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47章 历练圆满回归圣地

第四十七章 历练圆满回归圣地

楚枫得到了“破境丹”,此行真的已经心满意足了,收获太丰厚,他决定不再多留,快速向着隐脉峡外围走去。

一路上见到一些年份较短的灵药,楚枫却沒有采摘,这些灵药拿回会能换取的灵液太少,对于他來说沒有什么意义。

楚枫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峰,途中镇杀了一些魔妖与灵尸,当他登上又一座山峰,偶然回头看向隐世古村的时候,坐在肩膀上的小漓儿突然伸出小手指向远方的村子,道:“小哥哥,我们去过的那个村子好奇怪呀。”

“奇怪?”楚枫微愣,不禁诧异地看向小漓儿,道:“你发现什么了?”

“唔……”小漓儿歪着脑袋想了想,露出思考的样子,道:“应该是一种可以压制修为境界的诡异力量,在村子上空与周围凝聚不散,其实漓儿当时看到那些村民的尸体时就已经发现了,只是不敢肯定……”

楚枫心中一震,漓儿的话在脑海中不断回荡,也终于让他明白了为何隐世家族会沒落到这个地步。想來那种诡异的力量并不是阵纹的力量,而是从那些村民的体内散发出來的,也就是说他们的身体被一种力量给压制,想要突破非常困难。

隐世家族的人体内为什么会有那种诡异的力量,这让楚枫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些对于他來说都不重要,如今隐世家族的人都已经死光,再去深究这些沒有任何意义。

第二日,楚枫终于來到了靠近隐脉峡外围的山脉中,当他登上山峰的时候,却发现前方不远处站着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身形妙曼,仙姿玉骨,一头如雪的长发在风中轻轻飞扬,如欲乘风归去的仙子。

楚枫快步向前走去,來到月仙幽的身边,诧异的看着她,道:“师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回來了。”月仙幽转过身來,倾城的绝世容颜呈现在楚枫的眼中,其肩上的小漓儿不禁轻颤,眼中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但很快就以纯真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她,道:“姐姐,你好美哦,可是漓儿为什么觉得好像曾经见过你呀?”

“漓儿,你怎么可能见过她呢?”楚枫不禁莞尔,捏了捏漓儿的小鼻子,道:“这是月仙幽姐姐,也是哥哥的师姐,以后在人前你要叫他悲青丝姐姐,不能叫她的真名,记住了吗?”

“哦,漓儿记住啦…”小丫头满脸烂漫的笑容,随即又歪着脑袋思考了起來,喃喃自语道:“可是漓儿真的觉得曾经见过漂亮的姐姐呢。”

楚枫一怔,不禁疑惑地看向月仙幽,道:“师姐,莫非你与漓儿曾经真的见过?”

月仙幽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表示沒有见过,还是表示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題,她伸手将漓儿从楚枫的肩膀上抱了下來,清冷而平静的眸子中逐渐浮现出些许复杂的神色,轻轻抚摸着漓儿精致的小脸与头发。

“月姐姐……”漓儿仰着粉雕玉琢的小脸蛋看着月仙幽,纯真的大眼睛中弥漫着水汽,可怜兮兮地说道:“为什么漓儿觉得心里好难过,好想好想掉眼泪……”

月仙幽不说话,只是抱着漓儿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蛋与头发,宛如一个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女子在抚摸自己的女儿,这让楚枫有些愕然,看着她们两人不禁满头雾水。

“师姐,你曾经是不是真的见过漓儿,也就是说你知道伴生青铜钟的來历是不是?”楚枫的身体轻轻颤抖着,声音中带着些许激动,伴生青铜钟对于他來说一直都是谜。

“见过,在你还是一滴真血,未进入楚姨体内蕴生成人的时候,我曾经无意中见过伴生青铜钟,只是却不知道它來历。”

听到月仙幽的话,满怀期待的楚枫不禁感到失落,不过从月仙幽的话语中可以判断出她的年龄或许比表面上看起來要大几岁。

楚枫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伴生青铜钟的事情,看着月仙幽道:“师姐不是在隐脉峡外围阻止魔妖与灵尸逃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已经得到了最重要的东西,我自然也该出现了。”月仙幽看向楚枫的丹田部位,道:“这件事情不要给任何人说,包括易尘师兄。关于那些魔妖与灵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來这里的时候故意给它们留出了缺口,其主力早已离开隐脉峡了。”

楚枫心中一震,满脸吃惊地看着月仙幽:“师姐你……莫非都知道了?”

“我从那些魔妖的体内感应到了你的神纹气息,开启神瞳看到了那张地图,自然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月仙幽说道这里将怀中的漓儿放在楚枫的肩上,拉着他的手,道:“我们走吧,回到圣地领取些资源后便要准备离开了,届时你与我前往东域神城,等待古世家家主的墓葬的消息,也好提前见见同代修者,了解他们的实力。”

楚枫的手被月仙幽拉着,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让他整个人不禁一僵,心中竟然升起一种久违的温馨,这种感觉非常奇怪。

感受着那只如玉的纤手上传來的温润触感与滑腻娇嫩,楚枫甚至有种错觉,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童年与晴雪手拉手的画面。

大约两个时辰后,楚枫与月仙幽回到了隐脉峡边沿,远远看到了云长老等人,小漓儿则回到了伴生青铜钟内,以免突然带回个小女孩让人心生疑惑。

见到楚枫回來,云长老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惊色,而冷月峰的中年女子的脸上则带着一缕淡淡的笑意,他们身边站着许多的内门弟子与一些外门弟子,神色皆很吃惊,似乎不敢相信楚枫竟然能活着回來。

众人的表情沒有逃过楚枫的眼睛,这让他明白了自己在圣地内的处境真的非常不妙,神日峰的云长老肯定知道太虚圣子让人杀他的事情,可是却沒有阻止。

正如太虚圣子在资材院的时候所说的那般,任何的规矩都只能约束弱者,在强者的面前,规则根本就毫无用处,可以随意打破,就连这些长老都无法阻止。

“整整两个多月了,活着的也都该回來了,发信号通知所有还在隐脉峡中的人,让他们火速回來,三日后我们便返回圣地。”云长老淡淡地说道。

冷月峰的中年女子点头,双手捏动印诀,将一轮璀璨的神月打上天穹,绽放万道神芒,密集的神纹交织成一句话:历练结束,众弟子速回。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这段时间中不断有人赶回來,当云长老等人决定返回圣地的时候,发现这次带來的弟子人数少了差不多一半,有数百人永远留在了隐脉峡,损失最多的是外门弟子。

内门弟子也损失不少,其中更是有两个神日峰与乾阳院的神海秘境八重天巅峰的弟子沒有回來,这让云长老与乾阳院的长老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两个弟子可是他们非常看好的人,在数年内有望晋升为精英弟子,沒想到他们却殒落在了隐脉峡。

“这次前來隐脉峡的魔妖与灵尸沒有几个高手,神脏秘境的强者非常少,加上弟子们大都结伴而行,即便是遇到神脏秘境的魔妖与灵尸,以他们两个的能力捏碎通讯玉符还是來得及的,可是居然无声无息就死去了……”

“或许是因为太过大意而被强大的魔妖与灵尸偷袭了,可惜了两个有望晋升为精英弟子的好苗子,再过百年,这样的弟子可是能成为圣地中坚力量的人啊。”

云长老与乾阳院的长老不禁感到惋惜,别的外门弟子与内门弟子损失些都沒什么,可是神海秘境八重天的内门弟子损失两人,对于他们來说还是有些心痛的。

接下來云长老开始询问众弟子有沒有查清楚妖魔与灵尸前來隐脉峡的目的,很多的弟子根本沒有去隐世古村,自然不知道情况,只能保持沉默。

只有少部分弟子将自己的所见详细描述了出來,推测魔妖与灵尸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否则若只是來屠村的话,不可能将村中那些隐秘的地方翻得一团乱。

虽然有些弟子猜测到了魔妖与灵尸是來寻物的,可惜却不知道它们到底要寻找什么,所得到的消息也沒有什么价值。

楚枫静静地站在月仙幽的身边,对于这件事情他是最清楚的,可是神秘宝藏图关乎甚大,为了一件通灵宝器的奖励而说出來,根本就不值得,所以他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真是一群沒用的废物,你们这么多人,就这点消息都查不出來,给我们太虚圣地丢脸…”云长老的脸色很不好看,道:“魔妖与灵尸來此寻物,我们早就推测出來了,让你们去查,就是要考验你们,可是你们却沒有一个人查出來…罢了,罢了,立刻回圣地…”

众弟子沉默,在云长老的怒火下谁都不敢吱声,默默驾驭虹芒离开隐脉峡。

两日后,众人回到了圣地,在圣地的道场上集合,各自交出一些历练所得的东西换取仙灵液,太虚圣子与圣女各自站在圣主与冷月峰主的身边,两人的表情各不相同。

太虚圣子看到楚枫安然回來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惊色,随即便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众弟子都将这次历练所得交出來,大都是些年份较短的灵药。当楚枫拿出拳头那么大的毒蟒蛇胆时,在场的人都非常吃惊。

太虚圣子的目光“唰”的盯向楚枫,他沒有想到楚枫不但活着回來了,而且还得到了境界不低的毒蟒魔妖的蛇胆,这种东西可以换取两百瓶灵液。

在场的众弟子眼红无比,同时对楚枫充满了浓浓的妒忌,许多自诩实力不错的内门弟子难以理解,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楚枫不过是个废体,可是居然得到了如此珍贵的丹药材料,可以换取那么多的灵液,让他们有种抓狂的感觉。

ps:今日一更了,两日内补上。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