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9章 师姐更强势

第二十九章 师姐更强势

众人看着楚枫就要承受不住了,肌体上隐隐出现了裂痕,几乎有血液浸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资材院的上空突然响起清冷的声音,使得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尤其是太虚圣子与太虚圣女,以他们的修为境界,有人来到了资材院上空竟然都没能发现,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师姐!你怎么来了?”

楚枫惊讶的同时也散去了神海的神力精气,即将被祭出的白玉人面青灯也熄灭了,心中重重松了口气。悲青丝来了,她既然敢强势出现,那么必定有把握,今日的事情也就好办多了,至少没有必要使用青灯一搏了。

白玉人面青灯是圣兵,按理来说以楚枫神海秘境一重天的神力精气根本不可能催动得了,但青灯道人曾经将催动青灯的秘诀传授给了他。有了秘诀,那么催动青灯所需要的神力就会极大钱少,凭借楚枫现在的境界,瞬间抽空体内的力量刚好可以发挥出青灯的最小威能,只是能否与太虚圣子抗衡就很难说了。

“是她!”

“是点亮凌剑台七柄石剑的那个太虚峰女弟子!”

……

有些弟子认出了悲青丝,她在圣地中也算得上是名人了。当日点亮凌剑台七柄石剑,惊动了整个圣地,各脉之主都曾亲自前往太虚峰欲收她为亲传弟子,可是她最终却选择了留在太虚峰。

悲青丝容颜绝美,气质清冷,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她从高空踏步而下,落在楚枫的身前,看到他的肌体上隐隐出现了裂痕,嘴角挂着一丝紫金色的血液时,眼眸瞬间冷得如千年的玄冰似的,让整个资材院的温度骤降,众人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冰天雪地中,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太虚圣女蓝心若回过神来,心中不禁暗自松了口气,悲青丝能无声无息来到这里,想来足以拦住太虚圣子了。先前她一直都在担忧,不愿看到强势霸道的太虚圣子毁了一个或许能修复丹田,将来可成为强者的人,而且还是太虚峰好不容易遇到的人才。

“悲青丝?点亮凌剑台七柄石剑,被各脉之主争抢的天才?”太虚圣子眼神冷漠,一脸疑问,不过却是明知故问,并没有因为悲青丝能在他的感应下无声无息出现而感到忌惮。

“我悲青丝算不得天才,当然你太虚圣子更算不上。”悲青丝的绝美容颜上枯井无波,美眸中更是没有丝毫情感波动,冷冷地看着太虚圣子,道:“你太虚圣子不过也是凭借多修炼了几十年,以高境界欺压低境界而彰显自己罢了,若说这样的人是同代中的年轻王者,岂不是给天下年轻王者蒙羞吗?”

太虚圣子的脸色逐渐阴沉,眼神也慢慢变冷,身为圣子,在整个圣地拥有崇高的身份地位,先是有太虚峰的废体顶撞,现在又有悲青丝出言讥讽,让他觉得在众弟子面前颜面无存,冷声道:“你不过区区太虚峰弟子,以为自己师从那早已生死不知数百年的老峰主,凭空高出一辈就能在本圣子面前放肆了吗?”

“是你太虚圣子在太虚一脉面前放肆,在圣地门规面前放肆!”悲青丝缓缓升空,直到与太虚圣子相同的高度,冷冽质问道:“谁给你权力私动我们太虚峰的亲传弟子,是你自作主张还是圣主在背后纵容你?莫非连圣主都不将太虚一脉的祖师定下的规矩放在眼中了吗?”

“放肆!”太虚圣子黑着脸沉喝:“你敢诬蔑圣主,说出这样的话来,可知道这是死罪!”

“我悲青丝只知道是你太虚圣子的所做所为在为圣主抹黑,而且还让圣主为你背黑锅,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莫非你太虚圣子早就与别的大派私通,图谋不轨?”

“身为圣地弟子,你不但诬蔑圣子更诬蔑圣主,简直罪大恶极,今日本圣子镇杀你于此,让你明白圣主与圣子的威严不可挑衅!”

太虚圣子接连被悲青丝扣上一顶又一顶大帽子,心中简直是怒火中烧,凌冽的杀意弥漫出来,双眼中的神芒更是夺眶而出,其背后那道如神日般的光圈缓缓升起,一瞬间让方圆千米内刮起猛烈的罡风,整个资材院都在隆隆摇颤,仿佛要崩塌了似的。

众人骇然,亲身体会到了圣子的威势才知道他有多么恐怖,还没有动手,仅仅是脑后的日轮缓缓升起就拥有这般恐怖的威能。

“动手只能自取其辱!”

悲青丝动了,但却没有展现出任何神通手段,也没有光明绽放,她就这么向着太虚圣子迈步而去。玉足抬起,落在虚空的一刹那,十方空间瞬间律动了起来,一股强悍到恐怖的力量以她踏在虚空中的脚为点,向着前方涌去,层层空间崩碎,能清晰的看到虚空黑缝与如海浪般汹涌的能量。

这股神能虽然是向着太虚圣子而去,可是溢出的神能也让在场的众人惊骇莫名,只觉得那只脚踏下如同天宇镇压下来,浑身肌体欲崩,骨骼都嘎嘣咯嘣声响,双腿根本难以承受,轰然声中齐齐跪在了地上,随即便被压的趴在了地上,无法动弹,心神止不住战栗。

“轰!!”

神能冲击向前,崩碎了层层空间,裹带着空间碎片,如锋利的刀刃般杀向太虚圣子,这样的画面让太虚圣女都惊得飞退了很远,而太虚圣子的眼中也浮现出惊色,刹那间飞退,脑后的日轮快速升起,不断往前压落,神能奔涌而出,抵挡悲青丝的神能冲击。

日轮上绽放璀璨的光芒,掩盖了天宇上太阳的光芒,它嗡嗡震颤着,尽管不断倾泻出金色的神能,却无法止住悲青丝的神能冲击,使得太虚圣子不断飞退,同时双手快速演化起来,在其后背竟然又浮现出两道日轮,而他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绽放金光,气势瞬间攀升了一大截。

“悲青丝,今日本圣子势必要将你镇杀于此!”

太虚圣子怒火冲天,眼神非常冷冽,此刻没有丝毫保留,将自身的状态提升到极尽巅峰,体内的九大神力海不断翻腾,磅礴而精纯的神力精气几乎将整个资材院都淹没了。且他的身体上浮现无数的神纹,一缕缕交织成了符篆,快速移动到了右手上,隔空一拳轰杀向悲青丝。

就在众弟子吓得肝胆俱裂,生怕被余波震成血泥的时候,远方有两道身影划破长空,瞬间出现在资材院的上空,同时有一道剑气“唰”的从天而下,如实质的神剑般竖立在悲青丝与太虚圣子之间。

“铮——”

如实质般的剑气发出轻微的铮鸣,大道气息流转,没有绚烂的光华,也没有强大的气势,可是悲青丝与太虚圣子的神能一下子就消散了,就像是突然被吸入了虚空中,众人只觉得那股恐怖的压迫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心中这才重重松了口气,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见过圣主,见过易尘师叔!”

众弟子见到来人,顿时齐齐拜见。

“师兄,你怎么也来了?”楚枫心中微惊,先是师姐,后是师兄与圣主,这绝对不是巧合,而且也没有有人去报信,想来应该是悲青丝师姐和易尘师兄一直在关注自己,这才在关键时刻出现。

“有人不将我们太虚峰放在眼中,胆敢越俎代庖,肆意妄为,师兄若不出现还真以为我们太虚一脉可欺了。”易尘老人站在空中,身体有些佝偻,说完后看向太虚圣主,淡淡一笑道:“圣主,你说老夫的话说得可是事实?”

“呵呵,师兄不必动怒,此事圣子行事的确欠妥,回去我会好好教诲的,这件事情也没有闹出多大的风波,我看就这样算了吧。”太虚圣主满脸笑容,而后看向楚枫,沉声道:“沐风,你虽与本圣主同辈,但也不可太过妄为,说来你今日的确犯了大错,日后好好在太虚峰安守本吧。今日的事情,本圣主不再追究,但是日后再对同辈下毒手,本圣主定会严惩不贷!”

楚枫心中微怒,但脸上却很平静,正要回应太虚圣主,易尘老人却说话了,他怒视楚枫,道:“师弟听到圣主的话了吗?以后在没有绝对实力的情况下不要还击,我们太虚峰的弟子,别人惹到头来也只能忍知道吗?难道你不明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道理吗?”

此话一出,在场许多弟子都忍不住脸庞抽搐,而太虚圣主心中也有些怒意,神色尴尬,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道:“易尘师兄这是什么话,此事就不要再提了,今日你约束好沐风,而本圣主则会约束其他几脉的弟子,相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的。”

太虚圣子立身在圣主的旁边,神色也平静了下来,但是眼眸深处却有寒光闪过,显然已经深深记恨上悲青丝了。而楚枫这样的境界虽然还不至于被他记恨上,但却也有了浓烈的杀意,相信将来在外面相遇,若是四周无人的情况下,他肯定会出手。

“易尘师兄,本圣主还有事要处理,这就带着圣子先走一步了。”

“圣主慢走,老夫就不送了。”

太虚圣主带着太虚圣子离开了,而其他的弟子也相继离开资材院,很快这里就没有几个人了。

楚枫上前几步,看着太虚圣女蓝心若,道:“圣女,多谢你为我说话。”

“我只是就事论事帮理不帮亲而已,沐枫师叔何必言谢。”蓝心若轻轻摇头,声音中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柔美,道:“以后沐枫师叔还是多加注意吧,特别是离开太虚圣地后。”说完便踏空而去,很快就化为一道虹芒消失在视线中。

楚枫看着蓝心若离去的背影,心中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禁摇头。在别人的眼中,他只是连神海都不能修炼的废人,今日来这资材院,却竖立了太虚圣子这样的敌人。

在楚枫以往的构想中,太虚圣子这个级别的敌人应该是在多年后才会出现的,毕竟两者之间的境界相差太大,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可是世事难料,有些事情总是来得很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