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8章 霸道强势的圣子

第二十八章 霸道强势的圣子

太虚圣子来了,言语之间不难听出他要针对楚枫,虽然尊为圣子,但毕竟曾经是神日峰的亲传弟子,如今见到神日峰的人被一个刚入门的人暴打,心中自然不快。

那些对楚枫心存敌意的人见状立刻知道机会来了,一改忌惮与惊惧的表情,接连出声要太虚圣子对付楚枫。

太虚圣子立身在空中,一身金色衣袍,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金光,脑后更是浮现一轮如太阳般的光圈,让他看起来如神祗一般:“你们放心,圣地出现这种狂徒,我这个做圣子的自然不会不管,今日若不给他一个教训,他不会明白怎样安守本分。”

对楚枫心存敌意的人听到这话,心中窃喜,脸上不禁浮现出了冷笑,并且向楚枫投去似笑非笑的目光,好像在说你死定了。

这时候,太虚圣女蓝心若却微微皱起了黛眉,看了太虚圣子一眼,道:“孟珂师兄,你不会真要插手这件事情吧。他们之间的事情,孰是孰非,你我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沐风师叔下手重了些许,但总的来说他只是自卫反击。况且,孟珂师兄身为圣子,修炼数十年,若出手对付一个刚入门的太虚峰弟子,而且这个人的辈分还比我们高,怕是有些不妥。”

“师妹你这是什么话?”太虚圣子的眼神带着些诧异,他斜睨了楚枫一眼,道:“不管怎么说,众目睽睽下,对同门痛下毒手这就是不对。虽然之前乾阳院与神日峰的弟子也有错,可是他们不应该承受这样的代价,今日这件事情,我是管定了!”

“师兄,希望你三思而后行!”太虚圣女蓝心若的美眸中也浮现出丝丝怒意,道:“太虚峰一脉的弟子历来人数较少,如今先贤预言成真,太虚峰一脉已经不再是被圣地遗弃的传承,而且圣主也亲口告诫过所有人,一定要遵守祖师留下的规矩。即便是沐风师叔真的有错,也只能由太虚峰的易尘师叔与圣主来责罚,除此之外,宗门其余人都不能越权干预。”

太虚圣子皱了皱眉毛,他斜睨楚枫,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冷冽的光,他没有想到圣女竟然为了维护一个太虚峰刚入门的弟子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与他争执,心中有股莫名的怒火逐渐腾升了起来。

“师妹莫非之前认识这个沐风?”

“不认识,我只是就事论事,蓝心若身为圣女,对待圣地内的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按照圣地的规矩来行事。”

“好个一视同仁,按照圣地的规矩来行事!”太虚圣子的脸上浮现出明显的不满,道:“如你我这样的身份与地位应该知道不管在哪个势力传承中都没有绝对的规矩,只有弱肉强食,规则只争对弱者而约束不了强者!”

太虚圣女蓝心若捋了捋被风吹得贴在脸上的一缕青丝,道:“师兄你的意思是今日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了?”

“身为圣子我有权处理圣地内的一些事务,师妹就不要管这件事情了,免得闹得不愉快,到时候对大家都不好。”

太虚圣子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强势,对于太虚圣女蓝心若维护太虚峰的弟子而感到怒火中烧。这么多年来他与蓝心若可以说青门竹马,自小在圣地修炼,很小就认识了,而且同时被选为圣子与圣女。

在修炼界,一个传承中的圣子与圣女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几乎注定将来会是彼此的道侣。圣子是下任圣主的人选,若不出意外,圣女便会在圣子成为圣主的时候与其成婚。

虽然这些年来,蓝心若对与太虚圣子完全没有表现出男女间的那种情感,但是在太虚圣子的心中,早就将她当做了自己的未婚妻,如今见她在众人面前维护别人而与自己争执,心中火冒三丈,若非极力克制,早已怒发冲冠了。

蓝心若听到太虚圣子这样说,当即便不再言语了,相识这么多年,怎么能不了解他的性格,知道此刻的孟珂已经是非常愤怒的状态,如果继续阻止下去,不但帮不了沐枫师叔反而还会害了他,除非她为此而与太虚圣子动手,但这显然不可能。

圣子与圣女动起手来,对于整个太虚圣地来说都是大事,到时候整件事情就会变得更加麻烦,或许后果更加严重。

资材院中很多人见圣女竟然帮着太虚峰的沐枫说话,心中就不由得紧绷了起来,担心圣子会就此作罢,此刻见到圣子态度强势,而圣女也不愿为此而发生大的矛盾选择了沉默,心中的担忧也逐渐消失了,冷笑与幸灾乐祸的表情又浮现在了脸上。

“沐枫,你当知道自己今日所犯下的过错,放开神日峰的内门弟子,主动过来接受惩罚吧。”太虚圣子居高临下,浑身笼罩金光,如天神俯视蝼蚁般看着楚枫,声音平静而冷漠,仿佛他就是这里的主宰,能掌控所有人的生死。

楚枫眼神微冷,看向一副主宰者姿态的太虚圣子,道:“只许乾阳院与神日峰的弟子辱骂挑衅,以下犯上,就不许我太虚峰的人反抗,这就是你做为圣子的逻辑与处事态度吗?”

“说这些都是没用的,在强者面前,道理都显得非常可笑,现在你没有别的选择。”太虚散圣子的声音已经淡漠,神色显得冷漠而无情,道:“念你刚入门不懂圣地门规且与易尘师叔同辈的份上,本圣子也不想对你动手,你跪下来给乾阳院与神日峰的弟子认错赔礼。由于乾阳院的弟子失去了左臂,你还需自断一臂,此事便就此作罢。日后老老实实待在太虚峰做个安守本分的弟子,虽然不能修炼,但还能正常生活直到老去,也算是本圣子对你最大的宽恕。”

如此言语,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不但要楚枫跪下来认错赔礼,还要自断一臂,说这是最大的宽恕,简直是霸道强势得让人感到可笑。

“师兄,你这么做有些过分了,断了沐枫师叔的臂膀,在这种情况下等于打碎了他的道心,毁了他的将来。”太虚圣女看不过去,忍不住出言,觉得太虚圣子的做法非常过分。

“师妹觉得我过分吗?”太虚圣子淡淡一笑,嘴角噙着的一缕笑意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冷漠与无情,道:“饶他不死,便是最大的宽恕,是恩赐,他应该为此而感到庆幸,铭记我的恩德才对。”

“你要断我一臂,还要我对你感恩,真是好强大的逻辑。我不禁怀疑,你到底是太虚圣地的圣子还是占山为寇的土匪,否则怎会说出这种强盗逻辑。原来这就堂堂圣地的圣子,今日我沐枫算是开了眼界。”

面对强大到深不可测的太虚圣子,楚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退却与忌惮,气势上不弱半点,侃侃而谈,不禁让太虚圣女蓝心若刮目相看,眼中浮现出一缕光亮。

这样做得有多么大的勇气,多么坚韧的心性才能做到这个地步?修炼界中弱肉强食,强者的气势微微散发出来就能让弱者心惊胆颤。纵观整个修炼界,怕是也找不出哪个连神海秘境都不到的修者能在太虚圣子的面前表现得如此镇定与从容。

“你将本圣子比喻成强盗,还真是有些勇气,不过本圣子却不是强盗而是强者,对于你来说绝对的强者,弹指间就可以镇压你的强者!”太虚圣子的眼中闪烁寒光,因楚枫的话而生出了杀意,他的身体未动,但是一股强悍的气势散发出来,如一座无形的大山压落下来。

“轰!”

太虚圣子与楚枫之间的空间突然就发出轰响声,人们看到空间如水纹般扭曲,变幻着形状。楚枫心中不禁一沉,在这股气势下,只觉得肌体欲裂,体内的精血轰隆隆奔涌起来。

楚枫的精血在沸腾,神海也蠢蠢欲动,几乎要自动翻腾起来,这让他心中一惊,赶紧强行压制神海,因为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已经修炼到了神海秘境。

如此一来,楚枫就更加抵挡不住太虚圣子的气势压迫了,体内的精血沸腾间,有许多的玄奥晦涩的古篆浮现,而后快速凝聚并与精血融合,逐渐化为一条条紫金色真龙,就要冲体而出。

楚枫心中又是一惊,绝对不能让真龙冲出体外,太初真龙体血脉若暴露,以他现在的实力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赶紧将其强行散去,深深压制在了体内。

“蹬蹬蹬!”

神海不能动用,真龙神血不能动用,只靠生命精气的情况下根本抵挡不住太虚圣子的气势威压,楚枫接连退了数步,只觉得身躯如被山岳撞击,内腹剧痛,一缕鲜血自嘴角淌出,但是他的身躯依旧挺得笔直,双目如冷电般与太虚圣子对视。

“你这具肉身倒是让本圣子惊讶,竟然能承受我的几分气势压迫!”太虚圣子冷漠开口,气势也同时增强了一分。

楚枫“蹬”让后退了一步,冷冷地说道:“太虚圣子果然是名不虚传,修炼数个大秘境,凭借气势来压迫我这个刚入门的太虚峰门人,竟也让我连退数步,若让天下人知道,必定会传为佳话!”

“自寻死路!”太虚圣子怒了,脸色“唰”的阴沉了下来,讥讽的话语让他的杀意彻底表露了出来,身躯微动,往前迈出一步,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仿佛有天宇要塌下下来了似的。

楚枫只觉得肌体都开始崩裂了,嗅到了死亡的气息,现在的他同阶再强也绝对不可能与修炼数个大秘境的太虚圣子相比,就算是远古的神灵们在这个境界的时候也不可能做到。

生死一线之间,楚枫心中发狠,神海中开始涌起了波涛,他在沟通神海中的神力精气,与此同时在丹田伴生青铜钟内沉浮的白玉人面青灯瞬间就亮了起来,就要被他祭出。

“好威风的太虚圣子,我倒想来领教你的神通,看看是不是浪得虚名!”

就在楚枫要祭出白玉人面青灯一搏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在大院上空响起,众人不禁齐齐仰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