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章 万物化剑

第十九章 万物化剑

自从太虚峰峰主离开圣地后,易尘老人就变得很低调,对于很多的事情都不闻不问,久而久之也就助长了其他几脉强者与弟子的嚣张气焰,渐渐不将太虚峰放在眼中。

而今易尘老人突然改变态度,变得强势了起来,连神日峰的强者驾驭虹芒到太虚峰都被他阻止了,话语虽然听起来还算客气,但却让神日峰的四位强者心生怒意。

太虚峰四周的弟子们还未散去,消息也早已传开,圣地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注视太虚峰这边。神日峰的四位强者知道现在是众目睽睽,若是就这般在易尘的阻止下徒步登山,在他们看来是非常没有颜面的事情。

“我说易尘师兄,你今日这是怎么回事?”

“易尘师兄,这几百年来大家都不是驾驭虹芒而来的吗,今日这般针对我们,是不是有些过了?”

易尘老人身背太虚双剑平静地看着神日峰的四位强者,道:“以前如何,我就不说了,那是我不想理会,但从今日起,任何人想来太虚峰都必须徒步登山,祖师留下的规矩不可违,否则做师兄的可要得罪了。”

“易尘师兄,你休要仗着师兄的身份来压我们!”神日峰四位强者的脸色逐渐沉了下来,他们可不认为易尘老人是自己的对手,有人淡淡地说道:“易尘师兄,圣地中六脉向来同气连枝,希望师兄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伤了和气,否则也不要怪做师弟的对你不敬了。”

气氛逐渐变得紧张了起来,神日峰的强者与易尘老人之间的话语中都透着锋芒,似乎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趋势。

“易尘师兄,你可不要用什么祖师留下的规矩来压制我们,今日我们四人来此是来向你讨个说法的。你们太虚峰昨日可是收了个好弟子啊,虽然丹田破碎是个废人,但却有师兄你在背后撑腰,仗着剑阵接连伤我神日峰的弟子,师弟们只是想来看看那个叫做沐枫的弟子,想问问到底是谁给他的胆子!”

“师弟,我们不要多说了,到太虚峰再慢慢与易尘师兄说这件事情吧。”四人中年纪最长的那个老者看着其余三人说道,而后向着太虚峰上空迈步而去,其余三人见状也跟着踏空而行。

“我易尘低调太久,在圣地中还成了好欺负的人了!”易尘老人的眼神渐渐变冷,背上的太虚双剑“锵”的飞上了天空,与此同时《太虚剑意》也施展了出来,整个太虚峰青光冲霄,所有的花草树木在瞬间化剑,铮铮鸣响,恐怖的剑气直裂天宇,太虚双剑更是绽放千万神芒,乾坤六合皆动。

“铮铮铮……”

万道剑气冲上了天空,瞬间杀向神日峰的四位老者,让他们大惊失色,没有想到易尘真的敢动手,而且手段如此惊人,当即施展《大日霸神诀》,每个人的头顶都浮现出一轮神日,身体更是暴涨十倍,肌体绽放无量神光。

“轰隆隆!”

四轮神日向着太虚峰压落,如万座大岳齐压,十方空间都颤鸣了起来,如水纹般扭曲,恐怖异常,且神日中透射出万千缕神芒,迎向易尘老人的剑气。

“太虚道境,一剑破乾坤——斩!”

易尘老人左手背负,右手并出二指在身前划动剑诀,太虚双剑“锵”合而为一,紧接着爆发出惊天剑气,“唰”斩向四轮压来的璀璨神日。

“嘣!”

惊世剑气无坚不摧,剑气所向,万物凋零,四轮神日瞬间崩溃,满天的神纹与道则寸寸崩断,将十方空间都洞穿了,满天都是空间黑洞。

“太虚道境,剑气牢笼——封!”

易尘老人的右手并指施展剑诀,太虚峰上的万物化剑,“唰唰唰”飞向神日峰四位强者,一下子就将他们所在的四周方千米全都包裹了。

太虚峰周围的弟子全都惊呆了,圣地中正关注这里的人也都惊呆了,谁都没有想到数百年来行事低调,对什么都不闻不问的易尘老人竟然如此恐怖,神日峰四大强者联手都被他困在了剑气中。

“轰……”

“锵……”

剑气牢笼中,四位神日峰的强者在不断施展神通轰击剑气,可是剑气牢笼坚固不朽,根本就破不开,他们所有的攻击都被剑气牢笼流转的剑道神能给化解了。

“易尘师兄,你这是没有将神日峰放在眼中吗?”

“同门持戈相向,这可是犯了大忌!”

剑气牢笼中传出神日峰强者的声音,他们对易尘充满了忌惮,同时也明白了这位低调的师兄深不可测,根本不是他们能比拟的,现在让整个圣地的人看笑话,心中后悔不已。

“是你们没有将太虚一脉放在眼中,今日做师兄的若不给你们一个教训,恐怕这圣地中还真没有人记得太虚峰乃六脉传承之一了!”

易尘根本不为所动,他的神色淡漠,手指变换着剑诀,穿梭的万千剑气组成的牢笼不断缩小,最后变成方圆一丈那么大的剑气茧,将神日峰的四位强者彻底封困在里面,几乎不能动弹。

“易尘师兄莫要动怒,这是误会,完全是误会!”

远空中有人踏空而来,身穿金色的道袍,胸口绣着一轮神日,泛动璀璨的光芒,此人体型魁梧,面相威严,举手投足之间都拥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拜见圣主!”

刹那间,无数的人躬身行礼,态度恭敬,就连从其他几座山峰赶来峰主也不例外。

“圣主,没想到这样的小事情却惊动了你。”易尘老人凌空而起,静静站立在虚空中,花白的头发在风中轻轻飞扬,他看上去已经有些老迈了。

“易尘师兄说笑了,凌剑台九剑通亮,先贤预言成真,这是关乎整个圣地的大事,太虚峰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身为圣主,岂能不知。”太虚圣主的脸上带着些许感慨,道:“恭喜易尘师兄了,太虚峰将来肯会崛起,师兄你又修炼出了天剑人合一的道境,真是让人惊叹啊。”

“圣主过奖了。”易尘老人摇了摇头,叹息道:“师尊走后留下我一人,数百年来太虚峰上几乎没有生气,作为弟子,生恐太虚一脉传承毁于我手,自然要勤奋修炼,可距离师尊所说的无剑无我之境却相去甚远,或许在师尊的眼中,我易尘只是个无用的弟子罢了……”

“易尘师兄太过谦虚了,不知道师兄现在修炼到何等境界了?”

“忘却境界,不为所困,忘却手中剑,忘却自我身,方能体会到无剑无我的意境,境界其实不重要……”

太虚圣主闻言不由得愕然,其余几脉的峰主也一脸惊愕,不过他们很快就明白了,易尘是不想说出自己的境界,既然如此也就没有再追问了。

“师兄背上的双剑可是太虚一脉的镇脉之宝——太虚双剑?”

“正是。”

“太虚双剑不是被师叔带走了吗,这……”

不管是太虚圣主还是其余四脉之主全都震撼,圣地中所有人都以为太虚双剑早已消失了,却不想一直在太虚峰。这两柄剑在曾经的某个年代可是被人称为大杀器,若能发挥出其所有的威能,那是非常恐怖的,拥有它们,对于整个圣地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

“圣主,这些年来太虚峰荒废,各脉更是忘了太虚峰乃六脉传承之一,就连普通的弟子也敢驾驭虹芒飞过,从今日起,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了。”

“师兄所言甚至,祖师留下的规矩不可废!”太虚圣主的眼中透射些许欣慰,而后看向其他几脉之主,道:“诸位,从今往后好好约束门下弟子,谁胆敢违反圣地的规矩,定当严惩不贷!”

太虚圣主说完重新将目光投向易尘,道:“师兄,本圣主昨日的建议你还是考虑考虑吧,现在太虚峰门人不过一手之数,实在是冷清了些,从各脉选些精英弟子过来也好。”

“不用了,太虚峰的传承圣主都不是不知道,并不是谁都能修炼有成的,让他们来此只会耽误前途,将来若遇到合适的,我自会代师收徒。”

太虚圣地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之后又说了些其他的,便带着各脉之主离开了,太虚峰又变得寂静了起来。

太虚殿前,楚枫的心中非常不平静,他虽然早就觉得易尘老人深不可测,却没有想到他如此强大,同辈份相争,神日峰四大强者联手都敌不过他,反而被轻易封困,那驾驭万物为剑的手段让他既震撼又向往。

“师弟在羡慕师兄的手段么?”悲青丝静静站在太虚殿前,清冷的声音传入楚枫的耳中,在他的耳畔回响,也不待楚枫回应,她又说道:“将来你会达到这个境界的,以你的血脉体质只是时间的问题。”

听到血脉体质这个四个字,楚枫的心中一咯噔,不由得转身看向悲青丝,一双眸子直直看着她的眼睛,想从她的美眸中看出些什么来,可是却让他失望了。

悲青丝的双眸清冷平静,根本没有半点波动,从其双眼中看不出任何心中的波动,无法猜测其心思。

楚枫有些不确定,难道悲青丝看出他的血脉体质了?若真是这样,那么这个悲青丝绝对不简单,他以伴生青铜钟隐藏了血脉气息,就连易尘老人都未能看出来。

“我不是你的敌人,将来你会明白。”

悲青丝似乎看穿了楚枫的心思,留下这么一句话,而后转身离开了,剩下楚枫一脸惊疑地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