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章 剑指神日峰

第十八章剑指神日峰

楚枫突然演化出剑阵,感受着那古剑的凌厉杀伐,神日峰的几个弟子心中忌惮不已,他们知道这肯定不是对方的神通,而是那两柄剑的威能。

“大胆!你想做什么?”

“要知道你不过是太虚峰新收的废物而已,一个丹田破碎的废人,在我们太虚圣地中连最下等的弟子都不如,竟然敢使用剑阵对我们出手,我看你当真是不知死活!”

楚枫摸了摸下巴,嘴角泛起一抹弧线,道:“到底是谁不知死活,你们再闯上一闯就知道了,这剑阵可是很久都没有沾血了,今日或许能饱尝鲜血的味道。”

“你……”神日峰的几个弟子气得胸膛剧烈起伏着,他们难以忍受自己在眼中的废人面前吃亏,当中一人怒叱道:“你当真以为有剑阵在手就能吓到我们了吗?在这太虚圣地,你这样的废物还真敢伤我们不成,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雷声大雨点小!”

那个神日峰的弟子说着便迈步向着平台走去,满脸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他是真的不相信楚枫敢出手,认为他只是以剑阵来威慑自己等人罢了。

“唰!”

阴阳太极剑阵轻轻一颤,一柄黑色的古剑洞穿长空,“噗”的带起一股鲜血,那个向着平台走来的弟子当即巨震,腹部出现一个血淋淋的窟窿,发出痛叫,蹬蹬蹬连退好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你……你等着,有人会收拾你!”其余的几个神日峰弟子吓得浑身一颤,赶紧上前将受伤的那个弟子扶起,留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走。

然而楚枫却没有就这样放过他们,只见他的手指在身前连连挥动,阴阳太极剑阵轮转,一道道青色的剑气迸射了出来,“哧哧”洞穿长空,向着几个神日峰的弟子杀去,吓得那个弟子惊叫了起来,拼了命的闪躲,一身的衣衫很快就被割成了条状,肌体到处都是剑伤,不过并不算严重,但是却无比狼狈。

“你!你!你!”

几个弟子气得要暴走,但是却也明白根本敌不过剑阵,熊熊怒火也只能压制在心中,他们逃了很远,双目愤恨地盯着楚枫,道:“你等着,很快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说完,屁股尿流逃下了山峰。

一大群登山而来的弟子见到神日峰的几个人如此狼狈地逃了下来,顿感惊愕,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几位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为何如此狼狈?”

“狼狈你妈!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问个屁!”神日峰的弟子在楚枫的手中吃了爆亏,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正好又遇到别的弟子相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即大怒,直接暴粗口,让一个个弟子们目瞪口呆。

“各脉的弟子,太虚峰不收门人,你们都回去吧,以后不要群集上山,这是对太虚峰的大不敬,否则后果与那几个神日峰的狂妄之徒一样!”

楚枫的声音自山上传到了半山腰,所有登山的弟子都听到了,脸上的呆滞表情也随之变成了惊讶与忌惮,原地犹豫了片刻,而后转身下山了。

楚枫转身向着太虚殿走去,就在他刚回到太虚殿前,准备将太虚双剑交还给易尘师兄的时候,远空中有三道虹芒破空而来,那是三个年轻人,胸前的衣衫上绣着一轮金色的太阳,那是神日峰的标志。

“谁叫沐枫,速速出来!”

驾驭虹芒而来的三个年轻修者中有人喝问,他们在太虚峰的上空凌空而立,明明看到楚枫与易尘老人以及悲青丝都在太虚殿前,但却还是这般强势。

楚枫闻言,刚刚熄灭的怒火“噌”往上涌,沐枫是他的化名,拜入太虚峰门下的时候用的化名,取的沐晴雪的姓与自身的名。

“我就是沐枫!”楚枫远离太虚殿,太虚双剑在左右沉浮,看着空中的三个神日峰弟子,道:“身为圣地弟子,你们不知道前往任何一脉主峰都不能御空飞行的吗?太虚峰虽然没落了很长的岁月,但至少还是六脉之一,你们如此行径,是不是太放肆了!”

“哼!我们怎么行事还轮不到你个废物来说三道四,听说刚才你仗着什么剑阵伤了我们神日峰几位师弟,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如此嚣狂!”三人中,右边那个嘴角长着黑痣的男子冷声喝问,一双凌厉的眸子直视而来,像是要将楚枫洞穿似的。

楚枫闻言不由得冷笑了起来,道:“神日峰当真是霸道,就连弟子都如此蛮横,你们冒犯太虚峰在先,如今却又来兴师问罪,真是好大的威风!”

“你少在这里狡辩,任你巧舌如簧也没用,一个刚入门的废物弟子就敢仗着剑阵重伤我们神日峰的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太虚峰的易尘师叔没有好好约束与管教,今日就让我来管教管教你!”

声音刚落,那个神日峰弟子的丹田部位突然绽放金色的光芒,神海内射出一束光,瞬间变成脸盆那么大的拳头,“嗡”的一声,打得空间都颤鸣了起来,向着楚枫轰杀而来。

“锵!”

太虚双剑冲天而起,化为阴阳太极剑阵,阴阳鱼轮转,一柄黑色的古剑飞出,迎上金色的拳头,“哧”的一声,直接将其崩裂了,黑色古剑直取那个弟子的咽喉。剑体散发出的凌厉杀伐让他面色大变,骤然斜飞十几米,险险避过,惊出一身冷汗。

楚枫心中的怒火很炽烈,神日峰的弟子完全不将太虚峰放在眼中,若是长老级别的,驾驭虹芒而来也就罢了,可以这些弟子都敢这么做。

“唰唰唰!”

楚枫的双手不断变换剑诀,阴阳太极剑阵中再次飞出两柄黑色的古剑,直取另外两个神日峰的弟子,三柄黑色的古剑在空中穿梭,追着三个弟子,吓得他们不断闪躲,狼狈不堪。

“噗……”

神日峰的三个弟子被古剑洞穿了右大腿,当即痛叫,鲜血飞溅。

“噗……”

三柄古剑再次洞穿了他们左大腿。

“噗……”

古剑如黑色的流光,其速度快得惊人,根本不是神日峰的三个神海秘境初期的弟子可以躲开的,他们的右胸也被洞穿了,浑身鲜血淋淋,差点从空中栽落了下来。

“沐枫!!你个废物,你敢仗着剑阵逞凶,此事被我们神日峰的长老等人知晓,就算是易尘师叔也保不住你!!”

神日峰的三个弟子齐齐怒吼,他们已经被古剑割得遍体凌伤,只留下愤怒的咆哮声,“唰唰唰”的远去,不敢在此多停留片刻。

山峰下有许多的弟子都看到了这一幕,毕竟这次与先前不同,先前楚枫控制剑阵对付神日峰的弟子时,由于被山体遮掩,并没有别人看到,可是这次那三个神日峰的弟子却是在高空中,所有山下的弟子们看得一清二楚,许多人都惊呼了起来,很快就议论开来。

沐枫这个名字对于太虚圣地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昨日就已经轰动整个圣地了,开始被所有人当做能点亮凌剑台九柄石剑的绝世神人,不过后面得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众人眼中的绝世神人变成了人人鄙夷讥笑的废物,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敢控制剑阵连伤神日峰数名弟子,让他们遍体凌伤,狼狈而逃。

太虚峰周围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弟子都不禁有些呆滞,一个废物弟子,又是太虚峰门下的,在圣地毫无地位可言,然而却敢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与胆量,很多人甚至觉得那个叫沐风的废体是不是疯了。

“那个家伙还真是‘神人’啊,不过是有神经病的人,他这是活腻了吧,胆敢仗着剑阵多次杀伤神日峰的人,就算是有易尘师叔撑腰恐怕也没用,神日峰这些年来如日中天,他们能轻易罢休吗?”

“唔,这件事情看来真的是易尘师叔授意的,不然那沐风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剑阵。易尘师叔以往都不管这些事情的,现在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似乎开始强势起来了啊。”

……

太虚峰四周许多的人在议论,各种声音此起彼伏,以往不被他们放在心中的太虚峰如今变得不同了,他们也有了些许忌惮,不敢再如以往那般不放在眼中了。

“师兄,我应该没有给你惹上麻烦吧?”楚枫回到太虚殿前,将太虚双剑交换给易尘老人。

“我们太虚一脉从来都不是软柿子,以前只是我不想计较罢了。”易尘老人从楚枫的手中接过太虚双剑,一遍又一遍抚摸着,道:“这是我们太虚峰的镇脉之宝,曾经的某段岁月被视为大杀器,倘若能将《太虚剑意》的终极秘术篇修炼成功,便可发挥出太虚双剑的极尽威能,师兄向往不已啊……”

“大杀器?”

楚枫吃了一惊,虽然感受到太虚双剑中蕴含着强大的威能,但也不能与那些真正的大杀器相比吧。

“是的,现在你看到与感受到的不过是施加了封印过后的太虚双剑……”易尘老人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抬头看向远空,站起身来。

楚枫与悲青丝顺着易尘老人的目光看去,只见有四个老人驾驭虹芒而来,个个身上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不用想也能猜测他们是神日峰的强者,这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四道虹芒破空,在即将进入太虚峰上空的时候,易尘老人遥望着四人,洪声说道:“诸位师弟止步,主脉上空不许任何人驾驭虹芒,若想来太虚峰,还请四位师弟徒步登山!”

神日峰的四个老者在空中停了下来,满脸的惊色与怒色,似乎不敢相信易尘会突然变得强势了起来,一时间竟然惊愕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