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5章 一拳打爆

第二十五章 一拳打爆

楚枫本就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人,先前他之所以忍,是想到目前实力不强,加上心中有着某种担忧,方才不想与这些人发生冲突,没想到这些人越来越过分,竟然做出这样的动作,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们羡慕妒忌是吗?”楚枫停下了脚步,目光平静地看着那些人,道:“也是,你们这些人每月最多也就领取六瓶,看到我这样的废体领取十瓶灵液,心中不平衡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即便是你们再不平衡又能如何?”

“你……”先前出言的那个外门弟子的怒火噌的就上来了,他冷笑一声,讥讽道:“废物就是废物,莫说十瓶灵液,就是给你一百瓶,你还是个废物,永远也无法改是废物的事实。这些灵液就算是给一条狗服用了,狗也能长得强壮,可是给你服用,却是半点效果都没有!”

楚枫心中的火气逐渐腾升,向着头顶往上冲,慢慢燃烧着他的身体,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满脸笑容,道:“说得好,这些灵液要是给你服用了,肯定能长得强壮,到时候用来看家护院也不错。”

“妈的!你骂谁?”那个外门弟子一下子将身边的几人推开,满头黑发都差点倒竖了起来。他双眼喷薄怒火,抬手指向楚枫,道:“你有种再说一遍,别他妈以为有易尘师叔撑腰,今天我就不敢教训你!没有了太虚峰的剑阵,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你个废物!”

“我只是在说一条想乱咬人的疯狗,师侄你何必动怒。”楚枫满脸轻松的模样,抬手指向那个外门弟子,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满身毛发都竖了起来,龇牙咧嘴,可惜的是没有长尾巴,不然摇动几下,岂不是要威风许多?”

“我操!老子他妈的废了你!”那个外门弟子直接暴走了,神海部位绽放火焰般的光芒,其手掌上浮现出缕缕神纹,一股股烈阳罡气缭绕,手掌挥动间,直接向着楚枫拍来,空间都被击得微微扭曲了起来。

“师兄注意点,他可是废体,要是弄死了肯定会有麻烦,下手可得有分寸!”

“哈哈哈,这废体可要吃苦头了,竟然敢如此激怒师兄,简直是不知死活啊。”

“你们说师兄这一掌下去,那个废物会不会连骨头都被震成碎片?”

……

许多的外门弟子们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一幕,哈哈大笑着,仿佛已经看到了楚枫骨断筋折,浑身是血的模样。

楚枫立身在原地,面对缭绕烈阳罡气的手掌没有做出任何躲避的动作,双眼就这么静静看着那只越来越近的手掌。在场的外门与内门弟子尽皆冷笑,认为他不是躲不过就是被吓傻了。

就在众人冷笑不已而出手的那个外门弟子的脸上也挂满了狞笑的时候,楚枫终于出手了,他的手臂轻轻一振,四方的空间“嗡”的抖动了起来,体内血气微微运转至拳头,紫金光芒瞬间绽放。

紫金光芒绽放的拳头如浓缩的神日穿空而出,瞬间与那只缭绕烈阳罡气的手掌对碰在一起,发出轰然闷响,一道道炽烈的光自拳掌交碰的点为中心向着四方冲击开来。

“喀嚓!”

那个外门弟子的手掌传出了骨裂声,“噗”的一声当场爆碎,所有人脸上的冷笑都凝固了,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只紫金色的拳头并没有就此收回,震碎手掌后竟然一路势同破竹,直接将那个外门弟子的整只手臂全都击碎了,血雾满天,吓得有些弟子大声惊叫了起来。

“啊——”

资材院中响起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个外门弟子的手臂彻底爆碎,钻心的剧痛让他在地上不断翻滚,痛得浑身都是冷汗,断臂更是血如泉涌。

“师兄!”

“师兄你怎么样了!”

“快给师兄止血!”

……

五六个乾阳院的弟子相继冲了上去,将那个断臂的弟子扶起,为他止住了血液,并且为其服下疗伤的丹药,而后怒视楚枫,厉声道:“好你个太虚峰的废体,没想到你的身上竟然有强大的器!”

“沐枫,你手段狠辣,太虚圣地将容不得你,此事我们乾阳院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杀了他!你们给我杀他!!”手臂爆碎的弟子疯狂厉吼,满脸都是冷汗,五官扭曲都在了一起,非常的狰狞与可怕,他对楚枫的恨已经深入了骨髓,简直想要喝他的血了。

然而他身边的几个外门弟子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有出手的打算,先前他们可是见识过了,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谁都不想去冒险。

“你的手段实在太狠辣了些,就算你是太虚峰的弟子,有易尘师叔撑腰,就算你的辈分高出我们,但是这件事情也休想善了,你必须要刚才的事情付出代价!”

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轻男子,大约二十岁左右,一身火色的衣衫,胸口绣着一团火焰的标记,表明了他的身份——乾阳院的弟子。

“李师兄,你要为我做主啊!我们乾阳院不能让人如此欺负!”那个手臂爆碎的弟子撕心裂肺地叫着。扶着他的几个弟子也相继出声:“李师兄,这个沐枫只是太虚峰收的废体,要是今日不镇压他,我们乾阳院的颜面可是要扫地了!”

“真是好威风的乾阳院,莫非只许你们欺负人,不准别人反抗不成?”楚枫独对众人,从容而镇定,自始自终都难以从他的脸上看到任何明显的波动。

“废话少说,今日我李阳倒想看看你的身上到底藏着什么器,一拳之下竟然能将师弟的手臂给击碎!”乾阳院的李姓弟子向着楚枫慢慢走来,两边的弟子都为他让出了一条路。

“这个沐枫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下此毒手,还正当太虚峰是六脉之首了不成?”

“看着吧,他很快就嚣张不起来了,李师兄可是内门弟子,已经修炼到神海秘境三重天了,岂是他这样的废体能抗衡的,就算是身上有什么器也不是李师兄的对手,抬手便可将其镇压!”

……

资材院中许多的人都在议论,也有些冷月峰刚入门的女弟子,她们看着这个李师兄,有的眼中泛动异彩,而看向楚枫的时候,嘴角噙着一缕冷笑与鄙夷。

楚枫知道今日的事情不可能善了,从出手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了将有各种麻烦接连而来。看着面前的乾阳院李姓弟子,他能感受到其体内神海蕴含着旺盛的神力精气。

先前那个外门弟子不过才神海秘境一重天罢了,而眼前这个内门弟子却有着神海秘境三重天的修为,不管是境界还是实力都有巨大的差距。

李姓内门弟子慢慢走向楚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让许多的外门弟子都露出惊色,在其身周三米内都形成了气场,罡风刮得呜呜声响,他单手背负,居高临下俯视过去,根本没有将楚枫放在眼中。

“唰!”

李姓内门弟子的神海部位突然透射出一道火色的神纹,如烧红的金属箭矢般破空而出,直取楚枫的胸口,速度快得惊人。

楚枫心中微凛,神海秘境三重天的人远比一重天的强大,面对杀来的神纹,他不能以肉身去抵抗,当即闪身避过。就在这时候,李姓内门弟子的探手抓了过来,瞬间就逼近了楚枫的肩部。

其实在李姓内门弟子绽放神纹的时候便同时探手抓向楚枫了,两个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若是换做别人根本不可能躲过。

“嗡!”

楚枫的拳头刹那间变成紫金色,迎着那只抓来的手轰杀而去,空间都被打得颤鸣了起来,拳头还未与手掌接触,李姓内门弟子的脸上就浮现出惊色,感觉自己的手掌在拳风下竟然有种刀割般的感觉。手掌当即一缩,转向抓向楚枫的咽喉。

然而,楚枫的五指一下子就抓住他的手腕,如铁钳般牢牢将其固定在空中,让那个李姓内门弟子心中大惊,感受到五指上传来的力量,心中不禁骇然,当即运转三个神海中的力量猛震,轰的一声挣脱了楚枫的五指,同时“唰”的将手收了回去,不敢再近身搏斗。

楚枫与李姓内门弟子交手数招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在场众人不禁有些惊愕,似乎不敢相信楚枫竟然还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没有被李姓内门弟子镇压。

“李师兄,面对这等心狠手辣的狂徒,师兄不必心软,直接用神通镇压他。”冷月峰的一名外门女弟子大声说道。

“李师兄只是试探这废体的身上到底带了什么器而已,否则刚才早就将其镇压了。”

“唔……言之有理,否则凭李师兄的手段,就他这样的废体再来一百个也是轻易镇压!”

……

许多的弟子接连拍李姓内门弟子的马匹,让他感觉无比受用,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了,自信心更是暴增,大袖一拂,俯视楚枫,道:“你的肉身倒是不错,可惜的是丹田破碎,终究是废人,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神通手段,我这样的存在,是需要你这样的废物去仰望的!”

李姓内门弟子话语霸气而激昂,一副我自飞扬临天下,抬手间指点江山的姿态,看得一些脑残的外门女弟子双眼异彩连连,整个人都花痴了,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抱大腿。

楚枫看向李姓内门弟子,而后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见到那些女弟子满脸的花痴表情,心中不禁觉得好笑,同时也觉得面前这个自大的家伙很可怜。

“我虽是废体,但要对付你这样的内门弟子却不用浪费多少力气。如你所说,你这样的存在,连废体都不如。”

楚枫的声音很平静,没有讥讽也没有嘲笑,很自然地说出这些话,却让在场的众弟子全都惊愕而后狂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