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40章 奇怪的木盒

第四十章 奇怪的木盒

楚枫在山坳中疗伤半日,外伤与内伤尽皆痊愈,生命精气滚滚,血气旺盛如龙,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模样,

这片山坳很寂静,楚枫來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四周沒有任何危险的气息,除了小动物之外,就连猛兽的踪迹都不可见,

恢复了伤势,楚枫并沒有立刻离去,他将血玉芝取出,仔细打量,而后准备撕下一小块服食炼化,就在这时候,却听到远处传來打斗声与咆哮声,心中一惊,赶紧将血玉芝收好,快速离开冲出了山坳,登上一座小山峰隐藏起來,

远方出现两批生灵,一前一后,楚枫在山峰上眺望,正好看得清清楚,前面奔逃的乃是魔妖,后面追的则是死亡生灵,彼此间一边厮杀一边奔逃,

“你们以为能这么容易逃走吗,”几个灵尸悄无声息出现在魔妖的前方,阻断了它们的去路,也不知道是如何出现的,仿佛是从虚空中走出來的似的:“就知道你们不会兑现承诺,目的达到了就想要拿着宝盒离开,早就知道你们会來这招,”

魔妖中领头的乃是一个狼头人身的生物,浑身长满了青色的毛发,两只眼睛凶厉而嗜血,冷冷扫视那些灵尸,道:“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宝盒内的东西何其珍贵,断不可能与你们分享,它只属于我们魔妖一族,你们若敢再阻拦,别怪我们不讲同盟之情,”

“嘿嘿嘿,难道你认为凭你几个能与我们抗衡吗,交出宝盒,说不定还能留个全尸,否则我等必吸干你们的精血,食尽你的血肉,让你们尸骨无存,”领头的灵尸缓缓向着魔妖逼近,它浑身缠满了裹尸布,只露出两只腐烂的眼睛,裹尸布上溢出黄色的腐烂**,恶臭冲天,

“要我们交出宝盒,那是做梦,”

“轰,”

大战一触即发,魔妖与灵尸之间厮杀了起來,与先前的战斗不同,这次魔妖被灵尸被包围了,根本难以突围,杀得天昏地暗,滚滚余波将那片地域都化为了废墟,灵尸的血液与魔妖的血液不断飞溅,在空中形成浓厚的血雾,

“唰,”

一个古朴的木盒从狼头魔妖的手中飞了出來,刹那间不知道多少的灵尸与魔妖都冲了上去想要抢夺到手,可是古盒却被余波给震飞了出去,径直飞向楚枫隐藏的山峰,

藏身在古树后面的楚枫不禁有些愕然,沒想到躲在这里误打误撞竟然能得到魔妖与灵尸争抢的盒子,见到古盒飞來,他伸手就将其抓在手中,而后沒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跑,

“该死,那是个人类,宝盒被人类拿走了,快追,”

魔妖与灵尸都抓狂得想吐血,付出巨大的代价得到的宝盒,竟然就这么落在了人类的手中,

“唰唰唰,”

十几个魔妖与二十几个灵尸几乎在同时间追了下去,它们御空飞行,朝着楚枫离去的方向一边追一边搜索,可惜的是,楚枫不可能走直线,在山林中绕了几个弯,不但沒有远去,最后更是调转方向,朝着隐脉峡中心而去,

楚枫隐藏气息狂奔,他沒有驾驭虹芒而行,担心被人发现而惹來并不必要的麻烦,奔行数百里后,楚枫方才停了下來,转身看向身后,见远空中沒有身影,确定已经摆脱了魔妖与灵尸,这才仔细打量手中的宝盒,

这是一个古朴的木盒,不知道是由什么木材雕刻而成,其上流淌着岁月的气息,也不知道存世多长的年月了,盒子只有半尺长,高宽都只有两寸左右,表面上刻着古老的雕纹,看起來除了古旧之外,沒有半点奇特的地方,

可是楚枫知道这个盒子绝对不简单,能让魔妖与灵尸为此而厮杀,盒子中的东西肯定非同小可,他打量了一会儿,运转力量将盒子上的铜锁震断,而后缓缓打开,

“这……怎么会是空的,”楚枫不禁愕然,盒子中竟然空空荡荡什么都沒有,不禁思忖了起來,自语道:“不对啊,怎么会是空的,莫非这盒子中的东西早就不见了,”

楚枫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之前那些魔妖与灵尸为此盒子而厮杀,可以看出它们也不知道盒子是空的,足以说明盒子里的东西沒有落在魔妖与灵尸的手中,那么它去了何处,被什么人拿走了,

魔妖与灵尸之前说的话在楚枫的脑海中不断回荡,他仔细想了想,看着手中的空木盒,隐约中觉得它们來隐脉峡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这个木盒,

“倘若只是为了这个木盒,它们为何要不惜代价攻击隐世家族,是因为隐世家族也发现了木盒还是说这木盒本就是属于隐世家族的,”

楚枫的脑海中闪过几个念头,觉得两个这两个可能性都有,不管怎么说,木盒中的东西肯定是非常惊人的,现在他最想知道的是盒子中的东西究竟去哪儿了,被何人所得,

“嘿嘿,好一具拥有旺盛精气的身体……”

冷幽幽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楚枫心中大惊,只觉得浑身汗毛倒数,在背后不远处感觉到了一股森冷的气息与两道让人遍体生寒的目光,竟然有人悄无声息到了背后都不知道,

他快速将木盒收入伴生青铜钟内,缓缓转过身來,在十余米外看到一个身穿灰色麻衣,形如蒿草,枯瘦如柴的老人,这个老人充满了死气,根本不像是个活人,满头白发披散,遮住了脸,只露出两只闪烁着绿光的眼眸,垂落在腰间的双手枯瘦得只剩下骨头,看一眼就让人浑身发悚,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楚枫平定了心神,警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诡异老人,可以肯定其不是魔妖,也不是灵尸,而是血气枯败到极致的人类,

诡异的老人并不说话,披散的枯败白发下露出的两只泛动绿光的眼睛直直盯着楚枫,也不见其有任何动作,“唰”的消失在原地,紧接着便出现在了楚枫的面前,

他盯着楚枫上下左右仔细打量,那种目光非常炽热,如同在看猎物似的,让楚枫浑身不自在,很想一巴掌抽在那张被白发遮掩的老脸上,

“啧啧,不错,真的不错……”诡异老人一边打量还一边啧啧有声,他伸出枯瘦如柴的手在楚枫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好师侄,你可得好好保护这具身体,不要让师叔失望啊,”

话语刚落,诡异老人便消失了,就像是从來沒有出现过似的,可是他的话却让楚枫遍体生寒,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已经知道那个诡异老人是谁了,竟然是姓殷的太上长老,沒想到他竟然亲自跟到隐脉峡來了,

“这个老梆子,觊觎我的生命精气,可是刚才却沒有出手,看來是在忌惮什么,既然如此在这隐脉峡中他还不会对我出手,”

楚枫心思急转,很快便明白了这点,想到殷太上长老那双绿幽幽的眸子与看自己的目光,心中不忍不住泛起阵阵寒意,他在原地待了一会儿,随即便快速离去,

翻过几座山岭,楚枫终于來到了隐脉峡深处,站在山峰上眺望,看到了一片古老的村落,村子上空缭绕着浓烈的阴气与妖气,时而能看到神通绽放的光芒,其中有神日峰的金色神芒,也有乾阳院的火色神芒,

“古村应该就是隐世家族所在地了,看來已经有很多的弟子前往,不知道情况究竟如何,”楚枫轻声自语,而后纵身从山峰上跃下,向着古村快速奔去,

其实楚枫原本对隐世家族完全沒有兴趣,这次前來隐脉峡只是纯粹的想历练罢了,可是当他得到那个奇怪的空木盒后,隐世家族在他的心中就变得神秘了起來,

不久后,楚枫來到了古村外,这个村子不小,建筑物非常古老,只是经过战火后显得非常破败,而且村子力有阵纹的力量在流转,从外面看进去迷雾蒙蒙,除了能看清楚建筑物,其他的东西都无法看清,

楚枫收敛气息,见四下无人,悄悄进入了村中,刚踏入村中,古阵纹变幻,这个村子一下子就变大了差许多倍,眼前的场景也变了,满地都是尸体,鲜血淋淋,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村子里的道路上与房屋前到处都是血迹与尸体,那些尸体残碎不堪,几乎看不到一具完整的,完全是一副修罗炼狱般的场景,

楚枫小心翼翼往村中深入,很快就在前方听到了打斗声,同时也看到了圣地弟子的尸体,足有十余具,横七竖八躺在村中道路的转角处,胸膛被撕开,心脏都不见了,

除了村民与圣地弟子的尸体,村中还有许多死去的魔妖与灵尸,躯体全都残破不堪,可见必定发生过惨烈的战斗,

楚枫顺着打斗声传來的方向走去,在村中转了几圈,却发现根本沒有看到人影,转來转去又回到了原地,无法正确找到打斗声传來的方位,

“看來整个隐世家族的人都死了,而且大部分都死在了村中,难道那个盒子真的是属于隐世家族的吗,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楚枫一边思考一边蹲下身來查看隐世家族的人的尸体,发现所有村民的手臂上都刺着“秦”字,最后他在村中來回转悠,來到一座祠堂中,在祠堂内发现了一个被掀开的地下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