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50章 落入魔掌

第五十章 落入魔掌

楚枫正面临大危机,殷太上长老脚不沾地如幽灵般从黑暗的林深处飘来,其面容衰老得非常丑陋与狰狞,那双绿幽幽的眸子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如饥饿的野兽看到了猎物。

易尘老人与月仙幽都不在,这太虚峰只剩下楚枫一人,面对这个修为高深,早就想拿他炼药的太上长老,几乎等于陷入了绝境。

“老梆子!你想用我的血肉炼药,而且还在太虚峰动手,就算师兄不在,等他回来后也会知晓这件事情,到时候就算你延命成功,同样会被他镇杀,你以为能活得了吗?”

“嘿嘿,师侄这些在为师叔担忧吗?”殷太上长老继续向着楚枫飘来,阴冷的笑声让人发悚:“师侄放心吧,只要老朽延命成功,自有别的太上长老与圣主等保证老朽的安全,你的师兄又能如何。况且那时候你已经死了,这圣地内谁会为你一个死人而为难老朽这个炼丹圣手。”

“唰!”

殷太上长老的速度突然暴增,瞬间飘到楚枫的面前,探出皮包骨头的手抓向他的肩膀。

“轰隆隆!”

这一刹那,楚枫的四大神海异象同时显化,荒泽神海、万岳神海涌出磅礴的精气冲击殷太上长老的爪子,离火神海与冥水神海向着其头顶压落下去,蓝色的火焰,黑色的冥水瞬间将其淹没。

一阵青烟飘起,殷太上长老惊叫,骤然飞退十余米,满头的白发都被烧焦了许多,他的脸色非常阴沉,目光更是慑人,森寒的光芒爆射。

“你不过神海秘境四重天,居然就修炼出了四大异象神海,真是绝世奇才!”殷太上长老都不得不夸赞楚枫的天资,但是他的眼神更加炽热了,阴笑道:“看来你的血脉体质是常人想以想象的,倘若老朽不是因为生命走到了尽头,或许都会有惜才之意。可惜,你终究只能成为老朽炼丹的绝世药引!”

“妈的,老梆子,刚才怎么没有烧死你!”楚枫怒火中烧,不禁暴粗口,这个老家伙实在是太可恨了,自己生命走到了尽头,就要用他做药引来炼丹,让他很想一耳刮子抽在那张丑陋狰狞的老脸上。

“就凭你的神海异象就想伤到老朽,简直是痴人说梦!”殷太上长老满脸的阴笑,道:“老朽一时大意,小看了你,没有以神纹护体,方才让你烧焦了老朽的头发。就凭你现在的境界,在老朽面前连蝼蚁都不如!”

殷太上长老说完如一道幽灵般飘了过来,速度快得让人眼花缭乱。楚枫的眼眸中闪过一缕冷光,伴生青铜钟内的白玉人面青灯“唰”的从丹田内飞了出来。

“唰!”

白玉人面青灯摇曳,青色的灯火仿佛能照亮永恒,驱散世间的黑暗,浩然正气弥漫十方,一缕青色的灯光扫出,瞬间洞穿虚空,拥有恐怖的威能。

殷太上长老见到白玉人面青灯,脸上不禁浮现出惊色,但是眼眸却更加炽热了,其丹田处绽放出火光,一尊炼丹鼎炉飞了出来,挡在其前方,炉火燃烧的光芒交织成一堵火色的光墙,轰然声中挡住了青灯扫来的光芒。

“轰隆隆!”

这片山地都隆隆摇颤了起来,青灯与炉鼎对碰而产生的余波席卷十方,方圆百米内的植物都化为了齑粉,造成的破坏力非常惊人。

与此同时,楚枫体内的百零八个大穴同时打开,磅礴的精气汹涌而出,快速填充着因催动青灯而亏空的身体,并且转身就跑,没有半点犹豫。

“想跑?在这太虚峰上,你能跑到哪里?”殷太上长老森然冷笑,他脚不沾地,飘然跟在楚枫的身后,脸上带着猫捉老鼠般的戏谑。

楚枫回头看到殷太上长老不急不缓跟在身后,心中怒火熊熊燃烧,怒道:“老梆子,小爷真想脱下鞋子印在你那张丑陋的老脸上!”

自从踏上修炼路,楚枫从来都没有这么郁闷与憋屈过,遇到强劲的对手,若是不敌而暂避锋芒,对于他来说这都没什么。可是却被一个老不死的追着,要拿他去炼药,这真的让他怒不可遏。

楚枫体内的百零八个大穴不断涌出精气,填补着他力量耗尽的身体。幸好在催动白玉人面青灯的时候,他没有打开大穴,保留了其中储存的精气,否则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其实在使用白玉人面青灯之前,楚枫就知道多半奈何不得这个老梆子,毕竟在境界上相差太远了,圣兵虽然拥有难以揣测的威能,但在他这个境界的人手中,却难以发挥出亿万分之一,无法抵挡修炼好几个秘境的殷太上长老,否则真的是逆天了。

“好师侄,小乖乖,不要跑,师叔带你去好地方……”

“尼玛!”

奔逃的楚枫一个趔趄,差点没栽倒在地,只觉得浑身恶寒,很想将鞋子塞进殷太上长老的嘴里。

“师侄,师叔不想跟你浪费时间了,跟我走吧!”

追逐了一段时间,殷太上长老终于不耐烦了,枯瘦的老手一下子就贯穿了长空,如遮天之幕般压落下来,正在奔跑的楚枫只觉得整个人瞬间被禁锢,无法移动脚步,就连神海内的神力精气都被压制了。

他的心中猛的一沉,这老梆子直到此时方才展现出些许实力,先前都是在捉弄他而已。修炼几个秘境的人物着实恐怖,抬手间就能禁锢他的神力精气,让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任其摆布。

“嘿嘿嘿嘿……”

殷太上长老发出阴冷而得意的笑声,枯瘦的大手缓缓收拢,将楚枫抓在手中,而后带回了身边,如骷髅般的老脸凑近楚枫,两只绿幽幽的眸子仔细地打量着,让他感到遍体生寒。

看着殷太上长老那双炽热的绿眸,楚枫觉得这个老梆子简直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去,可见其对他的肉身的渴望到了何等程度!

“好师侄,师叔这就带去那个好地方,让你见识见识师叔这几十年的布置,你肯定会喜欢的,嘿嘿嘿……”

“你这个变态扭曲的老梆子,要是小爷能活下来,一定会拧下你的脑袋!”

“骂吧、叫吧,你这种精气旺盛的年轻人真是好啊。”殷太上长老咧嘴阴笑,露出满口稀疏的老黄牙,而后纵身冲向高空,驾驭虹芒“唰”的划破长空,很快就离开了太虚圣地。

“看来殷师叔已经得手了。”神日峰的太虚圣殿前,太虚圣主双手背负,看着远空中一闪而逝的虹芒,淡淡的说道。他的身边站着太虚圣子,闻言冷漠地笑了笑,道:“小小一个沐枫,本就注定是死路一条,他的肉身与精血能为太上长老续命,也算是为圣地做出了贡献,这是他的荣幸。”

“嗯,殷师叔是圣地的炼丹圣手,倘若真的坐化了,对于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损失,牺牲一个弟子而为他延命,何乐而不为。只是易尘师兄若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本圣主还得周璇,真是头疼。”

“师尊,您身为堂堂圣主,为何总是谦让太虚峰的易尘师叔,难道他真有那么可怕吗?”

“孟珂,你有所不知,易尘这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而且还拥有太虚双剑,圣地需要他。”

“师尊,再过数十上百年,弟子的境界必能超过易尘师叔,他对于圣地来说就没有那么大的作用了。届时,弟子会让他明白,我们神日峰才是主脉,没落的太虚峰永远都只能屈居在我们之下!”

太虚圣主闻言不禁看了太虚圣子一眼,颇有深意地说道:“你与心若之间的事情发展得如何了,虽说圣女与圣子是绝配,但也得看个人意愿,而且冷月峰历来都是我们神日峰的竞争者,希望你不要被她超越,否则将来想要登上圣主的位置,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太虚圣子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这些年在外历练,长时间与圣女蓝心若相处,可是蓝心若总是很冷淡,只是将他当做同门师兄,根本没有表现出半点的男女之情。

想到蓝心若在资材院的时候,为了素未谋面的楚枫而当众阻止他,太虚圣子的眼中就闪过缕缕寒光,牙齿缓缓咬紧。

“心若的天资不逊于你,超过你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她毕竟是个女人。”太虚圣主的脸上带着莫测高深的笑,淡淡说道:“你可知道对付女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只要你能俘虏她的心,任她多么强大,在你的面前也不算什么,反而会成为你最强力的助力!”

“多谢师尊教诲,弟子铭记在心,蓝心若肯定逃不出弟子的手掌心,终有一日她会对弟子言听计从!”太虚圣子伸出手掌,五指缓缓握拢,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嗯,你有这样的信心就好,别的话师尊也不多说了,最近东域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过几日你便去神城,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为何会有各方的修者于神城汇集。”

“是,弟子明白!”

“太晚了,你去休息吧,记住师尊的话。”

太虚圣主挥了挥手,身体逐渐变淡,很快就消失在了太虚圣殿的大门前。而太虚圣子也动身离开了这里,回到自己的住所。