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章 嚣张的神日峰弟子

第十七章 嚣张的神日峰弟子

太虚峰没落数万年,曾经的鼎盛时期过后,其门人就没有超过一手之数。自从当代峰主在数百年前消失后,太虚峰就更加没落了,在圣地中的低位也是一落千丈。

昨日太虚峰上凌剑台九柄石剑通亮,惊天剑气裂九霄,圣地先贤的预言成真,整个圣地都沸腾了,不知道多少的弟子都生起了转投太虚峰门下的心思。

清晨一大早,太虚峰下就出现了许多的身影,有的弟子更是直接驾驭虹芒而来,“唰唰唰”落在了太虚峰的半山腰,并且扯开嗓门大喊。

“易师叔,我们来转投太虚峰门下了,快快出来收徒!”

有些弟子生性高傲,认为自己是其他几脉的弟子,天生就比太虚峰的门人优越,加上这些年来太虚峰的地位一落千丈,连易尘都没被他们放在眼中了。今日他们欲转投太虚峰门下,竟然驾驭虹芒而来,话语还如此的随意,不由得让太虚殿前的楚枫心生怒意。

“这些弟子太嚣张了,明明是想要转投我们太虚峰门下,但却表现得好像是我们求他们来的一样,对师兄也没有半点尊重!”楚枫站在高处远远俯视半山腰,道:“师兄,我们要怎么处理?”

“太虚峰弟子宁缺勿滥。预言成真,那些人知道以后太虚峰的地位会有所改变,或许还能在将来变得鼎盛,这才起了转投太虚峰门下的心思,我们不必理会。”

“易师叔,你怎么不回答我们?”

“易师叔,我们可都是各脉的精英弟子,将来定会让太虚峰的传承发扬光大。”

“是啊,我们当中任何人都比易师叔你昨日收的那个废物强上百倍千倍,那种废人都能成为太虚峰弟子,我们来此,可易师叔你反而不作声,这算什么?”

半山腰有好几个修者对着太虚殿的方向大喊,见还是得不到回应,当即便有个年轻修者冷笑了起来,道:“易师叔,我们可是真心要投入太虚峰门下的,既然你不回应我们,那我们就自己上来了。”

那几个弟子在没经过易尘老人同意的情况下向着山上的太虚殿而去,山下的弟子们见到这样的画面都露出惊色,不管太虚峰如何没落,但易尘在辈分上还是他们的师叔。

“他们真的走向太虚殿了,我们不能就这样在山下等着而被他们捷足先登,既然神日峰的弟子已经先上去了,那么我们跟在后面也无妨,大家说是不是?”

“是的,听说太虚峰曾经在最鼎盛的时候,弟子也不超过百人,所以我们必须抓住机会。将来说不定能还学到《太虚剑意》的最强秘术篇,整个太虚峰也就数最强秘术篇有吸引力了!”

一时间,各脉的弟子大量涌向太虚峰,将荒芜山道上的杂草全都踩了下去,惊得许多的小动物乱窜。

太虚殿前,楚枫的脸上浮现出怒色,这些弟子真的是太放肆了,将太虚峰当成什么了,当真觉得和蔼的易尘师兄好欺负么?

不要说楚枫,就连表情一直古井无波的悲青丝的美眸中都有了丝丝怒火,太虚峰在这几百年来没落到如此地步了,连一些弟子都能随便乱闯。身为太虚峰的弟子,楚枫与悲青丝的怒火不由自主腾升了起来。

“师兄,难道我们就任由他们这般闯上来吗?”楚枫沉着脸,眼眸中有冷光闪烁,不管怎么说太虚峰也是一脉传承,竟然被各脉的弟子如此不放在眼中。

“这些年来是我太低调了,以至于都让人忘记了太虚峰是六脉之一,这太虚殿是神圣的地方,岂容人随意登临,挑衅威严。”易尘老人睁开了眼眸,平时浑浊的双眼此刻却闪烁着神光,他轻轻拍了拍楚枫的肩膀,而后指向不远处的几棵几乎快要枯死的老树,道:“看到它们了吗?走过去,将它们拔出来。”

楚枫身躯微震,易尘师兄的手拍在他的肩上时,有股精纯的神力涌了出来,流转在他的周身各处,一瞬间让他感觉自己的战斗力提升了十倍,丹田内竟然出现了一片“神力海”。

当然,丹田内的“神力海”并不是真正的神海,而是易尘老人渡给楚枫的神力所化,并不能长时间存留,一段时间后就会消散。

顺着易尘老人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有几棵几乎快要枯死的老树,树梢上栖息着九只黑色的老鸦,正发出呱呱呱的叫声。

“锵!”

楚枫将第一棵老树拔出,老树内竟然传出金属颤音,其上的五只老鸦扑棱棱飞走,呱呱直叫。这时候,盘坐子太虚大殿前的易尘老人并指疾点,道道神芒穿空而出,神芒内有符篆闪烁,瞬间击中了五只欲飞走的老鸦。

“铮……”

老鸦被神芒包裹,符篆没入其体内,顿时化为了一柄柄通体墨黑的古剑,铮鸣声中没入了楚枫拔出的枯树内。与此同时,楚枫拔出的枯树也在光华闪耀中变成了一柄晶莹剔透的白玉仙剑。

“锵!”

楚枫拔出另一棵枯树,情况与之前一模一样,其上的老鸦扑棱棱飞走,却在易尘老人点出的神芒与古篆中变成了四柄漆黑如墨的古剑,全都没入了枯树中,而枯树也在顷刻间变成了一柄黑色的古剑。

两棵枯树所化的古剑长约三尺,流转着岁月的气息,通体神纹缭绕,符篆闪烁,内蕴难以言说的凌厉气息,一黑一白在楚枫的左右沉浮。

“数百年了,自从师尊离开后太虚双剑便没有再使用过,世人或许都以为他们被师尊带离了圣地而不知所踪,谁又知道它们其实一直都在太虚峰呢。”

易尘老人充满了感慨,看着在楚枫两侧沉浮的太虚双剑,道:“师弟,太虚峰在圣地开创时乃六脉之首,虽然如今已经没落,但也不容别人轻易践踏,太虚双剑在手,那些狂妄的弟子就交给你处理了。”

“可是师兄,这太虚双剑如何使用?”对于一黑一白两柄古剑,楚枫的心中充满了震撼,他能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恐怖威能,只是以他的境界根本发挥不出多少来,也不知道如何去驾驭。

“太虚双剑与别的兵器不同,它们其实是太虚阴阳剑阵的载体,现在师兄便将驾驭之法传授给你!”

易尘老人的眉心浮现出青色的旋涡,其中有无尽的剑气在穿梭,看起来非常惊人。青色的剑气旋涡内“唰”的透射出一缕元神之光,一下子就没入了楚枫的眉心内。

一瞬间,楚枫的脑海中便多出了一些信息,正是驾驭太虚双剑的方法,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喜色,随即携着太虚双剑来到了与山道阶梯相连的宽阔平台上,目光直直盯着下方。

“呔!小子你是何人,为何会在太虚峰?”神日峰的几名弟子已经快要来到山顶,仰头看到了平台上楚枫,口中喝问着,嘴角也泛起了一缕讥笑,道:“莫非你就是诸位长老口中的废体不成?”

“唔,看来长老们说的都是真的,此人丹田已废,但肉身却很强大,竟然能以血气御剑,只是不知道有几分威力,用来杀鸡或许可以,至于杀人嘛,哈哈哈……”

“啧啧,我看他连杀鸡都杀不死吧?真不知道太虚峰要这样的废人做什么。我们这些真正的精英弟子来投,易尘师叔却迟迟不现身迎接,还真当太虚峰是主脉了不成,如此不将我们神日峰的弟子放在眼中,如今竟然让这么个废物来接待我们。”

“喂,我说那个废物,你是易尘师叔叫来迎接我们的吗?”

“唔,这山峰太高,山道阶梯难行,我们都走累了,听说你肉身强大,下来背我们上去吧。”

楚枫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炽烈,眼眸也越来越冷,这几个神日峰的弟子实在是太狂妄,想要转投太虚峰门下,出言还如此不逊,竟然还想要易尘师兄来亲自迎接,做弟子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狂妄到极致了。

“止步!太虚峰乃六脉之一,你们身为圣地弟子难道不知道规矩吗?没有经过太虚峰的人同意,谁给你们的资格大喊大叫,随意乱闯还出言不逊的?”

“他说什么?”几个神日峰的弟子相互对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中一人遥望楚枫,道:“你在呵斥我们?”

“我再说一遍,太虚峰不收弟子,请你们立刻离开,以后也不得驾驭虹芒在太虚峰上空飞行,否则严惩不贷!”

“哈哈哈哈!”几个神日峰的弟子仰天狂笑,随后抬手遥指楚枫,讥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刚入门的太虚峰废物弟子,竟然敢出言训斥我们,谁给你的胆子!”

“小子,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做师兄的不介意代易尘师叔好好教训教训你!”

“记住,我是你们师叔,你们只是我的师侄!”楚枫修正几个神日峰弟子的称呼,见他们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又道:“速速离开,否则你们会后悔的。”

“妈的,一个废物而已,拜入太虚峰门下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是吗?莫说是你,整个太虚峰在圣地内也是垫底的,今日不给你个深刻的教训,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

神日峰的几个弟子大怒,当中一人直接御空冲向平台,欲出手教训楚枫。

就在这时候,楚枫双手划动,而后捏动剑诀,两边沉浮的太虚双剑“锵”的飞到头顶上空,瞬间化为了阴阳太极图,白色与黑色的阴阳鱼轮转,剑气铮鸣的声音铿锵刺耳。

“锵!”

一柄通体漆黑如墨的古剑自阴阳鱼眼中显化了出来,剑尖上吞吐凌厉的芒,散发出惊人的杀伐,吓得那个冲来的神日峰弟子差点惊叫了起来,“唰”的凌空折回,满脸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