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6章 一招秒

第二十六章 一招秒

资材院中,众人大笑,几个对李姓内门弟子目泛异彩的女弟子嗤笑道:“一个废体也敢在李师兄面前大言不惭,我看这个小子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呢。”

“人家可是太虚峰的弟子,背后有易尘师叔撑腰。”

“不错不错,太虚峰的弟子,还是易尘师叔的师弟,论辈分比我们高出整整一辈啊。”

“唔!作为师叔,修为肯定是通天彻地了,我们这些人还不够他一根手指头的,哈哈哈哈!”

这时候,一名冷月峰的女弟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满脸讥笑地看着楚枫,道:“我说沐风师叔,你还是赶紧跪下来给李师兄和整个乾阳院的弟子们陪个礼认个错吧,说不定他们心情好了便放过你了,否则怕是要遭受皮肉之苦,你这连神海都不能修炼的废体,恐怕承受不住的哦。”

楚枫平静地看着面前这些如小丑般的的人,淡淡一笑,道:“今日本不想与你们起争斗,然而先前却还是忍不住出手了,既然如此便再也没有什么顾虑。

说到这里,楚枫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攀升了一大截,眼眸如冷电般逼人,一头黑发无风飞扬,抬手指向所有出言讥讽与挑衅的人,道:“你们一起上吧。”

顿时,整个资材院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呆住了,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那些负责发放资源的药王谷弟子也呆滞了,惊愕地看着院中如宝剑出鞘般拥有逼人锋芒的楚枫。

“我没听错吧,他刚才说什么?”

“他说要我们一起上?”

……

众人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

“就凭你一个废体也敢口出狂言,看我单手镇压你!”乾阳院的李姓内门弟子冷笑连连,凭借神海秘境三重天的修为,根本没有将楚枫放在眼中,毕竟未修炼出神海的人与他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唰!”

乾阳院李姓内门弟子手掌摊开,一个如碗状的金属器物飞了出来,迎风见长,绽放出璀璨的神光,如一个巨大的碗倒扣下来。

于此同时,他双手在身前演化,烈焰罡气汹涌而出,化为一条狰狞的火蛇嘶吼着冲向楚枫,炽烈的温度将四周的空间都炙烤得扭曲了起来,众人只觉得一股热浪迎面而来,烤得肌肤生痛,顿时齐齐退步,满脸惊色。

“李师兄好强大,烈阳罡气如此了得,不愧是内门弟子,远不是我们这些外门弟子能相比的!”

“那个碗状的器物应该是灵器吧,别说一个楚枫,就是一百个楚枫也要被镇压!”

……

院落中,许多的弟子议论纷纷,被李姓内门弟子展现的手段所惊,同时也觉得楚枫这次无论如何都没有反抗之力,唯一的结局就是被镇压。

一些冷月峰的女弟子见到李姓内门弟子的英姿更是花痴了,双手贴在胸口,眼睛都在冒桃心,在她们看来,李姓内门弟子这样的年轻强者就是心中梦寐以求的道侣。

碗状灵器从天而降,笼罩方圆数米,向着楚枫镇压下来,狰狞的火蛇嘶吼着,携着李姓内门弟子的神海精气,散发着炽热的气息冲来,似要要将楚枫吞入腹中。

面对这样的攻击手段,楚枫的神色很平静,眼神却越来越冷,越来越霸道,就在所有的攻击即将临身的时候,他的体内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如长河奔涌,又如山洪暴发,旺盛的紫金血气轰然声中冲出体外,天灵盖上更是直接冲出一条紫金色的血气瀑布,“嘣”的一声冲击在镇压下来的碗状灵器上,顿时将碗装灵器冲击得猛烈震动,向上飞起数米高。

“轰!”

楚枫迎着火蛇往前踏步,恐怖的紫金血气如一汪海洋般涌向前方,冲来的火蛇瞬间崩开了,于此同时,他抡动紫金拳头逆击天宇。

“嘣!”

霸道的拳头力贯万钧,在刺耳的金属颤音中与压落下来的碗状灵器对碰在一起,碗状灵器嗡嗡颤鸣,一下子就被打上了高天。

火蛇崩开与灵器被击飞是在同时间发生,乾阳院的李姓内门弟子根本反应不过来,而且旺盛的紫金血气下他忍不住连连退步。

就在他的身躯还未稳住的时候,一只紫金色手掌瞬间出现在眼前,“啪”的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左脸上,刹那间让他觉得整个天地都在旋转,什么都看不清楚了,而且头颅剧痛欲裂,仿佛头骨都被抽得崩开了似的,口中的牙齿更是全碎,如子弹般喷射了出来,身体横飞十几米那么远,轰然声中落在地上。

一瞬间,整个院落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乾阳院强大的李姓内门弟子,神海秘境三重天的高手,竟然被一个不能修炼神海的废体给打败了,而且还是如此的彻底!

就在众人惊呆的时候,楚枫的身体“唰”拉起一串残影,出现在李姓内门弟子的面前,一脚踏在其胸口,当即让他鲜血狂喷,只觉得胸骨与内脏都要被踩碎了,嘴唇张合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有一股股鲜血不断涌出。

“当!”

空中落下一物,砸在地上发出金属颤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他们看到那个金属物体时,满脸都是惊骇,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那是李师兄的灵器……”

有人发出颤抖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忌惮与惊惧,因为那个碗状的灵器上竟然有个深深凹陷的拳印,这样的画面太惊人了。

“不……怎么会这样,他不过是个废体啊,怎么会如此强大!”

“这绝对不可能,不能修炼神海,单凭肉拳将灵器都击出深深的拳印,我这是在做梦吗?”

“李师兄怎么败了啊?李师兄怎么会败呢?”先前那些对李姓内门弟子目泛异彩的女弟子满脸失望,口中不断呢喃着,当她们的目光落在楚枫的身上时,顿时觉得这个曾经的废体,此刻是那么的英姿焕发,那么的有男子气概,心中不由得怦怦跳动了起来。

“姓沐的,立刻放开李师弟!”

就在众人都惊惧与震撼的时候,人群中有三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他们身穿相同的金色衣衫,胸口绣着一轮太阳,说明他们三个都是神日峰的弟子。

三个神日峰的内门弟子一直都没有说话,对于楚枫表现出的战斗力也非常震惊,单打独斗他们谁都没有把握,但是三人联手就不同了,而且论战斗力他们也要比乾阳院的李姓弟子要强上些许。

神日峰内门弟子的声音将众人从惊惧与震撼的状态中拉回了现实,几乎在瞬间就将目光投了过去,当即有人惊呼了起来:“他们是神日峰的师兄,我们刚才竟然忘了还有六脉之首的师兄们在这里,如此岂能轮到姓沐的逞凶!”

“请三位师兄为我们乾阳院的弟子做主,姓沐的蛮横嚣张,出手狠辣,将我们的几个师兄全都打成了重伤,此等凶徒若不给以沉痛的教训,将来恐怕还有其余的师兄弟遭其毒手!”

“不错,三位师兄今日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狂妄之徒,不然他还真没有将圣地的门规放在眼中。为了给圣地的弟子们一个好的修炼环境,还请师兄们务必出手镇压这个凶徒,不能让他继续为非作歹,到处逞凶!”

……

乾阳院的许多的弟子都相继出声抨击楚枫,对于他们先前挑衅与出言侮辱的话只字不提,开口闭口就将楚枫打伤外门弟子和内门李姓弟子的事情挂在嘴上,不断为他扣上大帽子,将他说成手段残忍的凶徒。

众人中也有些一直都保持你沉默的人,对于这种明显的强词夺理与诬陷感到有些愤怒,但却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大部分的人都对楚枫有敌意而想要对付他,仿佛已经成了大势所趋。

资材库的大门前,几个药王谷的弟子也摇头叹息,他们入门已久,其实已经见惯了这样的事情。有时候现实就是如此,在别人的眼中,就算有足够的资格享受优人的待遇也会让某些人不满,更何况楚枫在众人的眼中只是不能修炼神海的废体,自然更加让这些弟子们心中不平衡,找各种理由来挑衅。

“不作死就不会死。”踩着李姓内门弟子胸膛的楚枫缓缓转过头,看着神日峰的三个内门弟子与那些叫嚣的弟子,道:“我这个人并不喜欢争斗,但你们若是觉得我好欺负,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住口!在神日峰的三位师兄面前,你还敢狂妄?没有剑阵在手,你还如能那日般逞威吗?”乾阳院的一名外门弟子当即呵斥。

楚枫冷冷地看了乾阳院那个弟子一眼,体内血气凝聚于喉间,猛然喝吼:“这里还轮不到你叫嚣,滚!”

滚字一出,血气鼓动的声波如潮水般涌了出去,并且快速凝聚成一束,瞬间贯穿那个弟子的双耳,使其身躯巨震,蹬蹬蹬连退三步,脸上涌现潮红,一口浓血狂喷而出,双耳更是不断淌血,满脸都是惊恐,吓得面色惨变,再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在场许多人都心颤,楚枫展现出的手段与威势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一个连神海都不能修炼的人,却有这般的威势,如此强悍的战斗力,若都是以血气在催动,那么得需要多么变态的肉身才能办到?

别说其他的弟子,就是神日峰的三个内门弟子与药王谷的弟子都被楚枫喝吼出的声波威力给惊住了,就这样将一名身神海秘境一重天的外门弟子震伤,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就算是神海秘境四重天的人都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