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章 忍无可忍

第二十四章 忍无可忍

楚枫一句话呛得几个弟子想吐血,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一人带着明显的讥讽语气:“沐枫师叔可是了不得,虽然身残体废,但却远比我们这些人懂得享受,连解渴都要用灵液。啧啧……不愧是太虚峰的弟子。”

“沐枫师叔啊,其实我们挺为你感到惋惜的。”另一个弟子似笑非笑斜睨楚枫,故作叹息道:“听说你的血气非常旺盛,可是由于丹田破碎的原因而无法凝聚,以至于只能散于身体各处。”

“是啊,以后圣地要举办六脉会武,不知道师叔是参加还是不参加呢?不过听说各脉都得派出至少两名以上的弟子,沐枫师叔虽然辈分比我们要高,可毕竟还是太虚峰弟子,到时候就算想弃权都不能,会武大赛上,恐怕难以和别脉的弟子争锋啊。”

几个弟子走在楚枫的身边,你一言我一语,句句都带着轻蔑与讥讽,虽然不是非常明显,但楚枫却能清楚地感受到。

这几人的修为并不高,楚枫凭借敏锐感应能看出来,这些人进入圣地的时间应该不长,也就初初修炼出神海,在境界上应该与自己相差无几。

楚枫心中虽然不悦,但却也没有想与这些人计较。离开太虚峰的时候,易尘师兄叮嘱过,不要与别的弟子起冲突,否则可能会有麻烦,尤其是想到那个即将坐化的姓殷的太上长老,他的心中就忍不住升起丝丝寒意。

“沐枫师叔,你怎么不说话?”

“该不会是想到六脉会武而感到害怕了吧?”

……

几个弟子不断挤兑,楚枫却仿若未闻,只是静静迈步走向药王谷,他的不回应与淡定让那几个弟子咬牙切齿,若不是想到自己等人入门时间不长,还没有找到靠山,此刻就想冲上去教训教训这个不长眼睛的家伙。

时间不长,楚枫便与几个弟子拉开了距离。当然并不是他加快了速度,而是那几个弟子故意放慢了速度,在后面冷笑道:“一个身残体废的人,以为成为太虚峰的弟子就了不起了?今日怕是有你好看的,到时候看你能不能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

正在前方从容而行的楚枫微微一怔,几个弟子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以他的敏锐听觉还是清楚的听到了,看来今日或许真的会有麻烦,想来这圣地中有许多的弟子对他心存敌意。

药王谷,虽说以谷为名,但并非只是一座山谷,里面非常宽广,有条河流从中穿过,缓缓流淌,将药王谷的一分为二。

据说这条河流名为丹王河,河流的上游蕴生灵泉,使得河水中蕴含灵气。整条河流蜿蜒流淌,直接流到炼丹的那座山峰下方的湖泊中,被药王谷作为炼制丹药的水源。

楚枫来到药王谷后不禁为这里的景色感到吃惊,药王谷与外面的五脉相比,元气虽然没有那么浓厚,但是地灵之气却要精纯许多,或许是由于药王谷炼丹的缘故,所以当年的祖师特地选了这个地方。

丹王河从药王谷中间穿插而过,河水流淌,泛着波光,河岸两边或是平地或是绵延山丘,其上有些高大的葱郁的古树生长,在那些古树间,能看到一片又一片的药田,也有一些古老的建筑穿插其间,应该是负责药田的弟子们的住处。

没有来药王谷的时候,楚枫从未想过它有这么大,整个药王谷怕是有方圆数十里,目光能看到的地域也有方圆好几里,大部分的地域都被药田占据,那些药材生长得非常好,郁郁葱葱,使得整个谷内的空气中都弥漫着灵药的芬芳气息。

楚枫心中惊叹,太虚圣地果真是不同凡响,绝对不是秦家那种等级的家族可以比拟的。遥望了小片刻,他看到了前方有几个药王谷的守卫弟子,于是走上前去询问资材院的位置。

几个药王谷的守卫弟子快速而详细的将资材院的位置说了出来,而后便不再言语了,从他们的脸上能够看到些许疲累。

许多年以来,圣地中每月的资源都是由药王谷配送,平日里很少有人来这里,况且也不允许弟子随意来此,这便使得大部分的弟子都不知道资材院的位置。

今日圣地的所有弟子都来此领取资源,找不到地方自然要问了,面对陆陆续续来此的数千圣地弟子,几个守卫的弟子嘴都说干了。

楚枫顺着守卫弟子所说的地域而去,在途中看到了一座悬浮于空中的岛屿,越是靠近那座岛屿,越是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芬芳,这让他心中非常吃惊。

这种药香味是在太熟悉了,曾经在荒域中的洪荒神岳内闻到过,这是圣药的气息!

楚枫仰头看着那座悬浮在空中的岛屿,虽然无法看到其上的场景,但却可以肯定,其上多半有块药田,里面栽种的全都是圣药!

一时间,楚枫不由得心动,但是想想又摇了摇头。药王谷将圣药栽种在悬浮的神岛上,不难看出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擅自采摘,那神岛上多半布下了阵纹,就算是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登上神岛也绝对难以采摘到圣药。

从神岛下方穿过,大约前行了六七里,一座大院中出现视线中,其中的建筑非常古旧,且散发出阵阵药香味,透过院落的大门隐约可以看到一群群人影在晃动。

根据守卫弟子所说的位置,前方那座大院应该就是资材院了,只是院落大门前的两边正好有两棵树,茂密的枝叶正好遮掩了大门上的门匾。

来到大院前,楚枫仰头看向门匾,果然就是资材院,里面早已有了大批的弟子在领取资源,传出各种各样的喧哗声。

“神日峰的内门弟子来这里领取!”

“各位师妹,你们是刚入门的冷月峰外门弟子吧,来这边领取资源,不要找错了地方。”

……

资材院中传出药王谷弟子们的声音,这让举步入内的楚枫不禁一怔。来到太虚圣地这么长的时间了,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圣地内竟然还有内门与外门弟子之分。

“咦,怎么不见那些精英弟子与亲传师兄们来领取资源,莫非他们的资源依旧是药王谷的弟子们亲自送去的吗?”

许多的外门弟子都议论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精英弟子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而亲传弟子更是神一般的人物,今日来此不单单为了领取资源,也想目睹他们的风采,结果却连人影都没有见到,实在是太失望了。

“乱说什么,不管是什么身份的弟子,我们药王谷都会一视同仁,精英弟子与亲传弟子早已在天刚亮的时候就来此领走资源了,你们也不要再啰嗦,赶紧将资源领走,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呢。”

“原来是这样啊,早知道我们就应该来早些了……”

那些想目睹精英弟子与亲传弟子英姿的人叹息不已。

楚枫在资材院门口听到这些,再看着那些弟子满脸崇拜的表情,不禁暗自摇头。大家都是人,都是圣地的弟子,有必要因为别人的实力强大而如此吗?

“咦,你们看,那不是太虚峰新收的弟子吗?”

“嘘,别乱说,他的辈分可比我都要高,说来应该算是师叔辈的了。”

“哼,不过就是拜入了太虚峰门下而已,凭什么就要高出我们一辈,论实力他只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体,根本不能与我们相比,怕他做什么?”

“难道你忘记他刚拜入太虚峰的第二天了吗,好几个自诩强大弟子想要闯入太虚峰,结果全都被剑阵所伤,那些人可是外门弟子中的精英人物!”

刚才说话的几个外门弟子全都不作声了,但是却有几个外门弟子在一旁冷笑,不屑地看着楚枫,满脸的敌意。

楚枫自然是听到那些外门弟子的议论声,但他谨记易尘师兄的叮嘱,并不想与这些人发生冲突,只是默默地走向领取资源的地方。

“呵呵,太虚峰的沐枫师叔来了,你们太虚一脉的资源在这里领取,将悲青丝师叔的资源一并领走吧,免得她再跑一趟,再者我们也还有别的事情,待会儿就要离开了。”

“好的,既然如此我就一并领走了。”楚枫含笑点头,不理会那些外门与内门弟子的目光独自走到领取资源的窗口前。

那些外门弟子与内门弟子看到楚枫的手接连多次伸入窗口中,每次都抓着一大把小玉瓶,一个个的眼睛都红了。

外门弟子每月只能领取三瓶灵液,而内门弟子也不过才领取六瓶灵液而已,精英弟子是十瓶,亲传弟子二十瓶。

楚枫接连四次将手伸进窗口内,每一次手中都抓着五瓶灵液,竟然一共领取了二十瓶灵液,就算这是他与悲青丝两人的资源,那么也是精英弟子的待遇了。

“他不过才成为太虚峰的弟子,凭什么就有精英弟子的待遇?!”

“一个丹田破碎的废体,竟然拥有如此待遇,比内门弟子领取的资源都要多,圣地是不是太不公平了,这些灵液给他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我们不服气,凭什么区别对待,难道我们连个废物都不如吗?”

“丹药坊的师兄,还请给个说法,为什么太虚峰的人能领取这么多的资源,这个沐枫可不是精英弟子,他刚入门,只能算是个外门弟子,每月领取的资源不过也就三瓶而已,为什么会这么多?”

“你们不要在此喧哗,这是我们药王谷上面分配下来的,你要有什么不满的还是回去问你们的师尊吧,赶紧领走自己的资源,我们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耗着。”

楚枫领完了资源,正打算就此离去,他刚离开领取资源的窗口走到院落中央,便有人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我呸!什么东西,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连修炼都不能,竟然还领取这么多的灵液,不过就是仗着太虚峰的易尘师叔罢了。要是没有易尘师叔收留,怕是只能沦落在外做乞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