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章 药王谷

第二十三章 药王谷

楚枫在太虚峰后山的树林中演练灵术.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当初在龙渊泽荒域中只修炼肉身的修者.踏入神海秘境后.这些灵术在神力精气的催动下.逐渐向着神通演变.威力倍增.但想要与真正的神通术相比.还需要不断蜕变与演化.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天逐渐黑了下來.楚枫回到小院.沒有见到悲青丝的身影.也感受不到她的气息.想來白日离去后.她便沒有再回來.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悲青丝很神秘.浑身上下都笼罩着层层迷雾.让人难以看清.她不在小院中.对于楚枫來说并不觉得奇怪.也沒有理会.独自回到茅屋内.盘坐于床榻上.凝神静心.试着去参悟神秘老人传授的《轮回剑意》.

《轮回剑意》沒有修炼的秘法与口诀.这种剑道奇术中的精髓全都隐藏在神秘老人的每个动作中.一招一式都凝聚着天地大势.对修炼这种剑道奇术的人來说需要极强的悟性以及对大道的领悟.

现在的楚枫不过初初踏入神海秘境.距离触碰道的领域还相距甚远.他很清楚自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修炼成《轮回剑意》.但提前去参悟总是好事.也算是为将來做准备.

《轮回剑意》.沒有修炼秘法.完全靠个人的领悟.不同的修者.从相同的剑术招式中所能领悟与衍生出來的绝对不一样.这也是神秘老人当时叮嘱楚枫不要被他的道境所困扰的原因.他希望楚枫将來能超于自己的剑道.展现出更强的《轮回剑意》.

神秘老人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楚枫铭记于心.在脑海中不断闪现出來.他学着神秘老人的动作.以指代剑不断演练.并且以心神去感悟.想要从中找到突破口.

可是整整一夜的演练与参悟.楚枫都沒有任何收获.不过脑海中隐隐约约多了些东西.仔细一想却又觉得很模糊.也很玄妙.难以捉摸.

清晨.楚枫早早从修炼的状态中退了出來.起身走出茅屋.发现悲青丝竟然还沒有回來.心中不由得奇怪.她这是去哪儿了.整整一天一夜都不见踪影.

今日是月初.也是药王谷派发丹药的日子.根据楚枫所了解的信息.丹药谷有许多的弟子.单单是专程负责配送修炼资源的弟子都有数百人.辅助炼丹的弟子也有两三百人.负责守卫的人也有数百.各种弟子加起來.总人数有上千.

在每个月初之前.药王谷会事先将资源分配好.月初的清晨.负责配送资源的弟子很早就会将资源送到各脉弟子与长老等人的手中.

楚枫抬头看向东方.朝阳已经露出了头.说早也不早了.估摸着那些配送资源的弟子就要來了.然而.楚枫左等右等.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了.太阳已经彻底升起.却不见配送资源的弟子前來.心中不由得疑惑了起來.

以楚枫对每月发放资源的了解.药王谷的弟子会在太阳升起之前送來.可是现在明显已经过了往日配送资源的时间.

楚枫带着疑惑离开了小院.不久后來到了太虚殿前.看到了盘坐在殿前青石阶梯上的易尘老人.他如磐石般坐在那里.头顶与肩上都积累了一层灰尘.显然是保持这个姿势有很长的时间了.

“师弟你來了.”易尘老人睁开了眼睛.他静静地看着楚枫.道:“以你的情况.修炼出神海实属不易.不过神海既成.日后便不再有那些困扰了.只需海量的资源便可.”

楚枫闻言.心中忍不出一惊.莫非易尘师兄也看出了他的秘密不成.先有悲青丝.现在又有易尘师兄.他觉得浑身不自在.这种被人窥视秘密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师弟不用担心.随着你的修为逐渐提高.隐藏自身秘密的能力也会增强.日后若非修为高绝的人是很难看穿你的秘密的.”易尘老人声音轻缓.随即看向远方.道:“或许不久的将來平静了数千年的东域将会掀起一场风雨.届时也许是你历练的好时机.也可见见各大势力的同代修者.对将來在争雄路上的对手有些初步的了解.”

楚枫微微一怔.道:“师兄.你所指的是什么事情.”

“现在师兄还不能确定.只是隐隐中有所觉察.此事日后再与你细说.”易尘老人淡淡一笑.又道:“师弟去药王谷的资材院领取灵液吧.”

“去资材院领取灵液.”楚枫满脸惊讶.道:“每月的资源不是由药王谷的弟子配送的吗.”

“的确如此.可这个月例外.药王谷发生了特殊的事情.所以这个月的资源皆由各脉的弟子自己去领取.昨日师兄便得到了消息.只是沒有告诉你罢了.毕竟以你现在的实力.去得太早或许并不是好事.”

楚枫一愣.很快就明白了易尘师兄的意思.他是担心自己去得太早而遇到那些强大的弟子的挑衅.倘若动起手來.多半会吃亏.

“师兄.药王谷发生了什么事情.每月配送资源的习惯已久.如今突然改变.想來这件事情多半不简单吧.”

“此事的确是件不小的事情.关乎一名炼丹圣手的性命……”易尘老人将药王谷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说了出來.

原來是因为药王谷的三位炼丹圣手之一即将要坐化了.药王谷的人为了给这个炼丹圣手续命.早在很久之前就开始大肆搜集炼制延命丹的材料.可是到现在都还缺几味药引子.而那个炼丹圣手的时间偏偏又不多了.所以这才动用了几乎整个药王谷的力量.

药王谷共有六位太上长老.其中三位是炼丹圣手.说來他们的年纪并不算太大.最长的也不过千余岁.还有些岁月可以活.

但这些太上长老中偏偏有位特殊的存在.那就是即将坐化的三位炼丹圣手之一.其年龄不过八百岁.但却非常老迈.整个枯瘦如柴.皮包骨头.毫无生气.

这位炼丹圣手虽然身为太上长老.但是本身的境界并不高.寿命自然不会太长.毕竟修炼者想要长寿.那么必须要不断提升自己的修为才能增长寿命.

药王谷一脉与其它五脉不同.其它五脉中别说太上长老.即便是长老也拥有很强的修为.太虚圣地的历代强者都是出自五脉.

药王谷以炼丹炼药为重.自身的修炼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特别是那些在炼药方面有天赋且炼丹术高超的人.一生的时间大部分都在精研丹道.根本沒有多少时间去修炼.境界自然上不去.能活得长久很大部分的原因都是靠延年益寿的丹药.

药王谷六大太上长老.只有三位拥有强大的修为.而另外三位炼丹圣手的境界都不高.如今要坐化的那个炼丹圣手曾在早年的时候遇到过一次意外.导致体内有暗疾.这么多年都是依靠丹药强行支撑过來的.

这些年來.那个太上长老一直想炼制一种叫做‘还阳益寿丹’的丹药.但是因为其需要的各种药材太过珍贵而未能成功.这种丹药要是能炼制成功.或许能祛除他的暗疾.让他焕发生机.增加很长的寿命.

易尘老人说完这些.深深看了楚枫一眼.道:“去领取灵液吧.记得要低调些.最好不要与人起冲突.否则以殷师叔现在的身体状况.师兄还真担心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

楚枫心中一惊.虽然不完全明白易尘师兄的意思.但隐约间也猜测了些什么.一时间竟然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药王谷位于圣地的深处.在五脉山峰之后.距离太虚峰有段距离.在前往药王谷的路上.楚枫遇到了很多同样前往药王谷领取资源的弟子.许多人都向他投來目光.

这些目光中有疑惑的.有无奈的、有羡慕的.也有鄙视与嘲笑的.不一而足.

对于圣地各脉的弟子來说.楚枫这样的废体能成为太虚峰的弟子实在是让他们心中不服气.往日的太虚峰沒落也就罢了.可是现在的太虚峰远非昔日可比.先贤的预言成真.太虚峰或许在将來有机会成为六脉之首.

整个太虚峰历來都不会有太多的弟子.所以一旦太虚峰成为了六脉之首.那么太虚峰每个弟子的低位都可以说是水涨船高.这是让众弟子都眼红的.

可是太虚峰放弃各脉精英弟子不要.偏偏却收下了丹田破碎.根本无法修炼的废体.这让许多的人心中不满.同时也对楚枫有了敌意.

“沐风师叔.你这是要去药王谷领取修炼资源吗.”有几个人向着楚枫走來.与他并排而行.口中虽然叫着师叔.可是脸上却全然沒有半点尊敬的态度.反而显得有些傲慢与轻浮.

“沐风师叔.我可是听说你丹田破碎.根本无法修炼.不知道你领取修炼资源做什么.那些灵液对于你來说有用吗.就算是喝下千瓶万瓶恐怕也沒有效果啊.”走在楚枫左边的那个弟子这般说道.嘴角微微泛起一抹弧度.带着嘲笑与讥讽.

这时候另一个人接过话題.道:“师叔.我觉得师兄言之有理.灵液虽然只是圣地最基础的修炼资源.可也是需要各种灵药才能提炼出來的.那些东西对你完全沒有作用.还不如分发给其他的弟子來得实在.也不会浪费了资源不是.”

“各位师侄.每个人都可以在月初领取修炼资源.至于这些资源对于我來说有沒有用似乎与你们沒有关系吧.就算我的丹田破碎不能修炼神海.这些灵液用來解渴也是不错的.还能凝炼肉身.起到延年益寿的作用.”

几个弟子听到这样的话.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灵液竟然用來解渴.用來凝炼肉身延年益寿.这让他们有种吐血的冲动.看到楚枫脸上那无所谓与理所当然的表情.很想将他暴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