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7章 太虚圣子与圣女

第二十七章 太虚圣子与圣女

楚枫一声喝吼震慑了许多人,乾阳院那些叫嚣的弟子全都噤声了,不敢再出言不逊,害怕会落得如刚才那个弟子一样的下场。

“丹田虽然破碎了,可是你这具肉身倒是让人惊讶。”神日峰的三名内门弟子中有人眯着眼睛,丝丝冷光闪烁,道:“可惜的是,终究无法修炼神海,如你这样的人也只能在弱小的人面前逞威,在真正的同代高手面前,你就会深刻体会到肉身与神通的差距,不是凭借蛮力与过人的血气可以弥补的!”

“是吗?”楚枫淡淡一笑,“嘭”一脚将李姓内门弟子踢飞,其身体如抛物线般飞向人群,惊得几个乾阳院的弟子赶紧冲上去将其接触。刚抱住其身体,那几个弟子浑身巨颤,感觉接住的不是一具身体,而是一座山岳,手臂差点都被震断了,不禁惊骇莫名。

此刻,楚枫与众人都不知道的是,在资材院外数千米外的空中,正有两双眼睛静静地看着这里。

那是一男一女,男的身穿金色的衣袍,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脑后与身前,在风中轻轻飘动。他很年轻,五官英俊,脸如刀削,眸光虽然平静,但却隐藏着令人心悸的凌厉,脑后有一道淡淡的金色光圈,如一轮发光的太阳。

女的年约双十,一身淡蓝色罗衫,青丝如瀑,肌肤如初雪般细腻。她看起来给人一种静而柔的感觉,就如凌波仙子伫立在碧波荡漾的水中央,那张脸可谓倾国倾城,五官轮廓勾勒出柔美的线条,脑后同样有一道银白色的光圈,如一轮皎洁的明月。

男的是神日峰曾经的亲传大弟子,现在的太虚圣子——孟轲;女的曾是冷月峰的亲传弟子,如今的太虚圣女——蓝心若。

资材院中的众人自然不知道圣子与圣女在远处将所有的事情都看在了眼底,此刻楚枫面对神日峰内门弟子的咄咄逼人,他没有争辩什么,踢飞乾阳院李姓内门弟子后,缓缓向着人群走去,道:“与你们无理可辩,还是武力来得实在,想出手就一起上吧!”

这样的话语,虽然让众人觉得狂妄,但却没有如先前那般反应了,因为刚才楚枫展现出的手段已经深深震撼了他们,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多言。

“真是大言不惭,竟然要我们一起上!”神日峰一名弟子冷笑,而后又道:“既然你有这样的要求,我们也只能如你所愿了,倒想联手来试试你的肉身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何必虚伪,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们本就准备联手,即便我不说也是如此,若真的觉得丢脸,倒也可以一个一个来,我不介意。”

“你……”

神日峰的三个内门弟子气得胸口一窒,脸色“唰”的阴沉了下来,心中所想被楚枫当众拆穿,这让他们觉得很没有颜面,脸上火辣辣的。

远空中,太虚圣子看向太虚圣女蓝心若,道:“师妹,你觉得他们三个能否拿下沐枫?”

“三招必败。”蓝心若伸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青丝,补充道:“或许不用三招。”

“师妹说的是那个叫做沐枫的废体吗?”太虚圣子笑着摇了摇头,满脸自信,道:“也是,我们神日峰的弟子个个杰出,三个神海秘境三重天顶峰的人联手,三招内还不能镇压区区沐枫,神日峰的颜面何存?不过师妹对我们神日峰的弟子倒也挺有信心的。”

圣女蓝心若摇了摇头,没有回应太虚圣子的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资材院中的情况。

此刻,神日峰的三个内门弟子彼此拉开了距离,每个人的神海部位都在绽放璀璨的金光,神力精气澎湃,身前竟然浮现出了一轮神日,并且缓缓升空,立刻就让周围的人感受到了一股炙热与巨大的压迫力,仿佛是真正的太阳压落了下来。

三轮神日升空,随后齐齐向着楚枫压落而去,与此同时,三个内门弟子几乎同时探手拍向楚枫,不过他们不是以肉掌攻击,而是使用神力精气凝聚而成的金色手掌,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眼睛都生痛。

“锵!”

一柄金色的大斧从楚枫的头顶冲了出来,金属颤音刺耳,响遍整个资材院,让所人都吃惊。众所周知,楚枫是不能修炼神海的,那么这种手段是如何施展出来的?

金色的大斧散发出霸道与凌厉的气息,在空中轻轻一震,一瞬间迎着三轮神日斩了出去,炽盛的斧芒“哧”竟将空间都斩出了一道黑缝,三轮神日接连崩开,竟然挡不住斧芒一击。

同一时间,楚枫张口猛啸。

“吼!”

一颗黄金狮子头冲喉而出,发出震慑人灵魂的咆哮,刹那间整个资材院的人全都巨震,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元神都要崩碎了。

三只由神力精气凝聚的手掌顿在了空中,失去了施展者的控制,一下子就崩开了,而神日峰的三个内门弟子的身体却保持着攻击的姿势呆在了原地,脸上涌现潮红。

楚枫施展的狻猊神术主要争对的是他们三人,虽然他们的修为比在场的大部分弟子都要强大,可受到的声波冲击也是最强的,整个大脑空白一片,内脏都被震移了位,鲜血差点狂喷出来。

楚枫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他如疾电般冲向前方,“嘭”的一脚将中间的那个神日峰弟子踩在了地上,两只手一左一右抓住另外两个弟子的脖子,“轰”的一声将他们重重撞在一起。

“噗!”

几个动作在同时完成,三个人鲜血其喷,体内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内脏裂痕斑斑,大股大股的血液从口中涌出,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被楚枫踩在脚下的那个神日峰内门弟子最先从狻猊神术中醒转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被踩在脚下,而且内脏都碎裂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他举着颤抖的手指着楚枫,道:“你……咕噜……你……咕噜……”他根本说不出话来,张口间,血液咕噜咕噜往外涌。

“我什么?”楚枫淡淡一笑,眼神却非常冷,道:“我这个废体是吗?废体也能秒杀你们,你说你们算什么?”

神日峰三个弟子闻言,气得再次狂喷鲜血,差点背过气去。先前说要让楚枫体会到肉身与神通的差距,结果交手才一招就齐齐败下阵来,这是多么巨大的讽刺!

本想在众人面前展露威风,尤其是在冷月峰的女弟子面前展现自己的霸气与强大,不曾想却是这样的结果,神日峰的三个内门弟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资材院内非常安静,可以清晰的听到众人的呼吸声甚至是心跳声。众人从来没有如此震惊过,一个没有修炼出神海的,被视为废体的人,竟然凭借肉身血气一招重伤三个神日峰的内门弟子!

众人看楚枫的眼神彻底的变了,在他们的眼中,楚枫俨然已经成为了内门弟子杀手,此刻没有谁敢再出言挑衅,甚至是不敢露出一丝敌意的表情与眼神。

“沐枫师叔,你好厉害!”两个面容姣好的冷月峰女弟子快速走到楚枫的身边,眼中泛动着异彩,道:“他们都说你丹田破碎不能修炼神海,其实都是那些人走眼了。沐枫师叔这样的天才怎么可能无法修炼神海呢,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代天骄,到时候我们来找沐枫师叔指点,你可别拒绝我们哟。”说完还齐齐向楚枫暗送秋波。

一些弟子感到无语,对于这钟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处处找机会抱大腿的人,在场还是有些人非常看不惯的。

就在楚枫暗自皱眉,正欲回应两个女弟子的时候,两道身影踏空而来,瞬间就到了资材院的上空,这让在场的众人齐齐抬头望去,脸色顿时就变了,齐齐躬身:“圣子,圣女!”

楚枫心中也有些吃惊,这两个人他认得,当初在虚天域中的深渊血海前见过,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是圣子与圣女,难怪当时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十分不凡,绝对是古血体质。

“圣子,圣女,你们怎么来了,我们正打算将资源给你们送过去呢。”几个发放丹药的弟子快步走上前来,态度非常恭敬,不敢有半点怠慢。

“我们自己来取也一样。”太虚圣子面无表情,居高临下俯视下来,淡淡地看了楚枫一眼,而后说道:“若不是我们亲自来取,又怎能看到太虚峰新收的弟子在此逞威。”

此话一出,众人的神色全都变了,不过大多数都是幸灾乐祸,而楚枫身边的两个冷月峰的女弟子则面色大变,满脸惶恐,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场,道:“圣子,您别误会,我们是来劝沐枫放了神日峰的三个师兄的,可是我们人微言轻……”

“好了,你们不用说。”太虚圣子止住了两个女修者的话,淡淡地说道:“以后离这个沐枫远点,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做弟子就要安守本分,不要与这种人搅合在一起。”

“是,多谢圣子教诲,师妹等当铭记在心!”两个女弟子连连应道,而后如避瘟神般远离楚枫,从刚才的热情立刻就变成了此刻的冷眼旁边看好戏。

楚枫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世间冷暖,人性的丑恶,早在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亲身体会过了,两个女弟子的表现没有让他的心中有丝毫的愤怒。

只是他没有想到太虚圣子与圣女竟然会来资材院,从太虚圣子刚才的话来看,他也是个帮亲不帮理的人,今日的事情怕是真的麻烦了。

“圣子,请您为我们做主,这个沐枫狂妄嚣张,蛮横跋扈,目中无人,更是蔑视门规,还不将我们乾阳院与你们神日峰放在眼中,对两脉弟子痛下毒手,此等穷凶极恶之徒,圣子您一定要严惩啊!”乾阳院的李姓内门弟子鼻青脸肿,咬牙切齿,同时向楚枫投去阴冷与怨毒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