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9章 两败俱伤

第三十九章 两败俱伤

楚枫大战神日峰内门弟子.对手有着神海秘境九重天境界.每一招每一式都力贯万钧.威能强绝.让他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交手很快就过了上百招.以楚枫强悍的肉身都感觉有些吃不消.内腹被神日峰内门弟子的劲道震得翻腾不休.神通对碰时的反震力与冲击力更是让他不得不消耗大量的血气來防御与化解.

神日峰内门弟子见自己竟然久战不下.凭借神海秘境九重天的修为.连一个神海秘境初期的人都不能镇压.心中的杀意更加浓烈了.同时也明白了楚枫的强大.这样的天资与战力.若是将來成长起來那还得了.必杀之心无比炽烈.

“轰”

神日峰内门弟子的背后显化了三个神海.波涛万重.轰隆隆奔涌.一瞬间镇压过來.如同三个世界碾压而至.十方空间颤鸣.

楚枫眸光一冷.丹田神海轰鸣.荒泽神海显化.一片古老的荒界浮现在背后.无际的荒泽延绵天地四极.一座雄伟磅礴的龙渊禁地屹立.迎着神日峰内门弟子的三大神海缓缓升空.两者之间汹涌的威能发生强烈碰撞.轰响连天.这片空间快速扭曲.紧接着成片崩开.

一个神海异象世界独对三大神海.倘若神力精气相差无几.异象神海肯定能占据绝对的优势.可惜的是.楚枫的境界只有三重天.而对方则是九重天.两者之间相差数倍.精气的磅礴与精纯程度根本不可比.

“轰”

神日峰内门弟子的三大神海猛烈一震.滚滚神力精气汹涌.一下子就将楚枫身后的异象神海压得下坠了几分.与此同时楚枫只觉得身体如被山岳震击.内腹血气翻腾.差点喷了出來.整个人在空中蹬蹬蹬连退数步.将空间层都踏塌陷了.

“哈哈哈.”神日峰内门弟子仰天狂笑.满天黑发乱舞.居高临下俯视过來:“你的确非常强悍.神海秘境初期能拥有这等战斗力.同阶中可以算得上绝对的王者.可惜的是.你的境界始终太低.在绝对的境界压制面前.你沒有生路可言.今日必死无疑.天才终将夭折.”

他一边说着一边想着楚枫迈步而來.脚步落下让四方都跟着颤动.三大神海不断压落过來.让楚枫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力.浑身骨骼都嘎嘣嘎嘣声响.

也就是楚枫的强悍肉身才能承受这等恐怖的力量.要是换做其他人面对这样的镇压之势.怕是早已骨断筋折.甚至是崩成血泥了.

“受死吧.今日你沒有活着离开的希望.在这隐脉峡中.不会再有悲青丝与易尘师叔來帮你.再绝世的天才也要殒落.到时候提着你的头颅去见圣子.定能得到重赏.”

“是吗.你也太自信了.凭这样的手段就想取我性命.”楚枫的体表浮现出金色的古篆.一股万古不朽的气息弥漫开來.整个人似乎都变得高大了起來.气势不断攀升.

霸体金身加持.楚枫的防御力陡增数倍.一个个充满神性与不朽的金色的古篆在肌体上闪耀.抵消了大部分的镇压力.与此同时.体内神海疯狂轰鸣.万岳神海异象显化.一个巨大的荒古世界浮现在他的身后.快速升上天空.绵延的山川古岳望不到尽头.沉凝厚重.雄伟异常.

“轰.”

荒泽神海与万岳神海齐震.霸道的神能瞬间反击回去.神日峰内门弟子的三大神海立刻震颤了起來.一瞬间险些崩溃.他的身体一下子横飞了出去.口中喷出鲜血.眸子中浮现出浓烈的震惊.

“两大异象神海.怎么可能.自古以來能修炼成两大异象神海的人非常少.你竟然有这样的本事.看來更不能让你活着离开.否则后患无穷.”

神日峰内门弟子被楚枫的天赋惊住了.神海秘境初期便修炼出两大异象神海.这有些骇人听闻了.在整个修炼界中.只有那些同代中的王者才能修炼出数个神海异象.他沒想到眼前的楚枫竟然就是这种人.

“可惜.就算你修炼出了两个神海异象也无用.神海数量上我占据绝对的优势.”

神日峰内门弟子的后背再次显化出了三个神海.六大神海一起压落过來.楚枫的两大神海异象的镇压之势立时一顿.很快就被压得往下坠落.而他的肉身也承受了更大的压力.霸体金身上的金色古篆不断闪耀.抵消着压落在身上的恐怖力量.

“轰隆隆.”

就在神日峰内门弟子以为楚枫马上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片燃烧着蓝色火焰的异象神海显化了出來.其中一轮蓝色的神日当空横照.这里的气温快速攀升.

蓝色的神日在火焰的世界中轻轻震动.十方空间顿时颤鸣了起來.空间层刹那间崩溃.虚空都开始扭曲.神日峰内门弟子的六大神海剧烈摇颤.

“你……竟然修炼出了三大异象神海”神日峰内门弟子的震惊已经无法形容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修者中的天才人物达到九重天的时候修炼出几个异象神海不是不可能.但能在神海秘境初期就接连修炼出几个异象神海.实在是太过骇人.

太虚圣子与太虚圣女在太虚圣地中被誉为数千年來天资最高的两个奇才.他们在神海秘境六重天的时候才修炼出三个异象神海.而他们这样的天赋在整个神州东域也算得上年轻王者中名列前茅的人了.可是单论异象神海.楚枫却超越了他们许多.不禁让神日峰的内门弟子感觉心中发寒.

见识了楚枫的变态潜力.神日峰内门弟子的杀心越加炽烈.他已经与楚枫结下了死仇.倘若不将其杀死.等到楚枫再提升几个境界.将來死的就会是他了.

“我倒想看看你到底修炼出了多少个异象神海.”神日峰内门弟子震动身躯.丹田神光爆射.九大神海同时显化出來.九个金色的海洋世界横空.神力精气沸腾.向着楚枫疯狂镇压而來.

楚枫以三大异象神海抗衡.然而境界相差太多.即便是异象神海也不可能与对方的九大神海抗衡.狂暴的神海精气相互冲击.他的异象神海逐渐受到了压制.肌体上的古篆明灭不定.体内骨骼发出喀喀的响声.凌空的身体也在缓缓往下坠落.

这方圆几十米.空间早已崩溃.神海精气的威能下.虚空都在扭曲.神日峰内门弟子久大神海的力量如同一座座无形的大山不断压落而來.

“轰隆隆.”

楚枫体内的生命精气奔涌沸腾.极力抵挡着.并且疯狂催动三大异象神海.经过一刻钟的拼杀.他知道自己还不是神海秘境九重天修者的对手.而且对方只是普通血脉.倘若遇到血脉强大者.怕是早已饮恨了.

“认命吧.再有天赋的奇才.只要沒有成长起來都只是弱者而已.今日你沒有活下來的希望.唯一的结局只有死.”神日峰内门弟子狞笑.眼中的杀意迸射而出.如金色的剑芒吞吐.

楚枫闻言.眼眸瞬间冷冽了数倍.体内百零八个大穴同时打开.磅礴的生命精气如山洪暴发.刹那间让他的气势陡然攀升一倍以上.

就在这一瞬间.楚枫整个人似乎化为了人形蛮兽.肌体上明灭不定的古篆也爆发出璀璨的金光.迎着对方九大神海的恐怖压力强行迈步.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神日峰的内门弟子根本沒有想到楚枫会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冲來.在他完全來不及反应的情况下.楚枫欺身到了他的面前.紫金色的拳头如浓缩的神日般轰杀而至.

“轰.”

紫金色拳头贯穿虚空.力贯万钧.动达八荒.霸道异常.“噗”的一声击穿了神日峰内门弟子的右胸.这还是他在关键时刻避过了心脏的结果.鲜血激射而出.

“噗.”

与此同时.楚枫肌体上的古篆终于承受不住九大神海的压力而熄灭了.他的肌体瞬间崩裂.身体如破裂的水管.飙射出大片的紫金血液.

几乎是在相同的时间内.神日峰的内门弟子被楚枫击穿胸膛.而楚枫自己也是肌体崩裂.内脏裂痕斑斑.两人尽皆重伤.

神日峰内门弟子的身体被拳力击飞.而楚枫也借力倒退.沒有任何犹豫.瞬间冲进了石林中.而后以最快的速度冲进茂密的山林.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别想跑.”

神日峰内门弟子发出怒吼.快速止血.完全不顾伤势狂追而去.一直追了数十里方才停止了脚步.张口喷出一股血液.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就变弱了.他缓缓捏紧了拳头.阴着脸咬着牙.一言不发.

“大意之下竟然让他跑了.这个沐枫不死.将來必成后患.希望其他的师兄弟能将其镇杀.”神日峰内门弟子在山林中盘坐下來.口中轻声自语.而后服下丹药开始疗伤.

他虽然懊恼.但却不是太担忧.毕竟这次前來隐脉峡的同门中有许多的人都得到了太虚圣子的授意.他们眼中的沐枫想要活下來几乎不可能.再说.即便是逃过了这一劫.终究也逃不过圣子的手掌心.沒有任何机会成长起來.

神日峰内门弟子疗伤的时候.楚枫也在百里之外的一片山坳中疗伤.这一战很辛苦.受伤严重不说.连百零八个大穴中的精气都消耗了不少.

“想來内门弟子的天资都相差无几.其它九重天的人也当与那个神日峰的家伙不相伯仲.如今我的虽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差距也不是很大.倘若我能再突破一个境界.届时便可取其头颅.”楚枫运转精气修复伤体.心中暗自想着.他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一缕冷笑.自语道:“太虚圣子.你还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对我这个低境界的修者如此上心.只可惜想取我的性命沒那么容易.将來我会与你慢慢清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