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1章 杀机暗涌

第三十一章 杀机暗涌

晴雪还活着,对于楚枫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了,母亲也回到了楚家,有楚家的强者在,肯定也不会有事,心中的担心算是彻底放下了。

看着月仙幽突然回房,楚枫怔了怔也没有多想,目前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还有就是试试能否得到《合道仙经》终极篇缺失的五个古篆。

离开小院,楚枫来到了后山一片非常僻静的地方,在一片竹林中盘坐了下来,凝神静心,很快便进入了修炼状态。

如今神海初成,《合道仙经》运转下,金属片上有一个古篆逐渐亮了起来,如一颗星辰般闪烁着光芒,隐约间似乎与神海相呼应。

这样的情况让楚枫心中有些吃惊,渐渐的他发现亮起来的那个古篆与神海之间有难以言说的关联,古篆闪烁的光芒通过伴生青铜钟进入了神海,整个神海中的精气似乎更加精纯了,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得到了一定的增幅。

楚枫试着去感应古篆的光芒中流转的那股神奇力量,可却发现实在是太玄奥莫测了,根本难以领悟分毫,只得就此作罢。

易尘老人说圣地将在三个月后组织一次历练,到时候楚枫也要参加,也就是说届时就要离开太虚峰了,必然会面对许多的危险。

太虚圣子与姓殷的那个太上长老都是楚枫的大敌,在一段时间中都是非常危险的人物。三个月后的历练,太虚圣子虽然不会参与,但凭其圣子的身份与地位,要对付楚枫根本不用自己出手,圣地中愿意为他效劳的弟子有很多。

而那个姓殷的太长老更加危险,说不定会暗中亲自跟随而去,在历练的过程中找机会下手。想到这些,楚枫的心中不禁泛起一股寒意,若是真的被其抓去炼制丹药,那么他肯定会成为亘古以来最可笑与最悲哀的真龙体。

实力!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实力,三个月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是在有足够的资源量的情况下,楚枫还是有把握突破一两个境界。到时候虽然依旧远远无法与那些强大的精英弟子以及姓殷的太上长老相比,但自身的境界提升,神海精气深厚了,便能进一步催动出白玉人面青灯的威能,在危急的情况下或许还可以自保。

楚枫沟通神海的精气,运转《合道仙经》,同时服用下二十瓶灵液,精气立时就沸腾了,一下子将大片的竹林都淹没在其中。

精气淹没的竹林中央,一道道紫金光芒透射,那是楚枫的肌体在发光,隆隆的血气奔涌声不断响起,如雷声轰鸣。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就到了深夜,修炼中的楚枫对外界的事情已经无法感知,他将所有的心神都专注在了开辟第二神海上。

就在楚枫修炼的时候,竹林外黑暗的老树林中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如同两团鬼火在闪烁,直直盯着竹林中。与此同时,月仙幽也出现在竹林的另一边,清冷的美眸中闪过一缕冷光,遥遥注视着老树林中的两只绿幽幽的眼睛。

“看来师弟真的有大麻烦了,太虚峰已经不能长久待下去了。”易尘老人悄无声息出现在月仙幽的背后,两只浑浊无光的眼睛也看向两只绿幽幽的眼睛所在的方向。

“师兄觉得这背后有谁在撑腰?”

“昨日师兄我已经在这周围布下了结界,可还是有人轻易来到了太虚峰的核心地带,可见其背后不是有药王谷的几个太上长老相助就是得到了圣主的支持,使用某些器物破开了结界,难道他想在太虚峰出手不成?”

“他敢在这里出手,我就敢在这里杀他!”月仙幽神情冷漠,话语中充满了杀机。

易尘老人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的,或许他只是想亲眼看看师弟的生命精气到底有多旺盛,如今既已经亲眼所见,那就更不可能放弃了。”

“师弟有大气运加身,应该不会有危险,亘古以来还没有出现过真龙体夭折的事情。但凡这种血脉体质的人,哪个不是从踏上修炼路开始便面临各种艰难困险,但最终还是逆流而上,一步步变得强大。”

“师妹似乎对太初真龙非常了解,不管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只要不做做出危及太虚峰的事情,师兄都不会理会。”易尘老人若有深意地看了月仙幽一眼,随后又道:“对了,古墓的消息,师妹打听得如何了?”

“师兄长居太虚峰,不问世事,想不到竟然知道世家古墓的事情。”月仙幽不禁转头看了易尘老人一眼,道:“师兄既然早已知道古墓的事情,应该也知道关于古墓最新的消息,何必来问师妹。”

“师兄还真不知道世家古墓最新的消息,关于古墓的事情,那是师兄前段时间夜里外出时所探知,这几日不曾外出,自然不知晓了。对于师兄来说,古墓的消息与师弟的修炼状况,师兄更关心后者,想看看太初真龙体修炼每一个神海的过程,或许就会明白,亘古以来那些太初真龙体为何那般无敌了。”

月仙幽心中有些惊讶,但脸上却神色依旧清冷与平静,道:“师兄独守太虚峰数百年,不问世事,为何却在夜里外出?”

“师妹所有不知。”易尘老人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道:“师尊离开太虚峰的时候就曾说过,先贤的预言或许就在这几百年内会成真,届时凌剑台九剑通亮,天下也将发生很大的变化。”

“后来的数百年,我便一直在等待,直到不久前,曾有神秘人降临太虚峰,暗中告知将有一强大的古血体质拜入太虚峰门下,点亮凌剑台的九柄石剑。倘若成功,太虚峰势必将会崛起,而整个天下也将逐渐迎来黄金盛世。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要注意天下的动态,偶尔夜出。”

“照师兄这么说,那个神秘人早就知道师弟的血脉体质,而且还料定了他会来太虚圣地拜入太虚峰门下,或许就是那个给他太虚剑令的神秘前辈。”月仙幽微微分析便得到了答案,只是却无法猜测到那个神秘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与来历,不过只要不会对楚枫不利便也不用去理会了。

“应该就是他吧。”易尘老人点了点头,道:“开始的时候我也不能肯定,直到师弟拿出太虚剑令的时候,我才将那个神秘人与给师弟剑令的人联系到一起。”

“历练过后,我会与师弟离开太虚圣地。”月仙幽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而后解释道:“师弟已经修炼出了第一个神海,迈过了这个秘境前九个境界最难的一道坎,在有足够资源的情况下,接下来的修炼速度将会非常快。这种情况下,圣地内的某些人或许会担心事情会越来越不好控制而使用各种手段。”

“届时你带他走吧,我知道他已经得到了《合道仙经》终极篇的一部分古篆,希望在离开之前能将失去的四个古篆也补全,将来在不够强大的情况下就不要回来了。”易尘老人点了点头,而后看向神日峰,道:“这么晚了,不知道圣主在做什么,师兄现在去找他喝喝茶,你好好看着师弟,不要大意。”

易尘老人走了,话语刚落便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似的。

神日峰的太虚圣殿中,易尘老人与太虚圣主相对而坐。太虚圣主满脸笑容,道:“易尘师兄深夜前来不知道找本圣主有何事?”

“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易尘老人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呡了口茶水,道:“只是觉得无聊,前来与圣主说说话罢了。对了,先前有人夜入太虚峰,不知道有何目的。凌剑台九剑通亮,太虚峰遗失的传承或许将会重现,这个时候有人深夜潜入,多半图谋甚大,所以老夫也将其就地格杀了。”

太虚圣主在听到易尘老人说这些话的时候心中就有些不自然,当听到他说已经将那个人就地格杀后,脸上的肌肉立刻就僵了僵,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既然潜入太虚峰的人都已经被易尘击杀,那么易尘也就知道那个人是谁了,这其中的蹊跷也都浮出了水面,想隐藏都隐藏不住。

见太虚圣主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易尘老人捋着胡须笑了起来,道:“看来圣主还是不了解老夫啊,其实老夫没有动手击杀那人。否则如何能调查出来是谁使用了何种手段破开了老夫布下的结界呢?”

太虚圣主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有人深夜潜入太虚峰,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师兄放心,这件事情本圣主会让人彻查到底,倒想看看圣地内有谁敢如此大胆!”

“有圣主这句话,我想从明晚开始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潜入太虚峰了,老夫也就放心了。深夜前来打搅了圣主,老夫这就告辞了。”

易尘老人起身,说完后便走出了太虚圣殿,很快消失在太虚圣主的视线中。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太虚圣主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五指缓缓握紧,自语道:“殷师叔,你也太心急了,真是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