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49章 老梆子终于出手了

第四十九章 老梆子终于出手了

楚枫得到地图碎片的时候曾仔细观察过,看到了地图背后的半个古字,推测完整的地图指向的地方或许隐藏着惊人的秘术。

现在他将地图碎片拿出来,月仙幽只看了正面,根本没有看到地图背后的半个古字,却一言断定地图碎片与秘术有关,不禁让楚枫感到诧异。

还没有等楚枫开口相问,月仙幽便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道:“其实我早就听说隐脉峡中的古世家藏着秘密,很有可能与一种强大的秘术有关,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原来是这样。”楚枫将地图碎片收起,道:“想来地图上所指向的位置埋葬的秘术肯定很惊人,我曾听到灵尸说过,它们前往隐脉峡的目的若达成,亡灵族将来可横扫天下,万族共尊,虽然有些夸大其词,但也足以说明了。”

“师弟,今晚我便要动身前往神城,过几日你自行前往,途中要注意安全。”

“师姐为何不与我同行而要独行?”

月仙幽摇了摇头,道:“此行你我不能同往,离开太虚圣地后我便会恢复原貌,不会再用悲青丝的名字,届时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你若与我同行,也会引起许多人的注意,会给你带来极大的麻烦与危险。”

“师姐的意思是,就算到了神城,我们也不能相见吗?”

“可以暗中相见,但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很熟悉,不然会给你带来麻烦,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解决那些麻烦。”月仙幽说完摊开纤手,仙光闪耀中,一具白玉古琴出现在手中,她双手轻轻按上琴弦,淡淡说道:“离去之前,师姐弹首曲子给你听。”

“叮……”

月仙幽纤纤玉指拨琴弦,琴声悠悠,如山间流水般清脆悦耳,紧接着琴音中便带着一股幽幽的感伤,逐渐变得婉转而充满了幽思,在楚枫的耳畔不断萦绕。

婉转的琴声如天籁,伴随着月仙幽唱的《七绝·仙幽谣》,很快就让楚枫迷失其中,在那种意境中不断沉沦,无法自拔。

“天地玄黄,一株仙幽独放,情深一曲千古唱,只影相守亘古长。执念苦,七世轮回把君望,怎叹万古岁月殇。童年欢,携手共度怎能忘。奈何那年与君别,冥途隔断归来路,黄泉碧落夜夜心。几度流年相思泪,只叹相逢难相知,情深长,夜未央……”

充满哀愁的婉转琴声与歌声在小院四周萦绕,一只只仙鹤飞来,静静趴伏在月仙幽的身边,听得如痴如醉,眼中竟然留下了泪水。

几只小鸟站在她的肩头,也在垂泪,就连树林的小动物都发出呜呜的悲咽声。

楚枫早已沉浸在琴声与歌声中,这样的歌谣让他想到了晴雪,想到了在龙渊泽中见到的道台上刻下的古字,那句:神话一曲贯空来,君临绝巅难相忘,与月仙幽的歌谣中倾诉的有些相似,同样是充满了哀愁与无奈,还有那深深的眷念与不舍。

楚枫的眼眶逐渐湿润,两滴泪水滚落眼角犹不自知,这是一种莫名感动与心伤。

月仙幽的琴声与歌声中充满了道韵,能将人的心神彻底带入那种意境中,让听者觉得自己就是主角,情不自禁的惆怅与凄伤。

“叮……”

一曲奏罢,琴声与歌声戛然而止,月仙幽那双清冷的眸子中也浮现出泪光,但是她的表情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她收起白玉古琴,“唰”的踏空而去,天籁般的清冷声音远远传来:“师弟,我走了,你离开圣地的时候最好让师兄相送,警惕殷师叔,师姐在神城等你!”

“师姐……”

月仙幽的声音将楚枫拉回了现实,见她突然离去,不禁大声呼唤。可惜她的速度太快,怀抱白玉古琴踏空而去,绝世仙姿消失在视线中,留下的只有空气中的淡淡女儿幽香与那仿佛不断萦绕在耳畔的琴声与歌声。

“师姐这是什么了,不是说要晚上才动身去神城吗,她为什么毫无征兆突然就离去了……”

楚枫看着月仙幽消失的方向,感到非常不解,脸上充满了疑惑。想了想他觉得应该是月仙幽弹唱时心境波动得厉害,让她那枯井无波的心中掀起了波澜,或许是不想让自己看到她这样的一面吧。

“我还是好好稳固下境界,将修炼的神通都演练一遍,再试试能否得到第七个古篆,然后便也该动身前往神城了。”

楚枫就地盘坐下来,用了足足半个时辰才让心彻底平静下来,月仙幽的琴声与歌声对他的心境影响太大了。他原本打算再试着去突破境界的,可惜两百瓶灵液精气并不够。

突破到神海秘境四重天的时候消耗了整株血玉芝,血玉芝的精气两就足以相当于近两百瓶灵液了,最重要的是血玉芝的精气比灵液的精气要精纯,这样算来根本不只近两百瓶灵液。

楚枫对于自己的体质已经非常了解,知道每突破一个境界需要的资源会增加两倍以上,这还不算每个坎的突破。比如神海秘境三重天到四重天,这是初期到中期的坎,消耗的资源是上个境界的四到五倍以上,往后的中期到后期的突破,所增加的资源倍数应该还要多。

如此算来,想要突破到五重天,最少需要六百瓶灵液,甚至更多。毒蟒魔妖胆换取的灵液远远不足以突破到下个境界,虽然楚枫还有从古木盒中得到的生命石源液,但这种修炼资源用在目前的境界上,简直太浪费了。

傍晚时分,楚枫将目前的境界稳固了一番,刚刚站起来准备到林中的空地上去演练神通术,却发现师兄易尘老人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了院落中,正含笑看着他。

“师兄。”

“这里有四十瓶灵液,这两个月你与师妹不在圣地,药王谷的弟子便将灵液送到了师兄的手中。”易尘老人将灵液放在石桌上,随后深深看了楚枫一眼,道:“好好修炼吧,过两日师兄送你离开圣地,在这之前你好好待在太虚峰,哪儿都不要去。”

楚枫目送易尘老人离去,随后便去林中的空地上,开始演练神通。

夜渐深,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挂天穹,洒下朦胧的月光,为整个大地披上了一层银纱。

楚枫演练完神通后在林中盘坐了下来,他沟通四大神海,伴生青铜钟中的金属片轻轻颤动,其上的古篆逐个亮了起来,最后有四个与神海对应的古篆闪耀璀璨的光芒,并且离开了伴生青铜钟,出现在他的丹田内。

金属片金光灿灿,其上的四个古篆闪烁着蒙蒙仙光,使得那些古篆如绝世仙玉般。

古篆的气息逐渐溢出体外,四方的大地与植被上都浮现出了神纹,它们如水纹般向着楚枫这里流动而来,最后交织成符篆。

短短一刻钟,楚枫的身周便出现密集的符篆,流转着玄奥莫测的道韵,这些符篆闪烁跳动,逐渐融合,最后演化成一个仙光流转的古篆,并缓缓升起,最后“唰”的没入他的眉心,烙印在元神中。

楚枫心中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只是试试而已,没有想到竟然成功了。本以为要修炼出五个神海,沟通五个古篆才能得到第七个古篆,却不想只需激活四个古篆便将第七个古篆给凝聚出来了。

有了第七个古篆,也就等于可以修炼出七个异象神海了。或许在很长时间时间内,楚枫都不用担心缺失古篆而无法突破境界了,毕竟想要修炼到神海秘境七重天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需要累积大量的修炼资源。

楚枫睁开眼来,得到了《合道仙经》终极篇中的第七个古篆,非常心满意足。

此刻已经是深夜十分,林中非常幽静,古篆没入眉心后,四周的神纹也消失了,月光被树林挡住,这里的光线非常暗淡。

突然,楚枫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自心底蔓延开来,背脊冰凉冰凉的,他觉得有双非常阴森可怕的眸子在背后注视着自己,浑身的肌肉刹那间鼓动了起来,体内四大异象神海翻腾,滔天的紫金血气爆发,“唰”的冲天而起,暮然转身。

黑暗的树林中出现两只绿幽幽的眼睛,光芒闪烁间,如两团阴森的鬼火在跳动,不禁让他遍体生寒,这双眸子实在是太熟悉了,只一眼便知道来者是谁。

“殷师叔,你夜闯太虚峰,要是被师兄知道,恐怕不会如上次那般容易离去!”楚枫的双眸冷冷地看着林中的那两只绿幽幽的眸子,旺盛的紫金血气在身体周围翻腾,体内神海汹涌的同时,也在运转秘法,准备随时沟通白玉人面青灯。

“师侄啊,师叔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尤其是师侄你这样的年轻人,体内的生命精气旺盛得让师叔眼红。”殷太上长老从黑暗的林中走出来,身穿灰色的麻衣,一头枯败的长发披散着,将脸全部遮住,只露出两只绿幽幽的森寒眸子,他的身体形如竹篙,露出衣袖外的两只手只剩皮包骨头,只是看着他这样的模样就让人不寒而栗,加上其森冷的眸光,更是让人感觉到背脊发麻。

“殷师叔,不知道你深夜来此意欲何为,难道只是与我讨论生命精气的吗?”楚枫冷冷地看着殷太上长老,非常警惕,做好了最大的防备。

“师侄你说对了,但也不全对。”殷太上长老脚不沾地,披头散发如幽灵般飘来,口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嘿嘿,师叔今夜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那是师叔布置了好多年的洞府,肯定会让你满意的,到时候你这具精气旺盛的肉身可以发挥难以想象的作用,师叔已经等了两个月了,实在是等不及了……”

“老梆子!”楚枫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头顶,沉声道:“莫非你想在太虚峰动手,难道就不怕师兄赶来将你镇杀于此吗?”

“你说的是易尘师侄吗?”殷太上长老森然狞笑了起来,他伸出皮包骨头的手拨开了遮住脸的枯败白发,露出一张瘦如骷髅,皱纹如老树皮般的恐怖老脸,咧嘴笑的是偶露出稀松的老黄牙,道:“可惜,易尘师侄已经不在太虚峰,外出探听东域修炼界近来的情况去了,今晚没有任何人能阻止老朽,你还是乖乖的跟我走吧。”

楚枫心中一沉,没想到师兄易尘老人竟然不在太虚峰,而月仙幽也走了,如今整个太虚峰只剩下他一人,面对这个修为高深的老梆子,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白玉人面青灯上,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一丝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