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48章 气得众人吐血

第四十八章 气得众人吐血

楚枫拿出的毒蟒蛇胆让在场的人都非常吃惊,这种毒蟒魔妖的胆对于圣地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宝贝,但普通的内门弟子想要猎取却也十分困难,更别说在人们眼中只是个丹田破碎而不能修炼神海的人了。

一时间,吃惊的、羡慕的、妒忌的都有,有些内门弟子忍不住酸溜溜的讥讽道:“真是踩了狗屎运,这样的东西也能捡到,不过也只是运气好而已,肯定是遇到了与灵尸斗得两败俱伤的毒蟒魔妖,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嘿,就是,这次是他走运罢了,这种运气难道会一直都有的吗,下次说不定就不会这么走运了,到时候葬身在魔妖的腹中成为血食。”

“嗨,你们这么说就不对了,人家运气好能捡到毒蟒魔妖的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羡慕的。啧啧……两百瓶灵液啊,可是能让好多的师弟兄弟突破几个境界了。可惜的是,丹田破碎的人就算是再给他多十倍的灵液还是没有用,完全是浪费……”

道场中,一些内门弟子你一言我一语,酸溜溜的话语中带着嘲笑与讥讽,脸上满是不屑,在他们的眼中楚枫完全就是个废物。

对于众弟子来说,现在大家的境界都不算很高,楚枫天赋异禀,肉身强悍,还算是有点战斗力。可是将来他们的境界会越来越高,而楚枫永远都只能停止不前,届时差距便会越来越大。

太虚圣主的身边,太虚圣子漠然地看着楚枫,其实在他的眼中根本没有将楚枫看做敌人,如他这般的天之骄子,自然不会将楚枫放在眼中。

只是曾经在资材院的时候,楚枫当众顶撞他,让他觉得圣子的威严受到了挑衅,所以才想将楚枫这只“蚂蚁”给踩死。可惜的是,这次他让同去历练的弟子解决楚枫却未能得手,心中有些郁闷。

楚枫听着众人讥讽与嘲笑的话语,心中有股怒火逐渐升腾而起,但是神色却非常平静。他从人群中迈步走出,将手中的毒蟒魔妖胆交给了药王谷的长老,换取两百瓶灵液的奖励。

药王谷长老翻手间,一瓶瓶灵液哗啦啦从袖口中掉落出来,在地上堆了好大一堆。这么多的灵液摆在眼前,任何一个内门弟子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眸光刹那间炽热,盯着那些灵液不断咽口水,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其占为己有。

自从来到太虚圣地,便一直众弟子敌视,楚枫心中是有怒气的,刚才又听到那些人的讥讽与嘲笑,以他的性格自然不会轻易作罢,看着面前的大堆灵液,他缓缓蹲下身下,慢慢将其收起,口中啧啧有声:“这么多的灵液,不知道多少人做梦都要想拥有。可惜啊,就算是亲传弟子每月也只能领取二十瓶,这些灵液足足是亲传弟子一年的资源供给了。”

听到楚枫自言自言,看着他满脸春风得意的表情,众弟子不禁缓缓咬紧了牙齿,脸色变得阴沉了下来,当中有人冷笑,正要出言讥讽,却听到楚枫随意地说道:“唔,平时练功总是容易口渴,这些灵液用来解渴不知效果如何,若是味道不甘醇,我便栽种些花草,用这些灵液来浇灌,到时候那些花草肯定会长得十分的茂盛……”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全都变色,那些内门弟子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与跳动,整张脸黑得跟煤炭似的,看着楚枫那满脸随意的样子,简直想吐血。

灵液可是神海秘境的主要修炼资源,是这个秘境的修者梦寐以求的东西,加上圣地中的资源供应有限,每月还能领取那么几瓶,对于外门与门内弟子来说非常珍贵。然而他们眼中的废体竟然说要用这些灵液来解渴,若味道不够甘醇,竟然要拿去浇花,简直是暴殄天物。

众弟子将灵液视为珍贵的宝液,可是他们眼中的废体却将灵液当做泉水,如此的随意与不在乎,这种巨大的反差感让他们很想冲上去将楚枫狂揍一顿。

太虚圣主与众长老脸上的肌肉也跳了跳,没想到楚枫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实在是让他们感到无语,不过却也知道他是故意气众弟子的。

“这次隐脉峡历练结束了,虽然你们未能完成任务,但能活着回来也算是不错了。几年来修炼界逐渐风起云涌,将来不会再如以往那么平静,必会有许多的争端,我们太虚圣地也无法置身事外。以后天下势力之间的交锋主要会在你们这一代人物中进行,努力修炼吧,你们之中资质不错的或许有望成为同代中的佼佼者。”

太虚圣主淡淡地说道,他立身在道场上方的高台上,话语虽然平静,却自然而然散发出上位者的气势,非常的有威严,说完后便挥了挥手,示意众弟子散去。

楚枫与月仙幽离开了神日峰,刚回到太虚殿前便看到了师兄易尘老人正静静地站在大殿前,显然是在等他们。

“师兄。”

“嗯,回来了,看来此行还算顺利。”易尘老人招呼楚枫与月仙幽到太虚殿前盘坐下来,道:“最近师兄得到了新的消息,古世家的墓葬又一次在东域出现,而且这次出现的位置与前几次出现的位置之间的距离没有那么远了。正如大家所推测的,古世家的家主墓葬在地下的移动速度在不断变慢,这样下去或许用不了多久,墓葬的位置就能固定下来。届时整个神州的年轻修者应该都会赶去,甚至还有老辈人物相护,你们准备准备,是时候该离开圣地前往神城了。”

“师兄不出山门,竟然也知道古世家的墓葬?”楚枫不禁感到吃惊,满脸诧异地看着易尘老人。

易尘老人点了点头,道:“如今的修炼界已经开始不平静,我们太虚峰曾经毕竟是六脉之首,师尊离去,如今整个太虚峰就剩下我们几人,师兄虽然境界低微,但为了圣地的将来,岂能不注意天下的动向。”

“原来如此。”楚枫点了点头,不再多言,静静地等待易尘老人继续说下去。

这时候,易尘老人不禁看向楚枫,眼中闪过一缕光芒,道:“最近修炼界都在传秦家之事,据说在数年前秦家于家族后山禁地中发现了荒兽魂与其传承真血,并且将之炼化利用,培养出了三名当代的嫡系强者,个个都拥有强悍的同阶战斗力。一月前他们外出历练,一出手就震惊同代,少人有能抗衡。”

“秦家的三个年轻强者此次定然也会前往神城等古世家的墓葬现世,师弟前往神城后或许会与他们碰面,在境界没有得到巨大的提升之前,你千万要沉住气,不可轻易与他们对碰。师弟你虽然血脉强大,天资也非常惊人,但在那十年中却落下了太多,在境界上与同代的佼佼者相差甚远,短时间还无法与其争锋,当学会隐忍才是明智的选择。”

楚枫沉默着,神色非常冷冽,眼中有浓烈的杀意,心中更是有团火焰熊熊燃烧,一双拳头捏得啪啪声响,低沉着声音问道:“那三个年轻强者是谁?”

“秦逸、秦铭、秦燕。”

“原来是他们!没想到当年因为天资不如我而嫉妒我的三人,如今却得到了这样的机缘!”楚枫眼睛微眯,迸射出两缕寒光。秦逸、秦铭、秦燕曾是他的堂兄与堂姐。楚枫六岁之前,这三个人表面上是对他很好的,可是自从六岁那年发生惊变之后,他们也是同辈中首先站出来提出要置他于死地的,那些画面在楚枫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历历在目,就如发生在昨日!

“师弟,你的情况师兄都了解,不管你与秦家之间有多大的仇恨,但你要时刻明白自己与同代翘楚之间的境界差距,切莫冲动。否则你不但报不了仇,反而会丢掉性命,让亲者痛仇者快。以你的血脉与资质应该努力修炼,相信不用多少年便能追上同代强者的步伐,届时便有足够的能力与他们一争长短。”

“师兄所言极是。”月仙幽点了点头,她抓着楚枫的手缓缓握紧,道:“你未来的路非常艰辛与漫长,你的目标是横推同代,战尽所有强大的古血体质,一步步向着神道迈进。秦家只是你最初的目标而已,不管仇恨有多深,你都要保持冷静与克制。堂堂震古烁今的太初真龙体,倘若因为秦家而夭折,必将成为亘古以来所有太初真龙体抹不去的耻辱!”

“师兄、师姐你们放心,我与秦家的血仇虽深,但这仇恨还不至于蒙蔽我的心智,而且我也不是为了仇恨而活,我还得为娘亲,为晴雪、为关心我的人而活,绝对不会变成只有仇恨的狭隘与可怜之人。”楚枫一字一顿,话语坚定,铿锵有力,同时也逐渐平静了下来,怒火被压制在心底,冰寒的杀意也敛去了。

“如此甚好。”易尘老人点了点,不禁感慨:“师弟童年经历的那些事情,若放在其他人的身上,或许谁也无法从仇恨中走出来,也无法做到冷静与克制。看来龙渊泽中的十年让你收获甚多,磨练出了一颗极其坚韧的心脏与钢铁般的意志,也让你懂得了人生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师兄也不必为你而感到担忧了。”

楚枫与月仙幽离开了太虚殿,回到后山的小院中,他将宝盒从伴生青铜钟内取了出来,将宝藏图递给月仙幽,道:“师姐你来看看,这宝藏图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会不会是一种强大的秘术?”

“果然是地图残片!”月仙幽将地图残片放在是石桌上摊开,仔细观察后说道:“这张地图碎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它对你将有大用,将其拼凑完整,能得到一种恐怖的秘术。你目前正缺强大的攻击秘术,将来与同代强者甚至是同代王者争锋,强大的秘术必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