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2章 轮回剑意

第十二章 轮回剑意

楚枫接过老人手中的太虚剑令,看着这面青色的令牌,其上刻着的那柄飞剑所蕴含的“势”扑面而来,这样的剑令必是出自高人之手。

“前辈,您为何要让晚辈加入太虚圣地?据我所知,太虚圣地万年来与世无争,听闻是因为缺失了六脉传承的总纲奥秘篇,已经没落了,远不如前。”

“这只是世人的猜测而已,如今的太虚圣地算不上没落,不过的确没有数万年前鼎盛了,但也能立足修炼界而不倒。你且听老朽的,加入太虚圣地没有错。”

楚枫伸手摸了摸下巴,看了老人良久,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难以出口。但最后还是开口说出了出来:“前辈,晚辈想跟着您修炼,拜您为师,不知道您是否愿意收下晚辈?”

老人莞尔,满脸的皱纹都化开了,但最终摇了摇头,道:“加入太虚圣地与跟着老朽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对于你来说一般的神通并无太大的用处,而老朽如今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能否向天再借五百年,还得看造化啊。不过既然你想跟老朽学,老朽倒也可以传授你一种攻击秘术。老朽只演示一遍,能否修炼成功就看你的造化与悟性了。”

“前辈……”楚枫心中一突,道:“您的修为如此高深,怎么会走到生命的尽头,肯定还有延命的办法是吗?”

“我们不说这个问题。”老人摇头,似乎对生死早已看淡,道:“你凝神静心,注意看我的手势与动作,甚至是每一个轨迹。这种秘术完全没有口诀,所以修炼起来会非常困难,但是威力强绝。”

老人开始演示了起来,他脚步迈动,同时挥动双臂,以指代剑,在空中缓缓划动。虽然没有任何神能波动,但是却让十方天地都跟着其指剑的轨迹而律动,仿佛整个人已经与天地融合了,每一个动作都凝聚着“大势”。

楚枫心中忍不住有些激动,仅此便能看出来,老人演示的秘术定然拥有惊人威能,对于他来说这是一场难得的机缘,错过了或许就不再有机会。当下不敢有半点分心,全神贯注地看着老人指剑划动的轨迹,将其每一个动作都牢牢记在脑海中。

老人的动作非常缓慢,这种秘术只有简单的十几个动作罢了,老人却整整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演示完。在这个过程中,楚枫有种错觉,仿佛眼前的老人不再老迈,而是黑发浓密,肌体强健,英姿无限的绝世天骄。他有一股大气势,如山般厚重沉凝,如渊海般深不可测,又如出鞘的宝剑般凌厉无匹,指剑划动时,每一个动作似乎都能斩破乾坤。

演示完毕,老人收势而立,那所蕴含的“势”瞬间消失,十方天地都跟着一颤,他看着满脸震撼的楚枫,道:“孩子,你可都牢记于心了?”

“前辈,晚辈都记住了,只是其中有很多的东西不明白,您的每一个动作都蕴含莫名的‘势’,以晚辈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参悟。”

“记住便好,将来慢慢参悟,以你现在的境界断不可能有任何领悟,老朽将这《轮回剑意》传授给你,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即便是向天借命失败,也不会有任何遗憾了。”老人的脸上似有几分解脱,说完又叮嘱道:“孩子,你要切记,将来修炼《轮回剑意》时,切不可被老朽演示时的‘势’所困扰,这种秘术之所以没有秘诀,是因为不同的人修炼它,会有不同的成就,将来或许你能远远超越老朽对《轮回剑意》的领悟。”

“这秘术原来叫做《轮回剑意》!难怪晚辈在看您演示的时候,仿佛感觉自己在前世今生与来世之间不断穿梭,漂浮不定,原本是这样……”

“你有这种感觉?”老人吃惊地看着楚枫,浑浊的老眼中第一次绽放出了璀璨的神芒,一瞬间像是能贯穿乾坤六合,他不由得惊叹:“看来老朽还是低估了你的悟性,你这种体质,真的是太神奇了,不愧是亘古以来最强大与神秘的体质之一,在即将到来的黄金盛世,定能绽放出绚烂的光芒,希望老朽能有看到你在神路争雄的那一天!”

“前辈,您一定能成功延命的!”

楚枫的心情有些沉重,也有些难过,老人救他性命,传他秘术,说来可以算是他的师尊了,可是老人的生命却已经走到了最后,能否延命活下来还是未知,或许将来再也见不到他了。

“孩子,太虚圣地位于神州东域,若没有传送阵台开启域门,你或许十年也到不了那里,我就顺便带你过去吧。记住,太虚圣地中,真正的最强主脉乃是太虚峰。还有,将来你若能勉强施展《轮回剑意》,也不能随意展现在人前,若非万不得已,不要施展,以免引来祸事。”

老人说完,抓住楚枫的手臂,一下就撕裂了虚空,瞬间消失在悬崖边。

楚枫只觉得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穿梭,什么都看不到,甚至感受不到自己在移动,但是他知道这是速度快到了极致所产生的错觉。

这样直接撕裂虚空而行是非常惊人的事情,因为虚空中有虚空乱流,不但能将修者绞碎,还有可能迷失在异层次空间内,永远被放逐在冰冷与黑暗的时空内,永世找不到出路。

也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的虚空终于到了尽头,老人带着楚枫出现在一片山脉的上空,他们在山峰上降落了下来。

“向着东方走,以你的速度,大约两日后便能到太虚圣地了。”老人指向遥远的东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叮嘱道:“距离太虚圣地三千里的东部乃神禁绝地——万古神山,无论何时,你要记住绝对不能涉足。”

“前辈,您保重!”楚枫弯腰深深行礼,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老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了,这让他不由得感到失落,呆呆地看着空旷的天地,许久方才动身向着东方而去。

楚枫没有耽搁,一路上全速奔行,早日到达太虚圣地便可以早些开始修炼,回到这个世界也有十余天了,他早就想冲击神海秘境,但是奈何近日来事情太多,根本没有时间,而且也难以寻到个安全冲关的地方。

前往太虚圣地的途中,楚枫经过了几个小镇,也看到了许多驾驭虹芒的修者。楚枫顺道打听到些这片地域的有关情况,得知在这片地域中除了太虚圣地,还有其余的小势力,所以到处都能看到修者。

六岁离开,十六岁又回到这个世界,整整十年的时间,这个世界变化了许多。以前小的时候,楚枫也曾随着秦家的人外出,到过一些城池与小镇,见到的基本都是凡人,修者很少。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小镇中随时都能看到修者,这说明修炼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不管是大势力还是小势力,弟子出来行走的也更多了。

两日后,楚枫终于来到了太虚圣地的山门前。远远看着去,太虚圣地真的太大了,气势磅礴,圣地内有着许多悬浮在空中的岛屿,下窄上宽,奇形如陀螺,不过大部分不是圆形的,而是呈不规则形状。

太虚圣地的山门前矗立着一块巨石,如山峰般直插云霄,其上刻着的几个古字气势磅礴而凌厉,似万道剑气凝聚而成——太虚圣地。

只是远远看着太虚圣地这四个字,楚枫便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了剑冢中,满天都是无形的剑气穿梭与铮鸣,这种霸道凌厉的道韵让他感到心惊。

圣地内,奇峰异岭不计其数,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三座主峰,高高耸入云端,每一座都像是插在地上的神剑,其上建有古老的宫阙亭阁,弥漫着万古沧桑的气息与难以言喻的道韵。

“那应该就是神日峰与冷月峰以及太虚峰了吧。”楚枫对太虚圣地还是有些最基本的了解的,只是除了神日、冷月、太虚三脉传承之外,很难分辨出乾坤二院与药王谷的位置。

毕竟圣地实在是太大了,里面的山峰与建筑不计其数,且有云雾缭绕,也只有三脉主峰最为显眼,其余的不好分辨。

楚枫伸手入怀,轻轻握住太虚剑令,不知为何,心中莫名有些激动与期待。对于太虚圣地,世人都觉得它笼罩着神秘,楚枫以往也只是听说过。

现在总算是来到了太虚圣地的山门前,远远眺望,圣地的雄伟与磅礴让楚枫震撼,最重要的是圣地中隐隐流转的那股子道韵,更是玄妙无比。

不多时,楚枫来到了太虚圣地的山门前,当即便有几个守山的弟子走上前来,询问他来此做什么,态度还算温和,没有表现出高傲与优越。

“诸位师兄,我是来拜师的,想加入太虚圣地修炼。”

“唔,进入吧,不过各脉会不会收你可就不一定了。”守山的弟子没有阻拦,直接让楚枫进入圣地内,其中有人以诧异的口气低声道:“这几年是怎么回事,几乎每天都有人想加入我们圣地,这么多年来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的确有些奇怪,以前我们圣地收弟子都是很严格的,而且十年才收一次,现在不管什么时间,只要有人前来,长老便吩咐我们让他们进去……”

“谁说不是呢,现在五脉的弟子都多了一倍了,特别是神日峰与冷月峰这两脉的弟子最多,也只有太虚峰还是那样,太虚殿前都长满杂草了。”

“听说昨日有个女子加入了太虚峰,你说她到底是怎么想的,神日峰与冷月峰都争着抢她呢,可是她却偏偏选择没落的太虚峰……”

楚枫并没有走出多远,将那些守山弟子的话全都听到了耳中,心中也微微觉得有些诧异。以那些弟子说的来分析,近年来太虚圣地的确与以往不同了,对于招手弟子的事情似乎已经无限放宽了条件,这到底是为何?

而且昨日竟然有个女子加入了太虚峰,放弃神日峰与冷月峰,偏偏选择加入众人都觉得没落没有前途的太虚峰,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