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0章 晴雪还活着

第三十章 晴雪还活着

离开的时候,易尘老人与悲青丝先后朝资材院后面的那片树林看了一眼,他们不经意的动作却引起了楚枫的注意,并且隐约中感觉到在暗处有双阴冷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

回到太虚峰,易尘老人不禁深深看了看楚枫,叹息道:“没想到师弟你此去资材院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在以后的一段时间中,若无必要,你还是哪儿都不要去了吧。”

“我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资材院遇上太虚圣子孟珂,这样的敌人对于我来说也很突然,目前的确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事情,毕竟在境界上相差太多了。”

“孟珂的确想杀你与悲师妹,可是还不至于太过疯狂,他只会在合适的时机下动手。”易尘老人走到太虚殿前的青石阶梯上盘坐下来,又道:“除了孟珂,你还有另一个敌人,这个人对于你来说或许更加可怕,因为他会比孟珂疯狂。”

“另一个敌人……”楚枫闻言不禁沉思了起来,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以不确信的口气道:“师兄说的可是离开资材院时隐藏在暗中的那双眼睛?”

“想不到,我所担心的都变成了现实。”易尘老人叹了叹,道:“殷师叔寿命将近,若没有成功炼制出延寿丹,他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一年。在这种情况下,你在资材院中展现自己的肉身精气便是给了他希望。你的生命精气旺盛无比,这正是殷师叔所想要的。”

“师兄你怎会如此肯定他想要我的生命精气?”

“因为我曾无意中发现了殷师叔的秘密。”易尘老人看向楚枫与悲青丝,道:“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当年师兄恰好外出,就在宗门外不远的山中感应到了异常,后来发现一个山洞,里面有十个药鼎,其中有三个药鼎中装着年轻男子,他们的生命血气都比常人要强,却因此而成为了殷师叔的药引。”

“师兄的意思是他在用活人炼丹?”楚枫感觉心中发寒,这种手段简直太狠毒了。

“是的,当时我在那洞府中发现很多关于利用活人的生命精气来炼制特殊的增加寿命的丹方。药鼎中的三个年轻男子应该死去数年了,他们的生命精气全都融入了药鼎中的药材内。不过从当时的情况来看,炼丹的材料还未齐全,如今见到你这么精血旺盛的人,殷师叔又怎能会放过?”

“这个老家伙,竟然用活人来炼丹!”楚枫的眼神逐渐冷了下来,道:“这种事情师兄为何不告诉圣主,让他阻止那个老家伙?”

“没用的,圣主不可能为了几个不相干的人而阻止圣地的炼丹圣手。你可知道一个炼丹圣手对于圣地来说有多么重要吗,如果有必要,圣主或许还会支持殷师叔这么做。”易尘老人摇着头,道:“师弟,你要明白,在修炼界中,越是地位高,权力大的人,必要时越是心狠手辣。算了,你赶紧回后山小院吧,三个月内就不要离开太虚峰了,每月的资源就让悲师妹代为领取吧。三月后,圣地会组织一次历练,届时你便可以跟着去磨砺磨砺,在这之前好好提升自己的实力。”

楚枫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与悲青丝回到了后山小院。刚回到院子里,楚枫便忍不住打量悲青丝,不管是她这个人还是她的实力都让他感到很神秘。

想到在资材院中悲青丝与太虚圣地交手时的场景,楚枫的脑海中就逐渐浮现出另一个身影。尤其是想到悲青丝的攻击手段,心中就越觉惊疑。

“师弟,你在看什么?”悲青丝的美眸凝视着楚枫,两人四目相对,渐渐的楚枫心中的那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不由得问道:“师姐,你认识月仙幽吗?”

“认识,莫非师弟也认识她?”

“见过,却算不上认识。”楚枫摇头,心中却很惊讶,本以为不管什么情况,悲青丝都会说不认识,却不想她竟然说认识,这反倒让楚枫不知道如何试探了,只好问道:“师姐,你是怎么认识月仙幽的?”

“师弟问这个做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师姐以前是不是与月仙幽同出一门?”楚枫说话的时候一直凝视着悲青丝的眼睛,也没有等她回应,便说出了一句让她惊讶的话:“师姐,请恕师弟失礼了,可否请师姐脱下鞋子,让我看看你的脚。”

“师弟你……”悲青丝不禁愕然,没想到楚枫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看着他一脸正经与严肃的样子,悲青丝叹了叹,道:“修炼过神纹秘境,血肉可以随意蠕动而改变形状,即便是我脱了鞋子,你又能看出什么呢?”

“不需要看了,师姐已经给了我答案。”楚枫凝视着悲青丝,眼中充满了惊讶,道:“想不到真的是你,其实我知道你根本不担心被我认出来,否则也不会以这种装扮与我相见了。”

“知与不知其实没有什么区别,能告诉你的不管我是月仙幽还是悲青丝都会告诉你,不能告诉你的你问也没有用。”悲青丝的脸上闪烁朦胧的仙光,当光芒消失的时候,她的脸已经变了,不再是悲青丝,而是月仙幽。

这张脸比她化名悲青丝时的脸还要美上许多,可以说是绝对完美的,找不出一丝瑕疵,什么倾国倾城,什么绝代芳华都不足以形容她。

看着月仙幽那完美到极致的容颜,感受着她身上散发出脱俗的气息,楚枫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惊艳,但很快就回复了正常,眸光变得清澈起来,道:“关于你的秘密我绝不过问,只是想知道你为何三番五次出手相助,不管是深渊血海前还是在赠送灵液,亦或是在资材院中。在深渊血海前,我们之间素不相识,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难道真如你所说,因为我是太初真龙体?”

“我若说是,你会相信吗?”

“这话你自己会相信吗?”

月仙幽凝视楚枫的眼睛,清冷的眸子中闪烁宝石般的光芒,道:“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有问题要问你,你的心中是否有喜欢的或者终生难忘的人?”

楚枫怔了怔,眼神逐渐变得迷离了起来,慢慢陷入了回忆中,脑海中浮现出晴雪的音容笑貌,耳边似乎还萦绕着她的声音。

“楚枫,来抓我呀。”

“楚枫,晴雪走不动了,你背我好不好?”

“晴雪长大了要嫁给你,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好不好?”

……

往事一幕幕闪现在脑海中,可是如今的晴雪又在何方?楚枫的眼眶逐渐湿润了起来,心中的思念几乎将他淹没了,他笑着,却是如此的凄伤。

“有,有个女孩在我的心中,永远伴我左右,虽然她生死未明,但我感觉她一直都在我的身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听着楚枫的呢喃,看着他笑容中的凄伤,月仙幽的眼神中出现了明显的波动,但声音依旧清冷,道:“她是谁?”

“她叫沐晴雪,是我的小新娘……”楚枫的眼睛此刻变得特别的亮,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道:“五岁的时候我们就在月下拜过天地了,十多年过去了,不知道晴雪是不是也还记得那些美好的过往。”

月仙幽微微低下了头,数息之后又重新抬起头来,恢复了清冷的样子,美眸中枯井无波,道:“你记得,她又怎么会忘记。”

楚枫闻言有些迷茫地看着月仙幽,而后点了点头,道:“是的,她只会比我记得更加清楚,又怎么会忘记呢。”

“师弟,你说她生死不明,你曾打探过她的消息吗?”

“在荒镇的时候我曾远远见到过晴雪的母亲,从她眉宇间的哀伤来看,晴雪恐怕……”说到这里,楚枫已经说不下去了,虽然觉得晴雪多半真的不在了,可是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在心中不断说服着自己。

“晴雪还活着。”

“什么?!”

月仙幽说出的五个字,字字如山般击在楚枫的心上。

“我说晴雪还活着,她没有死。”

“你认识晴雪!你认识她?!”楚枫激动得一下子抓住月仙幽的手臂,大声道:“她在哪里?她现在在哪里,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一年前我们便分开了,你与她的事情我都知道,她说以后要是遇到你,让我一定要帮你。”

“分开了?你们在哪里分开的,她没有说去哪儿了吗,这些年她过得好不好?”

看着楚枫满脸焦急的样子,月仙幽摇了摇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她很安全不会有事,这是她让我转告给你的话。”

“晴雪还活着,她没事……”楚枫呢喃着,眼眶中蕴满了泪水,心中压着的大石也终于落了下去,道:“十年了,晴雪也长大了,现在肯定已经亭亭玉立了吧,小时候她就那么美那么可爱,现在肯定更加美了……”

月仙幽听着楚枫仿若自语的呢喃,清冷的眸子中泛起一丝波动,道:“听晴雪说她曾经送了块玉坠给你,不知道那块玉坠还在不在?”

“你是说它吗?”楚枫将白玉坠子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月仙幽伸手接过,轻轻放在手心内抚摸着,道:“晴雪说过玉坠的样子,就是它没错。这些年来,你一直贴身带着吗?”

“倒也不是。”楚枫摇头,道:“六岁那年遭逢大难,此后我就处于深度昏迷的濒死状态整整四年,将醒时又被娘亲封住了记忆,直到十二岁那年才想起往事,也是在那个时候,娘亲才将晴雪送的玉坠给我。”

“那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一个血脉沉寂的人能怎么过来?”楚枫苦笑,而后又道:“不过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再去提及也没有什么意义。关于我濒死四年的事情,若你日后遇到晴雪,请你不要告诉她,不然她会难过。”

“师弟你去休息吧,师姐也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月仙幽将白玉坠子放到楚枫的手中,而后起身走向房屋,这让他不禁诧异,但却也没有多想,知道晴雪还好好的活着,这已经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