎的画面罢了.如你这样的人.连神海秘境都不到.还不算是真正的修者.只能算凡人罢了.凡人就是蝼蚁.对你们而言.我们这样的修者就如高高在上的天神.”

“天神.”楚枫大笑.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液.讥讽道:“在天神面前.你连蝼蚁都算不上.就你这种老梆子.也敢以神自居.真是可笑.”

“是么.”老年修者微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俯视过來.道:“对于你这样的弱者.老夫就是天神般的存在.弹指间便可镇杀千千万万.”

“好大的威风.我倒想知道你是哪个势力的‘天神’.”

“风云福地三代长老铁木.让你死后做个明白鬼.老夫也算仁慈了.”

“风云福地.很好.我若不死.将來必亲自登门拜访.”楚枫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意.转身就准备向悬崖下跳去.

“年轻人.切勿轻生……”就在楚枫作势欲跳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左边的一颗古松下传來.这让他与那个老年修者同时一惊.齐齐转身望去.

“老朽在此观赏大好河山.正沉醉于世间美景.却不想被你们所扰.”古树后面走出一个巍巍颤颤的老人.身穿灰白素袍.身躯佝偻.满脸皱纹如刀刻.浑浊无光的眼睛看着楚枫与老年修者.

“老人家.怎么是你.”楚枫看清了老人的面容.顿觉吃惊无比.这个老人正是当初到达荒镇时在镇口碰到的那个老人.他看起來还是那么苍老.沒有半点修者的气息.可是却出现在这荒林中.实在是让楚枫感到意外与惊疑.

“呵呵.年轻人你还记得老朽.当日相遇.也算你我有缘.还记得老朽说的话吗.好人会有好报的.”老人弯着腰.老迈得身躯都挺不直了.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出慈祥的笑容.

“老人家.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像是好人有好报吗.”楚枫不由得苦笑.看了看追杀他的老年修者.又看了看身后的悬崖.道:“今日我自身难保.难有生还的机会.不能送老人家回去了.”

“你们说够了沒有.”风云福地的三长老微眯着眼睛打量老人.在多次确定其沒有半点修者的气息后.眼中的惊色逐渐消失.冷笑道:“一个小的.一个老的.可惜都是凡人.若非必要.老夫还真不想手染凡人的鲜血.”

“小娃娃.你是风云福地的三长老吧.”老人身体佝偻.巍巍颤颤.浑浊的双眼看向老年修者.叹息道:“修炼不已.即便是身为修者.生命也是脆弱的.需懂得珍惜才是.赶紧离开这里吧.那东西与你们无缘.即便是得了也沒有任何用处.”

一句小娃娃.让风云福地的三长老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沒从空中栽落下來.活了几百岁.如今被人这般称呼.对于他來说这是一种赤果果的羞辱.

此时此刻.楚枫的感受却完全不同了.虽然在老人称呼风云福地的三长老为小娃娃的时候.差点失声笑了出來.但同时也明白了这个老人绝对不一般.很有可能是个强者.毕竟若是凡人见到修者.根本不可能如此平静自若.而且还表现出这样态度.

“老东西.你才几十岁.敢用这种称呼羞辱老夫.你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风云福地的三长老双眼喷薄着怒火.探手就向老人抓了过去.神力凝聚而成的大手铺天盖地.恐怖异常.

楚枫认为老人是了不得的强者.并沒有为他感到担忧.可是当他看到风云福地三长老的大手已经到了老人的头顶上空.而老人却沒有半点反应的时候.心中顿时大惊.忍不住惊呼:“老人家.快躲开.”

大手“嗡”的一声抓落了下去.蕴含强大的威能.吹起了老人的花白头发与衣衫.电光石火间.老人身上闪过一缕缕淡淡的光芒.瞬间又消失了.

“噗.”

惊人的事情发生了.那只大手还未真正接触到老人的身体便直接爆碎开來.与此同时.老人与风云福地三长老之间的空间层层崩碎.仿佛有惊天神能洞穿了虚空.风云福地的三长老大惊失色.眼中充满了惊恐.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无法闪避.被莫名的力量所禁锢.

“噗……”

风云福地三长老手臂寸寸崩碎.紧接着就是身体.在他惊恐万分的眼神中.整个人彻底爆碎开來.满天都是碎肉与血雾.但那些血气还未落到地上便凭空蒸发了.仿佛这里根本就沒有出现过他这个人似的.

“这……”

楚枫惊呆了.他早已猜到老人可能很强大.但却沒有想到竟强大到这个地步.根本沒见他出手.甚至连手指头都沒有动一下.那个风云福地的三长老便形神俱灭.连渣都沒有剩下.

“年轻人.好人会有好报.老朽不打诳语.”老人蹒跚走來.一双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楚枫.而后轻轻一拂衣袖.光华闪过.楚枫身上的内伤外伤瞬间痊愈.就连衣衫上的血迹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手段让楚枫又是一惊.

“老人家……”

“哎.这个世上不珍惜生命的人太多了……”

楚枫刚开口.老人便摇头叹息.随后抬手向着脑后挥了挥.也不见有什么光华.更感觉不到任何的波动.然而数十里外的远空中.一个驾驭虹芒而來的修者瞬间爆碎开來.碎裂的血肉化为满天的光雨.纷纷洒洒.很快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楚枫目瞪口呆.这到底是怎样的手段.简直让他震撼莫名.相距数十里.连看都不看.只是轻轻挥了挥手.如同赶苍蝇似的.那个修者就神形俱灭了.

不用想也知道.那个驾驭虹芒而來的是肯定是风云福地的三长老以传讯玉符通知的人.多半也是长老级别的存在.就这样被击杀了.

楚枫曾经见过不少圣人级别的存在.不过却不好用他们的标准來衡量面前这个老人.毕竟在荒域中见到的那些圣人出手时所面对的对手差不多都是同级别的.自然要打得激烈许多.

不过不管老人到底是不是圣人.但他至少是个非常强大的人.以楚枫对修炼界的了解.已经有万年沒有圣人出世了.说老人是圣人太过骇人听闻了点.但或许他是王道境界的强者.在眼下的修炼界也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了.

“老人家.我实在沒有想到您竟然有如此通天彻地的修为.恕小子眼拙.若有冒犯的地方还望前辈莫要怪罪.”

“你是个好孩子.当今天下难得见到能坚守本心的人.实属不易.”老人以赞赏的目光打量楚枫.道:“希望未來的路上.不管你经历什么.修炼到什么境界.都能坚守本心始终如一.”

“多谢前辈教诲.楚枫铭记在心.”

“楚枫.难怪.难怪.果真是你……”老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从怀中掏出一面青色的牌子.其形如阔剑.其上刻着一柄气势凌厉的飞剑.道:“这是太虚圣地的太虚剑令.老朽曾从一位好友处所得.你持此令牌前往太虚圣地.可成为太虚圣地的弟子.若是有缘.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